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帥不能對不起火鳳軍團的兄弟!已經戰死的,本帥無能為力,還活著的,本帥一定要保下他們!」公孫淵一咬牙,好像下了一個重大的決定一眼,語氣沉重的說道。

「看來這老頭是想動手了!這樣也好,如果將他放走,以後在戰場上肯定還會遇上了,還是永絕後患的好!」周雲峰心中冷笑道。

今天風雲師團打敗了火鳳軍團,但是確實勝的很僥倖,要不是周雲峰多了一個心眼,這次的結局恐怕就要重寫了。

同時周雲峰也對公孫淵恐怕的謀算產生了深深的忌憚,這次公孫淵隱藏的後手是幾萬騎兵,如果下次交手,鬼知道他隱藏的後手會是什麼。

像公孫淵這樣的人,從來不會在同一個地方跌倒兩次,下次再想算計他就難了,所以周雲峰心中非常希望將他留下來。

「保住他們的性命很簡單,只要你下令讓他們全部投降就可以了,我保證優待他們!」周雲峰裝糊塗道。

「你認為可能嗎?」公孫淵冷笑道。

「只要你願意,沒有什麼不可能!」周雲峰正色道。

周雲峰雖然假裝什麼都不知道,但是已經開始慢慢戒備,如果公孫淵真的出手,那麼他就要趁機擊殺或擒下公孫淵。

周雲峰是武皇,他斷定公孫淵就算是對他出手,也不會出全力,而這就是周雲峰的機會,而且機會就只有這一次。

一旦公孫淵有所防備,那麼周雲峰想要擊殺公孫淵,就只能靠靈魂攻擊,這不是周雲峰希望的,他可不想為了公孫淵暴露全部的底牌。

「不用那麼麻煩,只要本帥拿下你,他們自然可以全身而退!」公孫淵冷笑道,話音還未落,人已經消失在原地。

「公孫淵你想毀約?」周雲峰憤怒道。

「為了麾下兄弟們的性命,公孫淵個人名聲算不了什麼,!你放心,只要他們全身而退,本帥會放了你的!」公孫淵再次出現的時候,距離周雲峰只有不到兩米的距離。

公孫淵臉色陰沉,眼神中卻有著一絲羞愧,但是他還是一手想周雲峰拍了過去。

「你以為我會相信你嗎?」周雲峰冷笑道。

看著拍下來的被土黃色包裹的手掌,周雲峰沒有遲疑,左手瞬間握緊成拳,一拳向著手掌轟了過去。

周雲峰的拳頭上閃爍這強力的青黑色鬥氣,但是在手掌之下盡皆湮滅,手掌沒有絲毫停頓的拍向了周雲峰的拳頭。

「不要白費力氣了,武帝和武皇之間的差距,不是你能想象的!」公孫淵搖頭道。

「是嗎?」周雲峰冷笑道。

「嘭!」

在這一瞬間,拳掌相接,手掌外那層厚厚的護體鬥氣並沒有阻擋住已經沒有絲毫鬥氣波動的拳頭,一拳結結實實的轟在了手掌之上,此時兩條手臂也正好在一條直線上。

「咔嚓!」

「咔嚓!」

………

就在拳掌相接的那一瞬間,公孫淵感覺到一股不屬於鬥氣的力量透過手掌竄入手臂,爆裂的力量讓骨頭已經不堪負重,緊接著幾道清脆的骨裂聲音傳出。

「嘶!」

骨裂鑽心的痛楚,公孫淵生生的忍住了,但是還是忍不住吸了口冷氣,他已經顧不上弄明白周雲峰為什麼會有這麼強大的力量,急忙抽身想要往後退。

這是周雲峰等待的機會,他又怎麼會放過,在一拳轟在公孫淵的手掌上的時候,拳瞬間變成爪,手腕一轉死死的抓住了公孫淵的手腕,不待公孫淵反應,周雲峰手臂一用力,將公孫淵往後一帶,然後右手一拳擊在了公孫淵的胸口。

「嘭!」

「噗!」

周雲峰這一拳可沒有留情,傾力一拳,公孫淵有鎧甲保護,這一拳雖然要不了他的命,但是重傷是必然的,一拳之下,公孫淵一大口鮮血噴出,整個人也萎靡了下去。 ?第六十七章生擒公孫淵

