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問題,一點兒問題也沒有。就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奇怪的生物,好奇得很。變形金剛,還真是一個挺貼切的名字啊!」華子良冷笑了幾聲,眼神在變形金剛身上掃來掃去,默默回憶自己煉製變形金剛的時候,有沒有在什麼地方留個暗門什麼的,可以輕易的把這個大傢伙嘁哩卡嚓一陣子拆成一堆零件。

「你可不要把我的變形金剛當作一般的魔法傀儡呦,他很厲害的。就連我,也必須與他簽定了魔法契約,才能得到他的幫助。」

看著華子良的眼神一直圍繞變形金剛打轉,福列娜不知怎麼居然有些擔心,把一些比較秘密的事情也說了出來。

她和變形金剛有魔法契約的事,只有華萊士小隊和里爾小隊的人知道一點。其他人沒見識過變形金剛的神奇之處,只把他當作普通的魔法傀儡,自然不會想到福列娜和變形金剛之間還有這層關係。

「魔法契約?怎麼不是魔法印跡?」華子良明知故問。

「變形金剛又不是我煉製的,不會有我的魔法印跡的。」福列娜還以為華子良真的不懂,想他一個一階魔法師,恐怕從來沒有煉製過魔法道具,更別說如此高深的魔法傀儡了。所以,小丫頭還在那裡認認真真的給華子良解釋。

「原來如此啊。」華子良是對變形金剛心懷不滿,對福列娜卻沒有什麼意見。何況他雖然沒有認真看,眼睛的餘光瞄過去,也能發覺福列娜是個挺漂亮的女孩子。

咦?居然還拖著條狐狸尾巴?!瞄了福列娜一眼,華子良突然心中猛然一跳。獸人族和蠻人族形象對他的衝擊也就是剛來諾拉時有那麼一下子,後來見得多了也就習慣了。

但狐人族可不一樣啊!華子良可是接受過熏陶的,「狐狸精」,在他看來並不是一個貶義詞。

只要不是太刁蠻嬌橫,美女在華子良心裡還是能得到一些優待的,何況還是貌似狐狸精的狐人女孩子。

所以,華子良只是沖福列娜微笑了一下,不再盯著變形金剛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樣。關鍵是華子良想了半天,也沒想到當時留的暗門在哪裡(他當時根本就沒想著留)。既然拿變形金剛沒辦法,瞪眼生氣也拆不散他。華子良乾脆把這件事拋開,就當變形金剛不存在。

自始至終,變形金剛都靜靜的站在那裡,表現的與一般的魔法傀儡沒什麼不同。似乎他全然不知華子良對自己很生氣,要把自己拆成一堆零件。

龍靈仙和龍蠍也裝作沒事人一樣,站在一旁聽華子良和福列娜說話。

她們不出聲,不代表別人就會忽視她們的存在。龍凱利猶豫了一陣子,向前一步說:「龍靈仙伯爵,你曾經答應過:如果我能擊殺華子良,你就給我一次挑戰的機會。我知道你是想用這個方法讓我替你去尋找華子良,現在你自己找到了他,你答應的事情還算數嗎?」

龍靈仙點頭說:「算數。不過我勸你不要再嘗試了,子良是我的同伴,我可不會坐視他受到攻擊而不管。」

龍靈仙不是擔心華子良的安危。關鍵是華子良和龍凱利一動手,對方可是七階龍戰士,打一場下來,恐怕很難解釋華子良的實力水準了。

龍凱利微笑了一下,轉向華子良施禮,說:「華子良,我聽說你在白石城堡連續擊敗了好幾個貴族,被稱為控魔師里的天才。你敢和我一戰嗎?」

他這算是貴族之間切磋的正式邀請了,一般不會有人拒絕。當然這種切磋通常只在同屬一個或關係很好城堡的貴族之間進行,無論勝負都不會涉及生死。

但是在敵對城堡的貴族之間,可沒有這麼便宜的事。要麼不打,戰鬥一開始,很容易就會演變成不死不休的決鬥,所以很少有敵對城堡的貴族通過這個邀請來與對方戰鬥。反正都是死戰,講究那麼多禮節幹什麼?

