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殺殺!」蛇族之人大聲呼喊,全部都是憤怒的看著陳中,若不是陳中了,現在蛇族說定會是另外一翻局面,若不是女王突然復甦一會兒,他們蛇族很有可能已經被滅掉了。

而對於叛徒,任何地方都是無法容忍的,轉眼間,暴怒的蛇族之人,便將陳中大卸八塊。

「接下來就要看付前輩能不能幹掉鷹力了,若是幹掉,那麼蛇族會勝,若是干不掉,那麼鷹族必然會捲土重來!」洛天低聲自語,仙王後期的戰鬥,絕對不是他能夠干預的。

「嗡……」就在洛天的話剛剛落下,劉成的身份令牌卻是響了起來。

「快來,殺鷹力!」焦急的聲音在劉成的腦海之中響起,之後卻是再也沒了動靜。

「聯繫不上!只能感應到老祖身份令牌的波動!」劉成開口,將付宏傳來的消息告訴眾人,目光之中帶著凝重。

「那就快去!」洛天伸手將令牌抓到了手中,閉著眼感應了一下,黑白色的翅膀撐開。

付宏敢這麼說,那麼就是肯定有一定的把握,不老山中,一切皆有可能。

「我先去一步,你們之後追上!」洛天震動黑白翅膀,消失在了原地。

就在洛天等人收到付宏消息的時候,逃走的鷹族的那些強者同樣也是收到了鷹力的消息。「怎麼回事?不過不管,先去再說吧!」鷹族的仙王強者,也是沒有思索,飛身朝著感應的方向沖了過去。 黑白色的翅膀緩緩的震動,洛天速度奇快衝出了蛇族的領地,通過手中令牌的感應,尋找著付宏的位置。

洛天這一次沒有像之前那樣使勁的扇動翅膀,畢竟之前那速度太快了,洛天有些駕馭不了。

風聲在洛天的耳邊不斷的響起,轟鳴中,距離令牌所感應的位置越來越近。

而另外一面,天鷹族的強者也是不斷的朝著感應的位置沖了過去,一共三伙人,尹易天和劉成三人也是從蛇族的領地啟程,不過速度卻是比起洛天的速度要慢。

「好快的速度啊,光是這速度,便可以讓他跟仙王中期強者對抗了!」劉成和蛇族的另外一名仙王中期的強者,眼中帶著感嘆,他們只晚了一下,洛天就沒影了。

時間緩緩流逝,洛天距離感應的位置越來越近,而周圍的空氣也是漸漸的變的有些乾燥起來,讓洛天心中謹慎,但是速度不依然不減。

「有人!」而就在洛天飛行中,感應到了同樣有人朝著他這個方位趕來,心神一震。

「是那個小子!」就在洛天驚訝間,驚呼之聲在洛天的身後響起,正是同樣來自天鷹族的那三名仙王中期的強者。

「三個仙王中期!」洛天心中瞬間一抖,翅膀再次加速的震動了一下,朝著感應的位置飛了過去。

「怎麼回事?不是要殺鷹力么?」洛天心中疑惑了,聽付宏的傳音,明顯是很有信心,能夠滅殺掉鷹力。

「不對,或許是兩人兩敗俱傷了,也就是說……」洛天瞬間明白過來,目光中露出陣陣的神光。

「我知道了,快點,不能讓那小子趕到前面!」天鷹族的三名仙王也不傻,瞬間便是想到了為什麼鷹力會讓他們前來。

這是一場速度的較量,三個仙王中期,之前施展秘法,燃燒修為所產生的速度還存在著,因此很快便是追趕到了洛天。

萬丈……千丈……

轉眼間,三個仙王中期,就攜著雷霆之勢距離洛天只有千丈的距離。

「再震!」洛天心神顫抖,三個仙王中期給他的壓力還是非常大的,因此洛天只能選擇讓魔雲翅再次震動,同時黃泉步也是開啟,火力全開的洛天,速度再次暴漲,同三個天鷹族的強者拉開了距離。

