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錯。你們竟敢阻攔魔帝陛下的大業……」

「夠了。磨磨唧唧的吵死了,歡歡不如再賞他們幾根針?」

聞言,陰陽童子立馬閉嘴。

月千歡揶揄的打量墨九卿兩眼。笑道:「這個世界上,有幾個魔帝叫墨九卿?」

「僅此一個,就在歡歡眼前。」

「嘖~~」

月千歡神色揶揄戲謔。但她是相信墨九卿的,這個男人第一次見便帶著帝王般的霸道。邪魅,妖孽,變態,傲慢。種種揉搓在一起,就是墨九卿。

月千歡覺得,墨九卿就該是那個魔帝。

倘若不是。墨九卿也不會差!肯定是更好,更厲害的另一個。雖然不知道墨九卿生在怎樣一個世界,但月千歡好奇了。

而陰陽童子聽見兩人的對話。眼睛瞪的大大的,不可置信。

怎麼可能!

這個男人說他是墨九卿?這不可能。魔帝遠在六星武元界,怎麼可能在滄淵這種一星,最低階的世界。

他們從朱雀墨家的禁地中逃出。想當然的利用墨九卿的名頭,就是知道魔帝遠在其他世界。哪怕鬧翻了天,那位傲慢無情的魔帝也不會多看一眼。頂多派人來查,那時候他們早就跑遠了。

可是……現在!這個男人居然說他是魔帝墨九卿。

月千歡環手抱胸,揶揄:「看來他們不信。」

「信不信無所謂。現在是要先知道他們來滄淵的目的。」

說著,墨九卿眼底閃過戾氣和不滿。要不是源境中該死的天道屏障,他真身出來。一個念頭就能讓陰陽童子原形畢露,一五一十交代清楚。

現在這具身體,是利用玉佩顯現身外化身。跟他們一樣,都沒有武力。

「這個沒問題,交給我。」

摩拳擦掌,月千歡扭了扭脖子。勾唇冷血盯著陰陽童子,「我有百八十種刑法,你們想先體驗哪一種?」

「放心。我是煉藥師,在你們體驗全套之前。不會讓你們死了的。」

「……」還不如讓他們死!

借著所有人都沒有修為的便利。墨離嬈僥倖躲藏在不遠處,沒有被眾人發現。

她聽見陰陽童子凄厲絕望的慘叫聲。臉色慘白無血色,不安的緊握匕首。「他們人多勢眾,我救不了他們。」

「對。我先離開,再想辦法去殺月千歡。反正這個源境這麼大,我總能找到機會的!」

墨離嬈咬著嘴唇,眼底閃過怨毒。她一定會殺了月千歡的! 我這麼一說,最高興的自然是王磊了!之前原本還是一臉的傷感,如今臉上立馬就出現了很誇張的表情,驚喜、震驚,不可思議,像個戲精一樣,連頭髮絲都充滿了戲。

「真的嗎?磊爺我真的亂了小姐姐的心神?哇,幸福來的好突然,人家小心肝兒都快跳出來了!」

我一聽到他這發嗲的話,渾身的雞皮疙瘩就忍不住冒了出來,真是想一腳把他踩地里去了。

「咳……」我假裝咳了一聲,提醒他:「磊爺,你可是個神秘莫測的高手。你看你現在這小樣,真不是東子說,就連我也覺得你娘們兮兮的!」

看到我一臉的鄙視,王磊立馬變了臉,瞬間嚴肅認真了起來,「磊爺我剛才分析了下,小姐姐肯定是動情了!只要她動了情,幻術就會出現破綻!這破綻,肯定和水源有關係。唉,沒想到,磊爺我還是這麼優秀。 婚色蕩漾:顧少,你夠了 只是用了臉皮厚的招數,還沒使用磊爺我的泡妞三十六計……果然這一切,都和磊爺我的帥脫不了干係!」

就這麼一分鐘左右的功夫,這貨就變臉了,完全比女人變臉還要快!我現在都懷疑,王磊的身上,到底有多少重人格。

「九哥,你看,只要我們不放棄,就有轉機!別浪費時間,趕快研究出路!」見我怔著沒說話,王磊就拍著我的肩膀,語重心長的教育了起來!