但偶爾也有人用這種方式的,那表示雙方的戰鬥只涉及私人,與所屬的城堡無關。即使有一方戰死,也不至於引起城堡之間的衝突。

伊凡等人一驚,尤其是阿黛麗,看向華子良的眼神都變了:不是吧,就他一個一階控魔師,能擊敗貴族,而且還是「連續」,這個世界會不會太瘋狂了一點。

華子良胸有成竹的笑了一下,說:「你有病吧。你一個七階龍戰士,要跟我一個一階控魔師打,你怎麼不去找聖階魔獸打?龍蠍,上,教訓教訓這小子。」 讓龍蠍出頭而不是龍靈仙,是因為華子良知道龍靈仙的實力也被封印到七階,與龍凱利一樣,估計打起來占不到絕對優勢。

龍蠍的實力沒有封印,那可是實實在在的超階。同樣的技能在龍蠍手裡,威力可大不相同,收拾龍凱利還不是小菜一碟?

又是一個姓龍的!眾人一驚,這才開始重視起站在華子良和龍靈仙身旁那個女蠍人。說來好笑,攪得格魯曼領生出這麼多事情的罪魁禍首站在眾人跟前,一開始,居然沒有一個人發現到龍蠍的不一般。

聽到華子良的話,龍蠍白了他一眼,卻也沒有公然落他面子,腳踩蓮花步款款上前道:「龍凱利,我替自己的同伴出戰,不算違背貴族的規矩吧。」龍凱利的戰鬥邀請算是貴族之間的禮節,可不是任何人都能替華子良出戰的。

「你也是華子良的同伴?」龍凱利驚訝的說了一聲,扭頭去看龍靈仙的臉色。

「同伴」與「夥伴」,一字之差,含義可不相同。一般的冒險隊隊員,相互之間就是夥伴,同伴與伴侶,那也只差一點兒了。

龍靈仙滿臉的無奈。按說冒險夥伴就完全可以出面替華子良擋下這場戰鬥,這個龍蠍,卻非要抓住一切機會拉近和華子良的關係。難道她就不明白:在其他人面前表現出這種樣子,很容易引起猜疑的嗎?

偏偏華子良自己對這些事情半懂不懂,根本聽不出不同稱呼之間的含義,還在那裡笑嘻嘻的等著看別人的笑話。他不知道,別人還等著看他怎麼擺平兩個龍姓女孩子的樂子呢!

龍靈仙想了想,勉強找出一個說詞解釋道:「子良棋藝高深,連精靈也不是對手,所以龍蠍也在爭取成為他的同伴。」

這一下,另外幾個男人看向華子良的眼神可不是猜疑,而是赤裸裸的忌妒了:這小子,運道也太強了吧!棋藝什麼的,格魯曼領這段時間來往了大量外地貴族,大家也都知道那是怎麼回事。看起來那只是遊戲,與個人戰力毫無關係。這小子居然就能憑藉這個手段,吸引到兩個龍姓女孩子倒追,還有沒有天理啊!

龍靈仙這樣解釋,華子良也感覺有些不對勁。

本來他能讓龍蠍出戰,就是憑了最近兩個女孩子給他解說的諾拉世界冒險的經驗:一個冒險隊的成員,那可是生死與共的夥伴,遇到戰鬥互相支援那是理所當然的事。

所以剛才龍蠍說是他的「同伴」,華子良根本沒有在意。在他看來,「同伴」和「夥伴」不是一個意思嗎?