「這小子是什麼速度!」三個仙王中期看著洛天竟然還能提速,驚駭無比,臉色難看起來。

「我們已經施展了秘法,燃燒了修為,該怎麼追!」三人臉上苦澀,不過他們也知道事情的重要性,若是他們晚上洛天一步,有危險的很有可能是鷹力。

「再燒,燃燒精血,也要超過那小子!」三人很快便是做出了決定,開始燃燒精血,追趕起洛天來。

速度的比拼瞬間開始,洛天跑,三人追,不過之後,三人便是徹底無語,三人燃燒了精血追上了洛天,但是洛天卻是彷彿沒有底線一般,又拉開了距離。

時間緩緩流逝,距離付宏的位置越來越近,洛天終於感覺到了付宏所在的位置,距離自己只有不到十萬丈的距離。

十萬丈,對於擁有恐怖速度的洛天來說,實在是太短了,片刻之後,洛天便是猛然停住了身軀。

「怎麼回事?」洛天目光遠眺,看向遠處,此時他距離付宏已經只有一萬丈。

赤色的大地散發著灼熱的氣息,出現在洛天的視線當中,萬丈之外,付宏臉色蒼白的站在那裡,鷹力則是站在付宏的千丈之外。

「好熱啊!」洛天眉頭微微一皺,萬丈的距離對於洛天來說完全不是問題,看道了付宏和鷹力。

「這是什麼地方?」洛天眼中露出驚駭,瞬間感覺到了這紅色大地的不一般。

一股危機出現在洛天的心神當中,讓洛天不敢進去,裡面彷彿是一個禁區,一但進入便會有生命危險。

洛天看到了遠處的一座大山,彷彿一隻鳥,洛天感覺這鳥形的大山有些熟悉,好像在哪裡看過。

「不要進來,站在這紅圈之外轟殺他,他現在絕對扛不住!」付宏大聲開口,同樣看到了站在紅圈之外的洛天。

「好!」洛天想都沒想,雙手舞動,煉獄鬼爪打出,朝著鷹力打了過去。

「該死!」鷹力臉上帶著不甘心,看著站在自己千丈之外的付宏,轉過目光看向朝著他抓來的煉獄鬼爪。

之前他跟付宏兩人一追一趕,穿梭虛空,但是路過這裡的時候,卻莫名的被一股力量鎮壓,落在了這裡。

更可怕的是,落地之後,兩人便是動彈不得,被身上的修為更是被不斷的抽取壓制,削弱著他們。

經過了這麼久,兩人早就已經被削弱的差不多了,兩人都異常的虛弱,根本無法承受住仙王初期的攻擊。

剎那間,黑色的鬼爪便是轟然降臨,狠狠的拍在了鷹力的身軀之上。

嘭……

結結實實,沒有絲毫的浪費,黑色的鬼爪在鷹力的身上炸裂開來。

鷹力大口吐血,這一擊結實的煉獄鬼爪,差點直接將他拍死,即使沒死,鷹力的身上也是布滿了裂痕,直接倒在了地面上,只要輕輕一觸碰,便會徹底隕落。

「再來一下!」洛天眼中露出一絲激動,看著那被他打的半死不活的鷹力沒想到竟然如此簡單。

雙手繼續飛動,洛天的煉獄鬼爪再次施展起來,風雲倒卷,黑色的鬼爪從漩渦之中探出,讓鷹力的雙眼露出絕望。

「轟隆隆……」不過,就在那黑色的鬼爪眼看著就要伸出之際,一支黑色的長毛破空而來,帶著滔天的波動,刺向洛天。

洛天心臟瞬間便是一縮,感覺到了強烈的危機,若是自己不躲,那麼便會被刺個透心涼。

「鎮壓!」而洛天也是做出了判斷,一隻手狠狠的朝著虛空一按,那黑色的鬼爪抓向了倒在那裡的鷹力。

轟……

噗……

黑色的鬼爪,在鷹力的身上崩滅,同時鷹力的身軀終於被黑色的大手崩滅。