「額……」我現在完全是哭笑不得,怎麼啥話到他嘴裡,都能給你強行掰過來。之前是我讓他不要放棄,現在倒好,反過來教育我了。

我也不能反駁,我知道一反駁,他肯定會把話題扯的更遠。乾脆就把注意力放到了這發簪上,還沒來得及仔細研究,王磊就已經把發簪收了起來,還說下次見面一定要送石明聖涵那種十塊錢的昂貴發簪。

王磊心思根本沒在找出路上,估計早就飛到石明聖涵身上去了,一臉傻兮兮的笑著。

我拍了他一下,問:「磊爺,你這水是從哪兒打的?」

之前我去廚房的時候,並沒有看到水缸,也沒有看到有水源的地方。

「廚房後面有一口井!」王磊指了指廚房的方向,我率先就朝廚房走了過去。繞到了廚房後面,果然就看到了一口井。

三國之他們非要打種地的我 這口井並不大,而且又在柴堆背後,要是不仔細看的話,根本不會察覺這地方還打了一口井。我看了一下這口井,只能看到裡面的水面黑黝黝的,而且還有涼氣冒出來。

按照這井的深度來分析,那發簪應該不是放在井裡的,而是石明聖涵故意放在水桶里的。如果那發簪真是她故意留下來的,很顯然,她應該是想給王磊留下一線生還的機會。

不然的話,我們根本破不了她提前布下的幻術。

而這發簪放在水桶里,也就意味著我們要打水喝才能發現。難不成,幻術的破綻就是這口井?

我把我的分析說給了王磊聽,王磊沉思了片刻,好像是想到了某一點。我正要等他說出來,誰知,他卻是突然往井裡一跳,撲通一聲就跳進了井裡!

我連喊他的時間都沒有,就這麼看著他慢慢沉入了井底中!我等了一兩分鐘的樣子,還是沒有看到王磊冒出頭來。

我心裡並不擔心,反而是激動了起來。跟著也是縱身往井裡一跳,撲通一聲跳進了井裡。這井水很深,也很涼,我跳下去后,就開始往深處潛!

一般的井水,要麼是地下水,要麼就是來自地下暗河。果不其然,在我往下沉了一兩分鐘的樣子,周圍的水域突然變得湍急了起來,無形中就把我給卷了過去。

我也沒有反抗,主動朝水流急的地方遊了過去。剛一游過去,就發現眼前竟然是一條暗河。而且,這暗河越來越寬。

在前面不遠處的地方,我更是看到有光亮從水面上照射了下來。再仔細一看,就看到王磊像一隻青蛙一樣游著,一個勁兒的往水面上游。

那姿勢,真是說不出來的難看。

有亮光,那肯定就是出口!意識到這一點,我心裡當即大喜了起來,也是加快了速度,猛的朝王磊的方向遊了過去。

可誰知,就在我開始往水面上游的時候,我忽然發現我的腳下出現了一串串的水泡,好像有啥東西在我腳底下活動一樣。

本能的身體反應,我低頭就去看我的腳下。這一看,身上當即猶如觸電了一般,忍不住打了個激靈,來不及多想,拚命的往水面上游!

因為我低頭往下看的時候,就看到不少的水鬼屍猴,他們全都發瘋了的朝我追了上來。

好在我發現的快,幾乎把全身的勁兒都使出來了。這麼往上一躥,剛好就游出了水面。根本不敢有半秒鐘的停歇,拚命的朝岸邊遊了上去。

我一游到岸邊,王磊一把就把我給提了起來。我回頭看水面的時候,就看到岸邊的水域,全都已經渾濁了!

「好險!」一想到那些吃人的水鬼屍猴,我心裡就忍不住一陣后怕。要是我遲發現三秒鐘,肯定也會它們拖下去了。

「九哥,我們又回到了原點!哈哈!」這時,王磊開口說了一句,說完還忍不住哈哈的乾笑了兩聲。看起來很高興的樣子,不用想都知道,石明聖涵真的給他留了退路。

我打量了一眼周圍的情況,正是我們對付九頭獅的地方。沒想到,那口井竟然通到了這個地方。這玩意兒,要不是石明聖涵留下線索,估計誰也不會想到這一點。

而更讓我詫異感慨的是,太乙真人所設下的這一切,每一關都是環環相扣!這河能通向太乙真人生前居住的地方,但卻是有水鬼屍猴和九頭獅攔著。

所以,不管怎樣,想要找到太乙真人的神墓,都必須要面對水鬼屍猴以及九頭獅!

