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當了,那就再送幾萬個。」過了一會,君以墨開口道,「記得品質要最上乘的。」

他的小野貓,只能擁有世界上最好的東西!

龍鳳寶寶-爹地別惹我媽咪 「啊?」現在輪到藥店掌柜蒙逼了。

按照慣例,主子不是應該把毀壞他心意的人大卸八塊嘛?

如今怎麼沒按劇本走?

他都已經準備好替那姑娘開口求情的詞了!

藥店掌柜心道。

「嗯?!」見藥店掌柜遲疑,君以墨不悅的出聲。

藥店掌柜聞聲,立即警惕起來,道:「是!」

隨即下去給蘇七月挑選玉瓶。

見藥店掌柜走了,君以墨才回過頭來。

想到蘇七月這個另他魂牽夢繞的人,他不僅開口道:「嘖嘖,小丫頭,看來是得好好罰你才行。」

至於怎麼罰,君以墨則想起了蘇七月的櫻桃小嘴。

嗯!一定要好好懲罰。

君以墨心道。

倘若讓蘇七月知道君以墨此刻的內心想法,蘇七月一定會大罵道:「你TM哪裡是想懲罰,明明是要光明正大的玩親親!」

只是蘇七月並不知君以墨的想法。

等她剛回到客棧,就被君以墨一把抱住並且壓在身下的時候,蘇七月才知道:糟了!嘴巴又要癢了!

當然,這些都是后話了。

而此刻,衛家分支大院之內,衛蘭兒期待的衛三長老終於出現。

不同於衛蘭兒的崩潰,此刻衛三長老可謂是滿面春風。走路都帶著風兒,心情高興到飛起。

當然,小櫻那個女人是肯定不能給衛三長老帶來那麼好的心情的。

他的好心情的來源只因為,在回來的路上,得到消息,冥天會場即將拍賣一顆橙階靈藥!

要知道那可是橙階靈藥啊!

跟藥劑的差別可謂是不小。哪怕是可以媲美橙階靈藥的藥劑,在衛三長老心裡,始終是比不上橙階靈藥的。 一般,在他們衛家,橙階靈藥只能是衛家家主才可以服用,而且還得不到幾顆。

就憑上次衛蘭兒偷用橙階靈藥,把這事推給衛語嫣,使衛語嫣被家主活活打死這事,也可以知道橙階靈藥的稀罕之處了!

知道有了橙階靈藥之後,衛三長老也不再難過了,想著拍下靈藥沒準家主就不會記自己的過錯。

所以衛三長老心中默默下了決心:不惜任何代價,也要拍下橙階靈藥!

而經過上次的教訓,衛三長老早早就把入場卷給拿下了。

他購買下四張,其中他,衛蘭兒,衛雨兒各一張。還有一個嘛,自然是小櫻的了。

那個女人弄得他很爽,怎麼著,衛三長老也不會讓自己玩過的女人太寒酸。

而且,衛三長老有意在小櫻面前顯擺,自然不會虧待了小櫻。

故而他才拿下四張入場卷。

衛三長老興沖沖的回到衛家分支為自己幾人準備的客房之後,衛雨兒出來了。

「長老。」衛雨兒恭敬的喚了一聲,道:「您來看看衛蘭兒吧!」

衛雨兒雖說把衛蘭兒扶回了客房,可並不代表,她已經原諒了衛蘭兒。

在衛雨兒心底,恨不得把衛蘭兒千刀萬剮,但是,如今的她沒有實力,只能忍。

勉強演著擔憂的臉,衛雨兒裝作哭哭啼啼的道:「蘭兒姐姐她,她一回來就瘋了!」

「什麼?!」衛三長老驚呼一聲,「怎麼會瘋了?!」

要知道衛蘭兒在家主眼中的地位可是不低,瘋了,家主不把他碎屍萬段了才怪。

「就是這樣的,您去看看吧!」衛雨兒讓開了路,道。

衛三長老聞言,急匆匆的就跑進了客房。

卻見衛蘭兒忽然奔出來,扯著他的衣袖道:「長老,長老,你要為蘭兒復仇啊!」

「怎麼回事?!」衛三長老見衛蘭兒狼狽的模樣,沉聲問道。

「那……」衛蘭兒剛想開口,便想到自己如果說出失貞的事來了,說不定會成為棄子。於是又把嘴邊的話吞了回去。

「你快說啊!怎麼回事?」衛三長老見衛蘭兒要說不說的模樣,忍不住著急道。

「哇!」衛蘭兒被衛三長老一激,就大哭一聲,道:「有人給我下毒手,活生生廢了我的修為!」

「你說什麼?!」衛三長老聞言大怒,「豈有此理,豈有此理!誰這麼大膽?!」

同時,心中也著急起來。

怎麼辦?怎麼辦?!

衛蘭兒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出了事,家主會不會扒了自己的皮?

衛蘭兒哭道:「就是昨日接待我們的那個人!他給我服用了化功散!」而且還強那個奸了自己。

這句話衛蘭兒並沒有說出來,但繞是如此,衛三長老也大怒起來:「豈有此理,這個狗雜種!老夫當初就不應該繞過他!」

「長老!他肯定是在報復你那一掌之仇啊!」衛蘭兒添油加醋的道。

「你說的對!這狗雜種可能就在報復老夫,」衛三長老開口道,「蘭兒你放心,老夫現在就去剁了他!」 衛三長老說罷,就要出門打狗。

但奈何此刻衛蘭兒拉住了他,衛三長老一回頭,只見衛蘭兒哭泣道:「長老,你一定要記得給蘭兒找到化功散的解藥啊!」

「這化功散的解藥不應該其他地方也有得賣么?」衛三長老聞言詫異道。

衛蘭兒搖搖頭,哭道:「沒用的,沒用的,我剛才試過了,試過了,嗚嗚~」

原來衛蘭兒在回來之前,就已經到藥鋪買過化功散的解藥,但不知為何,就是不起作用。故而衛蘭兒一回到家門才會大哭大鬧起來。

至於為什麼沒有用,那就得問蘇七月了。

化功散本來就是蘇七月託人賣給小桃的,十萬年前的化功散,藥鋪又怎麼會有解藥呢?