可是聽龍靈仙剛才的話,這個「同伴」,似乎還有別的含義不成?華子良小心翼翼的湊近龍靈仙問:「靈仙,剛才龍蠍說那個’同伴’,難道還有別的意思?」

龍靈仙忽然有些惱怒,氣鼓鼓的說:「那你說呢?同伴的意思,就是表示兩人之間的關係已經不是一般的冒險夥伴,距離結成夫妻也沒有多遠了。」

軍爺寵妻之不擒自來 華子良感覺大事不好,連忙喊:「龍蠍快回來,不用你跟他打了。」

龍蠍微微一笑,居然回頭對華子良飛了一個媚眼,扭過臉立刻換成一副嚴肅的神情,對龍凱利說:「我是華子良的同伴,你有什麼意見?」

龍凱利一臉的惋惜,說:「你既然也姓龍,肯定也有龍族血脈,自身的實力也必然不凡,否則怎麼有資格姓龍?有這樣的實力,又何必非要盯著華子良一個一階控魔師不放呢?」

「少羅嗦!要打就打,別在這裡光說不練。你放心,我是七階戰士,不會讓你輸得太難看的。」

龍凱利面色一沉就要動手,伊凡突然上前說:「請等一等。我們這次的主要目的是完成尋找華子良的任務,現在人已經找到,我必須先確定一下任務完成的情況再說。在此之前我不允許小隊因為其他的事情和別人發生衝突。龍凱利,你真的想動手,請等到這次冒險結束后,我不是你的隊長了也不遲。」

伊凡不想讓幾人在這裡戰鬥,特別龍凱利名義上還是他的隊員。七階龍戰士已經夠罕見了,何況還是兩個龍姓的七階龍戰士。

能姓龍,除了他們的血脈之外,更表示他們達到眼下這個高度時,年紀不會很大,將來的成就不可限量,所以他們在各自勢力中的地位絕對不低。雙方衝突一起,難保會出現什麼結果,若是把格魯曼領牽扯進去,這個責任,伊凡可有些擔當不起。

伊凡的話無懈可擊,龍凱利再怎麼不服氣,也不得不收起氣勢。伊凡不等他再說話,搶先上前問道:「龍靈仙伯爵,這次尋找華子良伯爵的任務是你發布的,對嗎?」

龍靈仙點點頭。

「那麼,現在目標人物已經找到,這次的任務算是完成了。我能問一下,最後你確定的完成任務的人是誰嗎?」

「子良是我自己找到的,所以,完成任務的人是我自己。」

「對此我們毫無異議。只是華子良伯爵有一段時間是和我們在一起的,當時我們並不知道龍靈仙伯爵發布的尋人任務,錯過機會也怨不了誰。但華子良伯爵神秘失蹤又安然出現,讓我大感驚訝。不知華子良伯爵能不能把他離開我們之後的事情說一說,滿足一下我的好奇心。」

華子良看了一眼龍蠍,離奇的故事那是張嘴就來。什麼半夜有事出帳、偶遇魔獸襲擊拖入叢林、最後得遇高人搭救等等,這樣的情節,華子良以前看過的三流小說裏海了去了,稍加整理就是一篇好文章。

伊凡等人明顯不太相信,可惜他們也提不出什麼懷疑的證據,只有龍凱利問了一句:「我怎麼聽說,你是精靈撫養大的孩子,魔獸不會主動襲擊你的?」

「是啊。我也有些奇怪呢?可能是當時天黑,那隻魔獸沒有看清楚吧。到後來它不是也沒有傷害我嗎?」

眾人不再追問,伊凡便邀請華子良他們三個和小隊一起回格魯曼城堡。

華子良本來就想著碰到其他冒險者,可以體驗一把普通人的冒險經歷,增加一些對諾拉世界的了解。如果龍蠍還在後面追個不停,糾纏不休,他自然要利用人屬三族的傳送陣脫身,立刻回格魯曼城堡倒是最佳選擇。

但如今龍靈仙也在,龍蠍可掀不起什麼風浪。從三人同行的這段時間來看,即便現在龍靈仙被封印,未必是龍蠍的對手,龍蠍也不會當著龍靈仙的面用什麼暴力的手段實現自己的目標。

