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溫立軒低垂下眼瞼,陷入深思。

他當然知道退不得,如今這把火被他燒得這麼旺,他去撲火,無疑是引火自焚。

這把火,當然要燒到楚亦寒身上才作數。

即便此事溫氏企業要擔著莫大的風險,可他,也只能最後拼一把。

看著溫立軒這副始終有些擔心的樣子,溫立心搖搖頭,「要說這S.J財團不是一般的企業呢,三兩句話就將人嚇破了膽,我前幾天跟你通電話的時候還見你信心滿滿,現在見了你,還真像打了霜的茄子。立軒,你這樣可不行啊。」

「我知道了。」溫立軒當即抬起臉,「姐,這麼晚了,你就在溫家睡下吧,明天和爸媽一起吃頓飯再回去。」

「那是當然,雖然說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可你姐姐我在楚園,這點自由還是有的。」溫立心輕輕一笑,忽然又往屋裡看了看,有些狐疑道,「靜雅這丫頭,今天沒過來嗎?」

「她來做什麼?」溫立軒一臉淡漠。

溫立心略略好奇的看著他,「怎麼,你們兩,難道不是姐姐想的那層關係嗎?要說這白家雖然家世一般,父親只是個醫院院長,白靜雅不怎麼配得上你,可這次的事,白靜雅到底還是幫了你一個大忙,我看這丫頭是個挺機靈的人,你要娶了她,將來說不定還能再幫襯你。」

「娶她?」溫立軒一臉好笑,「姐,你未免也太瞧不起我了。我娶那種女人做什麼?要娶,當然也是娶一個門當戶對的名門千金,就白家這樣的,幫襯不了我什麼,反倒是個拖油瓶。」

「怎麼了?是這白靜雅讓你做什麼了嗎?」溫立心一聽就聽出了什麼不對。

溫立軒倒也不屑隱瞞,「白家醫院最近事情接連不斷,白靜雅從我這兒,已經拿了幾千萬過去應急了。」

「什麼?還有這種事?」溫立心臉當即就沉了下來,「這白靜雅還當真是個賠錢貨啊,你也真是的,你不會說公司周轉不開嗎?她要幾千萬,你還就真給幾千萬啊,她是你什麼人啊。」

「好啦,不過就是幾千萬,對我們而言不就一點零用錢嗎?打發給白家又能怎麼樣,這回楚亦寒的事,白靜雅畢竟還是功不可沒。」

「我怎麼就瞧著這事兒沒這麼簡單呢……」溫立心突然擔心起來,「可別再出什麼岔子。」

白靜雅可是這事兒源頭,這岔子要是出在她這兒,那問題可就大了。 看台上的宗門弟子們已經不知所措起來,他們從來沒有想到過,一場丹道競賽,居然出現了足足三枚下品聖丹,天空中丹香撲鼻,擂台上丹氣四溢,場面進入到前所未有的高潮。

「大宮主,還是請那些煉丹者自己說一下煉製的是什麼丹藥吧?」沖霄尊者看向太一尊者建議道。

太一尊者點了點頭,朝著下方朗聲說道:「雖然比賽還未結束,但自問有實力競爭冠軍的,可以自報丹名和功效,以方便我等進行評判。」

由於這次出現了不止兩枚同級別的丹藥,所以除了判斷等級之外,也需要煉丹者公布丹藥的藥效,方便所有人來判斷哪一枚丹藥更具優勢。

無痕長老第一個說道:「老夫煉製的這枚下品聖丹,名為:破魔丹,若是天聖境強者在閉關突破之際服用此丹,可以緩解心魔作祟,降低突破的風險。」

雖然很明顯的,天丹長老和木延尊者的丹藥靈氣比自己還要濃郁一分,但無痕長老也並沒有妄自菲薄,能煉製出下品聖丹,這本身就代表著,他的煉丹術已經位列整個三大帝國的最頂端了。

「破魔丹……的確不錯。」看台上眾宗主連番點頭,神情中都充滿了讚賞的表情。

別看無痕長老說的簡單,大家都知道,三聖境級別的強者閉關突破,這心魔是何等龐大,因為心魔作祟而導致走火入魔的比比皆是,所以有這一枚下品聖丹級別的破魔丹,這對於三聖境強者的閉關,具有莫大的意義。

