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你們,都給我兒陪葬!」

兩道身影迅速分開,楚軒呈現出來的實力較弱,又拉上了較大的仇恨,所以那天之境要找的定然是他無疑!

「剛才的那個人,竟然是他的兒子?如果剛才知道的話,倒是還能省不少的麻煩。」

沒有什麼好後悔的,也不會感覺惹上了什麼麻煩,這天之境本就是必殺的!

「嘭!」

一柄長槍突顯,通體金黃,橫隔在方力與楚軒之間,七十米的距離!

隔著這麼遠,對於鬥氣之力的控制將會削弱,力量也會大大降低,所以從這表現上能反映出方力心中的燥怒!

赤火之劍所能夠達到的極限長度,也就只有二十三米,這本身實力有著極大相關,晉入天之境將能得到極大地提升。

紅蓮還未綻放,就已經直接消散,順著那柄長槍,硬生生的往後退了百十多米!

這一刻帶給方力的,卻是另外一種衝擊,一個地之境,竟然擋下了他的全力爆發,而且毫髮未損!

一招殺了自己最在意的兒子,要估計的話,至少需要媲美天之境五段的力量,加上對方器符師的身份,原因如何,好像並不難解釋!

「符靈?不過自以為是罷了!」

冷哼一聲,卻是沒有將符靈看在眼裡,因為符靈巔峰,也只是媲美天之境五段,與他相比,什麼都不算!

本要消散的鬥氣之力,卻又再度凝聚,長槍又現,直接頂在了楚軒的胸膛之上。

「好強!」

心中暗道一聲,對方的實力已經超出了自己的預估,的確是慌張了一下,卻又馬上恢復絕對的冷靜!

雙重防禦擋在身前,雙翼扇動,九氣御天決配合一些身法的基礎,順著力量貫穿下來的方向猛退。

情況還是有些糟糕,如果一開始就受重傷的話,後面根本找不到任何翻盤的機會。

「死吧!」

速度再度提升,力量更加狂暴,力量疊起七重,一股蠻橫的怪力轟上經脈,不像火焰之力難辦肆虐,卻能將人經脈直接轟碎。

一翻手,八品的赤火雷霆握在手中,如果有半分遲疑,楚軒知道自己必然重傷無疑!

吸收,大部分力量被赤火雷霆納入,直接擋下了七成的力量,絕大部分尊之境強者都無法擁有的八品巔峰神器,自然有其厲害之處。

剛才還只是感覺到有些吃驚,現在卻有些不敢相信現實,全力爆發,接近於天之境巔峰的力量,竟然能被一個符靈擋下!

質疑,猜測,最終釋懷,既是存在便有道理,鬥氣大陸存在的寶物很多很多,只是一般人無法擁有,而眼前的這人似乎就是不一般的那種。

如此年輕的符靈,比起拉雷西亞家族的年輕一輩都要強,所以這人的身後有些不一般的背景,好像才算正常!

背景這種東西並非是真的屬於自身的實力,但卻非常有用,讓人不得不去忌憚!

放在平時,來自某些大家族的人,絕對是他不敢惹的,因為任何一位尊之境都能夠將他隨意擊殺,那時候方家也會覆滅!

考慮太多,顧慮就會很多,有些痛只能忍下,甚至一忍再忍。

殺!!!

有背景又如何,他一定要讓這些人給他兒子償命,還有徐家的那些,一個個都要死!

或許是有些不夠理智,但是怒火總會在某一刻佔據人的思想,就算是楚軒也同樣如此,生命本就是一場賭博,以命相搏!

嗡!

手中赤火雷霆猛顫,又是一次突然而力量超然的爆發,只是三成的力量轟到身上,就已經讓楚軒呼吸困難。

有氣在體內流通,才能讓身體永遠保持在一種最佳的狀態,在某些極限環境下,鬥氣可以代替空氣,但依然是空氣最好,不帶任何屬性,卻又如同帶著所有鬥氣屬性。

一次不行,再來第二次,第三次,這不是拼消耗,而是尋找破綻,就算是有寶物又能如何,沒有對應的實力,總歸會防備不及!

只過了十多秒而已,卻會如此漫長!

另外一邊,小青已經靠到了小舞那邊,在看到楚軒被不斷緊逼的時候,他想要馬上衝上去分擔壓力的,但卻又要將大哥吩咐的事情做好。

早已經習慣了楚軒所表現出來的強悍,所以小青選擇了相信,而小舞卻根本不信!

那個人類有多強,她有所感覺,她與大笨蛇兩個天之境都奈何不得,一個地之境還不是回去白白送死?

說什麼也不願意到那內部空間去,因為她要發揮自己力量,表現出自己應有的作用!

既然已經答應了,已經到了這裡,怎麼可以什麼都不做,只是為了自己一個的安全而躲起!

「嘭!」「嘭!」「嘭!」「嘭!」「嘭!」

巨聲轟然,楚軒那一邊壓力太大,小青猶豫了一下,撇下小舞,直接沖了上去!

