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大少爺!」保鏢甲答應的可利索了。小少爺和方叔是分不開的,大少爺你怎麼就想不開呢!

秦庄走進房間,居高臨下看著邵白。

邵白眼巴巴看著秦庄:「庄庄哥,腿好麻。」

秦庄忍了忍,把邵白揪起來放到床上,又忍了忍,抬手幫人捏腿。

「哦,哦哦哦,哦哦哦!」靈力入體,舒服得邵白忍不住怪叫起來。

秦庄手上就加了三分力氣。

「嗷,嗷嗷嗷,嗷嗷嗷!」邵白瞬間慘叫。

秦庄有些犯愁。這個蠢貨資質太差,都半年多了,才勉強引氣入體,還一會兒有氣一會兒沒氣的。在他有生之年這個蠢貨真的能築基嗎?這樣一想,手上力氣就更重了。

「嗷嗷嗷,嗷嗷嗷!」邵白叫的更慘了。快來個人救命啊,邵哥要被捏死了!

秦庄面無表情:「不許叫!」

邵白怒了,一腳就踹了過去。

秦庄抓住那隻臭腳丫子,扔過一張紙:「年老色衰之前必須築基!」

卧槽,還給邵哥布置功課!

上午,單日種地,雙日跟一個老中醫學習。

下午,打坐修鍊。

晚上,空間里繼續種地。

邵白可以預見到自己的未來有多麼枯燥了。

「庄庄哥,你真的不考慮一下帶我出去打喪屍嗎?」邵白垂死掙扎,「一路上都是我打過來的,我已經沒那麼拖後腿了啊哥!」

秦庄:「你時間很多嗎?」

邵白默默扭頭撓了一把床單。就不能不提醒邵哥築不了基就會被做成傀儡做成喪屍的兇殘未來嗎?

秦庄猶豫一下,說:「悶的話可以出去走走,讓秦小甲安排,不許去外城。」

邵白默默的看著秦庄。外城才是普通老百姓過日子的地方啊,內城都是軍政大佬,有什麼好看的,和邵哥氣場不和啊!再說了,他們家異能傭兵隊還在外城呢!

秦庄皺眉:「外城太亂,你,好吧,等你學會製藥,就不用種糧食了,改種藥材,止血消炎的,我讓人送去外城。」這樣的話,總可以攢一些功德,只是那樣差的資質多少功德都不夠補吧?

秦家人都很忙,常常邵白一覺醒來屋子裡就剩了他一個。還有保鏢甲和方叔,一個負責盯梢一個負責投喂。

種地學習,打坐修鍊,日子枯燥極了。

在冬天來臨之前,邵白終於徹底有氣了,坐上半天腿也不麻了腰也不酸了。

太好了!

邵白大喜,這樣就不會被做成傀儡拴起來了吧?

秦庄說:「練氣一層。」半年找到氣感,半年練氣,秦庄對邵白的進度絕望了。

邵白喜滋滋看著秦庄:「我也是神仙了,是吧是吧?」

秦庄在邵白臉上摸摸,不太滿意:「神仙你幾歲?」

邵白掰著手指頭算算:「來的時候這小身板二十一,過了年二十三,二十三,竄一竄……」竄一竄,竄一個頭就能俯視男主了,就能撥亂反正重新做攻壓倒第一美人秦庄庄了!艾瑪,這日子真心美好……

秦庄又問:「你幾歲?」

咦?

邵白想了想:「來的時候二十七,過了年二十九?艾瑪我都這麼老了!」邵白震驚了。

秦庄微笑:「邵小白,你年老色衰了。」

誒?

要被做成傀儡了嗎?

邵白轉身撒腿就跑。

跑出沒多遠,跟人撞個滿懷。

好熟悉的雞窩頭!

周沖一樣樣從空間里往外掏東西,很快就堆了一大堆,淚汪汪看著邵白,說:「小白白,我要走了,你要保重啊,東西別嫌少,哥現在欠了一屁股債,我,我……」

「走了。」秦庄看了周沖一眼,往外走。

周沖和邵陽轉身跟上。

邵白呆了。

周家哥哥,這是要去接弟弟了嗎?

時空通道不過是個猜想,甚至連一線生機都看不到,那兩個哥哥卻連半分猶豫都沒有。 寵妻無度 周大寶,果真就是來跟邵哥做對比的么,好想揍他。

一連好幾天,秦庄都沒回來。

邵白等得心焦。蠻荒大陸好多肉,周大寶連長頸鹿都吃過,還挑挑揀揀這個不吃那個不吃的。邵哥現在想吃一次肉都要求男主哥好久,明明空間里也有好多肉的!還都是邵哥養的!

