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明白了,會長。」白石明日奈沒有說什麼,理解的點了點頭。

為了儘快完成任務,張玄可以說是快刀斬亂麻。

每當有人來應聘的時候,張玄都會看向白石明日奈,問道:「你對這個人看法如何。」

「還行吧。」白石明日奈不知道張玄什麼心裡,說了一個模稜兩可的回答。

張玄立即說道:「好,就是你了,明天來報道。」

招聘者立即千恩萬謝的離開了。

「啊咧。」白石明日奈立即懵逼了,「會長,你在做什麼?」

「如你所見,招聘啊。」

「但是這個人……」

「這個人怎麼了,你不是說還可以嗎?」張玄不明所以的看著她。

絕色狂妃:冥王的天才寵妃 白石明日奈說道:「可以是可以,但並不是很優秀。」

「我知道,我知道。」張玄雖然這麼說了,但依舊我行我素,當下一個應聘者出現的時候,還是這個樣子。

「你對這個人的看法如何。」

「還……不行!」看到張玄想要讓對方入職,白石明日奈立即明白了他的想法,連忙否認。

「對不起,你不適合我們公司的工作,請離開吧。」張玄乾脆利落的拒絕了對方。

白石明日奈看的哭笑不得,「你這也太簡單粗暴了,會長。」

「時間就是金錢啊!你說行我們就要,你說不行,我們就不要。」

「會長,你是來搗亂的吧。」白石明日奈她還從來都沒有見過如此招聘的人,實在是太亂來了。

張玄一連拒絕了好幾個人之後,白石明日奈看不下去了,「會長,放著我來。」

「不不不,還是我來吧。」張玄說道。

「不行,會長你這根本不是在招聘,完全就是在在搗亂。」白石明日奈一步都不願意後退。

「十個,不對,是九個,只要讓我親手招聘九個人,我就不搗亂了。」

「九個,為什麼是九個?」白石明日奈不懂。

「這個你就不用管了。」張玄擺了擺手,說道:「我也有自己的苦衷。」

「如果是九個人的話。」白石明日奈想了想,沒有拒絕,她覺得張玄招聘十二個人,很有可能是在制衡自己的權利。

這在職場上面,非常的普遍。

她已經有所準備。

然而她很快就發現,張玄完全沒有那樣的念頭,招聘的時候,他會詢問自己,如果自己說行,他就招聘,如果自己說不行,他就拒絕。

結果很多人都用異樣的眼神看著自己。

好像自己才是這個會社的大佬一樣。

網游之全能煉金師 她甚至還看到不少應聘的女性用憧憬,崇拜的目光看著自己,畢竟在RB這個社會,女性依然難以受到重用。在RB企業界和政界的高層,女性身影依然寥寥。

大多數RB男女堅持認為,女性結婚後辭職照顧家庭,天經地義。在RB,女強人更多地是個貶義詞。

據說,RB女大學畢業生在就業時依然會努力尋找工作,但是目的不是為了事業和金錢,而是為了覓得金龜婿。因為一旦找到個好郎君,婚後就可以不再工作一勞永逸,不亦樂乎?

所以很多女性看到這一幕,都會用崇拜的眼神看著白石明日奈。

好刺眼,真的好刺眼啊啊啊啊。 【叮咚,任務完成,身體素質提升五分之一,遊戲幣八枚】

在張玄快刀斬亂麻的情況下,日常任務很快就完成了,獲得了微弱的獎勵。

所以張玄把目光轉移到了現場的女性身上。

因為任務要求是漂亮的女性,所以張玄的目光一直都放在了漂亮的求職者身上,至於其他人,懶得看一眼。

這個時候,他把招聘的主導權,交給了白石明日奈。任由對方發揮,並不過問。

招聘的過程有條不紊的進行著。

大約過了半個多小時,一個漂亮的女性出現,讓張玄眼睛一亮。

「齋藤晴子小姐,對吧。」

等白石明日奈把自己該問的問題問完了,張玄接手說道:「你對辦公室戀情怎麼看待。」

齋藤晴子一愣,有些不知所措。

白石明日奈低聲問道:「會長,你到底在搞什麼,為什麼要問這個問題。」

她實在不明白自己的會長到底如何想的。

腦洞也太奇葩了吧。

「如實回答就行了。」張玄說道:「這個問題不會影響你的未來。」

「我認為辦公室戀情是不好的。」齋藤晴子猶豫了一會,諾諾的回答道:「辦公室戀情會影響到會社的發展,所以不好。」

「我知道了。」張玄有些失望。

白石明日奈送走了齋藤晴子之後,立即扭頭,清冷的眼神死死的盯著張玄,極具殺傷力,「剛才的問題到底是怎麼回事,會長。」

張玄被對方冷冰冰的眼神盯著,抓了抓自己的頭髮說道:「如你所見,我就是想要開展一段辦公室戀情而已。」

「辦公室戀情?」白石明日奈一副【我沒有想到你竟然是這樣的會長】的震驚表情,大聲的質問道:「會長,你是認真的嗎?」

「額……大概?」

「為什麼是疑問句,你知不知道辦公室戀情到底會對會社有多麼大的破壞力。」白石明日奈冷冰冰的說道。

「有那麼可怕嗎?」張玄反問道。

「毫無疑問,辦公室戀情絕對不可以。」白石明日奈冷靜的說道:「會社必須有明文規定,絕對不允許有辦公室戀情的存在。」

隨後,她明確的告訴張玄,辦公室戀情的危害性,在工作中是否持「公平、公正、客觀」的態度和觀點,很可能會在倆人的私人關係中被質疑。

此外,萬一倆人的愛情不成功,關係破裂之後,不僅影響到公司的運作,往往也會影響個人的工作與事業前途。

也許每個人都會以為自己可以不受私情影響,絕對可以做到公私分明。

不過,到了那個時候,戀情是否真的會影響工作精神與辦事能力,通常變得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周圍的同事與上司究竟如何看待這件事,因為,他們總是把自己認定的標準當成真正的事實。