毫無還手之力,就是連移動都是在對方的控制之下。

氣喘連連,雖然沒有傷及筋骨內臟,但肌膚已經沒有完整的一處,月光下照著的那張臉,幾道血痕分佈!

要戰,那便血戰到底,小青衝上來之後,楚軒終於有了攻擊的機會,只是現有的力量,依舊不堪……

眉頭一皺,小舞也跟著沖了上去,雖然她的力量在三人之中是最弱的,而且原本最傲然的速度與靈活在空中也無法施展,但是她不願退縮,這次也是對她的考驗。

謀天下,王妃不好惹 「都給我死!」

不得不分心顧忌另外兩個,心中又多了一些焦躁。方力對小青還有小舞兩個,同樣下了殺心,而不像之前那樣。

五元蒼穹破!!!

赤火之力籠罩上去,離那方力有十多米的距離,也只有在這樣的範圍之內,他的攻擊才能有所體現。

五元禁錮太弱,根本不可能將方力困住,所以這一招應該只算做蒼穹破,比起以前卻也有所不同。

並非徒手爆發,而是用到了赤火雷霆,力量更為集中,本源之火的潛力也引發到最大,力量之強悍,還要超過赤火之劍!

一拳轟出,直接迎上那赤紅色的鋒芒,寶物又能如何,在一個「普通人」手裡,如同廢鐵一般,不過擺設而已。

「嗡!」

一股巨力讓楚軒直接退了十數米,方力卻沒有迎上來,反而離他更遠,瞅准了另外一邊的小舞!

鬥氣翻滾,波動之強,不弱於之前猛攻楚軒的幾招!

「可惡……啊!!!」

小青同時怒吼,再沖了上去,可是根本趕不上,小舞的身體真的扛下這至少天之境八段強者的全力一擊?

「我不是累贅!!!」

看著那逼近過來的身影,小舞沒有擔心自己的安危,只想著魅骨兔怎麼能在速度與靈活上這樣不堪,任人攻擊!

腦海中,無數信息湧入,天賦身法,覺醒!

… 長裙飄在身後,白色身影在月光下爆發出驚人的速度,虛空一踏,氣流逆著小舞移動的方向猛襲過來,卻對她的速度好似沒有任何影響!

一招撲空,迅速轉身再度迎上,方力的反應很迅速,有時候不是速度快就有用的,鬥氣攻擊往往要更快!

不知道怎麼會這樣,小舞在空中的速度突然提升了這麼多,身形的變換非常自如,如履平地一般.

「太好了……」

緩緩的鬆了一口氣,小青也放下心來,但是本打算要衝上去的他,還是沖了上去。

「嘭!」「嘭!」

抓不到小舞的影子的方力正惱怒得不行,卻有個人沖了上來,目標馬上轉換,卻是隨後馬上就受到了幾重攻擊,砸在身上無痛不癢,卻讓人很是不爽。

「赤焰御影!!!」

鬥氣之力在身體中肆意翻湧,擊殺天之境六段就已經算作極限,現在面對的這人,只怕是兩個天之境六段都對付不了的,在這種拚死戰鬥,你死我活的殘酷之下,從開始便不能有任何的保留!

師父楚洛用的兵刃,赤火雷霆的強大自不必說,瞬間吞噬庄玉兩成的力量,也就是楚軒自身鬥氣之力的兩倍!

晉入天之境,自身丹田會發生更大的變化,丹田空間擴充數倍,鬥氣品質也會有所改變。楚軒這一招耗去的鬥氣,也相當於方力自身鬥氣的五成!

機會很難把握,所以更加不能錯失,左手取出一顆丹藥,丟入口中,短時間內,可以讓自身火屬性鬥氣更為狂暴!

「嗡……嗡……」

耳邊輕鳴,赤火雷霆也快要到了容納的極限,力量之牆讓人心驚,楚軒明白,以他的能力,根本不可能控制這種力量。

傷人傷已,有時候就是如此,得到力量的同時,也要隨之付出什麼。

「你!」

雙目瞪著楚軒,方力感覺到了那種力量的恐怖,不必多想,不必多猜,那又是某個天材地寶所帶來的震撼,憑藉人的天賦想要由地之境撼動天之境,毫無可能。

無論之後再出現怎樣的狀況,他都不會再表現出吃驚的樣子,行動證明一切,境界上的超然,怎麼會是隨意彌補得來的。

狂笑之聲在天空之中盪開,可以傳到很遠很遠地方,這一場深夜的生死對決,也不知是否會引來某些無關人員的關注。

皮膚上一道道血痕彌補,青色鱗甲隨之浮現,龍皇血脈會在這種時候自行的保護楚軒,力量提升也有三成之多。

「轟!」「轟!」「轟!」「轟!」「轟!」

赤火之力在一瞬完全爆發,卻沒有在一瞬消散,轟然之聲持續十數秒之久,天色也被赤紅取代,處於方家之中的人抬眼已經看不到原本明亮的銀色月光。

「竟然這樣都被擋下了,很好,真的很好……」握著赤火雷霆的手已經有些無力,冷汗也沒有擦去的機會,比起赤火之劍來說,這赤焰御影已經強過很多很多!

