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天痕,是我的一個朋友,我不能為了要對付巫騰幾人,就不顧他的死活。」葉雲沉聲道。

獨孤霖蹙起眉頭,想要說什麼,但是最後他沒有說出口。畢竟這是與天坤門作對的事情,他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也不好出主意。

此時一個傭兵幾步走到獨孤霖身邊,在其耳邊低語了幾句。

葉雲的聽力極好,已經捕捉到了這個傭兵對獨孤霖所說的話。

「什麼人,想要避開眾人,見我?」葉雲疑惑的向四周掃視。

獨孤霖將手下傳遞的話,傳告給葉雲道:「葉雲符師,你的一位追隨者,讓我的屬下傳話,希望與你單獨見一面。」

葉雲點了點頭,道:「那就去見一見。」

葉雲跟著獨孤霖的手下走了之後。

謝龍發現了,站在丹藥店之內的葉桐,他急忙求饒道:「葉桐長老……葉桐長老,你真要看著葉雲與巫騰門主衝突嗎?你真要看著曾經的弟子們,死在葉雲手上嗎?您幫一幫我們吧?」

「葉桐長老……我冤枉啊,我從未與葉雲師弟做對過,更加不知道十層地脈塔之中到底發生過什麼……你幫我給葉雲師弟說一說,讓他放過我,行不行?」巫猛也急忙懇求道。

謝龍與巫猛一開頭,許多天坤門的弟子,開始向葉桐長老哭求幫助。

葉桐長老心如冰霜,一動不動,也一句話也沒有說。這讓謝龍,巫猛等人異常的絕望。

葉雲跟著獨孤霖的屬下,繞開人群走了五米左右,見到了躲在一個牆角旮旯中的人。

「雲少……你真的還活著?」天狼走了出來,看著活生生的葉雲,非常驚疑道。

「讓你失望了,我還活著。」葉雲冷聲道。

天狼尷尬道:「其實你能活著,我很高興。」

葉雲好笑的看著天狼,這樣的假話,也只有天狼這樣的厚臉皮之人,才能說得出口。

「雲少,我有事情單獨對你說,你能不能讓這人先離開?」天狼小聲說道。

葉雲看了天狼幾眼,將身邊的傭兵打發走,道:「你可別想跟我玩花樣。」

「雲少,我知道你要對付天坤門的人,救易天痕師兄。但是你抓到的人,分量不夠。想要讓巫騰門主妥協,必須要抓到巫天澤。」天狼沉聲道。

「巫天澤都要準備做門主了,他這二天不可能來天淵城了。」葉雲自然也想抓巫天澤,但是巫天澤將成為新門主,他這個時候根本不可能下落鳳山。

天狼小聲道:「雲少,我可以幫你將巫天澤引誘到天淵城來。」

「你?」

葉雲非常不信的看著天狼。

天狼抬頭挺胸道:「不錯,我有辦法做到。但是雲少,你得告訴我二件事情,我才可以做成這件事情。」

葉雲眯起眼睛盯著天狼,他知道天狼是天淵城城主的親戚,他說不定真有辦法。

「你想要知道什麼?」葉雲道。

「第一個問題,你是不是高級符師?」天狼目光炯炯的問道,這一個問題,他也非常想要知道答案。

葉雲從接觸符篆術到現在,一年的時間都沒有,他可能是高級符師么?