另外一面,黑色的長矛,直接刺穿了洛天的手掌,從洛天的肩膀飛出,被洛天的鮮血染成了紅色,刺進了地面之中。

八荒落寶,關鍵的時刻,洛天決定鋌而走險,使用八荒落寶改變一下長矛的軌跡,只要避過心臟,洛天便不會死去。

一代仙王後期的強者,鷹力隕落,實在是有些憋屈,畢竟洛天只是仙王初期,若換做平時,絕對要被仙王後期碾壓。

「啊……」凄厲的叫聲,在洛天的身後升起,三道身影臉上帶著瘋狂,朝著洛天沖了過來,之前那道長矛就是三人所發,想要救下鷹力,卻不曾想,洛天竟然不顧自己生死,也要殺死鷹力。

「安心了!」付宏看著鷹力死去,眼中露出一絲笑意,不管如何,鷹力死了,那麼蛇族也就安全了。

仙王中期的強者,蛇族也有,完全能夠抗衡住鷹族的進攻。

「小友,你快走!」付宏沖著洛天大喊,他動不了,但是洛天卻還能動,殺死了鷹力,在付宏看來已經足夠,他死不死也沒什麼大不了,這是一處死地,誰進來都是完。

「我倒是想啊!」洛天嘴角抽搐,目光看向已經到了近前的三名仙王中期。

三人根本不想廢話,三道恐怖的武技朝著洛天轟殺,在他們看來,轟殺洛天,之後再轟殺付宏,他們就還有機會。

洛天能夠在這裡轟殺鷹力,那麼他們也一定能在這裡轟殺付宏,那麼他們鷹族依然還強勢。

「天魔解體!」魔紋在洛天的身上浮現,洛天身上的氣勢瞬間暴漲到了仙王中期。

這是洛天早就準備好的,之前被三名仙王中期追擊的時候,就一直準備著,就怕出現什麼意外。

咔咔之聲響起,在天魔解體形成的瞬間,三道驚天的武技,便是轟擊在了洛天的身上。

洛天嘴角抽搐,雙手抬了起來,根本來不及施展其他,只能靠著天魔解體提升起來的肉身抵擋。

「啊……」率先砸在洛天身上的是一枚金色的大印,龐大的金印,直接帶著洛天的身軀滑動起來,直接將洛天推到了那片赤紅色的區域。

隨著洛天進入到那片區域,一股強大的壓力,便是鎮壓在了洛天的身上,讓洛天的臉色難看,而同時第二道武技也是攻擊過來,黑色的長蛇,衝擊在了洛天的身上。

疼……

洛天只有一個感覺,那就是疼,感覺自己的手臂好像被磨滅了,同時身上的修為開始被壓制。

鮮血在洛天的口中彷彿不要錢一般的噴出,洛天的全身上下,布滿了大大小小的傷口。

第三道攻擊,一座黑色的大山,轟鳴降落,朝著洛天鎮壓。

「給我開!」洛天雙手托天,迎上了那聲威驚天的黑色大山,滔天的轟鳴之聲,在洛天的頭頂響起,洛天整個人趴在了地面之上,鮮血染紅了地面。

「還不死?」三人個天鷹族的強者,眼中露出驚駭,感覺到洛天身上的生機,失聲開口。「嗡……」就在三人準備繼續轟殺,結束洛天和付宏生命的時候,赤色的大地卻是震動起來。 「呯!轟…嘭嘭….」

一聲清脆的槍響,衝過來的吉普車,剛想踩住剎車的那名駕駛員,帶著極度的驚恐,猛打方向盤,晚了!車子猛地朝右邊一歪,車速太快了,帶著巨大的慣性,整個車子猛地一彈,在馬路上翻滾了起來,車身和地面發生劇烈摩擦,一陣巨大的暴響聲中,軍綠吉普斜斜的從駱林那輛迷彩吉普車,不到十米的地方,翻滾著朝馬路邊上的斜坡下滾了下去。

