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記得微微頷首

《誰還不是個天才少年》183章我還差點錢 她其實心裡明白,鄭邦民那個畜生現在有錢了,肯定看不上那十萬塊錢,要不然也不會這麼乾脆。

可她就是不甘心。

這還不算,沒過多久,李秀蘭的娘家竟然出事了。

而李秀蘭的娘家同時也是四兒媳婦李招弟的娘家,娘家侄子得了什麼糖尿病,原本兩百多斤的體重,一下子瘦的和骷髏似的。

李招弟從小就和這個給自己帶來不少好處的弟弟關係好,在她眼裡,只有弟弟好了,她這個當姐姐的才能好。

所以,就算是嫁了人,弟弟要什麼,她絕對二話不說,想方設法的也要弄到手。

之前李秀蘭也疼這個侄子,要說那一輩,出了鄭邦安這個最疼的幺兒,過來就是這個大侄子了。

但是看病就要錢,李家是真窮,多半都是靠著李招弟和李秀蘭的接濟才能把日子過下去。

李招弟和家裡的弟媳婦一合計,便將主意打到了這套房子的頭上。

「姑奶,老蛋是咱們老李家唯一的根啊,你總不能看著老蛋去死吧。」

李招弟的弟媳婦在一旁嗑著瓜子,勸說著。

李招弟里裡外外的帶人看房。

「這房子都是青磚,新蓋的,去年還修了一次呢,絕對好,還有,看看外面,走兩條街就是市場,多好的位置。」

「房子是不錯,不過,我看你們老媽不願意賣啊。」

李招弟聽到這,轉過身,惡狠狠的等了李秀蘭一眼。

「老不死的,你不賣,你不賣我弟的病怎麼辦?而且,你都這麼老了,遲早都是要死的,這房子最後也是要留給我兒子的,我想怎麼用就是我的事。」

李招弟看著李秀蘭,一臉的厭惡。

這些年,李秀蘭和李招弟這對曾經最為和諧的婆媳,現在也避免不了兩看相厭,李秀蘭雖然一顆心都放在鄭雄身上,但鄭雄卻一直偏向李招弟,就連這次偷了錢,鄭雄還是給李招弟塞了點錢才走,管也沒有管李秀蘭。

而李秀蘭因為這個沒少和李招弟鬧。

「那我問你,你把房子賣出去了,要到哪裡住?」李秀蘭。

「我當然是回我娘家,我和嫂子都說好了,西屋那個屋子弄出來,我就住進去,也能跟著照顧一下我弟。」

李秀蘭臉色難看了下來,李家那破屋子,一共就只有兩個屋,這一個兩口子和孩子住,另外一個李招弟住,那自己呢?