葉雲點了點頭道:「我是。」

天狼的眼珠子都差點瞪出來道:「這怎麼可能?你才接觸符篆術多久?就算你的符篆天賦再怎麼強,也不可能這麼快領悟高級符紋吧?」

葉雲看著震驚不信的天狼,淡然道:「這是你第二個問題?」

「不……這不是第二個問題。」天狼急忙搖頭。

「既然如此,趕緊問第二個問題。」葉雲催促道。

天狼壓抑著內心驚濤駭浪,問出第二個問題:「第二個問題,你入了哪一個一流宗門?」

葉雲聽到天狼這個問題,馬上確定天狼必然是天淵城的城主,派來詢問自己底細的,他也沒有準備對城主隱瞞,所以取出了神帝學院的令牌,遞給天狼道:「自己看。」

天狼將令牌接到手中,下一刻似乎被令牌咬到一樣的丟向空中。

葉雲眼疾手快,將令牌接住之後,調笑道:「天狼,隨意丟別人的東西,可是不對的。」

「這……這絕對不可能……你肯定是在用幻影符篆對付我。」天狼完全不信的狂搖晃頭顱。 葉雲把玩著神帝學院的令牌笑道:「我敢拿神帝學院的令牌作假嗎?」

天狼不能相信這樣的瘋狂的事情,但是正如葉雲所說,在東帝神國無人敢拿神帝學院的令牌作假。葉雲現在可以高級符師,他沒有必要拿自己的前途來作假。

「你……你被困在十層地脈塔之中,怎麼可能有機會加入神帝學院呢?」天狼無比費解的問道。

「我只是被巫騰害得墜落到了一個陷阱之內,但是巫騰自己也沒有下去過,他不知道下面有傳送陣可以出去。只不過這一個傳送陣,傳得有點遠。我被傳送到了葫蘆城,而後機緣巧合的被神帝學院的游沖長老看重,就得到了這一塊令牌。」葉雲看向天狼說道:「你回去之後,將這些告訴你的舅舅就可以,他自然會找人去核查的。」

