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兒。你放心,我會努力的。沒有了五倍經驗,我一樣會努力。我會儘快二重的。」白雲飛給姜柔保證道。

聽了這話,姜柔已經都快哭了。

聽了白雲飛下面的話,姜柔就是已經忍不住落淚了。

白雲飛道了:「沒有五倍經驗了,再越級打怪,就不如回去30級任務區刷任務了。明天,柔兒,蔣芸,我就不過來陪你們打怪刷任務了。我要回去我自己等級應該去的地方,刷入魔妖僧的任務了。」

姜柔已經落淚了,蔣芸都是一下心情失落的感覺渾身提不起力氣了。

「白雲飛,你明天不來了,我和姜柔姐姐都會不習慣的。」蔣芸也難過地道。

「我也捨不得離開這裡啊。可是,為了能夠儘快二重,為了能夠儘快跟上你們的升級進度,我不得不如此。現在的分別是為了以後的重聚。蔣芸,你能夠明白嗎?我也捨不得離開你們這些朋友啊。」

這話說的,蔣芸都是一下眼圈紅了。

姜柔更是已經撲在白雲飛的肩頭上,伸手捂住嘴巴,不讓自己哭出聲,哭的太難看起來。

…… 今天是傷感的。

白雲飛特別溫柔的送姜柔回家。

一路無言,手卻是拉在一起,從未放開。

……

蔣芸回到家裡,過去七天里,她每天回家,都會心情很好,跟娘有說不完的話一樣。今天卻是,一回到家,就沒有力氣說話一樣。一個人坐在院子里發獃,連娘叫她吃飯,都是沒有聽見。

「芸兒,跟朋友吵架了?跟娘說說,娘幫芸兒評評理。」薑母蔣月嬌又心疼又關心女兒地道。

「不是,娘。」蔣芸聽到娘就在身邊的聲音,回神道了。

「怎麼不是。娘看就是,你看你的心事,都寫在臉上了。」蔣月嬌很是確信地道。

蔣芸很是失落地道:「不是。我是因為白雲飛明天就要回三十級任務區做任務,不能跟我們一起做任務,就只剩下我和姜柔姐姐,心裡難過的。」

「他怎麼了?是他跟你們鬧彆扭了?所以,不跟你們一起任務了?」蔣月嬌聽了女兒的話,剛剛微微放心,就是又再次操心起來。

「當然不是。他那麼好,怎麼會跟我們吵架呢。他是43級了,在跟我們一起越級打怪,升不動級了,只能夠回去30級任務區刷任務升級去了。」蔣芸給娘解釋道。

「那不是很正常嗎?」蔣月嬌聽了道。

「是正常啊。可是,我們習慣了跟他一起做任務啊。他這一走,突然好不習慣。」蔣芸心情很是失落的偎依在娘的身邊。

娘聽了,也只能苦笑。因為這種事情,她沒法安慰女兒。除非她能夠讓白雲飛一秒45級,不然,女兒總要面對這種事情。

她只是能夠道了:「只要不是吵架就好。等他也四十五級了,你就又能夠再見到他了。」

「嗯。」蔣芸輕輕點頭,也只能夠這樣期待了。

期待白雲飛儘快45級。

……

姜柔回到家裡,也是一樣,丟了魂魄一樣。

讓爹娘也是不由的跟著擔心。

為此,爹姜萬通還特意找了女兒談心。

談過話,知道女兒不是跟朋友吵架了,只是因為白雲飛那小子要回去30級任務區升級了,心裡難過了。

當爹的也沒有什麼法子在這件事上安慰女兒,只是跟女兒道了:「白雲飛七天就升了十三級,想來這剩下的兩級,他也用不了幾天就能夠度過了吧?」

「可是,爹,這兩級是最難的門檻兒。只是44升45級,就夠一般人升大半個月的。」姜柔道。

姜萬通怎麼能夠不知道這回事。

可是,姜萬通還是有辦法對付女兒的道了:「可是,白雲飛不是一般人啊。」

「爹。您這是強辯呢。女兒無話可說了。」姜柔苦著臉道。

女兒這話,卻是惹得當爹的姜萬通不由好好大笑道了:「爹知道,爹剛剛這話是有點無理辯三分的意思了。不過,爹這回,反倒比柔兒對白雲飛那小子有信心。不然,他以後就別想讓爹給他好臉色看。一個只會讓我女兒擔心的人,爹可看不上。」

