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你怎麼這樣啊,我好歹也是個大學老師,要是別人知道我兒子大學沒畢業,說出去多丟人。」

「要是別人知道我兒子是個文弱書生,說去才丟了老子的人!」

龍柏忠大吼一聲,讓林芳啞口無言。

龍勝林,龍勝林。

龍柏忠當初給龍勝林取這個名字的時候,似乎也已經暗示了,林芳永遠都無法戰勝龍柏忠。

龍家永遠在林家之上。

「那好,我跟你離婚,孩子隨我。」

林芳此話一出。

龍勝林跟龍柏忠都愣住了。

她是好不容易看到兒子轉了性了,開始關注自己的生活了,自然也很支持龍勝林。

否則眼睜睜看著兒子像龍柏忠那樣,人到中年,整日花天酒地,紙醉金迷。

林芳不忍心。

「媽,我看算了吧。」

其實,跟杜錦相處也不一定非得去學校。

「你說離婚就離婚,我一來沒有出軌,二來沒有犯錯,以我的身份,你也沒資格跟我提離婚!提離婚就是犯罪!」

龍柏忠走到龍勝林面前去。

「你整天究竟跟你媽嘮叨了些什麼!」

「沒說什麼呀!」

還是往常應付父親的語氣,但如今龍勝林卻感覺龍柏忠並不是那麼好說話的。

「我明天就讓人去安排,讓你提前去隊里。」龍柏忠說著便快步上樓。

龍勝林深沉的吐了口氣出來。

「這可怎麼辦?」

「別管他,他瘋了,我說什麼也不會讓你這麼早去隊里的,你放心。」林芳此時候倒是硬氣幾分。

從來沒敢跟龍柏忠反抗什麼的,今天是第一次。

她晚上也沒有回卧室,躺在次卧就在想這事兒。

好不容易龍勝林「洗心革面」難不成還不給這個機會?

結果卧室門被推開了。

深更半夜,龍柏忠跑過來認錯來了。

抱著林芳就是一句一句的話。

「我是看勝林這孩子還有救。孫志尚那人做事情沒節操沒下限,勝林跟著要吃虧!」林芳嘆息了一聲。

她也不是真的要跟龍柏忠離婚。

「勝林認識了那杜錦之後,整個人都變了不少,也上進了,很少帶女人回家裡來,我瞧著不錯,要是讓勝林去學校,跟杜錦長久相處,以後孩子會更好。」

「杜錦。」

龍柏忠記下了這個名字。

他不是真的要跟林芳離婚,但是真的要將事情弄清楚。

是杜錦,讓龍勝林突然轉了性了。

「你知道嗎?我們家族世世代代男子都是要進隊里操練,沒有哪個例外,這就是我們龍家的基業,可不能讓你毀了。」

龍柏忠在昏暗的房間,低沉著嗓子開口。

林芳一聽,感覺不對勁兒。

「你說,我能讓一個外人,改變我們龍家的基業嗎?林芳。」

說完,龍柏忠就離開了。

「龍柏忠!你究竟要幹嘛!」

林芳剛才真是昏了頭了。

很少,龍柏忠會來哄她,她畢竟也很少發脾氣。

所以剛才就放鬆了警惕,講了實話,但龍柏忠那樣子,可不像是要善罷甘休。

她真是蠢透了,竟然還妄想跟龍柏忠談條件,讓龍勝林去學校上學!

……

「媽。」

龍勝林皺著眉頭,看向林芳。

林芳拿著那份轉學通知書,手都忍不住顫抖。

「杜錦又轉學了。」龍勝林吸了吸鼻子。

「又?」

「嗯。」龍勝林點點頭:「去哪裡了,你知道嗎?」

林芳瞧兒子那樣子,可憐兮兮的。

「兒子,我看還是算了吧,就是一個同學罷了。」

「媽,告訴我,去哪裡了?」龍勝林接著開口:「要不然我真恨你一輩子。」

林芳沒由來的一陣心疼。

那杜錦,恐怕是龍勝林為數不多的交心的人。

「就在蓉城呢,只是換了一所學校,我也不能去接近他了,畢竟人家是游家那邊的人。」 龍勝林學了聰明,早已經要到杜錦的手機號。

就給對方打了個電話過去。

「我沒事兒,好像是學校要勸退我,我就讓我哥給我辦轉學了。」

聽到這兒,龍勝林心一抽一抽的疼。

杜錦的聲音透著一股子的單純跟清雅,當然,他也不知道這一切都是龍勝林的父親所謂。

「杜錦……我。」龍勝林實在沒臉再跟杜錦說什麼。

要是自己一對杜錦有什麼,父親又去破壞怎麼成?

