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不可招惹,從開始到現在,他手下就沒有一個活口,狠辣異常!」一名名輪轉殿的弟子心中頓是對洛天有了印象。

剛剛進入輪轉殿立威的人很多,但是卻是很少有人能夠做到這一步,直接開殺,絲毫不在意這裡是輪轉殿。

「真仙後期么?我也殺過!」洛天冷冷開口,目光看向老者,擦了擦嘴角的鮮血。

「我信!」盧長老點了點頭,若是洛天巔峰時候殺過真仙後期他還真信。

「不過,現在的你可殺不了我!」盧長老再次開口,眼中露出自信之色。

「你可以試試!」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輕輕的彈了彈手中的龍淵,劍鞘之上發出陣陣的嗡鳴之聲。

「他,還沒有拔過劍!」看到洛天輕彈龍淵,周圍的人們臉色頓時震撼起來,猛然想到,到現在,還沒有看過洛天真正的拔劍。

「拔劍吧,我倒是真想看看,這把劍到底是什麼模樣,真正的威力是什麼樣!」盧長老臉上露出一絲笑意,三名真仙巔峰的內門長老臉上露出一絲期待,目光看向洛天。

「你還不配!」洛天輕輕的搖了搖頭,話音落下頓時讓盧長老的臉色陰沉下來。

「那隻能殺你了!」盧長老低吼,烏芒暴漲,烏黑的長刀,朝著洛天斬下了下去。

「殺一個真仙後期,不知道震懾夠不夠!」洛天低聲自語,身上的氣勢緩緩的攀升,這一刻,洛天不再動用修為壓制龍淵。

「轟……」沒了壓制,滔天的煞氣頓時從龍淵之中散發而出,冰冷的氣息席捲而起,瞬間讓人們的打了個哆嗦。

「嗡……」一條條煞氣長龍不斷席捲,龍淵劍發出陣陣的嗡鳴之聲,彷彿要掙脫劍鞘的束縛一般。

洛天雙手持劍,雙眼頓時傳出陣陣的紅光,口中發出陣陣的咆哮,心中殺意不斷的升騰起來,一個念頭頓時在洛天的心中升起,那就是拔出龍淵,將眼前這些人全部殺光。

「一劍凌仙!」洛天知道不能再耽誤了,自己的時間有限,多耽誤一會兒,自己就越危險。

滔天的劍氣再次升起,這一次更加驚天,劍氣之中,蘊含了滔天的煞氣,讓劍氣的威力更增一層。

蒼穹變色,風雲倒卷,無上的威能席捲,洛天一劍劈出,時間彷彿靜止了一般,人們的眼中只剩下那一道氣勢驚天的劍氣。

「崩……」那氣勢衝天的劍氣,瞬間將盧長老打出的刀芒斬斷,刀芒碎裂化成亂流朝著四周席捲,化成陣陣的狂風,吹盪在人們的身上。

盧長老的臉色也是難看起來,看著自己打出的刀芒被那大劍斬斷,朝著自己飛來,心中後悔,沒想到洛天還有實力。

這一劍讓那三名真仙巔峰的老者的臉色都是變的難看起來,目光之中帶著凝重。

「噗……」鮮血灑落,大劍斬在了盧長老的身軀之上,一道深深的傷口出現在盧長老的身上,讓盧長老的身軀倒飛,差點一劍將盧長老活劈。

洛天抓出一把丹藥,快速的恢復修為,手拄著龍淵劍,出現了一絲劍身的龍淵回到了劍鞘之中。

「嘭……」盧長老的身軀倒在地面之上,眼中帶著驚恐,鮮血不斷從他的身軀之上流出。

「嗡……」洛天終於將龍淵背回到了後背之上,射日弓和滅神箭取了出來,緩緩的拉開了手中的弓弦。

「還有手段!」

「上品仙器!」看到射日弓和滅神箭,陣陣的驚呼之聲再次響起,人們臉上帶著震撼。

「噶吱吱……」洛天雙臂青筋暴起,弓弦緩緩的震動起來,弓弦拉到一半,洛天便是鬆開了滅神箭。

「崩……」烏光閃動,滅神箭化成一道死亡之光,朝著盧長老飛去。

盧長老雙眼露出絕望,此時他受傷極重,根本沒有絲毫力氣,阻擋滅神箭,只能眼睜睜的等死,目光看向三名真仙巔峰,眼中露出祈求之色。

三名真仙巔峰的老者終於動了,一名老者飛身而起,瞬間出現在了盧長老的身前,一把抓住了滅神箭。

「上品仙器的箭支?」老者臉上帶著感嘆,此時洛天在他眼中就是一個活著的寶藏。

「老夫,也動心了,想要搶一搶你!」老者開口,聲音落下頓時引起了人們的嘩然。

「老不要臉的……」輪轉殿的弟子們頓時心中暗自嘆息,此時他們甚至有些同情洛天了。

洛天身軀微微一震,目光看向老者,抓住了滅神箭,絲毫沒有鬆開的意思,心中冷笑。

「看來,殺一個真仙後期的震懾還不夠!」洛天長長的嘆息了一聲,再次將龍淵劍摘了下來。

「他,難道要反抗不成!」看到洛天的舉動,所有輪轉殿的弟子們臉上頓時露出震撼。

以真仙中期對抗真仙巔峰,這在自古以來從來沒有過,要說有,那就是現在的十殿閻羅,十大殿主!

但是十大殿主是誰,閻羅十殿底蘊何等深厚,又怎麼是一個洛家能夠相提並論的。

「小子,你很強,但是你我差距實在是太大了!」老者輕聲開口,一步一步走向洛天,伸手一揮,滅神箭直接被老者扔出。

流光再閃,瞬間出現在了洛天的身前,洛天再次將龍淵劍擋在了身前,火光再次在洛天的身前升起。

隨著火星的升起,洛天身軀直接倒飛了出去,鮮血彷彿不要錢一般,從洛天的口中噴出。

「差距太大了,你根本不是老夫的對手!」老者開口,聲音之中帶著笑意。

「老狗,你不要逼我,我千里迢迢來的輪轉殿,你們圍攻我也就不說了,還要以大欺小,輪轉殿若是都這麼不要臉,我不進也罷!」洛天眼中露出瘋狂,由於剛才被煞氣侵蝕了一下,洛天的心智多少受到了一些影響。 第兩千一百二十三章直接