而且這可是聖丹啊,就是對於元境強者也是有作用的,並不是簡單的只是針對三聖境強者而已。

報告皇叔,皇妃要爬牆 如果不是下品聖丹實在太珍貴,說不定在場這些宗門巨頭都想要爭取購買這枚下品聖丹了。

一枚下品聖丹的官方價格是五千枚初品靈石,這還沒考慮到有價無市的情況,實際上,在三大帝國,一枚下品聖丹,足以令一個頂尖宗門傾家蕩產,除了九宮派之外,其他宗門連購買的念頭都不用提起來。

有破魔丹珠玉在前,大家已經迫不及待想要看看另外兩名下品聖丹的功效了,當大家把目光轉向天丹長老的時候,後者則笑道:「呵呵,老身的丹藥就沒有無痕長老功效這麼強大了,我這枚丹藥同為下品聖丹,名為:冰靈丹,效果是有五成概率,令三聖境級別的強者靈力中具有冰屬性的攻擊力。」

看台上眾人心中一凜,雖然天丹長老話說的謙虛,但大家都知道冰靈丹並沒有那麼簡單,要知道,就算修鍊了具有屬性的靈力,但這靈力畢竟都是靠自己修鍊而來的,強弱也全看自己。

可冰靈丹卻是靠一枚丹藥,多注入一道冰屬性靈力融入自己的靈力中,這就是讓三聖境級別的強者多一份冰屬性的靈力啊!

可想而知,如果兩大三聖境強者對敵,雙方修為相同的情況下,服用了冰靈丹的那名強者,會在對戰中佔盡便宜。

而木延尊者這時候笑道:「哈哈,諸位的聖丹果然都是功效非凡啊,老夫的下品聖丹名為:聚靈丹,至於這功效么,也就是讓修鍊者在閉關修鍊的時候,多增加三成吸收天地靈氣的速度罷了,而且對元境強者,也只能提高一成。」

「嘶……」看台上許多修鍊者倒吸一口涼氣,木延尊者說得倒是輕巧,吸收天地靈氣的速度提高三成,這是什麼概念?平時修鍊也就算了,如果是在即將突破的緊要關頭,瞬間提高吸收天地靈氣的速度,那很有可能就能因此而突破了。

說道對突破的作用,聚靈丹很明顯比破魔丹還要具有優勢,更關鍵的是,聚靈丹對元境強者也有效果,雖然效果降低至一成,但元境強者一成的吸收速度,可比三聖境強者要高得太多了。

「呼……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冠軍恐怕就要花落木延尊者了……」玄風老人長舒了一口氣,木延尊者煉製的聚靈丹效果實在太驚人了,相比較起來,天丹長老的冰靈丹雖然也不錯,但畢竟成功率只有五成,而無痕長老的破魔丹效果又沒有聚靈丹來得有優勢。

玄風老人所說,亦是大家心中所想,雖然現在為止還有人沒有煉製成功,但在他們看來,很難有人的丹藥能超越木延尊者的了。

「下品聖丹……好令人羨慕啊……」擂台上的胡斐比起看台上那些人距離更加近,也更能切身感受到下品聖丹的靈力,此刻忍不住感嘆道。

「哼!沒志氣!你好好修鍊,以後我們也能煉製出下品聖丹來!」胡雯白了自己的弟弟一眼,同時激勵道。

「哼!胡雯,要不咱們比一比,看誰最先能煉製出下品聖丹如何?」鄺天蘭聽到胡雯說的話,當即向她發出挑戰。

「比就比!」

這兩個人素來都是競爭對手,這次在擂台上切身感到下品聖丹的偉大和魅力,頓時把自己未來大目標定在了煉製下品聖丹上了。

然而,就在大家心中已經有冠軍得主的時候,就聽到幾乎快被遺忘的肖丹突然發出陰冷的笑聲:「唧唧唧唧……諸位,我說你們是不是高興得太早了些?!老夫的丹藥還沒出爐呢!」

「嗯?」這時候,大家才發現,肖丹至今為止還沒煉製出丹藥來。

說起來,肖丹也是這一次丹道競賽最有競爭力的幾個人之一,只不過剛才三枚下品聖丹先後問世,大家一時間居然忘了一直以來還有這麼個丹道高手還未出手。

「哼,肖丹,大話誰都會說,但說到底還是要手底下見真章的,你想要奪得冠軍,怎麼的也得煉出一枚丹藥來吧?」不知是不是對肖丹心懷不滿,無痕長老朝對方冷哼道。

「哈哈哈!無痕,你沒用了大半輩子,就這句話最有道理,今天老夫就讓你見識見識,什麼才是真正的丹道手段!」肖丹發出大聲的奸笑,與此同時,雙掌中蓬蒿毒炎化為一朵朵火花,全都衝進了丹鼎內。

