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大寨主一聲暴喝,揮舞著巨大的斧頭向著楚浩斬了過去!

這鐵斧本身估計就有上萬斤重,再加上揮舞而起的慣性,捲起的風聲猶如吹起了號角,呼呼呼地大響!

楚浩矮身一讓,鐵斧劃過,轟,一幢木屋已是被生生從削成了兩截!

好強的力量!

楚浩笑了笑,道:「你還真是會隱藏實力,據懸賞任務上的資料,你只是五階大乘境,但你的真實力量應該是七階吧!」

「哈哈哈哈,知道這個秘密的外人,都只有死路一條!」大寨主森然說道。

「也不過是七階而已!」楚浩無所謂地道。

「好大的口氣!」大寨主又是一斧頭斬了過來。

咻咻咻,同時,四周亂箭齊射,如同雨點般地向著楚浩落去。

楚浩的推衍能力是強,甚至可以將每一支箭矢的落點完全掌握,可受限於本身的移動速度和攻擊速度,他絕不可能將每一支箭都攔截下來、都躲了過去。

站在原地防禦那是個愚蠢的主意!

楚浩立刻腳下彈起,向著大寨主殺了過去。

強大的推衍分析之下,他十分輕鬆地便將大寨主這一斧讓了過去,向著對方急速推進。長武器的威力是猛,一旦揮舞起來,本身的份量再加上慣性,連楚浩都是不敢硬接,可缺點也很明顯,攻擊頻率實在太低了!

一斧頭揮出之後也剎不住啊,必須等去勢化盡,這才能夠繼續斬出!

這點時間楚浩足夠殺近身了!

「哈哈哈!」當楚浩殺到的時候,大寨主居然雙手一松,將鐵斧隨手扔掉,然後雙手一抖,竟是從袖中刺出了兩道寒光。

袖劍!

好狡猾!

看他之前用那麼笨重粗大的武器,誰都以為他是剛猛型的,可誰料他真正的武器乃是靈動、狡詐的袖劍!

刷!刷!

兩把袖劍猶如毒蛇一般,向著楚浩刺了過去。

楚浩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容,雖然他沒有料到對方的真正武器乃是袖劍,卻是早有準備!

因為從七狼寨的作風來看,分明謹慎小心無比!這樣的賊首,會是一個大開大合,使用鐵斧的剛猛之人嗎?所以,他早料到對方真正擅長的兵器絕非鐵斧,這只是一個障眼法!

楚浩出劍,叮叮,兩聲,這兩記袖劍都被他招架了下來。

「嗯?」大寨主明顯一愣,沒想到精心設下的圈套居然沒有騙過楚浩的眼睛!這小子真是十七八歲的少年嗎,怎麼經驗豐富得像是個老獵手!

楚浩出劍,手腕一抖就是40朵劍花,出雲劍法已是完全開,一劍比一劍快。

大寨主迎擋,叮叮叮,赤影劍與兩把袖劍不斷地碰擊,擊閃出一道道火花,每一次撞擊之後,袖劍上便會多出一個米粒大小的缺口來!

顯然,這袖劍的材質與赤鐵不在一個檔次上!

而因為楚浩已經近身,山賊們也停止了射箭,否則就不是幫忙,而是要把大寨主也卷進了射擊的範圍內。

叮叮叮!

兩人激戰,劍氣縱橫,充滿了破壞力,嗤嗤嗤,四周圍的木屋上現出了一道道深達寸許的痕迹。

誰佔了上風?

山賊們都是看得目不轉晴,只是兩人的速度實在太快,讓他們都是看不真切。

「看大寨主的衣物!」一名山賊突然說道。

看衣物?這是什麼意思?

不少人還是依言看去,只見大寨主身上的衣物已經破了好幾處,但反觀楚浩,卻是整整齊齊,沒有傷到一處!

這意味著什麼?

聰明點的山賊已經明白過來了——楚浩的實力更強,所以才能將大寨主的劍氣完全躲過,可大寨主就不行了,他無法完全規避楚浩的劍氣,因此身上的衣物才會被劃破切碎!

糟了,這樣下去可不得了啊!

連旁觀的山賊都知道了,大寨主又豈有不知之理!相反,他知道的更加清楚,因為袖劍上的缺口越來越多、越來越密,不用多久就會斷折!

到時候他的情況顯然將更加糟糕!

怎麼辦?

