「現在情勢是怎樣。」

陳尋不敢有一絲一毫的隱瞞,「輿~論~太大,要堵住悠悠之口,只能把江南推出去,平息~輿~論。平~民~憤。」

所以,江南是被犧牲的那一個?

難怪司徒雲舒這麼生氣。

她是不是以為,這件事是他在背後幫助姚望舒推波助瀾的?

一定是這樣。

苦澀一笑,慕靖南站起身,離開會客室。

他回到書房,司徒雲舒站在落地窗前,雙臂環抱在胸前,看在外面的雪景。

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就連他進來了,也沒發現。

「雲舒。」

在她身後站定。

司徒雲舒微微側頭,「考慮清楚了么?」

慕靖南薄唇微張,想要跟她解釋,自己不是幕後推波助瀾的人,可她……似乎沒有耐心聽他的解釋。

眸底里,寫滿了急促和不耐。

他苦澀一笑,「你想讓我怎麼幫你?」

「只有總統閣下才能干預司法。」 武皇境門被武者轟碎在天穹間。

這等震驚大陸的事情瘋狂傳播,而在後來的幾天,成功席捲整個九州。

所有人聞之,皆震驚不已。

而這件事所引發的震動,也不是短時間就能淡化,甚至有傳聞,那叫古木的年輕人做出此舉,更是驚動了中州武者協會。

武者協會,顧名思義,是這個世界武道最權威的存在,成員均是出九州勢力成員,他們不參與家族和州郡的爭鬥,超然立於這片天地。

這個協會的存在,是致力於武道的研究,以及對武者所做出的英勇表現進行評估。

當年龍家嫡系龍元,年紀輕輕突破武皇巔峰,其戰鬥力堪比武聖,被協會武者進行全方位分析和整理,最終定下世人最為嚮往的封號——武帝!

古木轟碎武皇境門之舉,成為當代第一人。

所以很多武者都在猜測,他是否會因此得到武者協會青睞,從而獲得武封呢?

之所以有這種猜測,不因為他單單轟開武皇境門,而是外界傳聞,此子真實年齡僅僅只有二十齣頭。

如此年輕,晉級武皇修為。

這本就引發了更為強烈的轟動效應!

夏夜星海有夢 被武者協會獲封武號,萬載下來不出十人。

但這些人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年紀輕輕便達到極高的武道境界!

所以很多武者對古木是否能夠獲得武號極為在意。

因為從條件來看,後者無疑符合了這一要求。

不過就在傳出武者協會看重古木的消息后,則有著一個更為猛烈的料爆了出來。

那就是這叫古木的年輕人,不單單是羅家門客,同時還是歸元劍派的弟子!

這件事本就不是什麼秘密。

不過他的另一重身份卻讓武者震驚了,因為,他不單單是歸元劍派的弟子,還是司馬耀座下關門愛徒,不色修士木古!

眾人聞言,徹底震驚。

這段時間,有關不色修士木古,他們也時常談論,而此人在一個月前宣戰商家嫡系,最終棄而不戰的舉動,飽受眾人譴責。

畢竟武者尊嚴大於天,不色修士此番所做,實在招人唾棄。

於是,原本還猜測古木是否會被獲封武號的想法,頓時打消,顯然此等惡劣行為,無疑大打折扣,武者協會若是得知,恐怕也會慎重考慮。

一開始,大家都極為看好古木的獲封。

如今,卻又極為不看好。

這兩種心思的轉換也是極快的。

不過就在古木轟開武皇境門的第四天。

中州武者協會,一紙公告發出。

告示如此寫道:曹州俊傑古木,以弱冠之年,立武皇境,實屬千載難逢之奇才,又於太武歷一萬零三百二年,十一月初,碎武皇境門,成萬載首舉,經武者協會商議,特封武號——狂。

此告示一處,整個尚武大陸為之震動。

武者武號的獲封,還要追溯的幾千年前。

當時的龍家龍元,以強悍修為成就武帝封號。

千載過去,至今無人獲封。

時至今日,有武者細算,便發現,尚武大陸終於出現了第十位獲封武者。

一時間,所有武者心嚮往之。

一時間,『武狂』古木之名,更是風靡天下。

所有人再次談論起這個年輕人,整個尚武大陸幾乎無人不知。

突破武皇,轟碎武皇境門,是為狂。

如果拋開古木宣而不戰的惡劣行為,很多強者對於這個稱號非常的認可,因為前者所做那件萬載未有的事情,絕對擔得起『狂』這個字。

不狂,何以去轟武皇境門?

而且據傳聞,古木帶著古家剛剛進駐清羽城,更是一人挑戰當地的四大家族家主,其狂妄程度更是在城內廣為流傳。

而且不狂,又何以敢向商家後裔宣戰?

所以,此武封,實至名歸!

