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回答著,拓拔無極額頭上有了冷汗:「但是見識到王羽實力的人,已經全部戰死,並且九族全部被滅!」

「有趣……」聽到這樣的回答,醉劍望向自己的同伴,笑了:「或者這一次會有些意思了,但願那人不要太弱!」

這三人原本都是孤兒,但他們卻擁有萬中選一的絕頂天賦,所以自幼便被戰天奎收養了。隨後的日子裡,三人得到了戰天奎的全力指點以及各種丹藥支持,實力自然是一路地突飛猛進了。

現在這三人中兩人已經達到了天魂境初段境界水準,醉劍實力最強,更是已經擁有了媲美他師尊的實力——天魂境中段水準!

以這三人來對付王羽,他們覺得夠了!更何況,他們三人其實還藏著一招殺手鐧——戰天奎給他們的重寶——合啊體之術!

「報……」

正在這時,一名修者慌張地奔跑進來,單膝跪地后急忙報道:「報……那人來了,來了!」

……

皇城外,濃雲慘淡!

陣陣罡風呼嘯而過,捲起了一地的昏黃。

但就在這樣的昏黃中,一幕令所有看到的人都驚駭無比的畫面,出現了。

是王羽!

一襲白衫的他來了,帶著他的仇恨,帶著他復仇的怒火,來了!

而且還帶著……萬魂之牆!

這是什麼樣的牆壁啊!

此刻只見王羽就那麼靜靜地懸停在了半空當中,在他的身後,一堵高達百丈,長約千丈的血色光壁出現了。

光壁內,無數人面帶猙獰或者各種扭曲的絕望之色,早已經死去……只是就算已經死去,他們的靈魂以及屍身依舊無法解脫,而是被王羽以神通之術控制著,凝聚成萬魂之牆!

「天哪……那是齊雲洲州將項鴻大人……在他身邊的數百人全部是他的九族至親!」

「快看,那是楊少龍大人?還有他的九族……」

城垛上,無數烽火帝國的修者已經全部地睜圓了雙眼,面上都是駭然之色:那堵血色的牆壁上的死人他們都認識,因為那正是其他幾個州的州將以及他們的九族至親,還有他們手下的一些將領和將領們的九族……

「你們記得嗎?當年王羽曾經說過的一句話?」

「什麼話?」

身軀顫抖著,一名曾經去過步雲州的將領早已滿頭大汗,雙眉顫抖地回憶道:「他說過……今日犯我境之兵,他日必殺之!今日犯我境之將,他日……九族滅!」

今日犯我境之兵,他日必殺之!今日犯我境之將,他日……九族滅!

這句話,正是當年王羽的血誓之一!

當時令人覺得如同玩笑一般的話語,現在卻在那萬人的血色牆壁輝映下,變得猙獰如雷!

轟隆隆……

一陣驚雷,恰在這時炸響。

驚雷過後,王羽緩緩抬頭,面帶冰寒微笑:「拓拔無極,別來無恙!」

這句話,冰冷如劍!

「王羽!想不到你居然能夠活到現在!」聞言,城垛上的拓拔無極同樣冷笑,長劍在手:「本皇不知道你到底擁有什麼樣的好運氣,可以接連逃過無數的死劫!但是本皇現在知道一件事,那就是今天的你,必死無疑!」

「是嗎?」

收起了冷笑,王羽只手一揮,一枚玉佩被他拋入天際:「拓拔無極,既然再次見面了,我便送給你一份見面禮吧!請你,細細欣賞!」

見面禮?是什麼?