實際上,龍蠍這段時間表現的非常安全,再也沒有提過要幫龍靈仙把關、先試試華子良生育能力的事情。因此,華子良放心得很,現在並不是很想立刻回格魯曼城堡。

上次和伊凡他們一起他的確學到了不少普通貴族都應該知道的常識,還好好鍛煉了一回。想不到今天碰見的又是伊凡他們,只是這次卻沒機會經歷普通人的冒險過程了。

他倒疏忽了一個問題:龍靈仙發布了尋人任務后,在格魯曼領的冒險小隊,全都有他的魔法影像,不管這次碰到的是誰,人家都會想著交冒險任務,很難再繼續冒險的。

看出華子良的神情有些失望,龍靈仙開口說:「是這樣。我們來一趟格魯曼領也不容易,這裡的叢林也與我們以前探索過的不太一樣。所以,我們想再在叢林里冒險一段時間,暫時不打算回格魯曼領。」

福列娜一聽很興奮,高興的說:「好啊,我也正不想回格魯曼城堡呢。讓我加入你們小隊好不好?」

伊凡一皺眉頭,說:「福列娜,里爾出來的時候怎麼告訴你的?必須聽從我的安排。現在尋人的任務已經結束,我們先回格魯曼城堡,你想出來冒險的話,徵得自己隊長的同意再說。」

福列娜噘著小嘴有些不高興。龍凱利突然插話說:「伊凡,既然尋人的任務已經結束,小隊也可以就地解散了,不用等到回城堡再說。我和安格爾也打算離開小隊再在叢林冒險一段時間,就不跟你們回去了。」

他這話有點兒勉強。臨時組隊的冒險者解散冒險小隊必須在安全的地點,至少應該回到一個村子里。眼下他們還在叢林,雖然這裡的魔獸不是很危險,但就地解散小隊的話,並不是很合適。

龍凱利想立刻解散冒險小隊,只是因為他不想再受伊凡的限制,可以與華子良,或者龍蠍一戰。冒險小隊不解散的話,伊凡還是他的隊長,發布的命令對他仍然有約束力。

安格爾不太懂這些,但他知道冒險隊解散后,大家就要分開走。他和龍凱利當然沒有問題,華子良他們三個人估計也很安全,福列娜獨自一人就有些危險了。但是他和龍凱利組建的冒險隊,龍凱利是理所當然的隊長,隊長的意見,安格爾不敢公然反對,猶豫了一下,他說:「啊,這個,大家不如一起再冒險一段時間怎麼樣?」 伊凡稍一考慮,腦子裡轉了幾個圈:如果現在解散冒險小隊,自己帶人離開,龍凱利和華子良之間的衝突自己就無法阻止。

當然,從道理上來說,這事與格魯曼領也沒有任何關係。但雙方衝突起來,恐怕很難善了。如果自己能居中調解一下,避免產生無法挽回的後果,龍凱利和華子良或許不會領情,但他們背後的勢力不會不懂這個。

經過這次的事情,格魯曼領被外界廣泛了解,今後很難再獨善其身,如果通過化解兩方的衝突,先和這兩家打好關係,將來遇事格魯曼領也好有個外援,對自己競爭領地繼承權也大有幫助。

想到這裡,伊凡笑道:「我們算是格魯曼領的地主,對外來的冒險者在領地內冒險,格魯曼領非常歡迎。既然你們想冒險,我們就盡些地主之誼,給大家做個嚮導好了。反正回去也沒有什麼事情,伊凡小隊陪你們在叢林探索一回吧。」

華子良當然願意。眾人再次動身時,就變成了十一個人(十二個,還要算上變形金剛)。

不過他們雖然走在一起卻不是一支小隊。伊凡等五人是一支冒險小隊。

福列娜已經開了口,就混進了華子良他們這支小隊。華子良肯接受她加入,主要還是因為變形金剛。華子良想找機會跟變形金剛交流交流,龍靈仙和龍蠍也知道變形金剛,所以讓小丫頭混了進來。