強大的壓力在老者身上的傳出,每落下一步,便是讓洛天心臟狠狠的一縮,洛天還是第一次正面對抗真仙巔峰,說不緊張是不可能的。

「你的確是個苗子,但是鋒芒太盛,不知道天高地厚!」老者冷聲開口,走到了洛天二十丈之外,一掌落下,朝著洛天鎮壓。

「轟……」天地震蕩,黑色的大手如同一塊烏雲,朝著洛天鎮壓而下。

「嗡……」看著那鎮壓而下的大手,勁風四起,滔天的煞氣頓時從洛天手中傳出,準確的是洛天手中的龍淵劍。

「嘩啦啦……」劍意升騰,輪轉殿震動起來,一把把長劍開始劇烈的顫抖起來。

「這……」一些拿劍的弟子臉上看向自己手中顫抖的長劍,臉上露出震撼。

怒發飛揚,洛天雙眼再次開始緩緩的變色,目光看向那鎮壓而下的大手。

「老狗,這是你逼我的,今天我要讓這裡,血流成河!」洛天低吼,由於用力太大,洛天的手指有些泛白。

寬大的劍身出現在人們的視線當中,龍淵劍被洛天拔出了一半,那股衝天的煞氣卻已經是讓人們感到驚恐。

輪轉殿地上是大殿,但是最核心的地方卻是輪轉殿的地下,越往地下,鬼氣越是濃郁,而輪轉殿地底的最深處,傳說就是十八層地獄的輪迴地獄。

在洛天將龍淵拔出一半的時候,輪轉殿地下的倒數第二層中,八個黑色的院落中,八名老者同時睜開了雙眼,眼中露出驚駭。

「七大凶劍!龍淵!」八人幾乎同時開口,聲音之中帶著不可思議,消失在了院落之中。

「老狗,我大侄子也是你能欺負的么!」就在洛天想要拔出龍淵,想要拚命的時候,一聲憤怒的聲音在人們的耳中響起,破空之聲響起。

一刀黑色的刀芒,率先而至,朝著老者的方向飛來,一刀劈碎了黑色的大手,隨後朝著那老者斬去。

「嗯?」老者臉色微微一變,手臂之上募然多了一層鱗片,化成一隻鬼爪,朝著那道黑色的刀芒抓去。

「咔嚓……」黑色的刀芒碎裂在老者的身前,吹盪著老者衣袍。

「嗡……」而老者剛剛碎裂一道刀芒,第二刀緊隨其後,一道身影也是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