都是哥哥,怎麼差別這麼大!

正在抓耳撓腮,秦庄來了,直接把邵白帶到了秘密實驗室門外。

沒多久,門開了。

邵白目光直接跳過前面兩個哥哥,落在後面兩人身上。

艾瑪,小將軍好帥!好帥好帥好帥!

邵白羨慕地看著蒙恪,心酸極了。這才是邵哥的身高啊,想當年邵哥足足一米九七,俯視男主完全無壓力!

時空通道不好走,周康一直用異能給四人一豹做著治療,透支狠了,軟綿綿靠在蒙恪懷裡,感覺到兩道灼熱的視線,看過去,默默轉頭。小白哥,你這樣死死盯著別的男人看,你是想挨揍呢還是想挨揍呢?沒看到你哥哥的臉有多黑嗎?好傻。

邵白好想哭。一米九七的身高長別人身上了,男主哥還衝他放電,想電死邵哥啊!

幾人往回走。

邵白一轉頭看到蒙恪那兩條大長腿,再看看自己兩條小短腿,更難受了。

秦庄揪著邵白上車,目光掃過那隻夾著尾巴趴在周家小白臉腳底下的獵豹,說:「皮子不錯。」

邵白扒著椅背瞅著那隻傻豹子,也贊了一聲:「做坎肩剛好。」

獵豹周二寶渾身哆嗦著恨不得縮他們家小怪獸懷裡去。這個地方好可怕,好多大怪獸,嚇死豹了!

蒙恪說:「不行。」想想太生硬,又加一句:「有紅鹿皮。」

「哦。」邵白傻獃獃點頭。小將軍不光長得好看,聲音還那麼好聽!就是衣服不太合身了些,是周沖的吧,明顯短了一截,還破破爛爛的,應該是在時空通道里被刮碎的。

周康默默捂臉。小白哥又沖著他們家將軍流口水了——明明才被電過,爆炸頭不要太有型啊!看吧看吧,又被電了,那藍色小電弧不要太兇殘啊!

秦庄把人帶回了大院。

邵白想了想,大概也只有這個地方能護住那幾個人了。治癒異能者就不說了,本來就是香餑餑。時空穿越又從理論變成了現實,而且是成功的來回。末世大環境下,一個可以生存的陌生時空該有多大吸引力,想來研究院那群瘋子又該蹦躂了。

回了家,就見秦家大宅再次碉堡了。三步一崗五步一哨,全是六級以上異能者。方叔的學霸兒子給做了最新的安保系統,房間里還有秦庄畫的符篆。

老周家一家五口先回房去一家團聚了,秦庄看著邵白的眼睛,說:「好想挖掉。」

邵白一驚。男主哥怎麼又鬼畜了?好久都沒這麼黑過了!檢討一下自己,除了多看了蒙將軍幾眼,對,就是這樣了,多看了蒙將軍幾眼!

趕緊順毛!

於是,邵白義正言辭反抗:「不行!挖了眼睛就看不到最喜歡的庄庄哥了!我們庄庄哥最帥最好看了!最最喜歡庄庄哥了!」

秦庄臉色頓時就放晴了,拿出兩張片子,指給邵白看。

邵白眨眨眼。這是給他拍的片子?這一塊一塊的陰影,整副呼吸系統都壞了吧,可他明明活蹦亂跳的啊!

秦庄冷哼:「要不是你進化出異能,你以為你能活多久?」

不光異能吧,空間靈液他都喝了好幾滴了,活死人肉白骨的洗澡水也喝過許多,這才是重點吧!

秦庄說:「三天後治療。」

邵白問:「大寶行嗎?」周大寶那麼弱,靈液治不好的肺,他能治好嗎?

秦庄拿出一個兩寸高小玉瓶,裡面滿滿一瓶靈液:「先用靈液把陰影部分燒成洞,再讓周家小白臉治。」

好簡單!

好粗暴!

所有醫生都可以哭死了!

秦庄又說:「這次不稀釋,我會盡量不讓你痛死。」

卧槽!

以前一滴靈液稀釋一桶水一次喝一杯都能痛個半死,這次一整瓶沒稀釋的靈液灌下去真不會死人嗎?