這話,爹說的半真半假。可是,姜柔那麼在意白雲飛,自然會怕爹這話是當真的。所以,她立即不敢在爹面前,顯露出心裡的一絲失落了,怕真讓白雲飛在爹面前,沒了好感。以後,爹真不給了白雲飛好臉色看。

「爹,我沒事了。爹是叫我來吃飯的對吧?爹,咱們去吃飯吧。」姜柔這樣主動拉著爹的胳膊道。

姜萬通一下笑了,心裡一下就是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了。

但是,姜萬通也不戳破。

心道,只要能夠讓女兒暫時臉上有了笑容也好。

雖然,他也知道,這只是治標不治本。

不過,作為長輩,姜萬通倒是真的期待白家那小子能夠儘快解決女兒的心事。

不然,他的心裡,真的是要對這小子失望幾分的。

……

白雲飛心裡也捨不得跟姜柔和蔣芸這些朋友一起刷任務升級的時光。因為那真的是一段快樂的時光。

這七天,雖然升級很累,可是,卻是過的充實,過的難忘,過的滿足。

明天,這段時光就是要有了變化了。

白雲飛的心裡也難過。

可是,作為男人,他的心,要比女孩子的心,堅強多了。

放心,白雲飛應付的來。

所以,他很快讓自己看起來跟尋常一樣的往家走去。

但是,也只是臉上看起來跟往常一樣而已。

夜深人靜的時候,白雲飛的心裡,依舊會懷念這七天來的美好時光。

回到家,剛進家,白雲飛就是得到了土狗大黃哼唧哼唧的歡迎。

看起來,像是家裡有什麼好消息,它急著要告訴白雲飛一樣。

聽到大黃的哼唧聲音,先回到家的妹妹立即從家裡衝出來,激動的沖白雲飛喊道了:「哥,爹回來了!」

「爹回來了!」聽到這句話,白雲飛立即向一頭牛一樣往家跑去。

差點一頭撞在聽說兒子回來了,便是馬上也心急出來的爹身上。

「爹!」見到爹,白雲飛那個激動。

「雲飛!」白忠福見到白雲飛也是不由的一下高興的伸手大力的拍著兒子的肩膀頭兒道了:「又結實了。一看就知道,最近一點兒都沒有偷懶。聽你娘說,又能夠升級了?還七天升了12級?」

「是13級。」白雲飛立即驕傲又自豪的對爹道了:「12級,那是早上的事情了。下午又升了一級。」

「七天13級?好,好。真是不可思議啊。白雲飛就是白雲飛啊!對不對!」爹驕傲地說。

這話說的白雲飛不好意思了。

妹妹白雲雪也激動的幫哥哥在爹面前邀功地道了:「爹,我哥還帶了我升級呢。最難的升三十級的門檻兒,我都是全靠我哥帶我的,讓我沒有感覺到一點兒門檻兒的存在。還有我哥給我精鍊的加8武器,那真是升級利器啊,不然,我不會這麼幾天,也升了三級呢。」

女兒說起這件事,爹也高興的笑著道了:「爹知道了。爹也聽你娘說起過了。你們都是好樣的。咳咳,咳咳!」

「爹,你怎麼了?」說話間,白忠福突然臉色潮紅,咳嗽了起來。

爹突然咳嗽的很厲害。

白雲飛和白雲雪都是擔心極了。

娘也立即過來幫著撫著爹的後背,讓他舒服些。

見到一雙兒女擔心,白忠福在身體覺得好了些之後,立即對白雲飛和白雲雪道了:「爹沒事兒。就是這次出門,受了點風寒。你們不要擔心。青衣,晚上做些好吃的,給她們補補身子。」