周雲峰的一拳還不算完,周雲峰根本沒有理會公孫淵此時的狀況,抓住公孫淵右手的手沒有松,右手一收,然後有極速對著公孫淵的腹部拍了下去。

「嘭!」

「噗!」

在手掌擊在腹部位置的鎧甲后,神情萎靡的公孫淵突然臉色再次漲紅,又一口鮮血噴出。

兩口鮮血雖然都噴向了周雲峰,但是周雲峰有護體鬥氣,所以周雲峰身上沒有沾一點鮮血。

「你放心,我沒有廢了你,只是讓你暫時提不上鬥氣而已!」周雲峰看著公孫淵那怨毒的眼神,微笑道。

「孟雨山,過來!」周雲峰轉頭看向兩眼瞪的像鈴鐺的孟雨山,喊道。

「啊!哦!師叔,你叫我!」孟雨山回過神來,尷尬的笑道。

見公孫淵突然對周雲峰出手,孟雨山大驚,馬上要衝過去幫助周雲峰對付公孫淵,但是他想不到,他剛飛出幾米遠,戰鬥就已經結束了,而且戰敗的不是八轉武皇的周雲峰,而是三劫武帝的公孫淵。

孟雨山就如同見到了鬼一樣,飛出的身形硬生生的停了下來,心中波濤洶湧,眼神死死的看著手中提著公孫淵的周雲峰。

「這還是人嗎?八轉武皇撂倒了一個三劫武帝,而且只用了一息的時間,更重要的還是生擒!師叔到底是一個什麼怪物啊?」孟雨山心中悲呼道。

「接著!」周雲峰將公孫淵扔向孟雨山,說道。

「啊!」孟雨山心中一緊,這可是三劫武帝強者,這麼在師叔手中就想一個可以隨便扔的東西了。

雖然還沒有從震驚中緩過勁來,但是孟雨山還是小心的將重傷的公孫淵接在手中,此時公孫淵的丹田被周雲峰擊傷,已經提出起絲毫鬥氣,所以就算他是武帝強者,他已經沒法站在空中了。

「不要怪我!這是戰爭!我說過,如果你敗了,我不會殺你!我說到做到!」周雲峰頓了一下道:「只不過你是一名武帝強者,如果不把你重傷,恐怕很難看的住你,所以只能委屈你了!」

「孟雨山,取下他的乾坤戒,將他打暈!」周雲峰道。

「是!」聽到周雲峰的話,孟雨山沒有遲疑,一巴掌怕在了公孫淵帶著頭盔的腦袋上。

「嘭!」

孟雨山對力量把握的十分精準,一巴掌下去,公孫淵眼睛一翻白就緩緩的閉上眼,暈了過去。

「師叔,現在怎麼辦?」看著眼睛暈過去的公孫淵,孟雨山為難的問道。

「你現在將他帶回摩天城去,你親自看守他,不能讓他出事,但是也不能讓他跑了!等我回去后再做打算!」周雲峰想了下道。

「恩!師叔,我馬上就回摩天城!」孟雨山點頭道。

「記住先將他的乾坤戒收起來!他雖然受傷不輕,但是恢復並不難,如果讓他得到丹藥恢復過來了,這個三劫武帝就你負責對付了!」周雲峰提醒道。

「啊!我可不像師叔,我可打不過武帝!」孟雨山一驚,道:「師叔放心,在你回來,我會讓他一直處於昏迷的!」

「你自己看著辦吧!」周雲峰笑道:「我要出去處理那些逃兵了!」

言罷,周雲峰不再理會孟雨山,轉身向前追了過去,很快周雲峰就追上了火鳳軍團的逃兵。

「馬上停下!」周雲峰飛到火鳳軍的前邊喝聲道。

看到周雲峰突然出現在他們前方,而一直和周雲峰對峙的他們的軍團長公孫淵卻不見了,他們的心中冒出了不同的猜測,但是迫於周雲峰的實力,他們還是停了下來。

「周雲峰,我們軍團長啦?」火鳳軍中突然一道喝聲傳出。

周雲峰低頭一看,說話的不是別人,正是僥倖逃脫的師團長鄺貅,此時鄺貅身上有著多處傷口,臉色蒼白,鎧甲和衣袍都被血染紅了。

「原來是你,想不到你的命還挺長的,現在都還沒有死!」周雲峰戲謔的說道。

「少說廢話,我們公孫軍團長啦?」鄺貅怒吼道。

「你們公孫軍團長已經逃跑了,現在火鳳軍團十五萬人就只剩下你們了,現在的情況,你們應該清楚,你們是逃不掉的,只要你們放下武器投降,我保證不殺你們!」周雲峰正色道。

「你放屁!公孫軍團長是不可能拋棄我們兄弟,獨自逃跑的!」鄺貅怒罵道。

「哼!本團長說他逃跑了,他就是逃跑了,本團長沒有必要給你解釋,相不相信在於你們!但是我不得不提醒你們,就你們現在的狀況,如果不投降,那麼就只有死路一條!」周雲峰冷哼道。