聽到這句話,拓拔無極和拓拔問劍對視一眼,均是不解。

但僅僅是只等一枚玉佩一般的東西在天際之上炸開,一道光幕出現了。

光幕之上,赫然正是當年王羽暗中用靈石記錄下來的畫面:畫面中,拓拔問刀慘兮兮地靜靜癱在床上,而他的妻子和自己的弟弟,就在床邊做著那種萬人不恥的苟且之事……

才看到這一幕,四周烽火帝國的將士均是倒吸冷氣,齊齊望向了拓拔問劍。就算是拓拔無極也是無比震驚,雙眼睜圓地望向了自己的兒子。

「這不是真的,這不是真的!」早已滿臉駭色,拓拔問劍退後兩步才勉強站穩,接著一指王羽,怒吼道:「一定是他使用什麼手段假造的幻影靈石!這全部都是假的,是假的!」

「是嗎?」聞言,羅良再次露出冰寒笑容,接著又將另外一枚同樣記錄著香艷畫面的幻影靈石送出:「那再看看這個!」

什麼……

「天哪……」

「這……這是真的嗎?」

「那不是……不是我們的皇后嗎?」

只等靈石炸開,城垛上所有人的震驚終於達到了巔峰。

因為這一次出現在天際之上的畫面,場景依舊還是拓拔問刀的病床旁邊,只是畫面上已經換了另外一個女人跟拓拔問劍做著不堪入目的事情了。

而且這個女人不是別人,赫然正是當年拓拔無極最寵愛的小妾,也是後來最終成為了烽火帝國皇后的那個女人!

「畜生!」

一聲怒吼徹底從拓拔無極的嘴裡暴起了:「本皇殺了你!」

怒吼中,只見一股幾乎就要達到天魂境的強大鬥氣瞬間從他體內爆出,更是只見他身影一閃,已然帶著無邊的怒意沉沉地一掌轟在了拓拔問劍的胸口之上。

「噗……」

被自己的父皇轟中,拓拔問劍雙眼凸出,一口鮮血噴出后便向著遠處倒飛而去。

與此同時,遠在皇宮當中,一名侍女慌慌張張地沖入到了一間房內:「娘娘出事了,大事不好了……外面那個人……啊……」

這句話,最後停在了一聲驚呼中。

因為不等她將話語說完,她就看到了房間內已經有一名女子躺在了血泊之中……

烽火帝國的皇后,因為奸啊情被曝光於整個天下,自刎而亡! 和拓拔無極的震怒不同,三名血域帝國的強者由始至終一直都是死死地盯著王羽,三雙眼睛,如鷹如狼。ZIyouge.com

「大哥,你可看透了他的實力?」

「不能!」

「奇怪!按照師尊所說,這王羽就算如何的天賦異稟,現在最多也就是達到了天魂境中段巔峰水準而已,但是現在看來,難道他已經是天魂境上段水準?」

傳聲議論著,老大醉劍有了決絕:「不管怎麼說,此人不能小看!」

「嗯!」聞言,點一點頭,火劍上前一步:「若是交手,我們第一時間便要全力而為!」

等他說完,老三雷劍同樣點頭:「大哥二哥,我們絕不能給他逃離此地的機會!」

直到這時,他們的心裡依舊相信他們能夠勝過王羽,能夠殺死王羽……

另外一邊,在天下人中顏面盡失的拓拔無極已經因為暴怒而變得披頭散髮了,最終將拓拔問劍接連轟得重傷,才稍稍停了手。

望著醉劍等人,他的雙眼血紅,抱拳之後居然是單膝跪地,帶著哀求之聲說道:「三位大人,請你們立即出手,滅殺此子吧!」

聞言,醉劍輕蔑地望了拓拔無極一眼:「我們自然會出手!」

話語落,只見他腳尖輕輕點地,已然凌空而起,懸停在了距離王羽百丈外的地方。

「這三人不是烽火帝國的修者!」天識內一直暗中注意著這三人,羅良的面色平靜如水:「兩名天魂境初段水準,一人天魂境中段,他們應該是拓拔無極從血域帝國請來的人!」

血域帝國的修者?

同樣該死!

確定了什麼,王羽身上的戰意逐漸燃燒了起來。

與此同時,那醉劍猛地從戒指內抽出了一章奇怪的符咒,將其點燃后竟是一口吞入嘴裡,又掏出了一口裝酒的大缸,仰頭狂飲。

這樣的動作原本尋常無比,但僅僅是數息時間之後,只見醉劍的身軀居然不斷變大,同時也變得虛幻起來。

如果需要形容,這樣的變化好似他自己也溶化成為了酒水一般。

緊接著不等眾人預測到什麼,火劍和雷劍同時發出怒吼,而後兩人先後腳尖一點,居然是以瘋狂的速度沖向了醉劍。

這一去,難道他們不怕彼此相撞不成?

轟隆隆……

下一瞬,相撞的一幕沒有出現,反而是三人居然融合了一般。只見醉劍那如同水質的巨大身軀內又出現了火劍和雷劍的身軀,扭曲著,模樣猙獰無比,彷彿各自都在承受著什麼樣恐怖的劇痛一般。

「融合?三人之力,三人之魂以及身軀全部融合成為一個人,以此使得最終一人的實力暴漲?」

天識里察覺到了醉劍的實力不斷地攀升著,王羽的嘴角也有了一絲笑意:果然是有趣的招數!