「砰砰砰!」

隨著肖丹的動作越來越快,他面前丹鼎內的靈力越來越狂暴,一股巨大的靈力浪潮自丹鼎內朝外擴散。

「這是……」所有人的目光都往肖丹身上集中,無論是看台上的所有人還是在擂台上的一干人等。

「是下品聖丹的靈力波動!」木延尊者第一個發現,在肖丹的丹鼎中,居然出現了下品聖丹的波動來。

就像是為了印證木延尊者話語的真實性一般,就在他話音剛落的瞬間,肖丹的丹鼎內居然冒出了墨綠色的丹氣,一股異香撲鼻而來,與其他幾枚下品聖丹的丹香分庭抗禮。

「起!」肖丹大吼一聲,一團蓬蒿毒炎將那枚火焰中拳頭大小的丹藥裹住,然後衝上天空,如同一個墨綠色的太陽一般,懸浮在空中,周身附著著同樣墨綠色的蓬蒿毒炎。

「他居然也煉製出下品聖丹了!」卓不凡等人心中一凜,其他任何人獲得冠軍,他們都不會有這麼大的反應,但唯獨元元宗如果獲得了冠軍,這對多寶宗來說絕對是一個災難。

可以想象,如果元元宗得到天聖境靈器乾元戟,他們會怎麼做?

恐怕是第一時間向多寶宗開戰吧,就算不論兩宗門之間的矛盾和仇怨,光是這次元元宗耗費的龐大資源,也促使他們必須要儘快奪取別的宗門的財富來擴充自己宗門的庫存。

雖然肖丹煉製出下品聖丹不代錶冠軍就是他的,但最起碼說明他有競爭冠軍的資格,而且就靈力波動來說,肖丹這枚丹藥的靈力波動足以與木延尊者相抗衡,奪冠的可能性還是有的。

「這是蓬蒿毒丹!」看著天空中那枚墨綠色的丹藥,卓不凡突然驚呼道。

「哈哈!卓不凡,你對我元元宗還真是了解啊!」擂台上的肖丹看著卓不凡笑道。

「卓宗主,這是什麼丹藥?!」見卓不凡認得出這丹藥的名字,立馬有人追問。

卓不凡皺著眉頭道:「蓬蒿毒丹,是一種懷有劇毒的丹藥,雖然是丹藥,但它可以磨碎了之後融入到任何水源,一旦誤服了含有蓬蒿毒丹粉末的水,哪怕是三聖境級別的強者,也會身中蓬蒿劇毒,身體內的血液會逐漸被那種墨綠色的蓬蒿劇毒佔據,到了那時候,也就是身死道消的時候了。」

「連三聖境強者也防不了?!」雷霆尊者大驚道。

卓不凡點了點頭,認真道:「只要不吞服,就是人境修鍊者也不會有事,但一旦服用了,三聖境強者也難道中毒的命運,而且只要一中毒,修鍊者隨時隨地會感受到血脈中的蓬蒿劇毒,全身會痛苦難耐,卻又偏偏無計可施,這種痛苦會一直持續到死亡的那一刻才會消失,實在是一種恐怖非常的毒丹!」

多寶宗與元元宗是宿敵,對於元元宗擁有的這種具備大規模殺傷力的底牌,哪怕只是丹方,多寶宗也多有記載,就是為了隨時提防元元宗。 「能出什麼岔子,行了,該去睡覺了,明天還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呢。」

