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出去扔了吧!」小蘭道。

「反正你有空間手鐲,先收起來,聽說奇獸卵和幼崽在外面很貴,等我們出去,說不定還能賣個好價錢。」宋玉珍笑著說道。

「行。」雖然林峰現在已是一個大財主,不過本著能掙就掙的原則,他還是很高興的將六顆三角毒蛇蛋給收了起來。

隨後三人滅了火把,出了山洞。

走過路過不要錯過,看得爽了賞個錢嘞! 「這個山洞雖然很不錯,就是太黑了。」站在山洞外,林峰看著黑洞洞的山洞,有些不滿意的道。

「有這麼一個山洞你就知足吧。」宋玉珍嘻笑道。

「山洞裡之所以那麼黑,有很大一部份原因是洞口這些亂草,如果我們將這些亂草清理掉,裡面應該會明亮很多。」小蘭指著周圍比人還高的雜草說道。

「可是將這些雜草清理掉后,山洞就完全暴露在外面,很容易被人發現,到時將會很危險。」林峰皺著眉頭,雖然他也認為小蘭說得很對,但是要用安全來換光亮,他寧願不要光亮。

「這個好辦。」小蘭想了想,隨即一副信心十足的樣子道:「我們只將洞口的雜草清除掉,外面應該沒那麼容易發現,另外,我們可以在周圍布些陷阱。」

「你會布陷阱?」林峰一臉詫異的看著小蘭問道,旁邊,宋玉珍也滿臉不可置信的看著小蘭。

小蘭現在才多大,十歲,十歲就會布陷阱,這可能嗎?反正林峰和宋玉珍兩人無法相信,但是小蘭卻出乎他們意料的認真點頭道:「以前我在家裡,跟著父親在山上去布過陷阱打野獸,這裡什麼都沒有,我只能布些簡單的陷阱。」

聽著小蘭的話,林峰嘴角不自然的抽搐了幾下,十歲就跟著父親上山布陷阱打野獸,而且還是女孩,真不知她父親怎麼忍心,如果出現意外怎麼辦?

宋玉珍走到小蘭面前,拉過她的手,就像一個大姐姐一樣,拍了拍,一臉溫和的問道:「以這裡的條件,你能布些什麼陷阱?」

「我可以從周圍這些雜草中選些適用的撮成細繩,然後砍一些韌性強的樹枝做成弓布置在周圍,另外,我們還可以在一些必經之道挖些深坑,在坑裡插些削尖的樹枝,上面再蓋上草,以現在條件只能做這兩種了。」小蘭低著頭輕聲說道,似乎又想起了以前的事情,臉色也變得有些痛苦。

「夠了,有這兩樣就足夠了。」林峰點了點頭,為了不讓小蘭再去想以前的事情,他立即對著兩女說道:「為了我們的安全,現在立即動手,先挖坑,挖在山洞裡面。」

「什麼?挖在山洞裡面?」兩女聞言,齊齊驚呼出聲。

「對。」林峰非常認真的點頭道:「就挖在石室的出口處,裡面光線不好,如果有人進來,肯定會踩進陷阱里。」

「那我們出來怎麼辦?」宋玉珍問道。

「我們在上面放兩根木棍,到時踩著木棍出來。」文昊說道。

兩女想了想,覺得林峰說得有道理,也不再多問,便按照文昊的吩咐,再次進入山洞,挖坑去了,而林峰則一瘸一拐的跑到外面砍樹枝去了。

半個小時后,林峰抱著一抱木棒走了回來,木棒不長,只有半米,每根都有嬰兒手腕粗,一頭被削得就像一隻長矛一般尖利,數量也有二十多根。

而此時,在小蘭和宋玉珍兩女的共同努力下,一個長兩米,寬一米,深半米的小坑已經被兩女挖了出來。

放下手中的木棒,林峰來到土坑旁,對著兩女笑道:「你們起來休息一下吧,我來挖會兒。」

遲疑了一下,已滿頭大汗的宋玉珍這才輕輕的點頭,從土坑中爬了起來,隨後小蘭也被兩人拉了起來。

林峰拿出一把半尺長的二品中階天器匕首握在手中,跳下土坑,整個人就像一隻鑽地鼠般爬在土坑中,手中匕首不斷閃動,每一下,總會帶起一篷泥土。

三人藉助手中鋒利天器輪翻上陣,一個小時后,土坑已被三人挖了一人多高。

將裡面的鬆土清理掉,林峰身體向上一縱,跳出土坑,來到兩女身旁,指著土坑,滿臉笑容的說道:「這麼深夠了吧。」

「夠了。」小蘭笑著點頭,然後走過去,將早已準備好的木削抱過來,說道:「只要等我們將這些木削安裝上去,再在上面蓋些草,這個陷阱就做好了。」

「這麼深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掉下去,裡面又插著尖銳的木削,就算是劍師也要受傷啊!」看著小蘭手中那些被自己削得異常尖銳的木削,林峰心中便聯想到有人從上面掉在那尖銳的木削上會有什麼後果。