秦庄說:「如果痛死了,就直接做成傀儡。」

邵白弱弱開口:「我覺得我現在挺好的。」就不用治了吧,靈液寶貴,別浪費啊……

秦庄說:「邵小白,你年老色衰了。」

卧槽!

三天後,邵白死去活來活來死去幾回,吐了一堆又一堆帶著肉渣渣的黑血,到底沒死成。

醒來的時候,邵白摸摸胸口,眨眨眼。這是好了?呼吸時那種破風箱似的感覺已經沒有了,再運轉一下體內靈力,好暢快!

轉頭四外看看,周康正捧著一本不知道哪國文字的書看得津津有味,小腿上纏著一根金燦燦的尾巴。

周康笑眯眯的:「小白哥你醒了?太好了!小白哥都睡了七天了。」

邵白手一伸,在周康肉呼呼的臉蛋上捏了一把。這小混蛋被他們家將軍喂肥了二三十斤,整個人都肉呼呼的,都不知道吃了多少肉,果真好想揍他……

臉被捏了,周康一動不敢動。小白哥好兇猛的,把他哥哥撓了滿臉花。要知道小白哥的哥哥好可怕的,被看一眼都要做噩夢好不好,可是小白哥就敢抓人滿臉花!

邵白把人捏了滿臉手印子,戀戀不捨放下手,問:「他們人呢?」

周康說:「都去打喪屍了。蒙恪和哥哥們現在跟著秦少將,都沒事了。」

邵白點點頭。過了這麼久,以他們家男主哥的手段和秦家的權勢,也該搞定了。

起床,走出房間,看到大門外走進來的蒙恪,邵白眼睛又有些發直。

秦庄臉黑了。

(番外完結。字數12000。) 自從治好了肺,邵白覺得這日子簡直不能更美好了——上躥下跳再也不會呼呼喘了,打坐修鍊也不會經常沒氣了——推倒第一美人秦庄庄也不再只是遙遠的夢了!艾瑪,邵哥終於可以撥亂反正重新做攻了,嘿,嘿嘿……

秦庄一回來就見到那個蠢貨雙手捧臉一臉夢幻的蠢表情,手抬起,毫不留情用力一掐。

「哎呦哎呦!」邵白疼的一抽,揉揉臉,就朝他們家男主哥身上一撲,「庄庄哥,我想死你了!」快給邵哥放放風吧!再關下去邵哥都快發芽了!沒看外面春天都快到了嗎!

秦庄低頭看著邵白亮晶晶的眼睛。

邵白努力推銷自己:「庄庄哥,下次出門帶我去吧,我都好了,不會拖後腿了,上次還把小甲哥打趴下了!」

保鏢甲偷偷往牆角縮了縮——小少爺您不能陷害小甲哥啊小甲哥那不是讓著您哄著您玩呢嗎您這樣說大少爺會揍死小甲哥的!

秦庄淡淡地看了保鏢甲一眼。

保鏢甲頓時就覺得渾身冷颼颼的。

邵白很不樂意。連周大寶那隻小弱雞都被帶著出過兩次任務,偏他跟坐牢似的被關在家裡修鍊,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別提多閨秀了。雖說他資質不咋好,可這小身板才二十三,離年老色衰還早著呢,總有一天會築基的,吧,大概。

秦庄看了邵白片刻,把人往胳肢窩下一夾,上樓回房。

邵白蹬著腿,憤怒不已。媽蛋的,等邵哥長回一米九,俯視死你!矬子男主哥!

秦庄腳步頓了頓,回房關門,把人往床上一扔,問:「一米九?」

邵白蹬掉鞋子站在床上居高臨下看著他們家男主哥,趾高氣揚:「哥以前身高一米九七,體重,體重兩百一!」哥大三的時候最肥,足足兩百一,考研考瘦的一百七就不說了。

秦庄有些獃滯,想想周家那個小白臉從異世帶回來的古董將軍,對比一□高差,馬上拿出一瓶辟穀丹:「從今天起不許吃飯!」

邵白強烈反對:「不行!我還要長大高個兒大長腿呢!」方叔還說晚上給他蒸火腿燉雞蛋呢!

秦庄微微一笑:「你要敢長那麼高我就切掉你小腿!」

卧槽!男主哥你還能不能更自卑一點!不能因為自己長得矮就不許別人長個兒啊!怎麼辦,突然覺得有這麼一個哥哥好丟臉……

站在床上,邵白同情地俯視著秦庄。

秦庄把人揪下來,剝衣服,往床上一按,壓了上去。

邵白:「嗷嗷嗷,嗷嗷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