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了一步。」

鹿羽搖頭。

摘星宮主不聽他的勸告,如今再想脫身,已是萬萬不能了。

紫鱗魔君順利完成了一輪新的奪舍。

瑞溪長老的身體無聲無息的倒下,而摘星宮主的眉心中多了一點血光。

眉心在彌合,新的融合開始。

這一瞬間,摘星宮主整個人都變得不一樣了。

摘星宮主的眼神中閃爍著從未有過的詭異光芒,嘴角的肌肉微微上揚,看似在笑,但是卻讓人感受到一種毛骨悚然的味道。

「鹿羽,我們瑞溪長老因你而死,你說我們天絕宮應該把你怎麼樣。」

摘星宮主陰冷無比的說道。

這個時候,天絕宮的人已是將鹿羽給團團圍住,就等著摘星宮主一聲令下,就可以動手了。

這對鹿羽來說,似乎是必死之局了。

周圍趕來看熱鬧的武者,都為鹿羽倒吸一口涼氣。

鹿羽卻是怡然不懼,只是冷冷的盯著摘星宮主,說道:「紫鱗魔君,少在這裡裝模作樣,摘星宮主已經死了,現在不過是你這魔控制了摘星宮主的身體罷了。」

他的聲音冰冷不帶一絲感情,一字一頓的說道:「你們魔,都要死!」

鹿羽此話一出,全場都是震動。

「啊,魔?」

一雙雙眼睛齊刷刷的看向摘星宮主。

大家的眼中都泛著一股疑惑,就連天絕宮的人也都感覺有些不對頭。 所有人都明顯感覺到摘星宮主的變化。

雖然摘星宮主還站在那裡,但正如鹿羽所說的那樣。摘星宮主還真像是換過了一個靈魂似的。

而且瑞溪長老的死也太蹊蹺古怪了,瑞溪長老忽然死去,然後摘星宮主就像是變了個人,這一切也太巧合了……

但是鹿羽所說的事情太過的詭異,什麼魔什麼奪舍的,他們都有些聽不懂。

摘星宮主冷喝一聲,說道:「我天絕宮弟子聽令!誅殺鹿羽,就在此時!若敢違令,將以叛宮罪處置!」

摘星宮主這話說出來,所有天絕宮的人都放下了心裡的那一絲疑慮。

就算是鹿羽說的再玄乎,但此時是摘星宮主命令他們無疑。

接受著宮主的命令,這是他們自小就接受的鐵訓。

更何況,宮主說了,要是有懈怠的話,那就將以叛徒的罪名來處置。

他們可萬萬擔不起這個罪名。

「你們可知道,你們不知不覺中已是做了人族的叛徒,在為魔操縱。」

鹿羽警告著在場的天絕宮弟子。

但是天絕宮眾人置若罔聞,面對鹿羽的警告,反而是大喝不已。

「鹿羽,這次我們要為瑞溪長老報仇!」

「我們當在宮主的率領下,誓死殺你!」

一片同仇敵愾的架勢,天絕宮眾人顯得正義凜然。

「大人!危險!」

劍晨擔憂不已的說道。

他的感應向來是最為敏銳的,基本上沒有錯過。

如今天絕宮氣焰滔天,這眾多的天絕宮高手就不用說了,單單是摘星宮主一人,就不是鹿羽現在方便應對的。

高政老公,你太壞 這可是大成人王啊!

他對鹿羽的情況很了解,鹿羽或許能斬的了小成人王,但是絕對不是大成人王的對手。

首先大成人王的元神,鹿羽就破不了。

大成人王和小成人王之間的差距,絕對不能看作是一個等級的差距,而是天和地的對立。

「主人……」

旁邊冰麒麟也感受到了鹿羽的兇險,她向鹿羽表示,她為鹿羽斷後,讓鹿羽先逃。

如今鹿羽既然喚醒不了其他人對抗摘星宮主這麼魔,那鹿羽的敗勢已經顯現了。

「吱呀,吱呀。」

蒼冥血鴉沙啞的叫著,似乎在悲嘆著世人的愚昧,也為自己的主人感到擔憂。

就在這個時候,只聽得童洛宇冷喝道:「摘星宮主,你們放心對付鹿羽,我們聖星宮不僅給你們製造麻煩,還會儘力幫助你們,一起斬殺鹿羽。」

在最為關鍵的時候,童洛宇表態。

「可惡!」

劍晨痛罵不已。童洛宇這可就太落井下石了。

本來有聖星宮在旁邊威脅天絕宮,摘星宮主還不好全力出手。

現在隨著童洛宇一表態,摘星宮主出手再沒有任何的顧忌。

更何況,童洛宇這邊是要跟著一起動手,來殺鹿羽的!

童洛宇可也是一位大成人王啊!