一道光芒閃動,一顆大禿頭,散發著陣陣的光芒,臉上帶著憤怒,長刀力劈,朝著老者鎮殺。

「老狗,誰你都敢動!」破口大罵之聲不斷響起,刀芒閃動,一刀一刀落下,也不多說話,天地之間都是遍布了刀芒。

每一道刀芒都是讓老者不斷倒退,臉色蒼白一分,狂風暴雨一般,根本不給老者絲毫的喘息和反抗的機會,化成鬼爪的手臂都是不斷的掉落鱗片。

「咔嚓……」洛天將抽到一半的龍淵劍收了回了去,臉上帶著喜色,看著那個大禿頭。

「刀叔!」洛天大呼一聲,認了一會兒,認出了禿頭之人到底是誰。

「陳刀!」人們頓時也是漸漸認出了陳刀,臉上帶著不可思議之色,目光看向將老者壓制的黑色身影。

「他不是在坎門嗎?怎麼回來了?」人們臉上帶著驚駭,看向那瘋了一般的陳刀。

「陳刀,有話好說,你想幹什麼!」老者口中溢血,被陳刀壓制,大聲開口。

「說你嗎!」陳刀只是冷冷的回了一句,便是再次揚刀劈了下去。

陳刀也是鬱悶無比,當時,陳刀被岩漿燒了個溜光,頭髮,眉毛都燒沒了,之後洛天認出了他,他轉身就走,感覺有些丟人,想找個地方將頭髮長來,再跟在洛天的身後。

但是,找了僻靜的地方之後,陳刀便是發現自己這頭髮和眉毛長不出來了,原本是很簡單的一件事,但是就是長不出來。

後來陳刀實在沒辦法,回到天煞城,卻知道洛天早就帶著那條岩漿巨龍逃走了,追了二十多天才追上洛天,暗中跟隨,原本是想將洛天送到輪轉殿自己就離開,然後再想辦法。

但是誰想到,那些弟子想要搶洛天,陳刀只能觀察,看著洛天大殺四方,甚至連真仙後期都殺死了,陳刀已經要離開了,誰能想到,這個老東西竟然如此不要臉。

陳刀知道,自己必須要出來了,若不出來,洛天就會有危險了,一出來,很多人必然會看到自己這個大禿頭,難免會引起笑柄。

而這一切,都是因為眼前這個不要臉的老者,陳刀怎麼能不憤怒,將所有的怒火,全部都傾瀉在了這個害自己丟臉的老傢伙。

「這是陳刀,怎麼變成禿頭了,連眉毛都沒了?」

「跟傳聞的一點頭不像啊!」尤其是聽到人們的議論之聲,還有眼中的那些笑意,陳刀更加憤怒了,每一刀落下,都是震的老者大口咳血。

「瘋子……」看到陳刀不斷的攻擊著老者,剩下的那兩個真仙巔峰長老,眼角抽搐。

雖然都是真仙巔峰,但是實力上還是有些差距的,比如陳刀,在坎門身經百戰,肯定要比他們這些真仙巔峰要強。

「陳刀,你別逼我!」老者哇哇亂叫,七竅被震的不斷的流淌出鮮血,終於大吼起來。

「逼你又怎麼了,不收拾你,你不知道天高地厚,還想搶一個小輩!」陳刀冷笑,不斷的掄刀劈下。

「這不是剛才我說的話嗎……」老者憋屈,終於被陳刀逼到了輪轉殿的大門口,狠狠的撞在了大殿的大門之上。

「今天我就殺了你,看你能把我怎麼樣!」陳刀冷笑,眼中閃過陣陣的殺機。