「小子,這可是你逼我的!」大寨主厲吼一聲,將左手袖劍收起,迅速從懷裡取出一隻丹瓶,啪地一下捏碎,手中已是多了一粒硃紅色的丹藥。

他毫不猶豫地將丹藥吞了下去,僅僅只是一個瞬間,他的雙眼頓時變成了血紅色,好像一頭始前巨獸,散發出危險無比的氣息。

這是打了雞血嗎?

「死!」大寨主雙手一振,兩柄袖劍再斬。

叮!

楚浩揮劍迎擊,卻只覺手中一麻,赤影劍差點脫手!

對方的力量一下子暴漲,至少是九階大乘境!甚至,已經跨進金剛境了!

那枚丹藥應該是暴髮型的,可以暫時提升使用者大把的力量,效果與寶器類似,但同樣不會持久!

對於楚浩來說,現在最穩妥的應對之策,就是憑藉他強大的推衍分析能力游斗,耗到對方的藥力結束!這種強行提升力量的丹藥肯定對於身體有著可怕的破壞性,到時候他都能不戰而勝!

可楚浩卻不想等那麼久!

他的攻勢一滯,出雲劍法的最後一式已是開始準備。

只要三秒鐘而已!

「哈哈,現在知道我的厲害了吧!」大寨主吼道,他要一鼓作氣幹掉楚浩,否則等藥性一過,他將會有長達三天的虛弱期,到時候他連抬動一根手指都是十分困難。

刷!刷!刷!

楚浩連連躲閃,讓大寨主大笑連連,他現在大佔上風。

「大寨主威武!」

「殺了這小子!」

「拿這小子的心臟祭奠死去的兄弟!」

見大寨主佔了上風,其他山賊也紛紛叫了起來。

行了!

楚浩暴喝一聲,赤影劍斬出,劃過一道美麗而又玄妙的軌跡。

大寨主頓時露出驚惶至極的表情,他現在的眼中只剩下一片凜冽的劍光,向著他渾灑而去。而這一劍的出擊時間也是妙到了極致,恰好是他前力用盡、后力未生之際,根本無法招架!

噗!

劍光消散,大寨主踉蹌後退,叮叮,兩把袖劍先後落到了地上,他怔怔地看著楚浩,猛地仰天摔倒下去,胸口鮮血狂噴,瞬間便將地面染得一片紅。

「大、大寨主死了!」

「快逃!」

賊首一死,其餘的山賊先是一片死寂,接著便大驚失色,紛紛做抱頭鼠竄,完全失去了鬥志。

楚浩緩過一口氣來,出雲劍法的第六式會一下子抽空他全身的力量,還好只有三秒鐘的時間,大寨主既死,其他山賊也被嚇得失魂,並沒有趁機射箭,否則他也會有不小的麻煩。

「啊——」逃竄的賊人突然發出慘叫,因為他們剛剛跑到出口處,便見一頭小豹子守在了那裡,一衝,好嘛,不是被一爪子拍碎了腦袋,就是被一口咬斷了喉嚨!

楚浩振劍追殺,這個山賊團伙窮凶極惡,不需要有憐憫之心,否則就是在害人!

頓時,山谷里一片慘叫。

楚浩毫不留情地展開殺戮,一部份山賊死在了他的劍下,一部份則是冒死衝擊出口,被飛火幹掉,剩下的山賊則是四散逃進了木屋之中,存了僥倖之心,想躲到楚浩離開之後再逃生。

「不要過來!不然我殺了她!」當楚浩進入一座兩層高的木屋中時,只見一名山賊扣著一名女子,橫劍在對方的咽喉處。

屋裡還有十幾個年輕姑娘,個個都是表情驚惶。 「讓開,讓我離去!只要我離開就放了她!」山賊厲聲喝道,臉上卻是充滿了恐懼。

——他可是親眼看到無數的兄弟倒在了這個少年的劍下和那頭凶獸的爪下!

楚浩游目一掃,屋裡的女人雖然個個濃妝艷抹,美麗非常,可表情在驚惶之中都是帶著麻木,仔細看的話,她們的脂粉底下掩不住被虐待的傷痕!

他心中明白,山賊打劫商隊,貨物和錢當然搶了,大部份的人也殺了,但遇到年輕漂亮的女人,卻會帶回山寨來。而這些女人的命運……不用說也知道了!

正因為如此,他無比得憎惡七狼寨,絕不會放過一個賊匪!可要說眼睜睜地看著一個已經受盡折磨的無辜女人陪著山賊一起死,卻又讓他難以下手!