一連串的巨大響聲之後,吉普車四腳朝天,翻倒在馬路地基下面那塊亂石中不動了,馬路下的地基,並不是很深,兩米左右。

駱林拍了下一直趴在他*的陳雪晴,也沒看她,打開車門就下去了。

陳雪晴臉紅得滴血,眼裡閃著又羞又怒的神色,估計想罵駱林幾句,看到他提著手槍就跳下了地基,朝那輛車身凸凹不平的吉普車走去。

陳雪晴也趕緊跳下車,扭著小腰跑了過去。

「哎呦…草!…老子流血了草….」

滿頭鮮血的那個大腦袋小子,緩緩從翻倒的車中慢慢的爬了出來,嘴裡還罵罵咧咧。

那名駕駛員不知道是死了,還是暈了,滿臉鮮血趴在方向盤上,後面幾個男女全都擠成一堆,也不知是死是活。

車內到處是碎玻璃,鮮血,還有股濃濃的汽油味。

駱林冷笑著,緩緩走到翻到的吉普車前,看著那個手上全是鮮血,還插著不少碎玻璃的大腦袋小子正從副駕駛窗戶口爬出來。

「草!….你…你知道老子是誰嗎?你他嗎…」

鮮血滿臉的大腦袋小子,顯得有點猙獰臉上,還有不少污垢和碎玻璃片,這小子真是禍害遺千年啊!這樣都沒事,汗!抬頭看到駱林張口就罵!

「咔嚓!..啊嗷!!!!…你這個….啊嗷!你敢打老子?老子….是溫森河的兒子!….啊!!!….」

駱林滿臉冷笑一聲,眼中寒光一閃,右腳就踩在他的那隻擺在地上的手掌上了,一陣骨頭碎裂的脆響,讓剛跑過來的陳雪晴心裡一緊,帶著絲驚恐和害怕看著駱林冷酷俊美側面,那小子還在那打牌子?以為可以震撼威脅下駱林?

「溫森河?哈!你是他兒子?哈哈!老子早就想把他宰了!你是他兒子太好了!..嘿嘿!….」

駱林先是愣了下,接著大笑了起來,帶著陰森的語氣,淡淡的說,接著又把腳踩在大腦袋的頭上。

「啊啊啊!!!…草!…我草! 我真是大德魯伊 …啊嗷!!…饒命!啊….」

駱林可不是個啥好人,踩在他大腦袋的腳緩緩用力,大腦袋小子那遇到過駱林這種殺人不眨眼的狠人啊!腦袋如同要被擠爆了一般,產生痛不欲生的巨痛,頓時慘叫起來,整個空曠的曠野間,全是他的凄涼慘烈的哀嚎聲。

聽得陳雪晴心裡一陣顫抖,她雖然表面上好像很狠的樣子,其實連雞都沒殺過一隻,不由自主的後退幾步,看著駱林在那殘忍的折磨著那個大腦袋小子,她也知道剛才就這個人拿槍打他們。

謝少的心尖摯寵 但是駱林的血腥狠辣讓她不寒而慄,血,從溫森河兒子的大耳朵裡面開始流出來了,狠啊!可見駱林的腳用了多大力,而且很有分寸,這種力度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現在老實了?你還想殺了我們?你這個垃圾! 周小雲的幸福生活 說!你家住哪裡!….」

駱林哪帶著不像人類發出的冰冷聲音,讓腦袋都要爆炸的大腦袋小子,根本不敢調皮囂張了,這下總算遇到個比他更狠的角色了,老實了!乖乖的把他家的住址說了。

駱林才腳下一發力,「噗!咔嚓!嘩!…」的一聲脆響,大腦袋小子的腦袋就像炸開的紅壤西瓜,紅的白的四處飛濺,可是駱林身上一點都沒沾上,倒是嚇得一邊站著的陳雪晴猛地往後猛退,接著蹲在那狂吐起來。

嘶!腦袋都給硬生生的踩爆了!真殘暴的可以啊!