最輕恐怕也得將兩條腿廢了吧,如果倒霉些,恐怕那些木削會將其直接變成太監。

想到這裡,林峰身體一顫,全身一陣惡寒,真是太可怕了。

「哥哥,你在想什麼呢?快來幫忙啊!」小蘭看著林峰愣在那裡,一臉古怪的模樣,立即催促道。

「來了,來了。」林峰立即回過神來,他可不敢將自己心中的邪惡想法讓兩女知道,趕緊乾笑兩聲道:「我剛才在想,誰會第一個掉進我們的陷阱呢?」

說著,林峰的目光一轉,落在那條被宋玉珍劈成兩截的三角毒蛇身上。

雖然這個陷阱夠厲害、夠陰險,可是最多也只能陰到劍師以下或是三級奇獸,而且還只能傷著他們,如果來的再厲害些,到時自己等人該怎麼辦?以自己等人的實力,即便對上受傷的劍師也是不可能蠃的,這裡再無第二條出路,難道到時只能等死?

想到這裡,林峰再次想到三角毒蛇的特長,當即對著小蘭道:「小蘭,別慌,等一下再去。」

說完,林峰就走到那條三角毒蛇屍體旁,將兩截屍體撿起來,然後用手中天器匕首在石室的石壁上挖出一大塊石頭,並將其挖成一個石碗。

「李武哥哥,你這是在做什麼?」看著林峰的動作,宋玉珍一臉疑惑的問道。

林峰一邊將蛇屍放在石碗中,將其搗爛,一邊開口道:「雖然我們這個陷阱很厲害,但最多只能對付三級奇獸和劍士級的人類,而且還要在對方不知情的情況下,如果進來的是四級奇獸或是劍師級的人類,到時最多只能傷到他們,可這些高手,即便受了傷,我們也對付不了,到時就危險了。」

林峰頭也不抬,繼續一邊搗著蛇屍,一邊說道:「所以我就在想,反正這個陷阱都是拿來對付敵人的,不如就將其做厲害些,而這三角毒蛇的毒正好能讓這個陷阱變得更加厲害,浪廢是可恥,所以我就將它拿來用了。」

走過路過不要錯過,看得爽了賞個錢嘞! 兩女聞言,臉色紛紛大變,她們已經明白林峰的想法,雖然都覺得用毒太過歹毒,不過經過幾個月地獄般的訓練,在見證了太多的殘酷事實后,她們也不再像以前那麼天真、單純,為了保命,誰也沒有反對。

愣了一下后,小蘭突然轉身離開山洞,這個舉動讓林峰和宋玉珍都是一愣,都沒明白小蘭這是什麼意思,難道是因為覺得林峰的想法太過歹毒,而不屑再與他們為伍?

沒等兩人想明白,離開的小蘭再次跑了進來,只是再次看到小蘭的舉動,更是將林峰嚇了一跳。

因為,小蘭手中那把天器寶劍直直舉起,對著林峰就跑了過,看得林峰還以為小蘭要將他這個心腸歹毒之輩擊殺呢!

旁邊的宋玉珍也被小蘭的舉動給驚呆了,居然忘了阻擋,就這麼愣愣的看著小蘭的劍尖離林峰越來越近。

但是,當小蘭的劍尖離林峰胸前只有數寸時,突然停了下來,開口道:「哥哥,這條三角毒蛇也不能浪費,給你。」

直到這時,林峰才注意到,在那鋒利的寶劍上,正挑著兩截三角毒蛇的屍體,因為山洞的光線太暗,所以剛才根本就沒看清。

「好好。」林峰趕緊將兩截三角毒蛇的屍體取下來,同時心裡也鬆了一口氣,至從認識宋玉珍和小蘭后,他就將她們當成自己的妹妹,在他心裡,可從來沒有想過大家會有朝一日拔劍相向,就以剛才林峰明明可以避開,卻一直沒動,因為在他心裡,他還是相信小蘭不會對他出手,最終,他賭對了,如果剛才他避了,說不定還會給兩人之間的感情造成裂痕。