「走!走!」那名山賊對著人質喝道,一邊挪動著腳步,向著木屋門口的方向走去。

楚浩眼神冰冷,他要尋找一擊斃命的機會,瞬殺這名山賊,不讓對方有拖著人質同歸於盡的可能。

但就在這時,那名人質卻是向他投來堅決無比的目光,猛地伸手抓住了劍刃,然後將脖子一扭,噗,一道鮮血濺起,她的身體軟綿綿地滑倒了下去。

那名山賊先是一愣,沒想到這女人居然如此剛烈,怔過之後,他連忙又向其他的女人撲去,想要再找一個人質。

「哼!」楚浩腳下一彈,整個人飛射而出。

八萬斤的力量在這一瞬間迸發而出,楚浩快得像是離弦之箭,腳下的地板更是被生生踏穿,他瞬間出現在那名山賊的身前,一把便將對方扣住。

他的眼前兀自閃動著剛才那女子堅決的目光,以及頸間噴出血花的凄厲!

自古艱難唯一死!

可這女人寧願死也不想那名山賊逃跑,可見她在山賊手中受了多少苦,恨到了寧可自盡也不願成為人質的程度!

這讓楚浩的胸膛中全是怒火!

七狼寨的人,全部該死!

「不,饒了我,我知道大寨主的藏寶在哪裡,我可以帶你去找!」那名山賊渾身都在哆嗦,一味地乞命。

楚浩冷然不語,猛地將右手一扭,「啊——」那名山賊頓時慘叫,他的一條手臂已經被生生擰成了麻花狀。很快,鮮血涌了出來,森白的斷骨也從皮膚中穿刺而出。

「啊——啊——啊——」山賊叫得凄慘,額頭上黃豆般大小的冷汗不斷地滾下來。

楚浩毫無同情之意,抓住了對方另一條胳膊。

「不!不!」那山賊驚惶無比。

楚浩不理,只是將手一扭!

「啊——」那山賊再發慘叫,另一條胳膊也變成了麻花狀,他立刻暈死了過去,可強烈的痛楚又讓他瞬間醒了過來,然後又暈了過去,反反覆復,讓他的精神都變得恍惚起來。

楚浩的目光看向木屋中的女子,只見她們個個都是露出了凶光,死死地盯著那名山賊。他隨手一拋,道:「這個人交給你們處理了!」

他轉身離開了木屋,耳邊立刻響起了山賊凄厲的叫聲,比之前痛苦了十倍都不止!

楚浩的眼中殺氣復熾,這個賊窩裡還有不少人沒有幹掉!

他展開了清理,一個小時之後,除了被山賊擄來的女人之外,便再無一個活人了。

一陣疲憊襲來,楚浩不由地一屁股坐了下去,這股疲憊不是來自身體,而是心靈。他從來沒有如此大開殺戒過,讓他有種說不出的難受和噁心。

可若是重新來過一次,他還是會做出相同的選擇!

這伙山賊為惡多端,個個該死一百次!

他坐了十來分鐘,飛火跑了過來,依在他的身邊打起盹來。楚浩揉了揉小豹子的腦袋,站起身,山賊們劫掠多年,應該有不少的財富。

豪門閃婚:偏執老公追上門 找了好久之後,他終於找到了大寨主的木屋,有一隻很明顯的大箱子,裡面全是金銀珠寶,還有銀票,以及其他一些雜物。

對於不義之財,楚浩當然不會客氣,將銀票全部收進了芥子戒中,至於金銀則太佔地方,他的芥子戒可沒有那麼大的空間!

分給那些被擄來的女人!

楚浩心中說道,在箱子里隨手翻揀,可惜並沒有發現星石,也沒有丹藥,這讓他有點失望。他翻啊翻,翻到了箱底,這時,一隻白玉盒子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古怪的是,這隻盒子好像沒有啟口似的,連道縫都看不到!但這絕不是一塊巨大的玉石,楚浩搖了搖,可以清楚地感應到裡面是中空的,有東西在滾動。

找了半天也沒有辦法打開,楚浩沒了耐心,將玉盒往地上一砸,可玉盒卻極是堅固,居然沒有砸破。

楚浩又加了點勁,可一砸之下還是老樣子,玉盒上連一道刮痕都沒有。

這麼堅固?

楚浩不信這個邪,將玉盒放在地上,他鼓足全力,一拳轟下。

嘭!

地下的木板立刻崩碎,玉盒深深地陷進了地下,可愣是沒有一絲一毫的損壞!

「再來!」楚浩將赤影劍抽了出來,一劍斬了下去。

叮!

赤影劍斬下,一道火星跳過,又立刻反彈了起來,玉盒還是絲毫不傷,連一道劍痕都看不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