天狼的心極亂,他一直自負自己的符篆天賦出眾,可是與葉雲一比,他發現自己的符篆天賦根本不值一提。

「天狼,我可是已經回答了你二個問題。我想要聽一聽,你誘巫天澤從落鳳山,來此的計劃。」葉雲沉聲問道。

天狼壓下心中的震驚與嫉妒情緒道:「這件事情,我肯定替你辦妥,並且我還能讓珈藍師姐,蕭斐然師兄等人出來。」

葉雲眼睛一亮,如果是這樣,那他要對付巫騰就會少許多麻煩。

「好,只要你做到這些。你追隨我年限改為五年。」葉雲許下重利道。

「我這就回去將事情稟告給我舅舅,你這裡就不要派人就去巫騰傳話了,我們需要先將他們蒙在鼓裡。」天狼說道。

他並沒有因為葉雲縮短他追隨的時間而興奮,因為葉雲現在正在崛起,有他追隨者的身份,也能得到極大的利益。

葉雲走回來之後,謝龍,巫猛,唐星等人都緊張無比的看著葉雲,他們希望葉雲不會改變主意,讓人回去通知巫騰門主,這樣他們才有被解救的希望。

「老霖,老虛,老白,將這些人壓下去,秘密關押起來。」葉雲看了謝龍等人一眼,最後冷聲說道。

巫猛急忙喊話道:「葉雲師弟……你不讓人回去給巫騰門主報信,怎麼阻止他殺易天痕大師兄?」

「這是我的事情,無需你操心。」葉雲冷聲道。

巫猛感覺手腳冰冷,他厲聲道:「葉雲,你現在還是天坤門的人……你要殺了我們,就是弒殺同門……」

獨孤霖冷聲打斷了巫猛的話:「嘖嘖,年輕人你這話可真有意思。抓你們的人,是我們三大傭兵團的人,要殺你們的也是我們,這跟葉雲符師有什麼關係?」

巫猛渾身冷顫,可是無法反駁。葉雲不親自動手,自然無法說他弒殺同門。

「葉雲師弟……你真的如此心狠手辣么?」有女師姐哭泣問道。

「葉雲師弟,我們是無辜的……你不能這樣對我們……」

「葉雲師弟,念在同門情義下,你放過我好好……」

「……」

天坤門的許多俘虜崩潰痛哭,讓葉嬌媚都不由心軟,她走到葉雲身邊小聲道:「葉雲,這些人中,真正對你不利的只有謝龍,唐星,潘鱷。其他人都是無辜的,你能不能……」

葉嬌媚的話還未說完,葉雲已經搖頭,決絕道:「不能!嬌媚姐,我知道你想要說什麼,但是這是葉家與天坤門之間的戰鬥,他們現在是我們敵人,我絕對不可能放虎歸山!」

獨孤霖欣賞的看了眼,果決冷酷的葉雲,揮手道:「去,將這些人的嘴都賭上,而後帶回去關押。」

虛田長老與白霄長老,都下達了這樣的命令。

葉雲的無情與冷酷,讓許多情緒崩潰的天坤門弟子在罵他,但是葉雲眉頭都沒有皺一下。

葉嬌媚在一旁看著葉雲冷漠的臉,第一次發現她這個傻子弟弟,變聰明之後,心也變得狠辣了。

葉慶眉頭微皺著,在葉桐長老身邊道:「葉桐長老,你是覺得葉雲以後很可能報複葉虎與葉龍,才分要讓葉灰與葉軍分家離開葉家嗎?」

「分家的要求,是葉灰與葉軍提出來的,我只是同意而已。這與葉雲並沒有關係,而且我不覺得葉雲會去報復這二個不起眼的人。」葉桐淡然道。

「可是葉灰與葉軍都有了悔意,他們不想分家了。我覺得可以穩定住局面的話,沒有必要分要趕他們走。」葉慶小聲說道。

葉桐冷聲道:「這種遇上危機就想要分家走人的人,有什麼資格繼續享受葉家帶給他們榮華富貴與榮耀?所以這二家人,必須從葉符搬走!」

葉慶只能無奈沉默,現在在葉家真正做主的是葉桐,葉桐堅決不可讓葉灰與葉軍有回頭的機會,他也無可奈何。

葉雲這一日當著眾人的面,給獨孤霖,虛田長老,白霄長老鏤刻了中級雷靈符篆。這一下,天淵城的主城之人,才真正的相信了,被傳是傻子葉雲,竟然是尊貴無比的符師!

這一下葉家的西城區街道,比往日更為繁華了。

……

砰!

城主府邸之內,又有人的茶杯墜落在地上摔裂,而這一次摔落茶杯的人不是天狼,是天方浩。

「你說什麼?葉雲是神帝學院的人?」天方浩忍不住盯著天狼重複詢問。

天狼重重點頭道:「我見到了葉雲手中的神帝學院的令牌,他入的不是一流宗門,而是直接入了神帝學院。」

「這怎麼可能?葉雲就算是高級符師,他沒有入過二流宗門與一流宗門,連參與神帝學院選拔的資格都沒有啊。」天方浩極為困惑道。

「舅舅,你得派人去一次葫蘆城,才能調查出真相。」天狼說道。

天方浩思索一會兒道:「這樣的來回驗證,起碼需要一個月。到那個時候,葉雲與巫騰之間的恩怨都已經了結了。」

「那舅舅準備怎麼辦?是否同意我的計劃,以你的名義向巫天澤發出邀請?」天狼急忙問道。

「可以按你的計劃行事,但是不是我邀請巫天澤等人來天淵城的城主府邸做客,而是你冒充我,給巫天澤等人下令。」天方浩笑眯眯的看向天狼。

天狼眉頭一皺,心中感覺很陰寒,天方浩真是太陰險。又想要藉機對付巫騰,又想賣人情給葉雲,可是卻一點責任都不想承擔!

「天狼,你要明白舅舅的難處。舅舅這樣的身份,如果被人認為是故意幫助葉雲騙來天坤門的人,其他人會怎麼看我?所以利用你是葉雲追隨者的身份,來做文章。你放心,事成之後,舅舅不會虧待你的。」天方浩和藹笑道。

天狼還能說什麼,他都已經說了,有辦法來騙巫天澤等人來此,他沉聲道:「舅舅,你可別忘記這句話。」

「放心,舅舅都記在心裡呢。」方天浩輕笑道。

……

天狼騎著快馬,用了一個時辰的時間,趕回到落鳳山。

「巫天澤師兄呢?」天狼入落鳳山之後,立刻向人詢問巫天澤的下落。

天狼很快在關押易天痕地牢處,找到了巫天澤。

巫天澤正在地牢之中,看著被鐵鏈穿過琵琶骨,困鎖在此處的易天痕。

易天痕渾身是傷,瀟洒的風貌已經不再,但是他的傲骨還在,雖然被鐵鏈穿透了琵琶骨,需要忍受劇烈疼痛。但是他還是在痛快吃肉,痛快喝酒。

「好酒好菜,多謝天澤師弟,來送我最後一程。」易天痕抬頭看了眼巫天澤,淡然說道。

巫天澤陰冷一笑道:「這就是成王敗寇!如果不是葉雲跌落絕地,困死在了十層地脈塔之中,這門主之位怕是輪不到我。」

碰!