「呸!兄弟們,不要相信這小子胡說八道,跟我一起殺了他!」鄺貅仍不罷休的舉起武器道。

冷麪嬌妻:霸道老公來撬牆 「殺!殺了他為兄弟們報仇!」

「殺啊!」

………

看著衝過來的火鳳軍,周雲峰的臉色慢慢的陰沉了下去,顯然鄺貅的行為已經讓他很生氣了。

「小子,你僥倖逃脫,不好好想想怎麼保住你的狗命,居然還在這裡蹦躂,你不是找死嗎?」這時韓羽突然出現在鄺貅前方,將他截了下來。

鄺貅只是七轉武皇,就算他是全盛時期,都不是韓羽的對手,就更不要說現在,交手不到三個回合,鄺貅就被韓羽擊殺。

「現在鄺貅已經死了,你們考慮清楚,是死是降?」周雲峰看著因為鄺貅被擊殺而停止衝殺的火鳳軍,冷聲道:「本團長不是嗜殺之人,但如果你們一定要走死路,那麼本團長也絕對不手軟。」

此時,追殺的風雲師團大軍快速的圍了過來,虎視眈眈的看著被圍困的火鳳軍。

「給你們一分鐘考慮,一分鐘之後,手中還握有武器者,殺無赦!」周雲峰冷聲道。

在死亡的威脅下,慢慢有人方向了兵器,一分鐘過後,雖然絕大部分人都放下了武器,但還是有兩千多人緊緊的握住手中的武器,一臉恨意的看著周雲峰和周周圍的風雲軍。

「殺!」周雲峰看著那些手握兵器的人,下令道。

很快,兩千多人就被滅殺,地上留下了一地的屍體,和神情獃滯的降兵。

「將降兵帶隊摩天城,留下一部分人打掃戰場!大軍儘快回摩天城休整!」周雲峰吩咐后,就向摩天城的方向飛去。

打掃戰場的時候不需要他這位師團長處理,那些萬夫長知道該怎麼做。

………..

三天後,摩天城城主府大廳中

「公孫軍團長,把東西給我吧!」周雲峰看著臉色仍然蒼白的公孫淵,淡淡的說道。

此時大廳中坐著三個人,除了周雲峰和公孫淵外,鐵雄也在這裡。

鐵雄和公孫淵也算是熟人,畢竟關著一名武帝強者,雖然他已經身受重傷,但是周雲峰還是覺得讓鐵雄留在府中好些,畢竟武帝強者的手段,他並不是很了解。

「什麼東西?」大戰已經結束三天,但是今天卻是公孫淵被俘后,第一次見到周雲峰。

「你應該知道我想要什麼?」周雲峰喝了一口茶,微笑道。

「你是想要火鳳軍團軍團長的令牌?」公孫淵苦笑道。

周雲峰說的沒錯,公孫淵很清楚周雲峰想要什麼,因為摩天城為的二十萬火鳳軍打敗,但是玉陽關的二十萬火鳳軍還在,大半個月過去了,秦穹仍然沒有攻破玉陽關。

「公孫軍團的思維還是那麼敏捷!雲峰佩服!」周雲峰笑道。

「你拿令牌就是想對付火鳳軍團,老夫是火鳳軍團的軍團長,你說老夫會給你嗎?」公孫淵嘲諷道。

「你會的!」周雲峰自信的說道。

「為什麼?」公孫淵問道。

「原因很簡單,你現在是我的俘虜!」周雲峰笑道。

「老夫被你俘虜沒錯,但是並不代表我就需要將令牌交給你,老夫的乾坤戒雖然被你收走了,但是沒有我,你是取不出裡面的東西的!」公孫淵冷笑道。

「哼!公孫軍團長,希望你清楚自己的處境,你現在之所以還活著,並不是我殺不了你,也不是我不敢殺你,更不是怕還沒有被滅掉的那三十萬火鳳軍,而是因為你和我爺爺還有些交情,同樣也是我不想讓周家和公孫家結仇!」周雲峰見公孫淵如此不失去,冷哼道。

「那又如何?」對周雲峰說中痛楚,公孫淵有些怒氣的問道。

「不如何!你如果執意希望公孫家和周家結仇,我可以成全你!」周雲峰滿含寒意的說道。

「我的手段你應該知道,在風雲師團和禁衛軍的夾攻下,你說玉陽關的二十萬火鳳軍真的能守的住嗎?我之所以要令牌,只是想減少些傷亡,這個傷亡不僅是指風雲師團和禁衛軍軍,同樣也是指火鳳軍的!」周雲峰見公孫淵在權衡,語氣緩和的說道。