遠遠的避開,隔著數百米,小青與小舞都在小心的觀察著那無盡赤紅的區域,也不知道楚軒與那人的情況各自如何。

目光一瞟,最終還是停在了楚軒的身上,嘴唇動了動,沒用聲音,略作思索!

「看我的!」輕吼一聲,瘦高的身影在天空連續閃動。

僵局很快打破,在方力還沒有沖向楚軒的時候,小青卻是先一步的沖向了方力,三個人彼此配合,不給那人半分的休息機會。

方力依舊只是朝著楚軒迎上,似乎毫不在意身後迎來的小青,臉上儘是殺意,氣勢頗凶!

速度慢了不少,難道是因為之前的攻擊?

右臂上疼痛之意襲上心頭,眼睛跟著眨了一下,對於鬥氣的感知仍在,長槍突現,鋒芒直指,這攻擊已經不算陌生,力量一重猛過一重,受到攻擊之後要想躲開,可能微乎其微。

「快閃開!」

眼睛睜開,身體隨之直衝上去,那攻擊看似迎向自己,卻突然轉了方向,狠狠的朝著小青逼了上去。

「一群不自量力的東西,今天就要讓你們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力量!」

四周鬥氣翻湧,天地間為之變色,對於鬥氣的感知大為削弱,因為隱在自然中的鬥氣之力都朝著一處匯聚,也就是那方力。

不是真的要攻擊小青,也不是要真的攻擊自己,只是為了把他們都引入到這麼一個範圍之內,隨後要面臨的又是什麼,實在是難以預料。

「這就是天之境的力量,動天之能!禁境鬥技,好霸道的力量。」

第一次見到禁境鬥技,實在天光雲影,那個時候,天英與三位天之境的長老聯合才能施展出來!

眼前這人,最多也只是和天英一般是天之境巔峰,僅憑藉他一個人的力量就能夠施展禁境鬥技,這是不是有些強得太過離譜了。

方力也有自己的底牌,這禁境鬥技也只是其中之一,可是以他現在的力量來引發這禁境鬥技還是會有些勉強,只怕之後的幾日,都只能待在安靜的環境下慢慢的恢復,一年之內更是不可能再用第二次這樣的底牌,那樣只會留下更重後遺症,極大的限制自身的提升。

禁境鬥技與聖境鬥技相比實在是太過超然,因為這是掌握了部分天地法則之後的力量,不是簡單的藉助鬥氣之力就能達到。

天地法則,達到聖之境的超級強者之前的戰鬥,那就是天地法則之間的對抗,超脫於鬥技之外。

禁境鬥技也在乾之境強者那裡作用就會變得很小,除非是禁境巔峰,無限接近於法則之力的那種,可以讓人完成一種過渡!

笑容在臉上凝固,禁境鬥技的可怕楚軒很有體會,當初在天光雲影,如果不是塔塔斯,就算是有那位地龍前輩,他也是必死無疑的。

又想到了塔塔斯,卻沒有感傷的機會,一股勁風已經猛壓在了身上!

金色大鎚突現,原本涌動在近百米範圍的鬥氣之力聚攏,巨錘的長度應該在七十米左右,這個範圍是天之境所能夠達到的極限!

「紅色巨錘?」

眼前一陣暈幻,一時間分辨不清看到的景象到底是什麼,一種信息不合時宜的涌了出來,佔據腦海。

紅色巨錘,崩山之勢,一種陌生而熟悉的場景在腦海中浮現!

這是塔塔斯給自己看過的場景,那個超級天才楚軒來到這個世界就是被那紅色巨錘直接砸死,若是沒有那一日,也不會有現在的楚軒,重生於這鬥氣大陸的楚軒。

沒有恐懼,當時的楚軒竟然會是那麼的從容,這些都是塔塔斯給自己所看的影響所呈現不出來的東西。

金色不是紅色,巨錘雖讓一樣強悍,但卻沒有那崩山之勢,之前所想只是虛幻,發生在過往之中的現實,而他現在必須要回到最現實的現在!

猛然清醒,卻只看到金色巨錘猛壓下來,沒有了絲毫躲避的可能!

根本不是幻術,卻把自己帶到了那麼一個場景之中,實在是很諷刺,但這也說明,當初發生的那些,在自己的靈魂中留下來很深的記憶。

來自靈魂的記憶,對於所謂前世的記憶,他是真的很想要讓自己很快能完完全全的記起,因為只有那樣,他才有可能讓塔塔斯恢復!

「嘭!」

赤火之力在身前凝聚,還未綻放,已被巨錘轟然擊散!

說好不去多想,但一想到塔塔斯,還是遲疑了一秒的時間,只因為這一秒,楚軒就被狠狠的砸中,斜向下,朝著地面墜去!

「大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