「夫君,我會準備的。你快進屋去吧。」娘道。

「雪兒,過來幫娘做飯。雲飛,你進屋,你爹有話跟你說。」送過白忠福進屋,娘出來,這樣安排一雙兒女道。

「好嘞娘。」幫家裡做飯,白雲雪很欣然樂意。

進屋去照顧爹,白雲飛也願意。

他立即滿心歡喜的好多話想要跟爹說。

不過,來到爹面前,白雲飛的男兒之心,卻是一下感受到,似乎家裡要有大事發生了。

這讓他心裡一下咯噔,有了不好的預感。 「爹,您這是有事想要跟我說?」

爹坐在床前發獃出神的樣子,讓白雲飛看出來了一個男人心裡的糾結。

能夠讓一家之主,年歲早就不過了不惑之年的爹也這麼發愁的事情,顯然不會是一件小事情。

白雲飛的心裡,不好的預感,越來越大。

他是擔心爹的身體,別不會是爹娘說的,只是略受風寒那麼簡單。

咳嗽這回事,在這個時代,可是可大可小的事情。

聽到白雲飛的聲音,爹白忠福才是一下抬頭看起了兒子,然後笑著示意白雲飛搬來椅子,就坐在他的面前。

待白雲飛坐好,他才是開口對白雲飛道了:「雲飛,你已經長大了。是個大男人了對不對?」

冷情總裁的玩寵 「爹,沒有。我還小呢。」白雲飛懂事地道。

在爹面前,兒不言長。

爹笑了。

「不小了。不小了。爹知道你懂事,就算是你比別人小,爹也覺得,有些事情,告訴了你,你也能夠承受的住呢。因為你是白雲飛,你從一出生起,就註定此生不會平凡的。」

「爹,您這話,我聽不懂。」白雲飛心裡的疑惑和擔心,越來越嚴重。

心裡不安的預感,也越來越強烈。

爹這話是什麼意思?什麼叫做,從他一出生起,就註定不會平凡。他們白家,有什麼不平凡的?

不就是一戶普通人家嗎?

可是,突然想起爹娘有時候說話的口氣,好像也不把姜家,王家,凌家那些大商戶看的過於重的過往,白雲飛的心裡,一下有了一絲預感。難道,爹娘其實並不普通?

「你聽得懂。」爹卻是笑著,盡量平靜的告訴兒子道:「你是個聰明又堅強的孩子,從小就是。爹像你這麼大的時候,可沒有你好。爹那時候,不懂事著呢。爹說這話,想告訴你的是,其實,你不是爹的兒子。」

「爹!」聽了這話,白雲飛立即驚的一下跪在爹的面前。

白忠福平靜的任由讓白雲飛跪著。

他繼續道了:「其實,如果不是你又能夠升級了,還七天就升了13級,創下如此不可思議之事,爹也願意晚些告訴你這些事。可是,爹這次出門押鏢,看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一些事情,將要發生。很可怕的事情。爹現在咳嗽,也不是受了風寒,而是受了點傷。」

「爹!」聽說爹受了傷,白雲飛立即很是關心,很是擔心。哪怕爹已經說了,他不是他的兒子。

「不過你不要擔心。爹養養就會好的。正是因為這次出門,感受頗多,你又實力飛速增長,爹擔心有些事情,再不告訴你。會害了你。你娘也說,是時候告訴你這些事情了。不然,真怕你以後走出朝雲城了,遇到你爹,你也不認識。甚至,你可能跟你爹碰到面,你爹不認識你,你也不認識你爹,然後你親爹把你當做普通人一樣的殺掉。」

「爹,爹說的那個爹,就那麼喜歡殺人嗎?」白雲飛一下心痛地問道。

白忠福突然笑了地道了:「我沒看錯。雲飛,你果然是一個堅強的孩子。 嬌妃恩寵優渥 這樣的事情,說給別人聽,別人都會接受不了的。可是你,沒讓爹失望。你是個堅強的孩子。我白忠福,能夠照顧你這十八年,真的是我最開心的這十八年時光。」

「爹!」

「讓爹繼續說下去。爹現在不說下去,怕以後再說就晚了。」白忠福阻止兒子的打擾,繼續說下去道了:「你問的問題,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你。少主人,哦,就是你親爹。他以前不是那樣的人的。他以前,忠厚老實,甚至有點憨。但是,傻人有傻福,卻是最後名震天下。只是,有些事發生在他的身上,改變了他。所以,你問我,他是不是喜歡殺人。我說不好回答。以前可能不會,現在,大概會了。所以,我和你娘都擔心,以後你要是遇到他,可能他都沒來得及看清你,就是把你給殺了。我這裡有一幅畫,這是你爹十多年前的樣子。你看一眼,記清他的樣子。」