「唉!拿來吧!」公孫淵嘆了一口氣道。

「什麼?」周雲峰一愣,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問道。

誅魔少女 「我的乾坤戒,不給我乾坤戒,我怎麼給你拿令牌!」公孫淵沒有好氣的說道。

「哦!差點忘了!」周雲峰連忙取出公孫淵的乾坤戒取出來,扔給了公孫淵。

公孫淵雖然不能使用鬥氣,但是畢竟是三劫武帝,所以很自然的就是接住了乾坤戒,然後一塊巴掌大小的令牌出現在他手中。

「拿去吧!」公孫淵深深的看了一眼令牌,然後連帶乾坤戒扔給了周雲峰。

「哈哈!謝謝公孫軍團長了,我說過會送你到雲嵐城和我爺爺喝茶,等我將玉陽關的事情忙完了,就為你安排!」周雲峰那背面雕刻著一支展翅飛翔的鳳凰的令牌,心情大好的笑道。

「哼!」 越少,你老婆又穿回來了 又被周雲峰噁心一次,公孫淵忍不住的冷哼了一聲。 ?第六十八章十萬俘虜

從公孫淵那裡得到火鳳軍團的軍團長令牌后,周雲峰就帶領著大軍出發了,這次周雲峰並沒有帶走所有人兵力,只帶走了十五萬騎兵,其他的人全部留守摩天城。

在帶二天下午的時候,風雲師團到達了千里之遙的玉陽關,到達之後,周雲峰就派人給秦穹送去了一份書信。

在夜幕快降臨的時候,周雲峰親自帶領一萬精兵換上早就準備好的火鳳軍團的鎧甲戰袍,帶著火鳳軍團的軍團長令牌來到玉陽關下,用令牌騙開了玉陽關的城門。

入城之後,周雲峰率領麾下的人迅速的攻佔了城門,然後迎大軍入城,而同時收到信號的秦穹要在另一端的城門猛攻。

在內外夾擊之下,玉陽關很開被禁衛軍和風雲軍掌控,就連這二十萬人的統帥都被周雲峰擒下了。

在玉陽關的二十萬人的主將叫公孫堡,公孫堡是火鳳軍團第一師團的師團長,同時也是公孫淵的兒子,也是公孫淵培養的接班人,如果不是叢雲帝國和天雲帝國開戰,恐怕幾年之後,公孫堡就會成為火鳳軍團的軍團長。

正因為公孫堡是公孫淵的兒子,所以周雲峰只將他擒下,沒有擊殺他,這也是他得到火鳳軍團軍團長令牌后答應公孫淵的。

玉陽關城主府內,周雲峰和秦穹相對而坐,兩人下手坐著人數不等的兩軍的將領。

臉譜下的大明 「周師團長真是年少有為,這次要不是風雲師團來相助,我都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將玉陽關攻下!」秦穹周雲峰周雲峰抱拳道:「秦穹在這裡謝過了!」

「秦副軍團長言重了,我們都是天雲帝國出戰叢雲帝國的將士,本來就是一家人,只是分作兩路而已,相互幫助是應該的!要是我風雲師團遇到困難,我想秦副軍團長也不會袖手旁觀的!」周雲峰微笑道。

「那是肯定的!我們左、中、右三路大軍少了哪路,收服叢雲帝國的任務都很難完成!」秦穹笑道。

「秦副軍團長有什麼就說,我們周秦兩家本來就交好,現在我們又是一起征戰的同袍,沒有什麼不可以說的。」周雲峰見秦穹想要說什麼,但是有沒有說出來,忍不住微笑道。

「那好,我冒昧了,周師團長是不是真的將公孫淵擒下了?」秦穹笑了笑,小心的問道。

「沒錯!公孫淵是被我擒下了,他現在還在摩天城的城主府內,跟他打仗那才真是血戰!」周雲峰感嘆道:「這個老傢伙太狡猾了!」

「周師團長厲害!秦穹佩服啊!不知道多少人想打敗公孫淵,但是最後都被他打敗了,令祖周戰天公爵當年也只和他打了一個平手,想不到現在他不但敗給了周師團長,還被你生擒!看來周師團長在用兵之能已經超過了公孫淵!」秦穹佩服道。

「秦副軍團長過獎了,我這次能夠僥倖取勝,那都是我運氣好,要不是我提前多長了一個心眼,恐怕被生擒的就不是他公孫淵了,而是我周雲峰了!」周玉雲峰搖頭苦笑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