「陳刀他是真的想殺馬長老!」看到陳刀眼中的殺機,人們頓時轟亂起來,終於明白了為什麼輪轉殿的人,為什麼管陳刀叫瘋子了。

「這回震懾的應該夠了吧!」洛天長長的出了口氣,將龍淵背到了後背之上。

「小子,還行啊,這都被你躲過一劫了!」弔兒郎當聲音在洛天的腦海中響起,正是那塊石頭的聲音。

「我靠……你剛才幹嘛去了?我是你主人啊,你也不說幫幫我!」洛天被石頭嚇了一跳。

「小子,你暴露了你知道嗎?不知道龍淵劍是七大凶劍之一嗎,肯定引起了人們的注意,你不知道嗎?」石頭的聲音頓時讓洛天心中微微一凜。

「陳刀,我他嗎服了,你放了我,我賠你侄子寶物!」馬長老被陳刀重創,終於開口求饒起來。

「嘭……」渾身是血的身軀跌落在了地面之上,目光看向站在那裡口中喘著粗氣的陳刀。

「我說殺你,賠什麼都沒用!」陳刀冷笑,雙手持刀,高高舉起,黑色的長刀,朝著老者狠狠的斬了下去。

「嗡……」就在那黑色的刀芒下落之際,威壓降臨,八道身影出現在了天空之上,整個畫面頓時靜止下來,一名黑袍老者伸手一抓,將陳刀的刀抓了起來。

「小刀子,別殺人啊,教訓教訓就好了!」老者開口,聲音如同一道驚雷,將定格的畫面恢復過來,那恐怖的威壓也是消失。

洛天心中也是震撼無比,目光看向天空中的八名老者,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八名老者,四名仙王初期,四名仙王中期,這是一股恐怖的勢力,絕對是洛天見過的最恐怖的勢力。

「走吧,小子,跟我們走一趟吧!」一名老者伸手一抓,將洛天撈起,八人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當中。

空間扭曲,下一刻,洛天便是出現在了一座黑色的院落之中,八名老者站在那裡,目光打量著洛天。

「將龍淵劍留下吧!這東西不是你能掌控的!」一名老者沉著臉開口,目光看向洛天。

「你就是天明說的那個洛家小子?」另外一名老者開口,聲音之中帶著一絲笑意。

「晚輩的確是洛家嫡子洛塵!」洛天連忙躬身施禮,感覺這老者應該是跟杜天明有些關係,或許是自己的救命稻草。

「嗯,不錯,的確是個苗子,你這龍淵劍是從何得來?」老者臉上滿意之色,開口詢問起來。

「天煞城中有個遺迹名叫龍淵城……」洛天開口,一五一十的將得到龍淵劍的過程講述了出來,該隱蔽的洛天也是隱藏了下來,比如石頭。

「真是氣運驚人啊!」聽到洛天的話,幾名仙王強者臉上露出陣陣的感嘆。

「將龍淵劍留下,這對你來說是個禍害!」又是一名老者開口,龍淵劍乃是無上的寶物,足以成為輪轉殿的震殿之寶,自然惹人眼紅。

「前輩,我倒是想將這龍淵劍留在輪轉殿,但是這龍淵劍已經認我為主,除非我死,才能讓龍淵劍回歸無主,凶劍有靈,想必各位前輩應該是知道的!」洛天心中緊張,但是卻還是輕聲開口。