龍凱利和安格爾則是一支小隊。三支冒險小隊走在一起,行動時也會互相配合,守夜防衛的人員輪流出,與一支小隊其實也差不多。資深的冒險者都知道叢林的兇險,離開了那塊相對安全的叢林后,龍凱利不會在這種情況下再挑起和華子良的戰鬥。

行走了一天安營紮寨。伊凡和龍凱利小隊都有帳篷,自行豎起不提。

華子良小隊可有些尷尬,三名老隊員都沒有帳篷(他們都不需要帳篷的)。看著其他人支帳篷,華子良才感覺到有些頭疼:用戰衣變化當然不行,可更不能讓龍靈仙和龍蠍用魔法構建小屋讓四人居住吧。

福列娜等了一會兒,見三人都不拿帳篷出來,愣了片刻問:「不是吧,你們兩個七階戰士,出來冒險居然連一頂帳篷也沒備?」

龍靈仙微笑了一下,說:「小妹妹,我們以前不需要帳篷的。現在多了你一個,看來還真是麻煩呢。」

她最近心情愉快,看什麼都順眼,所以表現得平易近人。正常情況下,象福列娜這種剛剛接觸龍靈仙的人,只會感覺到她的孤傲,根本享受不到龍靈仙如此親切的對待。

如果是白石城堡除了艾蜜莉之外的某個女貴族,龍靈仙這樣對她說話,這會兒準保受寵若驚。福列娜卻不知道自己得了多麼大的便宜。她在華萊士和里爾小隊,那也是比較受眾人寵愛的,龍靈仙對她的表現,只能說正常。

當然,對方是七階龍戰士的身份,還是讓福列娜有點兒小滿足。她伸手從儲物空間里把帳篷拿出來,笑嘻嘻的說:「既然如此,那就用我的帳篷吧。」

福列娜跟著伊凡他們出來,一路上用的自然是隊長提供的帳篷,她也沒把自己的帳篷拿出來顯。現在華子良小隊既然沒有帳篷,福列娜便把自己的帳篷拿了出來。

「很不錯的魔法道具啊。」龍靈仙誇獎了一句。

龍蠍撇了撇嘴:這樣的東西也值得誇獎?不過她識趣的沒有說話。

福列娜很高興,竟然過去牽起龍靈仙的手說:「龍靈仙姐姐,你的眼光真棒!這可是我從家裡帶出來的幾種可以不受限制使用的裝備,喜歡的話我送你幾頂?」

龍靈仙笑著搖了搖頭,不著痕迹的把手抽了出來,稍稍理了理鬢角的幾縷髮絲。她不太習慣一般女貴族之間這種很普通的親昵動作。還好這段時間華子良經常牽她的手,龍靈仙有些適應了,否則福列娜敢隨隨便便拉她的手,恐怕迎面而來的是一陣狂暴的魔法。

今天守夜的人員沒有輪到華子良小隊,福列娜的帳篷正好可以住四個人,所以她也沒有繼續往外拿,選了一片地方把帳篷支好,便招呼大家進帳篷休息。

華子良還沒明白過來問題所在,已經傻獃獃的跟著三個女孩子進了帳篷。卡米拉不在,福列娜倒也能獨自一個人睡。她選了靠裡面的一張床,就開始脫衣準備睡覺。

華子良進了帳篷才發覺不對:另外三個都是女孩子呀!自己怎麼能住這頂帳篷?他還沒說要換頂帳篷休息呢,福列娜已經開始脫衣服了。華子良嚇了一跳,急忙轉身要往外走。龍蠍跟在最後面,抬手把他攔住,說:「你要去哪裡?今天又不用你守夜,先把該講的故事講完了再休息。」