「有人!」而就在我感慨之時,王磊突然提醒了我一聲,眼神同時眯了起來,直勾勾的看向了河面。

我還沒反應過來,就看到從水底忽然浮起來了一個人。他是趴在水面上的,我看不到他的臉。可一看他的身形,我立馬就認出來了。

除了阿狗,還能有誰?

他的身形太瘦了,像瘦竹竿一樣,個子也高。但現在他就趴在水面上,生死未卜,不知道是不是還活著?

王磊見我要下水,立馬拉住了我,說:「九哥,你不怕水下的水鬼屍猴?」

他這麼一說,我才想到了這致命的一點。剛才是太擔心阿狗了,這才忽略了水下的那些水鬼屍猴。

「阿狗,是你嗎?快回答我,我是初九!」我沒有貿然下水,而是大聲的喊了起來。連著喊了好幾聲,阿狗突然在水裡動了一下,扭頭看到是我的之後,疲倦的笑了笑,跟著就朝我遊了過來。

看到他還活著,我心裡自然很高興。等他到了岸邊后,我立馬把他給拉了起來。阿狗好像很疲倦,一拉起來,就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著,面色也很蒼白,好像在水裡泡了很長的時間。

我看他氣息穩定了不少之後,這才問他:「阿狗,到底是怎麼回事?東子和老鬼頭他們呢?」

「還有我的小姐姐!」王磊補充了一句。

阿狗搖了搖頭,沒說話,而是在他兜里翻了起來。不一會兒的功夫,我就看到他從兜里拿出了一個小金人。

一看到那小金人的雕像,我猛的一下子瞪大了眼睛,這是太乙真人留下來的金身?

「嗯!」阿狗點點頭,說:「九哥,東子告訴我,我們華夏的道門財富,絕對不能讓外人拿走。我總算沒有辜負你的信任,把它給搶回來了!」

我被阿狗說糊塗了,讓他不要著急,慢慢把整件事情說出來,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阿狗嗯了一聲,說:「當時石明聖涵把你們留在這湖裡的時候,她就威脅我們。如果我們敢反抗,那就是死路一條。如果我們聽從她的號令,那她就放了我們所有人!後來,我們就找到了太乙真人生前居住的桃花林。石明聖涵他們拿走了所有的法器和道術,就連太乙真人的金身也找到了!剛好我們出來之時,就遇到東子來找我。那五行使者知道你們還活著,很是憤怒,就讓石明聖涵布下幻術,要把你們永遠困在幻境里!」

阿狗說到這兒頓了一下,咽了口唾沫后,又繼續往下說:「後來石明聖涵就帶著我們離開了,東子就把你交代他的事情說給了我聽。我知道我不能再錯下去了,於是就找機會從石明聖涵手中搶走了金身。東子和老鬼頭幫我攔著,我跳進了這河裡才躲過了一劫! 權傾天下:霸道女帝 九哥,對不起,我們辜負你對我們兄弟倆的期望了。現在葉家老祖和黃三奶奶他們肯定已經動手了,是我害了九哥,害了華夏的道門!」

我笑了笑,拍著阿狗的肩膀安慰道:「阿狗,我們還有機會,你迷途知返,是我最高興的事情。現在我們馬上趕回去,徹底解決那些隱患!」

誰知,我這麼一說,阿狗卻是搖了搖頭,無奈的說道:「九哥,我們出不去了……」 眾人緊緊抱成一團,瑟瑟發抖度過了一個讓人毛骨悚然的夜晚。

雖然陰陽童子被封了嘴,不會發出慘叫吸引野獸靠近。但是……實在太慘了!畫面衝擊感太強,不是誰都能承受的。

哪怕他們每個人都恨不得上去捅陰陽童子一刀,報仇雪恨。

月千歡嘆口氣,「可惜。才五十六種就說了,我還有好多種沒有試試。」

「歡兒可以繼續。我和容景身上,還有足夠多續命的丹藥。」

月明堂在旁,冷冷開口。容景點點頭,「不能這麼輕易放過他們。別忘了,死在他們手上的武師。」

荒原沙漠一行。還有半路劫殺。

他們死了太多的弟子,那是用鮮血撲出來的路。沒有人會因為陰陽童子是個孩子而手下留情。他們的罪,萬劫不復也不為過!