並且,蘇七月的化功散,會隨著時間的推移,一點一點損害經脈。也難怪得不到解藥的衛蘭兒會如此崩潰了。

而衛三長老聞言,則是輕輕的拍了拍衛蘭兒的背,安慰道:「沒事,老夫幫你找解藥。」

說罷,便氣沖沖的殺去張家大院。

而在原地站著的衛蘭兒,則扭曲著臉笑了!

張應天你個狗東西,毀了我的清白與前途,那就拿全家的命來賠吧!

……

一段時間之後,衛三長老也來到了張家大院之外。

滿是怒氣的衛三長老當即大喝一聲:「張應天你個狗東西!快給老夫出來!」

衛家長老這一喝,帶著綠階後期強者的威壓。

邊城的分支家主都抵不過,何況是張應天?

所以張應天在院內當下就吐了一口老血,而衛銀花等人,便都紛紛昏了過去。

張應天大驚,忍著內傷勉強走了出去,道:「敢問長老為何……」

「張應天!別給老夫裝!蘭兒的事情你清楚!」衛三長老怒道。

要不是因為化功散的解藥,他早就拍死張應天了!

而張應天聞言,心裡咯噔一聲,想著:難道這老頭已經知道那事了。

強掛著笑容,張應天道:「長老!長老!不關我事啊!是蘭兒小姐她,非要我那麼做的啊!」

「你胡說八道!」衛三長老聞言,簡直都要氣笑了!

這老王八蛋在說什麼玩意,難道衛蘭兒會自虐到請別人給自己灌下化功散?!

別說說出來他不信,只怕連張應天自己都不信!

只是出乎衛三長老意料之外的是,張應天不僅說了,還繼續道:「長老,這這真不是假的啊!蘭兒小姐她,非要我給她,她纏著我,我這也沒有辦法啊!」

「張應天!別以為老夫不敢動你!」衛三長老聞言大怒。

張應天不給他化功散的解藥也就罷了,居然還跟他打啞迷!

豈有此理!

隨著衛三長老的怒意增加,周圍的威壓也不禁跟著加大。

這樣一來,張應天原本就受了重傷的身體更是雪上加霜!

突如其來的疼痛令張應天心中叫苦,再這樣下去,他非得讓衛三長老給殺了不可。

「長老,好歹我們現在也算是一家人啊!你殺了我,蘭兒小姐不也得傷心嗎?」

實在沒辦法了,張應天說了一句。 「你!」衛三長老聞言,更怒,這狗東西居然敢拿解藥的事情威脅他!

雖然心中非常生氣,但衛三長老也放下了威壓。

畢竟若是殺了張應天,衛蘭兒沒有了解藥,那可就更糟了!

張應天一條命事小,他衛家往日的輝煌事大。

「老夫告訴你,別想著耍花招,不然,哼!」衛三長老拂袖道。

「不敢,不敢。小人自然是不敢的。」張應天聞言賠笑道。

「最好是這樣!」

「啾啾。」暗處中,眼見著兩個人即將和好,小鳳著急的輕聲鳴叫。

啾,這可不行啊!

主人是想他們反目成仇的啊!

小鳳的小眼珠子一轉,立即想到辦法。

忽然,衛三長老感覺自己的頭有一種眩暈感,其後,立馬變了臉色。

張應天見了,心中只感不妙。

果然,應了張應天的直覺。

衛三長老朝著張應天一掌就揮了過去。

張應天的胸口感到一陣劇烈的疼痛,口中一甜,便吐了口血。

「你,你!」張應天此刻好恨,沒想到衛三長老忽然出口反口,居然偷襲自己!

「哼!張應天,此刻就是你的死期!」衛三長老說罷,又是一掌揮了過去。

這一掌,可謂是用盡衛三長老的全力,帶著綠階後期的威壓,仿若一棟九層大樓壓著下去。

張應天雙目一瞪,心裡萬分不甘。

難道他今天就要死在這裡了么?

「砰!」忽然間,爆破一聲!

張應天睜開眼,卻見一位黑衣人在自己面前矗立著。

「我救你,你能剷除衛家么?」

張應天腦海里忽然傳來一道陌生的聲音。

昏婚欲愛 但他很清楚,這道聲音是前面的神秘人的。

「可以!」張應天肯定道。

哪怕用盡他的生命,他張應天也要衛三長老碎屍萬段!

「好!」

一道奇怪的聲音在張應天腦海里落下,張應天抬頭一看,只見黑衣人與衛三長老戰鬥在了一起。

一時間,劍影刀光,每一道功夫似乎都是高深莫測!

這使張應天的內心更是相信眼前的人是一個高手!

忽然一聲慘叫,衛三長老吐了一口老血。隨即快速的逃離了現場。

而張應天,也是滿臉崇拜的看著黑衣人。

不管什麼時候,強者都是受人崇敬的。

「你趕緊離開,不然,那老頭帶人來了,你就跑不了了!」黑衣人忽然開口道。

張應天聽言,也明白了自己該做的一切。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