華子良慌慌張張的搖頭,說:「錯了錯了,我不該進這頂帳篷的。」

福列娜已經脫掉了魔法袍,正在放開貼身的內甲,睡覺的時候,她還是沒有象一般的冒險者那樣,養成穿著內甲睡的習慣。聽到華子良說進錯了帳篷,福列娜披著解開了鎖扣的內甲說:「沒有錯啊,咱們四個現在是一支冒險小隊,當然應該是在一頂帳篷里。」

「可是,你們三個都是…」華子良剛想說「你們三個都是女孩子」,忽然想起自己和伊凡他們冒險的時候,阿黛麗也和他住一頂帳篷的,因為當時還有一個霍夫曼,華子良沒有感覺到象今天這麼緊張,倒是忽略了冒險者有這種男女混住的習慣。

那時候華子良知道伊凡居然是和兩個女孩子共住一頂帳篷時,還有一種無法避免的羨慕忌妒恨。現在輪到他自己享受這種待遇,華子良才突然感覺到,事情似乎不是想象中那麼美妙,今天晚上可怎麼能睡得著啊!

福列娜脫掉內甲已經準備睡下了,聽華子良說了一半不往下說,坐直了身體任由被子滑到腰間,非常不解的問:「我們三個都是什麼?」

華子良想明白了事情的原委,轉身準備挑一張最靠外邊的床隨便湊合一晚。

他一扭臉,剛好看到福列娜半裸著身體(幸好諾拉學來的內衣款式都是偏保守的,福列娜睡覺時只是放鬆了內衣沒有脫,胸前的風光沒有完全暴露無遺),胸口優美的溝壑半隱半現露在被子外面,一張精緻的小臉上雙眼迷離,正嘟起嘴巴想問題呢。

華子良趕忙把臉扭回去,走到最靠門的一張床面朝外躺倒,手忙腳亂的拉開被子直接蒙到頭上。

龍靈仙和龍蠍無所謂,隨便挑了另外的兩張床躺上去。龍蠍還要把外面的戰衣脫掉,龍靈仙就省事了,拉開被子擋住福列娜的視線,戰衣已經變成了睡衣的款式。

福列娜看到三人就這麼睡了,一掀被子又跳下床來,說:「你們怎麼這樣睡啊?最好交換一下位置。華子良是控魔師,應該睡在靠里的位置,門口兩張床,正好由兩個戰士把守,這樣遇到襲擊,整支小隊很方便的就能形成最合理的戰鬥隊形。」

龍蠍根本不想搭理福列娜,躺在那裡說:「華子良,開始講故事吧。」

華子良蒙著頭,什麼也看不見,又正在凝神靜氣默念十六字真言,以擺脫剛才驚鴻一瞥對自己的影響。雖然福列娜露的不算多,只比龍靈仙的那套泳裝多一點點,但環境背景不一樣,對華子良產生的衝擊力更大,所以福列娜和龍蠍的話他全都沒聽明白,什麼反應也沒有。

福列娜說完話,還等著眾人調整床位的時候,賣弄賣弄這段時間她學到的冒險經驗呢,沒想到大家是這個反應。

其實,以這個帳篷的防禦力來說,睡在哪裡的影響倒不太大。當然,換成普通的冒險者,按照福列娜的說法做,的確更好一些。但眼下沒人理她,從小到大,福列娜還沒有受過這種冷落,還以為自己說錯了話,窘迫的站在那裡,雙手交叉扣在一起,十根手指局促不安的扭來扭去。

龍靈仙看福列娜只穿著一身文胸內褲(文胸已經解開一半,斜斜的掛在肩頭),徒勞的站在那裡想開口又沒話好說,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心中有些不忍,一掀被子站了起來,走到華子良床前拍了拍,說:「福列娜說的有道理。子良,我來跟你換換吧。」