她可不想和李招弟一起住。

「至於媽你啊,你不是還有三個兒子么,你去找他們呀。」

李招弟將李秀蘭最後的希望打破,她也不是不想要親侄子好起來,但是現在,這喪門星是連住的地方都不願意給她留一點啊。

「李招弟,你個賤婆娘,你怎麼這麼狠,你是要我這個老婆子的命啊,這房子我不賣,我說什麼都不賣。」

李招弟冷嗤一聲,「這可由不得你了,反正我錢都已經收了。」

李秀蘭這才是真的驚住了。

「你你你……你已經把買房子賣了?」

李招弟不願意搭理李秀蘭,一揮手,一群人就沖了進去,把屋子裡的那些破爛傢具往出扔。

「呦,這李招弟也太狠了,這連一個容身之地都不給啊。」

「這李秀蘭還是她親姨母呢,這好歹也是親上加親,兩個人那個親厚的吧,把三兒媳婦沒少操磨,再看現在,嘖嘖……」

周圍人七嘴八舌的討伐李招弟,李招弟不是聽不到,而是她壓根就不在乎,反正她以後也不在乎這活,別人愛咋說咋說,反正錢她是攥在自己手裡的。

李秀蘭哭嚎的聲音在周圍響起,她想要制止那些人,可那些大漢的力氣是她的幾倍,甚至是十幾倍。

她想要去打李招弟那個賤人,卻連人都考不進,就被自己的親侄子媳婦給推搡了出來。

「造孽呦,老天呦,你好好的看一看啊這天打雷劈的娘們,我怎麼就給我的邦安娶了這麼一個畜生啊,趁著我的邦安不在,就要我老婆子的命啊。」

宋曲志坐在車後座看著新到手的消息,打算再到這一片來找一找看一看,可車子還沒有開動幾下,就被前面的一輛拖拉機,和圍滿了的人給攔住了。

宋曲志蹙眉,「怎麼回事?」

「好像是有人在搬家,我看鬧了起來。」

宋曲志探頭往外面看了一眼,看著熱鬧非凡的大門,對這一家人還有些影響,但,這影響卻不怎麼好。

將頭收了回去,宋曲志將正在看的文件收了起來。

「掉頭,轉個地方走。」

司機看了半晌,打了幾遍滴滴,但是再怎麼催促,也比不上一心想要看熱鬧的人,無奈開口。

「宋總,後面也都是看熱鬧的人,咱們出不去啊。」

宋曲志一臉不悅,「麻煩,那就先等等吧。」

多等等是小事,萬一倒車的時候撞到人了,事情才嚴重了。

只是來往看熱鬧的人,見這裡有一輛小轎車,一個個好奇的不得了,總想趴在玻璃上看一眼。

宋曲志深吸一口氣,把東西放下。

「算了,我自己先走過去,你等一下開車到前面那個巷子口等我就行了。」

宋曲志說著,便推開門,走了出去。

原本想轉身離開,但卻被後面來看熱鬧的推搡著朝著中心去。

宋曲志過去,就見一個老太婆坐在地上拍著大腿,哭嚎著,嗓子已經破了,臉上不知道是鼻涕還是眼淚,看上去不可憐,反而讓人有些噁心。

七老八十的老臉,真的不是和用來哭。

又一個箱子被扔了出來,箱子破了,裡面的衣服都掉了出來,看那樣式,都是這個老太婆的。

還有幾件落在了李秀蘭的臉上。

「噗嗤——」不知道誰帶頭笑了一聲,緊接著,原本同情李秀蘭的人也跟著笑了起來。

李秀蘭老臉一紅,將衣服往一起扒拉,約扒拉越亂,一個木盒子從衣服里蹦躂了出來,直接跳到了宋曲志的腳邊。

李招弟的東西已經被全部收拾好,放上了拖拉機。

她走到李秀蘭面前冷嗤一聲,「媽,你別怪我狠心,你兒子扔下我們孤兒寡母去和別的女人生孩子,這事情我也就不追究了,咱們今後這情分也就這樣了,你好自為之啊。」

說著越過李招弟,朝著拖拉機的方向走去。。 丁引連聲認同地:「對,對,你說的都對,我太過分了,我不是好人,我錯了,你千萬別生氣,我現在誠懇地向你道歉,我現在不走了,好好留下來陪你。」

肖顏不依不饒地:「現在不走也不行,以後都不許走,再也不許開摩托車了。」

丁引有些為難地:「親愛的,你又說不讓我開車的事,你中午不是要告訴我原因嗎,你快說吧,到底為什麼?」

肖顏從書包里拿出化驗單,塞給丁引:「你自己看吧。」

丁引接過化驗單看着,興奮地:「你,你懷孕了?!」

肖顏有些嬌羞地:「是啊,前幾天就查出來了,你現在知道我為什麼不讓你繼續開車了吧?!」

丁引連連點頭:「明白,明白,你是想咱們馬上結婚對吧?」

肖顏點頭:「對啊,以後我們要成家了,有寶寶了,你再開車,就太危險了。」

丁引帶着幾許哀求地:「親愛的,我答應你,等這次比賽結束,我就和你結婚,再也不開車了,這次比賽還是讓我去吧。」

肖顏再次生氣了:「我都懷孕了,你還非要去賽車,我和孩子都沒有賽車重要是嗎?!」

丁引趕忙解釋:「肖顏,你別誤會我。我不是說你們沒有比賽重要,你過去也當過賽車寶貝,也曾經迷戀賽車的,你應該知道,賽車對於我的重要性。」

「我玩車玩了這麼多年,卻都是開野車,沒有參加過正式的比賽,這次比賽是我夢寐以求,證明自己的機會。我求求你,讓我去參加吧。」

肖顏有些遲疑着沒有答應。

丁引繼續哀求着:「肖顏,我們結婚總是需要錢的,我不希望你和寶寶以後過的辛苦,冠軍是有一筆獎金的,我向你保證,只要贏了這次比賽,我以後再也不賽車了,好嗎?!」

肖顏有些心動:「你說話算數?!」

丁引認真地伸出三個手指:「我向你發誓,絕對算數。」

肖顏提議:「好,先吃飯,吃完飯陪我去逛商場看衣服。」

丁引有些意外地:「啊?!」

肖顏不滿地:「啊什麼啊?我們要結婚,不得準備幾身新衣服啊。看你那一臉不樂意的樣兒,我真應該把下午去我們店裏,給女朋友買衣服的那個男的拍下來給你看看,讓你看看,人家是怎麼哄女朋友開心的。」