「放心,我當然不會放過他們。」

月千歡指尖微動,嗖嗖五根銀針各自扎入陰陽童子身體里。

陰陽童子備受折磨。渾身是血,奄奄一息倒在地上。銀針入體,痛的他們悶哼一聲。再也發不出別的聲音來。

抬頭看向蒼穹,月千歡打了個呵欠。「天亮了,把他們留在這兒。我記得路上來的時候,看見了不少野獸凶禽。」

「把他們留在這兒,不怕逃走嗎?」

「他們逃不走。」墨九卿開口解釋:「歡歡碎了他們渾身筋脈。現在他們就是一個廢人!」

「倘若有人來救他們……」

月千歡嘴角微勾,笑的輕狂桀驁。她說:「陰陽童子身上有引獸香。不管誰來救他們,沾上引獸香。十日內,方圓五十里的凶獸都會被吸引過來。」

聞言,眾人不由倒吸口涼氣。

這是整整十天都要活在逃亡之中。現在他們沒有武力,有誰撐過第一日?

不管是誰來救陰陽童子。最後都會跟陰陽童子一起,餵了源境中的凶獸。想到竹林巨型蜘蛛,趙澤湖上的沼澤蟒蛇,和怪鳥群。齊齊哆嗦寒顫。

果然天下最不能惹的,是女人!

他們拋下陰陽童子,繼續往南走。路上,月千歡盯著墨九卿,神情狐疑不解。「一個戒指。墨九卿你知道是什麼東西嗎?」

墨九卿搖頭。他對滄淵了解不多,更不知道源境里藏著什麼戒指。

他更在意的,是陰陽童子是從朱雀界墨家禁地逃出來的。朱雀墨家禁地關的是什麼來著?

月千歡低語呢喃:「為了一個戒指,大肆殺入滄淵。看來,這個戒指十分重要!可惜師尊不在,不然能問問他。」

「歡歡為什麼不問我,要去問那個老頭?」

「你知道?」見墨九卿一噎,月千歡冷哼。「還有師尊不老。至少外表上看起來,跟你差不多。」

「歡歡,我可是你未來夫君!鳳九黎那個老頭,當祖父都太老了。怎麼可能一樣?」

「師尊跟你一起美啊。」顏控,任性!

閃婚强愛:厲少,要給力 現在月千歡是開開心心承認自己顏控了。然而墨九卿心塞,惡狠狠磨牙。他一定要美過鳳九黎十倍,不!百倍!千倍!

忽然,月千歡腳步一頓。

心跳加快,好像有什麼在呼喚她靠近。抬頭看向前方,月千歡語氣困惑。「那邊有什麼東西?」 心跳加快,鮮血也變得滾燙。心中呼之欲出的感覺,在召喚月千歡靠近。

墨九卿察覺到月千歡的異色。他抬頭看去,「那邊?什麼也沒有。歡歡你發現了什麼嗎?」

「我不知道。我過去看看。」

「歡兒你去哪兒?」月明堂看見月千歡往反方向走,十分不解。「歡兒,南方在這邊。你那是東邊。」

「三叔我知道。我就是過去看一看,總覺得那邊有什麼東西。」

聞言,月明堂立馬走過去。面色嚴肅,「三叔跟你一起去。」

不管那邊有什麼。源境中十分危險,大家最好不要分開。因此浩浩蕩蕩往南邊趕路,所有人一扭頭改去東邊。

除了月明堂他們,其他人一點也沒意見。他們全指望,能跟著月千歡離開這個鬼地方!

呼喚月千歡的東西離他們不遠。越往那邊走,月千歡感覺到的影響越發熱血澎湃。就好像那邊藏著她的半身,找到它人生才能滿足。

好奇怪的感覺!

月千歡低聲呢喃。她蒼白的臉色,現在也變得格外紅潤,眼睛閃閃發亮。

「歡歡。」墨九卿握著月千歡的手。

月千歡突然的激動和期待,讓墨九卿覺得奇怪。也有些不安。好像有什麼即將脫離他的掌控。當即握著月千歡的手,不由緊了緊。

「一座湖!」

「就是這裡。」月千歡喟嘆著。一到這裡,她有種飄飄然連毛孔都張開了的舒暢感覺。

她是異常歡愉舒服,可其他人感覺一點也不好。月明堂和容景眉頭緊皺,洛雲華不安的拔出利劍。眾人緊緊背靠背圍成一圈,警惕打量這座仙境之湖。

浩瀚的平原,青嫩綠草海洋。中間一座碧藍的湖,宛如鑲嵌在地上的藍寶石。

湖水清幽平靜,魚兒穿梭在水藻中。格外安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