林峰鬆了一口氣,同時,宋玉珍也鬆了一口氣,她出生大戶,因為身份的原因,從小並沒有朋友,而林峰和小蘭兩人則是她唯一的朋友,她可不願意看到自己唯一的兩個朋友拔劍相向。

「看你,這麼好的天器居然拿去挑蛇屍,要是讓外人知道,恐怕要氣得吐血。」宋玉珍走過去,撫摸著小蘭的頭,就像一個大姐姐一般,疼愛的說道:「另外,你要記住,劍是拿來對付敵人的,以後不管什麼時候,千萬別拿劍尖對著自己的朋友。」

「哦。」小蘭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聽著宋玉珍的話,茫然的點頭應道。

小蘭的這個插曲很快過去,林峰一邊搗著蛇屍,一邊和兩女聊著天,數分鐘后,兩條三角毒蛇就被林峰搗成了血肉混合的肉泥。

「怎麼樣?」林峰拿一根枯枝從石碗中挑出一團血紅色,還散著一陣腥臭怪味的三角毒蛇肉泥,一臉笑容的對兩女問道。

兩女一臉噁心的連忙後退數步,離林峰遠遠的,這才點頭道:「可以了,可以了,哥哥,這個陷阱就交給你了,我們去外面弄些乾草晚上用來鋪地。」說完,兩女便逃似的跑出山洞。

「嘿嘿。」林峰看兩女的背影,乾笑兩聲,隨後便拿來木削,將每根木削帶尖的那頭拿到肉泥中絆一圈,等拿出來時,整個尖頭都粘滿有了血紅色的肉泥。

「三角毒蛇全身是毒,以後不管是誰,只要被這些木削刺傷,恐怕就要倒霉了。」看著手中木削尖上那血紅的肉泥,林峰臉上浮現一絲冷笑。

隨後,林峰不再遲疑,將那些木削全都粘上三角毒蛇的血肉,然後小心翼翼的抱著木削跳進了土坑之中。

一個小時后,兩女抱著大抱的乾草再次回到山洞,小心的從土坑上跳過,將乾草放到洞里,這才又跑到土坑邊上,向仍然還在土坑中的林峰問道:「哥哥,弄好沒有?」

「馬上就好,只剩下最後一根了。」林峰頭也沒抬的答應一聲,便又忙自己的去了。

數分鐘后,林峰身體一縱,人影一閃,一下子出現在兩女的身旁,拍了拍手,笑道:「幸不辱命,全都弄好了。」

兩女聞言,扭頭向土坑中看了一眼,不大的土坑中,木削林立,整齊的排列著,每兩根本之間的距離只有成人巴掌寬,根本不會出現掉進兩根之間的縫隙中而不受傷的情況,整個看起來就像是一片槍林,看得兩女一陣頭皮發麻。

「怎麼樣?不錯吧?」 總裁的天價契約 林峰一臉得意的問道。

兩女將頭轉過來,臉有些發白,就連身體都有些微微的顫抖,很顯然,她們也被陷阱嚇著了。

「哥哥,要是我們掉下去該怎麼辦?」小蘭聲音有些發顫的問道,以她原來的設想,木削根本就不會有這麼秘集,而且也不會有三角毒蛇的血肉,就算自己人掉進去也就是受傷而已。

可是現在,林峰將木削加以數倍的安插在裡面,還有三角毒蛇的血肉,如果掉下去,恐怕小命要送掉。

「沒辦法,為了安全,大家以後只能小心點。」林峰無奈的搖了搖道。

隨後,三人在陷阱上放上兩根手臂粗的木頭供自己人搭腳行走,又在上面放了一些草做掩飾,這個陷阱就算完成。

等林峰三人將陷阱完全弄好,太陽已劃到了地平線上,三人這一天也是累得不輕,先是戰獨角戰豬,接著又和一群土蠍大戰,最後又是殺三角毒蛇,又是挖陷阱,等到一切完畢,幾乎人人都脫力了。

胡亂的將兩女抱回來的乾草鋪在地上,三人坐在上面,然而林峰手腕一轉,從手鐲中拿出一塊白生生的肉,這正是獨角戰豬的肉。

「這裡不能生火,這個……大家也只有將就著吃點。」林峰拿著生肉,用匕首從上面切了一塊下來,遞給宋玉珍道。

看著林峰遞來的生肉,宋玉珍臉色一白,一臉古怪的表情,就好要作嘔一般,好半天都沒伸手去接。

「這個……,我也沒辦法,中午的烤肉已經被我們吃完了。」林峰也知道吃生肉對兩女來說無遺是受刑,但他也沒有辦法,總不能不吃吧。

「今天將就吃點吧,不吃會沒力氣的。」林峰對兩女勸慰道:「明天我們出去轉轉,看能不能找到些果子。」

知道林峰也是為了大家好,宋玉珍總算是顫抖著手,將文昊遞來的生肉給接了過來,隨後林峰又切下一塊,遞給了小蘭,小蘭倒是沒有遲疑,立即就接了過來。

只是,兩女接過生肉后,就俏臉慘白,咽喉不斷蠕動,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手中生肉就像是十分恐怖的東西一般,一臉恐懼的看著它,根本就不敢往嘴裡送。