丁引連聲地:「好,好,我去,媳婦兒批准我參加比賽了,我也必須好好表現,讓媳婦兒滿意。」

肖顏有些不好意思地:「瞎叫什麼你,我還沒嫁給你呢?」

丁引故意逗著肖顏:「真的,那我不娶了行嗎?」

肖顏瞪起眼睛:「你敢!」

丁引哈哈大笑:「我不敢,不敢,來吧,快吃飯吧,吃完飯好去買衣服……」

兩人說笑着來到餐桌前坐下。

超能交易所晶石房間內。

南笙和江離看着晶石里的丁引和肖顏。

南笙對江離說道:「看來你的刺激沒起什麼作用,他們之間的感情似乎更好了。」

江離反過來看着南笙微微一笑:「假若他們真的能就此和睦,不再爭吵,似乎也沒什麼不好吧?」

南笙看着江離忽然一怔,隨後會意地點頭,看着江離露出微笑。

吃過晚飯,丁引駕駛摩托車,帶着肖顏行駛在街道上。

忽然,他們的身後傳來了摩托車的呼嘯聲,數輛越野摩托車很快追了上來,在丁引的附近行駛着。

其中一輛黑色摩托車靠近丁引,和丁引並排行駛,車手高聲地招呼:「丁引。」

丁引看了對方一眼:「虎子,你幹嘛?」

虎子詢問著:「聽說你也報名參加全國公路摩托車錦標賽了,審核通過沒有?」

丁引回應:「通過了。」

虎子輕蔑地冷笑:「就你那水平,也能通過?老實交代,你送了多少禮,走了多少後門?」

丁引生氣地:「我是憑本事報名進去了,你少瞎說八道。」

虎子冷笑:「我瞎說八道?你要不服氣,咱們今天就比試比試,你要是贏了,我就承認你是憑真本事入選的,不然的話……」

肖顏在背後摟着丁引,低聲地:「丁引,別理他,咱們去買東西。」

丁引低聲回應着肖顏:「知道,媳婦兒,我不去。」

丁引回應虎子:「我是怎麼回事,用不着你承認,我今天要陪媳婦買東西,沒功夫跟你閑扯。」

丁引說完,右手擰動油門,加速向前而去。

虎子不甘就這樣放過丁引,也加速追了上去。

丁引帶着肖顏飛馳而來,在商場外的停車場停下,兩人下車,一起摘下了頭盔。

虎子等人隨後駕車追來,數輛摩托車圍繞着丁引和肖顏盤旋呼嘯著。

丁引將肖顏護在身後,不滿地:「虎子,我說了我要陪媳婦兒買東西,你們還要幹什麼?」

虎子輕蔑地:「丁引,你要是承認你跑不過我,參賽資格也是買來的,我們扭頭就走,但別拿媳婦兒當擋箭牌,那不是老爺們兒該乾的事兒。」

丁引有點被激怒了:「虎子,我不跟你計較,不是我怕你,就你,想要贏我,再練幾年也不夠格!」

虎子挑釁地:「是嗎,那咱們今天就比試比試,你敢不敢?!」

丁引急了:「比就比,誰還怕你不成!?」

丁引說着重新戴上頭盔,就要走向自己的摩托車。

肖顏着急地趕忙阻攔:「丁引,他們是故意激你的,你別去,你不是答應我,今天要陪我買東西嘛,別理他們。」

丁引看到肖顏阻攔,有些猶豫地停下了腳步。

虎子故意叫囂著:「怎麼着,丁引,還是不敢呀,讓媳婦兒配合你演戲。要是不敢比就趕緊回家去吧,也比參加比賽了,那輸了更丟人,是不是啊?!」

旁邊的眾多車友一起跟着附和起鬨。

丁引惱火地對肖顏:「肖顏,我是不想理他們,可他們說的話,你都聽到了,那是人話嗎?我今天要是不跟他們去比一場,真以為我怕他們了?肖顏,你先打車回家去,我贏了他馬上就回來,明天再好好陪你買東西。」

肖顏也生氣了,攔住丁引:「丁引?!別人說幾句話都比我重要是嗎?你剛才是怎麼答應我的?我同意你參加比賽了,你現在說丟下我就丟下我,你到底當我是什麼?」

丁引着急地:「肖顏,你別鬧了,這是一個男人的尊嚴,我不能讓他們這麼肆意的侮辱我。你聽話讓開,等我回家,你怎麼懲罰我都好,今天我必須得跟他們賽一場。」

肖顏張開雙臂:「不行,我今天堅決不讓你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