其實司機已經醒了,尿都給嚇出來了,後座上那幾個人全都醒了,誰都不敢發出一絲的響動。

這是人求生的本能,在這一刻爆發了,驚懼和保命的覺悟這時體現出來了。

「哼!找死!那拿槍打老子!還罵我媽!便宜你了!死雜種!…」

似乎駱林這廝還不解恨,把勁氣運到腳上,抬腿就是一腳,把無頭的大腦袋小子踢飛出去,無頭屍體飛起幾米高,接著在空中炸開,整個肥壯的身體,勁氣在屍體內猛然炸開,屍體頓時由內至外炸開,四分五裂的血肉碎塊,腸子,內臟,帶著鮮血的四肢,如同下了場血雨一般,噼叭的落在地面,真是死無全屍啊!

駱林個知道車裡的幾個人沒死,走到駕駛室的邊上那個位置,對著在那裝昏迷的那個司機,抬腿就是一腳踢在他的脖子上,司機的脖子生生的被踢斷,腦袋被比刀鋒還鋒利的勁氣接著切掉,脖頸出如噴泉一樣的鮮血,噴得整個駕駛室內一片血霧。

盛寵妖孽毒妃 血呼啦子的腦袋,在車內撞擊得如同一隻皮球,亂撞了一番,最後掉在後座那幾個全都嚇得失禁的男女腳邊。

后做幾個都醒了的年輕男女,那都是強忍著巨大的內心恐懼,才沒驚叫出聲,不過都給嚇得直接失禁了!

從他們的視線來看,就只能看到駱林的褲管和鞋子,其它都看不到。

他們只是普通百姓而已,哪見過這種兇殘,殺人跟殺只雞一樣的血性惡魔啊!

車內後座內,車內空氣中全是濃濃的血腥味,尿騷味和大便的臭味,連車外面的駱林都清晰的聞到了,皺了下眉,站在那想了下,轉身朝蹲在那嘔吐的陳雪晴走了過去……

天黑了,在這條發生車禍的公路上,遠遠的開過來一輛解放牌卡車,兩道雪亮的大燈,照著崎嶇不平的馬路上,顛簸疾馳著。

孫學寨今年三十二歲,是個專業司機,在京城某運輸單位上班,今天剛剛送完貨回來想起溫柔的老婆,可愛的兒子,還有那香噴噴的熱飯熱菜,再搞點家釀小酒,嘶!想起就爽啊!

雖然錢不多,但也很溫馨不是,所以,他想快點回到溫馨的家。

就在他路過那邊栽著矮樹路基轉彎處時,從馬路邊突然衝出個黑影,嚇得他馬上就是一個急剎車,整個解放牌卡車,帶著慣性,停了下來。

孫師傅頭上的冷汗都下來了,感覺應該沒壓倒人,打開車門,就拿個扳手就下車了,在外面這都是保護自己的武器,這個年代亂啊!小心點總是好的。

「救救我們…嗚嗚…叔叔!!….」

雪亮的車燈前,離車前保險杠不到一米距離的地上,坐著個滿臉血舞,兩眼全是驚恐之極的小夥子,身上的衣服跟腌菜一眼,頭髮上都是血痂。

小夥子看到滿臉帶著絲緊張的孫學寨,那就好像受苦受難的老百姓,看到了親人解放軍一般,那個激動啊!喉嚨的聲音,都喊叫得失聲了都。

「呼!…你不要命了!…怎麼了?…」

孫學寨一看這個小夥子就知道應該是出了啥事了,皺了下眉頭就俯身走進了問。

「嗚嗚….我…還有幾個朋友…都出車禍了…救救我們….」

這下事情說出來了,好辦了,孫學寨一聽,馬上返身從車上拿了個大型手電筒。

這種手電筒能清晰的照到五十米的地方,相當的亮。

招呼了那個走起路畏畏縮縮的年輕人,在他帶領下,來到了那輛四腳朝天,到處是鮮血的車禍現場,恐怖血腥的駕駛室內,讓孫學寨頭皮發炸,身子都不由的抖了一下,這是怎麼弄的啊!這麼學血呼啦子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