走過路過不要錯過,看得爽了賞個錢嘞! 不但是兩女,林峰同樣愣愣的看著手中腥紅的生肉,聞著那濃重的腥味,一想到要將它吃下去,喉嚨就不斷的冒酸水,肚子里一陣翻江倒海,陣陣噁心感不斷傳來。

「這個……」抬頭看了兩女一眼,發現兩女也和自己一樣,林峰一咬牙,就像是壯士割腕一般,表情一肅,對兩女道:「其實這生肉味道也不錯的,也沒你想的那樣難吃,你們看我怎麼吃。」

說著,林峰就用匕首切了兩指寬一條精肉,在兩女那恐怖的目光中,喂到了自己嘴裡。

生肉還未喂到嘴裡,一陣濃重的腥臭味便撲鼻而來,肚子里一陣翻江倒海,一股子酸水瞬間涌到了喉嚨處,差點就嘔了出來。

為了眾人明天能有體力,林峰連忙用手將嘴強捂住,不讓冒出的酸水和剛喂到嘴裡的生肉嘔出來,閉上眼睛,強忍著噁心,將嘴裡的所有一切都強行吞了下去。

腥臭的味道充斥著整個口腔,隨著生肉被強行吞下,一陣陣的酸水不斷從下往上涌,好幾次林峰都差點吐了出來。

好一會兒,噁心的感覺這才稍松一點。

咂巴咂巴嘴,似乎味道不錯,林峰臉上強擠出一絲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對兩女道:「味道很不錯,你們趕緊嘗嘗。」

看著林峰,想到他剛才吃生肉的景象,兩女喉嚨就不斷蠕動,一陣陣噁心感不斷傳來。

不過兩女知道林峰是為了她們好,好一會兒,兩心中的噁心感總算平息了一點,為了不讓林峰失望,兩女咬著牙,用手中天器切了一塊比手指還小的生肉,一點點的往嘴裡去。

「嘔嘔……」

生肉還未喂到嘴裡,光是聞到那濃重的腥味,宋玉珍便忍不住跑到石室一角嘔吐起來。

就在宋玉珍起身的同時,小蘭也忍不住那濃重的噁心感,跟著宋玉珍一起,跑到角落裡嘔吐起來。

看著就像要將心肝都吐出來的兩女,林峰即心疼,又自責,自己這個做哥哥的居讓妹妹受如此之罪,真是太失職了。

不過即便林峰再難過,可是他也沒有辦法,這裡不能生火,根本不可能將肉烤熟,而且這裡遍地奇獸,更不可能隨便出去找其它食物。

好半天,兩女這才回過氣來,重新走回來坐下。

不過兩女都比較懂事,只看了那一臉心痛與自責的文昊,便沒有再說話,她們知道,林峰是真心對她們好的,之所以要吃生肉,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而兩女心中更明白的是,這個島上兇險萬分,如果她們不吃生肉,體力和勁氣就很難恢復起來,如果到時遇到危險,她們便無力反抗,只有死路一條。

所以,兩女在休息幾分鐘后,便再次切了一切生肉,強生的喂到嘴裡,並盡量不讓它吐出來。

只是事與願違,這次,生肉剛喂進嘴裡,那濃重的腥味就讓她們再次嘔吐起來。

雖然再次吐了,但兩女均沒放棄,吐完,又回來坐一會兒,接著吃。

再吃,再吐,再吃,又吐。

就這樣,兩女連續吐了六七次,就差苦膽沒有吐出來,最後肚子里所有的東西都被她們給吐光了,雖然嘴裡不斷發出『嘔嘔』的聲音,但總算沒有再吐出東西,當然,生肉也被她們強行的吞了下去。

一連強吞下數塊,肚子里又變得翻江倒海,似乎又有嘔吐的趨勢,兩女不敢再吞,只得停了下來。

看著兩女總算吃了一點,林峰也鬆了一口氣,隨即自己也強忍著噁心,連續吞下數塊,感覺肚子里有了點貨,這才停下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