被龍靈仙一拍,華子良總算聽到了,拉開被子就要坐起。

他還沒做出更多的動作呢,眼光掃過帳內風光,他腦子裡轟的一下,氣血上翻,剛才忙乎了一陣凝的神靜的氣全白費了:龍靈仙變化出的那身睡衣偏舒適款型,穿出來還算小可。

但福列娜站的也很靠近華子良的床鋪,斜掛在肩頭的文胸根本遮擋不住什麼,豐滿的胸口,那圈顏色略深的乳*暈也露出大半,若不是突起的一點懸而又懸的掛住,整個文胸看起來必定會完全滑落下去。 偏偏福列娜還沒有認識到自己現在的樣子多麼具有危險性,聽到龍靈仙支持她的意見,臉上的局促一掃而空,喜笑顏開的說:「就是就是。華子良,你和龍靈仙姐姐換一換吧。」說著話,竟然主動靠近了幾步彎腰伸手要幫華子良掀被子。

蝦米豆腐,這就是個小狐狸精啊!就算佛祖面對這樣的考驗,恐怕也無法保持內心紋絲不動吧。

華子良早就知道福列娜是狐人,甚至也聽說過狐人女子冠絕各族的美艷之名,但剛見到福列娜時,他還有些不以為然:小姑娘雖然漂亮,卻沒有傳說中那麼美得讓人神魂顛倒,比起龍靈仙來還有些不如,更別說和聊齋封神里描寫的那些狐狸精相比了。

可看到眼下福列娜的樣子,華子良不得不承認自己的結論下得有些早:諾拉狐人女子的美艷,沒有見過不能輕易否定的。

眼看著福列娜還要俯身來掀自己的被子,華子良嚇了一跳,不敢再考驗自己的定力,連忙翻身下床說:「我自己來,福列娜你稍微讓開些。嗯,你先把衣服穿上。」說著話,他戀戀不捨的把眼神轉開。

龍靈仙看到華子良的反應,心中忽有所悟,轉頭對福列娜說:「福列娜,你把衣服穿好。」

福列娜也正感覺肩帶拉拉扯扯的不太方便,正猶豫著是麻煩點扣上鎖扣,還是乾脆脫下來利索點。聽到華子良和龍靈仙的話,她終於下定決心:還是把文胸穿戴好吧。

扣上鎖扣,福列娜回到自己床上躺下卻不休息,而是用胳膊肘支起半個身子,歪著腦袋看華子良。

剛才華子良的異常福列娜也感覺到了,只是不太明白其中的含義,想多觀察觀察。而且聽龍蠍的意思,這個華子良還會講一種故事,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福列娜也很有興趣了解一番。

華子良換到龍靈仙床上,身體感覺到龍靈仙留下的餘溫,口鼻間還縈繞著女孩子的體香,他不由得心神一盪,竟然有些沉醉了。

這種感覺和剛才看到福列娜的身體又不相同,那只是單純的一種誘惑,雖然強烈,過去了也就過去了。這卻是實實在在的心動,清清淡淡卻溫馨悠長。華子良正自慢慢體味,龍蠍的聲音再次響起:「華子良,你該講今天的故事了。」

雖然有些惱怒龍蠍這個時候煞風景,華子良卻也沒有藉機抵賴,以手枕頭,接著昨天的情節往下講。

華子良講了沒一陣子就講不下去了。因為福列娜剋制不住強烈的好奇心,開始不停的問問題,龍蠍幾次讓她別打岔也沒用。

沒辦法,今天正好講到唐僧師徒過火焰山那段,裡面恰巧出現了狐狸精。

雖然那個狐狸精在原著里只是一個龍套,福列娜還是不斷的追問:狐狸精和狐人族有什麼區別,她的本事大不大,那個牛魔王既然有了妻子,為什麼又去娶了那個狐狸精…簡直一個諾拉版的十萬個為什麼。

到最後,近來非常隨和的龍靈仙也有些忍不住了,輕聲說了一句:「福列娜,有什麼問題聽完今天的故事再問好不好?」

福列娜悄悄吐了吐舌頭,果然不再插話。等華子良講完這一段,她反而不問了,而是糾纏著要聽前面的故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