溫立軒從沙發上起身,徑直往樓上走去。

溫家幾個傭人也走向溫立心,「大小姐,我們扶您去休息。」

溫立心沒說話,任由兩個傭人將自己攙扶起來,往樓下的房間走去。

一路上臉色都不怎麼好。

白靜雅這兒,可千萬別出什麼岔子啊……

「教授這麼快就有回復了嗎?」蘇歌匆匆忙忙趕到學校實驗室,許洋等人已經到齊了。

「是啊是啊,不然大周末能把人叫來啊,都不讓人好好休息。」齊飛一臉哀怨的坐在椅子上,渾然一副沒睡醒的樣子。

另外幾位學長也好不到哪兒去,儘管外頭燦爛的陽光已經照進了實驗室,個個還是一副懶散的樣子,全無工作狀態。

唯獨許洋精神一如既往,蘇歌走進門他便拿著一份報告走過來,「這是教授的回復報告,初期的測試藥水,效果似乎不怎麼好,咱們得改變一下方向了。」

蘇歌接過認真看了看,「確實不怎麼好。」

「我就說這個實驗不好做吧,危險性又高,到底得做到猴年馬月才能成功啊。」齊飛打了個哈欠,又嘆了口氣。

另外幾個學長趕緊推了他一把,「誒誒,別埋怨了,這可是你自己想接的啊。」

小歌學妹雖說是實驗的主要負責人,可她一開始可沒打算接這實驗。

齊飛頓時不說話了。

蘇歌看了眼許洋,許洋也無奈看著她,兩人都沒說話,默默的轉身重新開始實驗。

「程教授。」

兩人剛轉過身,幾個剛剛還昏昏欲睡的學長突然精神抖擻起來,目光齊刷刷看著門口。

蘇歌和許洋同時回過頭,一身黑衣的程錦錫拿著幾份合同走進來。

美味攻略 「今天叫你們來,主要是有份合同需要你們簽一下。」

「什麼合同?」眾人都滿臉戒備。

程錦錫抬頭看了眼大家,見個個臉上都寫滿擔心,當即什麼話沒說,將合同一份一份分發到大家手裡,「你們先看看吧。」

蘇歌好奇的接過,還沒看兩行字,就聽有人叫起來,「一百萬!」

「教授,這是真的嗎?實驗成功之後咱們每人都有一百萬薪酬嗎?」

「天,那我豈不是要成為百萬富翁了?」

就在眾人的叫聲中,蘇歌也將合同看到了最後,不過她看到的重點並不是酬勞,而是這是一份保密合同。

合同里明確聲明,他們如今做的這個實驗,對外一定要嚴格保密。

實驗成功之後,每人薪酬是一百萬。

蘇歌和許洋都還算淡定,此事事關巴菲國機密,自當得嚴格保密。

幾乎都沒什麼異議,大家拿起筆齊唰唰簽了合同。

簽好合同之後齊飛等人立馬就是幹勁十足,蘇歌看著大家,只能默默的在心底感嘆一句——有錢能使鬼推磨。

錢果然是萬能的啊。

口袋裡手機突然連續震動起來。

吃定小助理:明星你走開! 蘇歌拿出看了眼,臉色瞬間變得有些尷尬,還是按下了接聽,「顧律師,我已經解釋過了,我是朱小姐的朋友,請您直接和朱小姐聯繫吧。」 玄風老人聽罷面色大變,倒吸一口涼氣道:「這世上居然有這等毒丹?!」

蓬蒿毒丹奇就奇在它無孔不入,一旦投入到某一處水源,那中毒的人將會高達數千萬甚至數億,飲用這條水源的所有人都會中毒,在痛苦中死去。

如果運用得好的話,恐怕一個國家的人都會死在這一枚毒丹上。

還好元元宗無法批量生產這種蓬蒿毒丹,否則多寶宗根本就無法與他們抗衡。

就算多寶宗內的修鍊者可以特意不去飲水,但那帝國內的平民百姓總得喝水吧?如果沒有人名的支撐,光有一個宗門,根本就不可能控制一整個帝國。

「雖然因為蓬蒿毒丹的效用實在是太……這次的丹道冠軍恐怕元元宗是奪不到了,但是蓬蒿毒丹問世,對我們多寶宗來說,絕對不是一個好事啊……」多寶宗五宗主鄭穎驟起眉頭向其他四名宗主傳音道。

就算這次元元宗奪不到乾元戟,但是只要元元宗一日有蓬蒿毒丹,對多寶宗來說無異於頭頂上方始終懸挂著一柄利劍,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落下。

蓬蒿毒丹元元宗要麼不用,要用的話,毫無疑問,多寶宗是首當其衝排第一號的,而蓬蒿毒丹不像其他丹藥,那些宗門會留在手中以備不時之需,類似這種充滿攻擊性的毒丹,要用在敵人身上才能體現價值。