但有趣是有趣了,卻沒用!

等待,還在繼續……

又過了足足半盞茶的時間,那醉劍巨大的身軀終於恢復了常人大小:只見他比之先前魁梧了一倍不止,上身赤啊裸著,左右胸口上居然各自多了一張臉——火劍和雷劍的臉。

「呼呼……呼……」長舒一口氣后,醉劍才望向了王羽:「嘿嘿嘿……叫你久等了!」

聞言,王羽微微一笑,問道:「可以開始了嗎?」

「哈哈哈……其實你早就可以開始了!」仰頭一笑,醉劍笑得猙獰無比:「但是你千不該萬不該,最不該的就是給了老子足夠的時間來和兩位師弟合啊體!哈哈……現在老子已經是天魂境上段水準,你可還有膽量跟老子一戰?」

天魂境上段?

聽到這樣的辭彙,城垛上無數烽火帝國的修者以及將領均是心裡震撼:這就是天魂境上段的實力?好可怕的強大力量!

至於拓拔無極,早已滿臉狂笑:「哈哈哈,殺死王羽,殺死他!」

但王羽,微笑逐漸收起,只剩下了一臉狠辣:「天魂境上段,很了不起嗎?」

這幾個字,一字一頓,王羽說得緩慢無比。

聽到這句話,醉劍眨了眨眼睛,一臉不屑:「你是痴傻了嗎?哈哈哈……老子的實力你難道看不出來?」

等他說完,王羽只手握拳,輕輕捏緊:「天魂境上段就是你的最強實力的話,那你可以死了!」

什麼?

只等話語落地,王羽身上第一次爆出了一團璀璨的光華,緊接著只見他衣袂翻飛中,一股股絢爛光芒從他腳下衝出,直刺蒼穹!

「什麼?這是什麼樣的境界?」

「天哪……」

「救命啊!」

只等這股力量徹底爆出,以王羽為核心,一道驚世駭俗的雷霆倒著向上炸起,隨即捲動了一層高達千丈的光壁,海嘯般向著四面八方轟出。

這光壁內,魂尊一階的恐怖鬥氣如潮橫掃,所過之處風雲瞬間焚毀殆盡,大地瞬間龜裂炸開,就算是那高大厚實的城垛,也是瞬間被摧枯拉朽似的徹底沖毀……

城垛之上,數以萬計的修者來不及飛退,已然全部肉身崩潰,化作了漫天血花並且很快就徹底地焚毀殆盡!

而這一切,僅僅是開場而已!

緊接著,只見王羽身影一閃,徹底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當中。

「在哪裡?在哪裡?」眼睛和天識都失去了王羽的行蹤,醉劍早已頭皮發麻,身軀想都起來。

更遠處,一隻手抱著重傷的拓拔問劍,雖然避開了海嘯般的衝擊波,拓拔無極依舊已經是渾身血染了:「醉劍大人……在你身後……」

很快,拓拔問劍看到了什麼,雙眼顫抖起來。

只可惜,他的提醒還是晚了。

「什麼?」聞言,醉劍本能地瘋狂扭頭向後望來,看到的赫然正是王羽那冰冷的眼神:致命,無情!

「死!」

輕輕地說了一個字,王羽只手瞬間點擊了兩次——每一次,醉劍胸口上便會炸出一團血光,這正是他的兩個兄弟已經被王羽輕而易舉地滅殺了。

「不……」

狂噴出一口鮮血,醉劍來不及理會胸口上一左一右的兩個血色窟窿,身軀猛地向後倒飛而出:他怕了,因為他已經猜到了對手的實力,猜到了那必定已經是傳說中的實力——魂尊!

只是無論他如何瘋狂地倒飛著,王羽依舊冰冷地望著他,就算是距離,也一直保持在了咫尺之間。

「現在,是你!」

又是一句無情的話語,王羽接著再次一指點出。

這一次,是劍氣!

轟隆隆……

被這劍氣直接轟中腦袋,醉劍甚至連慘叫都沒有發出來,便徹底肉身崩潰,魂飛魄散!

三名血域帝國強者,隕落!

而做完這一切,王羽轉回身來,一臉平靜:「拓拔無極,到你了!」 「完了……完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