「不就看我是軟柿子么,你們有能耐去搶羅剎殿的羅剎劍和豐都殿的絕雲去啊!」洛天心中已經怒意橫生,尤其是開口就管他要劍的兩個老者,那是一種無視,彷彿跟自己說上兩句話,都已經是很看的起自己了一樣。 第兩千一百二十四章毒劍天尊

黑色的大殿標誌性的矗立在那裡,一群人臉上帶著震撼,看向地面上那觸目驚心的鮮血,身軀下意識的哆嗦了一下,人們怎麼也沒想到,一個剛剛加入輪轉殿的弟子,竟然如此恐怖,殺了這麼多人,更是引出了輪轉殿的仙王老祖。

隨著八人的消失,人們漸漸的恢復了自由,嘩然四起,一個名字徹底烙印在了他們的腦海中,獸鬼王城洛家洛塵。

重生之豪門嬌妻 「姓馬的,這次算你好運,劍尊這個面子我給,若是再有下次,我會讓我們軍團長親自來跟你說道說道!」

「我們在坎門流血,你們在這裡卻欺壓我們的後輩,此事若是軍團長親自前來,結果可就不是這樣了!」陳刀冷聲開口,目光看向那個被他差點殺死的老者,還有另外幾名真仙巔峰的長老。

「不敢……不敢……」聽到了陳刀的話,無論是之前出來的三名巔峰長老,還是后出來的長老們,連忙搖頭。

「記住我的話!」陳刀冷哼一聲,隨後頂著大光頭,飛身而起,消失在眾人的視線當中。

「這個洛塵是誰,怎麼會讓陳刀親自護送?」陳刀一走人們頓時嘩然起來,開始議論起洛天的身份來。

輪轉殿是哪裡,整個地獄,十個最頂級的勢力之一,想要查一個洛家還是輕而易舉的。

「洛水之子,這洛水當年在坎門從軍之時,跟杜天明是一個小隊的,還救過杜天明的命!」隨著人們的查看,便知道了洛天的身份,為什麼會讓陳刀親自護送了。

杜天明,鬼門關坎門的猛鬼軍團的軍團長,身後是整個地獄坎門的勢力,無面鬼也要給杜天明幾分面子。

更何況,杜天明身後,還有一重身份,輪轉殿,八大副殿主之一,毒劍天尊杜劍行的親子!

輪轉殿的殿主一直居住在輪轉殿的最後一層,不過問輪轉殿的事情,除非有什麼大事才會出現,因此八大副殿主就是整個輪轉殿的話事人,天王之上,才是天尊,若是論及地位,天尊比起獸鬼王的地位要高上一些,畢竟是輪轉殿的嫡系。

這裡是說地位,不是說實力,獸鬼王的實力在輪轉殿中足以稱尊,只不過獸鬼王還有其他的幾位天王,都喜歡沒有拘束,因此閻羅十殿才給其封地,讓其地位尊高,有了天王這一稱呼。

「回去吧,此事揭過,誰都不要再提!等他從老祖那裡回來,你們誰將他安頓一下,當成一個正常弟子就好!」一名真仙巔峰的老者開口。

「是!」人們頓時躬身施禮,開始整理起凌亂的山門來,那個被陳刀差點殺死的馬長老眼中露出一絲怨毒,看向陳刀遠去的方向。

不過馬長老,雖然心有餘,但是力不足,他一個真仙巔峰,怎麼也鬥不過杜天明。

另外一面黑色的大殿中,洛天站那裡,看著坐在那裡的八名老者,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

「你以為我們拿你沒辦法么?」那名仙王初期的老者呵斥了一聲,威壓席捲,讓洛天臉上頓時流出了冷汗。

仙王境的威壓實在是太強了,縱然是洛天,也感覺有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