「呼……」太一尊者微皺著眉頭,長舒一口氣后,淡淡說道:「雖然同為下品聖丹,但畢竟蓬蒿毒丹的效果太過冷門……本尊認為……」

從太一尊者的態度來看,很顯然他也不認為蓬蒿毒丹能夠勝過聚靈丹,甚至連破魔丹或者冰靈丹都不如。

然而,太一尊者話還沒說完,就聽到擂台上的肖丹冷笑道:「呵呵……太一尊者,老夫還沒完呢,等老夫丹成了之後,你再說不遲!」

「什麼?!莫非他還沒煉完?!」

肖丹此言一出,頓時整個看台的人都震驚了,大家明明都看到蓬蒿毒丹的雛形已經出現,卓不凡都已經把丹名報出來了,而肖丹也承認了這就是蓬蒿毒丹,怎麼現在肖丹又說沒有結束了?

而就在大家狐疑的時候,元元宗其餘四人同時發出一聲暴喝,四枚中品天丹同時衝上天空,分四個方向圍在蓬蒿毒丹的四周。

「他們究竟想幹嘛?!」

「元元宗的人太邪門了,到底怎麼回事?!」

看台上那些宗門巨頭都看不懂肖丹等人到底在做什麼。

而此時,眼尖的木延尊者突然大聲驚呼:「不對!這四枚丹藥雖然都有中品天丹的雛形,但是它們似乎空有靈力,連起碼的藥效都沒有!」

由於木延尊者的提醒,許多人都注意到,此刻懸浮在天空中的五枚丹藥,除了中間那枚蓬蒿毒丹外,其他四枚丹藥都是具備了中品天丹的靈力和雛形,但就像是把藥材全都煉化到一起,卻沒有基本的丹方,這樣的丹藥是沒有藥效的,就是個丹藥的外形而已。

此時雙手控制蓬蒿毒炎的肖丹用陰冷的聲音獰笑道:「哈哈哈哈!我宗門這次丹道競賽可謂孤注一擲,集全宗資源於一身,又怎麼會沒有料到會有人煉製下品聖丹呢?!想要奪得冠軍,沒有一枚中品聖丹,又怎麼可能穩操勝券?!」

「怎麼可能!他的丹藥明明已經有了雛形了!」木延尊者大聲反駁道。

丹藥的等級,在丹藥出現雛形的那一刻就已經確定了,這是眾所周知的事情。

「哼哼!所以說你們還是太嫩了!我元元宗最頂尖的煉丹手法——吞靈融丹術,哪裡是你們能夠明白的!」肖丹大吼一聲,雙掌同時朝天空中的蓬蒿毒丹伸出,同時無窮無盡的蓬蒿毒炎朝那枚毒丹匯聚。

「萬事俱備,接下來看你們的了!」肖丹大吼一聲,其餘四人同時催動自身蓬蒿毒炎,只見天空中四枚丹藥在無窮無盡的蓬蒿毒炎淬鍊下,居然「嘭!」的一聲,化為四道完全由靈藥化成的靈力。

「融!」

肖丹大喝一聲,四股藥力從四個方向注入到蓬蒿毒丹中,而中央那枚蓬蒿毒丹,就像是饑渴的野獸一般,不斷吞食著那一股股墨綠色的藥力。

而因為吞食藥力的緣故,蓬蒿毒丹的異香與丹氣不斷升華,逐漸已經壓過了其他三枚下品聖丹。

「我的天哪!這不可能!」木延尊者震驚無比,元元宗號稱三大帝國第一丹道宗門,他其實心中一直有所不服氣,但此刻看到肖丹神乎其技的煉丹手段,他才意識到,在丹道上,元元宗一直是有所收斂的。

其實元元宗最大的問題是他們的資源一直被局限,這才導致他們的丹道始終無法高度發展,如果元元宗擁有九宮派的資源的話,以他們的丹道實力,也許早就成為三大帝國中最強的宗門了。

「哈哈哈哈!見識到了吧?!這才是真正的煉丹術啊!」許謂激動地站起身來,對著四周各大宗門的巨頭大聲說道。

然而,此刻所有人都不會去鄙夷許謂的囂張態度,因為他說的話都是事實,元元宗的煉丹術簡直是一種奇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