……

歸元劍派。

劍首峰的議事廳。

公羊立雙手不停的敲擊在椅柄,臉上的激動尤為明顯,稍許,就見他站起來,哈哈笑道:「武狂,很好,很好,我歸元劍派立門千載,終於誕生了一個獲封武號的強者!」

武封的獲得,在尚武大陸是一件至高無上的榮譽,這不單單獲得了九州強者的認可,也同時證明武者自身的強悍。

萬載來,古木是第十人。

由此可見,這種獲封的條件多苛刻。

所以,公羊立得知自己門下弟子被封武狂,可謂神清氣爽,畢竟歸元劍派低調了千年,如今出來個獲封之人,這絕對就好比世俗的光宗耀祖。

司馬耀坐在下首,激動神色比公羊立還誇張,只看他咧著嘴,抖著鬍鬚,拍著椅子,得意的道:「這小子,沒有讓我失望,有此愛徒,夫復何求!」

道然和道仁則憋著個紅臉,一聲不吭。

因為他們還在懊惱幾年前的抓鬮,怎麼就這麼點背,沒抽到呢!

否則現在高興的不是司馬耀,而是自己啊!

「柳師姐,你聽說了嗎,大哥哥他被武者協會封了武號!」尹蘇枯來到柳清鶯居住的庭院,歡快的說道。

「聽說了。」柳清鶯微微一笑道。

「武狂,這個名字好怪,大哥哥他一點也不狂啊。」

「……」柳清鶯不語,心想,他不狂,就是很無恥,為什麼不叫武恥呢?

而在劍穗峰另一處小院,靳戈單手握劍立於院內。

稍許緊握著劍柄,暗道:「師兄已達到武皇,和他的差距越來越大,幾天後的劍谷歷練,我還要再進去修鍊。」

劍首峰。

傅怒天坐在一塊巨石上,旁邊夢娘依偎在懷,兩人似在欣賞日出,稍許,聽前者笑著道:「我這個歸元劍派第一天才,也要真正讓賢了。」

「你在乎嗎?」夢娘輕聲問道。

傅怒天咧著嘴,肉麻的道:「名和利皆是浮雲,我傅怒天在乎的只有你。」

夢娘聞言,輕輕握住他的手,道:「傅郎,在山上呆久了,我想出去走走,可以嗎?」

「來劍山兩年,是該出去走走了,明天我去向師尊道別,咱們繼續遊歷江湖。」

「遊歷江湖……」夢娘幽怨的說道:「陪著你遊歷,每天都是行俠仗義。」「娘子受苦了。」傅怒天乾癟的笑道,然後晃了晃手指,道:「這次出門,師弟之前送了個空間戒指給我,這樣方便多了。」 言下之意,需要他去求總統閣下。

周慕霆是他舅舅,倒也不難。

權看他肯不肯幫。

痞子國王的冷血女王 「陪我一個月。」

慕靖南提出要求,他抬手,輕撫她的臉,深邃的眼眸迷離了幾分,「雲舒,我要你陪在我身邊一個月。我就答應你,救江南。」

來之前,司徒雲舒就料到了他的條件會很嚴苛。

會很強人所難。

當他開口提出一個月時間,她心裡一陣反感。

可跟江南的生命比起來,一個月時間又算得了什麼?

就當……出一次任務好了。

執行任務的時候,多難的任務,她不也咬緊牙關,迎難而上了么?

「江南要在這一個月內,平安無事的脫身。」

重生夏琉璃 慕靖南點頭,「好,我答應你。」

「我也答應你。」

眼前的女人,彷彿有什麼不一樣了。

又彷彿,還是那個冷若冰霜,瀟洒得說走就走,說放下就放下的女人。

慕靖南貪婪的凝視著她冷若冰霜的臉,「雲舒,叫我的名字。」

他已經記不得,有多久沒聽到她叫自己的名字了。

以往最尋常不過得事,現在到成了奢侈。

司徒雲舒別開臉,叫不出口。

「雲舒,我要你陪我這一個月,可不是讓你每天給我擺著一張冷臉的。」

這是威脅么?

如果是……她只好答應。

「……靖南。」

「再叫。」

「靖南。」

「再叫。」

「慕靖南,你夠了沒有?」

慕靖南低低沉沉的笑了起來,摸了摸她的腦袋,順勢將她撈進懷裡,緊緊抱住。

埋首在她頸窩裡,深嗅著她身上的淡淡香氣,慕靖南心念一動,滾燙的薄唇,在她細嫩的脖子上細細密密的吻著。

男人的氣息,極其強勢的襲來。

霸道得令人無處躲藏。

他的吻,一點點往上移,從脖子一路順勢而上。

司徒雲舒用力別開臉,躲開了他的吻。

慕靖南一愣,旋即扳過她的腦袋,炙熱的吻,覆了上去。

她厭惡的掙扎,推搡,慕靖南捏著她的下巴,眸底有暗谷欠在流動,「雲舒,你總得讓我嘗點甜頭吧?」

「……」

「我才能盡心儘力為你賣命。」

眼看著她態度軟化,慕靖南試探性的,吻了上去。

這一次,沒有掙扎,沒有抵抗,她很安靜的任由他吻。

冷少的天使女僕 只是緊閉著齒關,不讓他得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