說著,白忠福拿起放在案頭的一幅捲軸畫,打開給白雲飛看。

在白雲飛看的時候,白忠福道了:「飛兒,你記住,這是你爹十多年前的樣子了。現在的他是個什麼樣子,爹也不知道。爹也很想念少主人。你心裡要有數,如果看到一個人,感覺很像是你爹,你就要小心打探一下。別萬一真是你爹。」

「爹,我爹是邪道的人?」看過了畫卷上的人,白雲飛一下無法接受的道了。

因為畫卷上的人,很兇厲,很殺氣騰騰。

「說不好。」白忠福繼續苦笑著道:「你爹小時候,只是一個放牛郎。小名青牛。石青牛。後來一番際遇之下,他成了劍宗弟子,被門派掌門親賜了大名石牧。又成了斬宗弟子,後來還獲得了杖宗傳承和刺宗傳承。甚至,還有仙裔的傳承。後來,因為你娘的事情,發生了很大很大的事情,你爹才是成了畫上現在的這個樣子。你爹不是完美的。但是,他始終是你爹。爹希望你不要受凡夫俗子的看法太多,接受不了你爹現在的這個樣子。你爹身上發生的事情,固然有爹身上的性格缺陷在裡面的原因,可是,別人也有錯。俗話說,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你爹也不例外。你知道嗎?一個人想要天下無敵,那是需要承受很多痛苦的。比如,妻離子散。」

「天下第一嗎?」白雲飛聽了這四個字,竟然是那麼的平靜。一點兒也沒有因為聽到自己的親爹是天下第一,就沾沾自喜的心態。

反倒有些不屑的念頭在裡面。如果天下第一,是妻離子散的天下第一,那這還算是什麼天下第一,不覺得悲哀嗎?

很諷刺,不是嗎?

「天下第一。」白忠福很是滿意白雲飛直到此刻的表現道。那麼大的事情,突然砸到白雲飛的頭上,白雲飛此刻還能夠這麼冷靜,就已經讓白忠福覺得白雲飛比他親爹年輕的時候要優秀了。

「所以,你要是真的遇到你爹的話。他如果出手,你是沒有任何活下來的機會的。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我不得不現在就告訴你這個身世秘密。我最怕的是,因為我的一時顧慮,晚跟你說這一些事情,會不小心釀成更嚴重的慘劇。」白忠福說完大部分的事情,心裡終於有些鬆口氣,如釋重負的樣子了。

可是,他卻是知道,他心裡的壓力是少了,但是,白雲飛身上的壓力卻是大概是他無法想象的。

畢竟,做了白家兒子十八年,突然得知並不是白家兒子的人,是白雲飛,不是他!

所以,他無法想象,更無法體會此刻白雲飛的心裡會是個什麼感受。

憤怒,或者癲狂? 「爹,我娘怎麼了?她死了嗎?」白雲飛這個時候,問起了,之前聽到白忠福說起娘時,就想問的問題了。

「沒死。但是更多的細節,我不能告訴你。因為你現在還小。你改變不了什麼,甚至你爹都改變不了。」白忠福回答道。

聽到這話,白雲飛不由的失望道:「天下第一的爹,也改變不了?」

「也許,你能夠改變。」白忠福很真誠的看著白雲飛道:「作為家僕,我代少主人養育飛兒十多年,我了解少主人,也了解飛兒。所以,我可以很肯定的說,飛兒比少主人優秀。要優秀的多。你爹年輕的時候,傻傻的,憨憨的。可你,不一樣。你的聰明才智,好像來自你娘更多。畢竟是仙裔血脈。」

「爹,什麼是仙裔?是仙人的後裔嗎?」白雲飛早就想問這個問題了。

「仙裔就是仙裔。並不真的是仙人的後裔。至少我這樣覺得。只是一種跟人族不同的種族。不過,跟人族還是很像的。甚至,可能他們的血脈優於我們。有些仙裔種族,男女可以個個比咱們人族的男女還要漂亮,好看。比如你娘,更是美如天仙。少主人都說,那是天下最美的女子。」

「我沒有見過爹說的其他種族的人。」白雲飛失落地道。只是聽爹形容,他還是無法想象仙裔應該是一個什麼樣子。 情不厭詐 娘會是一個什麼樣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