易天痕猛然將手中的酒罈砸在地上,眉宇間戾氣浮起道:「巫天澤,我都已經放棄爭奪門主之位。葉雲師弟更是要離開天坤門,更加不會與你爭了,你們為什麼還要害死他?」

「為什麼?這可惡的傢伙,自從參與宗門大比之後,處處壓我一頭。我喜歡的女人,天天跟著他轉,我們巫家留在十層地脈塔中的機緣,他帶著你們幾個跟我搶了一個精光!你說這樣的人,我們憑什麼讓他活著?」

巫天澤冷漠道:「至於葉雲要離開天坤門,這就是更不能讓他得逞的事情。他是瘋老與枯木長老的徒弟,這二人與我爹都有仇。如果葉雲入了二流宗門,並且出人頭地了,最後要報復我爹,豈不是要易如反掌?」

易天痕眼睛發紅,嘴角溢出了鮮血,他內疚之極道:「是我錯了……我太天真,以為不爭門主之位,大家就可以回到原來……」

「易天痕,就是因為你間接的幫我們除掉了葉雲,我今天才會特意給你送一次斷頭飯!」巫天澤俯瞰易天痕嘲聲道:「易天痕,你以為自己天賦極強,是我爹嫡傳弟子,就可以取代我在爹心中的地位嗎?易天痕,你去輪迴之後,可要記得下輩子精明點,血是濃於水的,而出生的血脈就已經決定了,你與我之間的勝負!」

易天痕緊握雙拳,緊咬著牙齒,他心中與巫騰的往昔場景浮現,接著破碎成血洞! 天狼躲在地牢之外凝聽著巫天澤這成王敗寇的言論,以及對易天痕的羞辱之語,不由嘴角勾勒冷笑,在心中低語:「巫天澤,你做夢也想不到,葉雲並沒有死在十層地脈塔之中,他現在成了神帝學院的人,他回來了復仇了!」

當紅奶爸:小老婆別害羞 踏踏踏。

天狼聽見巫天澤走出的腳步聲,他急忙開口喊道:「巫天澤師兄……巫天澤師兄……你在哪裡?」

「誰在找我?」巫天澤回應道。

天狼假裝奔跑的走入地牢的通道之中,與巫天澤『偶遇』。

巫天澤看到天狼,不由蹙眉道:「天狼,你大喊大叫的找我幹什麼?」

「巫天澤師兄,我不是被舅舅叫回去一趟么?他聽說你馬上將要成為新任天坤門的門主,特意命令我趕回來,邀請你今晚到城主府邸,他說要賜予一些奇珍異寶給你。」天狼一臉微笑的說道。

巫天澤驚愕道:「城主召見我?」

「嗯,不只是巫天澤師兄你,他還要召見蕭斐然,珈藍,巫雪,金大,金小,龔億萬幾人。」天狼一臉笑容道。

巫天澤驚疑的盯著天狼看了一會兒,才沉聲問道:「天狼,城主為什麼要召珈藍幾人?」

「嘿嘿,我跟舅舅說了,這幾人都是易天痕的同黨。所以我舅舅就特有下令,讓他們去城主府邸,他們短時間內,都會在城主府邸之內『做客』。」天狼挑眉說道。

巫天澤一下子明白了天狼的意思,他盯著天狼問道:「天狼,你費盡做這件事情,是想要得到什麼呢?」

「巫天澤師兄,我什麼都不想得到,只是想要替你排憂解難而已。」天狼如此說之後,靠近巫天澤小聲道:「不過邀請你去城主府邸是我舅舅的意思,他是真準備給你好東西,我向舅舅的護衛將領詢問后,舅舅有沒有讓他準備什麼東西,這將領告訴我,他負責準備山根靈乳。」

說到這裡,天狼裝作異常氣惱的樣子道:「舅舅真是太過分了,他從未想過給我一些山根靈乳,卻準備賜給你。」

巫天澤的內心翻騰了起來,在十層地脈塔之中,山根靈乳全被葉雲搶乾淨了,他沒有能洗髓伐毛。天君侯手中竟然有山根靈乳,還要賜予他,這讓巫天澤有一種天上掉餡餅的幸運感。

「城主相邀,我肯定會去。蕭斐然,巫雪等人也可以去,珈藍師姐就算了,她並非易天痕的同黨。」巫天澤壓下內心的驚喜,說道。

天狼心中一驚,他忘記了巫天澤對珈藍有非份之想,他肯定不會想要讓珈藍這樣精靈一樣的美人,留在城主府邸之中。

天狼的心念急轉,忽然靈光乍現道:「巫天澤師兄,你喜歡珈藍的事情,我也多嘴的告訴了我舅舅。我舅舅說有辦法,幫你抱得美人歸。」

巫天澤心中一喜道:「真的嗎?城主真這樣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