「你以後還是可以找我玩啊,我這突然轉學,林老師那邊的同學還要以此給我辦一個什麼聚會,如果你認了我這個朋友的話,就一起來吧。」

沒想到杜錦會這麼說,龍勝林喜上眉梢。

「真的?」

「莫非我還騙你不成?」杜錦失笑。

「你騙過我好幾次!」

而且還是把他騙得團團轉,不過對方是杜錦,他也認了。

「這次是真的。」杜錦聲音低低的,龍勝林就想到對方說完話抿著嘴笑的樣子。

掛斷電話,龍勝林暗嘆自己鐵定是魔怔了。

孫志尚這幾天約龍勝林,龍勝林都不來,這次就親自來了家裡面。

因為是周一,所以林芳也不在。

孫志尚跟保姆打了招呼,詢問了一番,便上樓去了龍勝林房間。

「龍勝林!」

孫志尚打開門進去,就看到床上拱起一團。

輕笑,走過去一把掀開了被子。

「狗比。」孫志尚見了龍勝林早上興緻昂揚的模樣,沒眼看,撇開臉去。

龍勝林本來也是礻果睡,被子一掀,就有點涼,醒了過來。

「你來幹嘛來了?」

龍勝林隨意套了衣服,便起身給自己倒了杯水。

「我特么還不能來了,你這幾天忙什麼呢,也不跟我玩了,我爸都在問了!」

「你爸?問什麼?」

孫志尚父親跟龍勝林父親也是好友,兩家關係好,自然也希望兒子們關係好。

龍勝林想起上次林芳跟龍柏忠提起上學的事情,龍柏忠說的那番話就讓龍勝林心裏面多了幾分壓力。

本來吧,自己跟孫志尚在大人的飯局上認識,從小一起長大,這也沒啥。

是兄弟,也就認了。

但是自從龍柏忠不答應他去學校,還強迫杜錦離開學校,龍勝林對這段關係,就產生了奇怪的感覺。

「你說,我跟你都是二十歲的小少年,怎麼不能去學校上學了?」龍勝林開口。

「啥?」孫志尚一愣。

不知道對方為何突然說起這話,只隨口答:「上學幹嘛呀,寫作業聽那些老師發瘋,呵,你是發神經了吧。」

「發jb瘋!我媽就是老師,我艹。」

果然,跟孫志尚說幾句話就一定得吵架。

「你他媽今兒有事兒沒事兒,沒事兒快滾。」

「我說龍勝林你是瘋了吧!」孫志尚見龍勝林那一通脾氣,嘩啦嘩啦的。

他多無辜啊,上去就準備給龍勝林來一拳頭,龍勝林揮開對方的手,去衣櫃那兒給自己找了新的衣服。

孫志尚見對方還對鏡子瞧了幾眼,整了些髮膠。

登時驚訝。

「你這是要去見誰?一副孔雀打扮。」

「關你屁事。」龍勝林不想多說。

孫志尚感覺心都變冷了。

「是為了杜錦吧。」

「龍勝林我們從小就認識,你說你為了那杜錦揍了我多少回了!我特碼的二十年兄弟情比不上一個小白臉?」

暖妻之當婚不讓 孫志尚追在龍勝林身後就出了龍家,然後還不管龍勝林方便不方便,上了龍勝林的副駕駛。

龍勝林冷眼瞧了孫志尚一眼,知道這孫子賴著了,只好發動汽車,朝跟杜錦約定要的地方去。

「我說你回句話那,難道你還真的要跟杜錦好上了?」

「杜錦畢竟是一男的,能給你們龍家傳宗接代嘛嗯?我這兄弟還比不上杜錦那小子了,你知道龍家跟孫家是什麼關係嘛,這麼對我小心有一天我真的跟你絕交。」

「閉嘴行不行。」龍勝林很不耐煩。

跟孫志尚一起玩兒的時候,當然是脾氣不好,也習慣了。

但自從跟杜錦在一起,龍勝林發現自己彷彿還有另外一面似的。

不再脾氣暴躁,不再亂打人。

「這又不矛盾,我有兄弟,還不能有個情人?」龍勝林想著杜錦,心情平復了許多。

「現在我忙著搞定杜錦,沒有時間理你,等搞定了我心定了,也記著你這孫子呢。」龍勝林說著,將車開到一旁停下:「下去吧,我改天來找你。」

「改天?你特碼在這地兒讓我下?」孫志尚不懂了。

早知道龍勝林會半路丟下他,他不該搭這車,該坐自己車去。

「行行行,」孫志尚妥協:「你儘快搞定啊,你搞定了我好帶你去花天酒地!那才是我們男人該過的日子,懂不懂!」

龍勝林敷衍的點頭。

送走了孫志尚,龍勝林開車去了一個郊區。

地方距離市區有點遠,但是因為區大院本來也在郊區附近,所以這邊過去也用不了多久。

這地兒是很大一片草坡,且風景壯麗優美,過來郊遊露營很常見。

但因為今天周一,過來的人挺少。

就只有杜錦他們一行人。

跟上次一樣,三男三女,加上龍勝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