鹿羽沉聲說道:「童洛宇,你們聖星宮傳承久遠,乃是武道聖地,不可能不知道魔族的事情。你早便心知肚明,摘星宮主的確是被魔奪舍。你但凡是還有一點身為人族的良知,就該毫無猶豫的殺魔。」

童洛宇聞言之後,臉色當即一變。鹿羽這話是說到了關鍵。

以他們聖星宮的見識,他當然看出了摘星宮主和瑞溪長老的端倪。

無論從哪方面來說,他都應該率領師兄弟,來斬殺摘星宮主這個魔。

可他反而選擇和魔聯手,一起來對付鹿羽。

這事情說起來,實在為天地所不容。

「鹿羽,休要胡說八道,摘星宮主怎麼可能是魔,我看你是故弄玄虛。你以為混淆視聽,我們就會饒了你嗎,做夢吧!拿命來吧!」

童洛宇厲聲喝道。

唯有這般嚴厲的態度,才能掩飾他內心的不安。

最後,他的眼睛鎖定在了冰麒麟背上的落輕璇身上,他的眼神重新堅定起來。

仇恨!

那是仇恨的怒火!

只要能奪下落輕璇的身體,將落輕璇進行鞭屍,那他們聖星宮所做之一切都是值得的。

更何況,鹿羽的身上可還有定海珠,和其他諸般寶貝。

就沖著這些寶貝,他也必須要對付鹿羽。

鹿羽搖頭,說道:「你們聖星宮為了一些私人恩怨,就可以和魔聯手。他日若是魔族入侵,你們聖星宮定是要出賣人族的。你們雖是傳承悠遠,你們老祖在我面前也算有兩分薄面,但是這次我卻是下決心要剷除你們了。」

「混賬!死到臨頭還敢嘴硬!」

童洛宇大怒不已。

鹿羽居然還說到了他們聖星宮老祖的身上。

摘星宮主看到童洛宇這堅決的態度,自是得意不已,他哈哈一笑,說道:「童公子,本座就欣賞你這敢作敢當的樣子。來,讓我們一起聯手,先殺鹿羽。 馭獸醫妃 到時候定海珠歸本座,其他寶貝任你們聖星宮來分。」

「動手!」

轉瞬間,天絕宮和聖星宮的人已是齊齊動手。

「天絕騰飛大陣!」

天絕宮眾弟子演練無極,有一道道的劍刃自他們的陣法中呈現,然後凝聚出一道巨大的光輪,朝著鹿羽重重的碾壓而去。

這是無比可怕的毀滅力量,元氣如潮,似能吞噬敵人的靈魂!

「日夜星辰大陣!」

聖星宮眾弟子的陣法更強,有千般星光點點自他們的大陣中浮現,最後演變成一道道的星辰光影,以無上威嚴之勢,朝著鹿羽碾壓而去。

這一刻,有無盡的寒虹飛舞,可怕的禁忌能量肆虐。這是真正意義上的屠戮。

轟!轟!

天絕宮和聖星宮的兩個大陣,引動巨大的空間狂潮,有無盡的神力瀰漫。

這可是匯聚了兩宮所有高手的攻勢!

這等威勢,已是超過了普通幾個小成人王的聯手!

這個時候,鹿羽也沒有什麼好暴露的了。

三大聖玉全力開啟。

乾坤萬獸圖也是盛情開啟!

南無歸天拳!萬光歸宗劍訣!

崑崙鏡、鎮天石、定海珠三件大玄法寶!

全面出手,再無保留!

這可以說是鹿羽的最強攻勢了,在和天絕宮和聖星宮的兩大陣法交鋒中,鹿羽一個人顯得是那麼的渺小。 轟隆!轟隆!

那劇烈的對抗,將大片大片空間都給撕裂。

這兩大陣法乃是兩大宮的所有高手傾情凝聚出來的,威勢之強,令的周圍圍觀的武者都是駭然變色。

眾人也不得不佩服鹿羽,面對這恐怖的兩大陣法,鹿羽居然還能抗住。

這等於是鹿羽一人和兩大宮所有高手對抗!

試問,在場群雄還有誰能辦到!

便是小成人王,也辦不到!

而鹿羽不過是一個人尊。

鹿羽做到這些,已經非常了不起了,可以說是開創了一個奇迹。

那一邊,摘星宮主和童洛宇露出了陰冷的笑容。

他們忽然齊齊出手。

兩位大成人王,終於也出手了。

而且一出手,就是兩人!

此等威勢,可以說是毀天滅地!

轟!轟!

率先趕過去的兩道掌光,就將鹿羽的攻勢給全部吞沒。

本來和兩大陣法交鋒的強大力量,居然就這樣被抹除了。

兩位大成人王一出手,便是震驚全場。

所有人都知道,他們的出手,將徹底的改變局面!

唰!唰!

兩位人王的掌光還沒有釋盡,有濺射的力量,像是暴雨一般,朝著下方濺射而來。

「吱呀!」

蒼冥血鴉連忙擋在了鹿羽的身前。

他好不容易扛下了這道力量,但是渾身上下就像是進了油鍋一樣。

他就像是一隻被剝了皮的老鼠一般,顯得無比的凄慘。

如果不是因為他乃是不死之身,這一下當場就要去見閻王。

大成人王之威,就是這般的可怕!

「鹿羽死定了!」

圍觀所有人都知道,鹿羽再沒有任何迴旋的餘地。

等下摘星宮主和童洛宇只要再一個聯手,就能要了鹿羽的命。

這麼多高手強者,兩大大成人王,一起來對付鹿羽一個人,說起來鹿羽真是可悲。

一代驚才絕艷的少年天驕,就要這樣慘死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