白石明日奈巴拉巴拉說了一大堆之後,一邊揉著自己的太陽穴,一邊抱怨的說道:「通常情況下,多數企業不喜歡內部出現任何形式的男女戀情關係,老闆不會欣賞那些沒有把全部精力放在業務工作上的人。然而我的老闆卻想要在辦公室開展戀情,簡直難以置信。」

她從來都沒有見過,這麼蠢的會長。

這簡直不把自己的會社當回事啊。

「你反對的理由,我現在已經明白了。但我就是想要招聘兩個願意和我開展辦公室戀情的漂亮女性,怎麼辦。」

為了自己的任務,張玄決定不要自己的節操了。

白石明日奈:「……」

張玄瞪大了自己的眼睛。

「你認真的嗎?會長。」白石明日奈沉重的問道。

張玄點了點頭。

她沉默片刻,說道:「如果會長你堅持的話,請允許我辭職,因為我無法管理這樣的會社。」

「好吧,我收回自己的想法。」張玄說道,白石明日奈到底有多麼能幹,今天早上已經見識到了。張玄可不願意失去這樣一個好下屬,不過自己的任務,張玄也不可能放棄。

大不了拐彎抹角的完成這個任務好了。

張玄以自己去洗手間的名義,從白石明日奈的身邊溜走,在她看不到的地方,繞著這個招聘會賺了起來。

看到漂亮的女性,張玄就上前去搭訕,詢問對方願不願意加入自己的會社。

雖然這樣比較掉價,但為了自己的任務,節操什麼的,張玄完全不在意了。

尤其是看到那種既漂亮,又穿的少的女性,張玄的腳步更加勤快了。

不一會,張玄已經搭訕了好幾個女人。

姐姐,默默的被吃吧 比起白石明日奈來說,差了好多,但也算是百里挑一的漂亮女性了,畢竟像是白石明日奈那種等級的女人,不是什麼地方都可以碰到的。

不過大多數的女人對於張玄自稱會社的會長,完全不相信,還有幾個壓根就沒有搭理張玄。

這讓張玄哭笑不得,沒有想到自己主動上門,竟然沒有人相信。

他鬱悶的坐在一張椅子上,決定休息一下。

就在此時,一個戴著墨鏡,穿著皮夾克,留著短髮的男子走了過來,坐在張玄的身邊,「我觀察了你一段時間。」他說道。

隱少房東 張玄看了他一眼,沒有在意。

「你剛才在搭訕吧,手法完全不行啊。」他大咧咧的嘲笑著張玄。

張玄並不在意,他搭訕的手法差勁,這件事情他本人早就知道了。他只不過是一個宅男而已,又不是什麼花花公子。

「想要吸引女人的注意力,像你這樣的辦法是不行啊。」短髮男子語重心長的說道。

「你好像很懂啊。」張玄反問。

「不知道為什麼,我天生好像很吸引女孩子喜歡。」

張玄一驚,扭頭仔細的看了這傢伙幾眼,得出了一個結論……馬不知臉長。

就這長相,丟在人群裡面,完全顯不出特點,還敢說自己天生就招惹女孩子喜歡。

對此這種人,張玄的回答只有一個,「呵呵……」

這個國際性的嘲諷,立即讓短髮男子覺得自己被輕視了,「既然你不相信,那我就證明給你看好了。」

說罷,他站起來,朝著張玄曾經搭訕過的一個女人走去。

張玄一言不發,看著他的表演。 這位馬不知臉長的男子走到女人的身邊,開口說道:「下午好。」

女人有些詫異的看了他一眼,出於禮貌回應了一句下午好。

男子說道:「請問,你是來應聘的嗎?」

「是的。」女人回答。

「請問你是什麼大學畢業,曾經在什麼地方工作,想要應聘什麼職位?」男子的話看起來和普通人的招聘人員沒有什麼不同。

雖然兩個人距離張玄至少有二十多米遠的距離,不過這種距離對於如今的張玄來說不算什麼,哪怕兩個人的聲音再小,他也可以聽得見。

身體素質的強化,可不光光是力氣而已。

張玄甚至都懷疑,如果有一天自己強化下去,是不是如同美漫之中的超人一樣,可以看到月球表面的灰塵,輕而易舉的聽到星球上任何一個聲音。

即便是現在,他的身體已經很變態了。截止到目前為止,張玄的身體早已經超過了普通人十倍以上。千米之外的一隻蒼蠅,都逃不過張玄的眼睛。

男子假裝自己很專業的樣子,開始有意識的套話,沒過幾分鐘,這個拒絕了張玄的女性就敞開了心扉,不但交代了自己的家庭,甚至還交代了自己的電話。

兩個人有說有笑,雖然還保持著一定的距離,但張玄相信,如果男子想要約對方出來,可能性很大。

不一會,兩個人結束交談之後,男子走了回來,坐在張玄的身邊說道:「看到了沒有,我確實很受女性的歡迎啊。」

張玄不想跟他說話。

男子卻鍥而不捨的說道:「對了,我叫高田新名。請多指教,張會長。」

張玄目光眯起,仔細的回想了一下,「我似乎沒有見過你吧。」

「沒錯,不過我剛才就在關注你,我聽到了你和幾位女性搭訕時的自我介紹,十三級文明遊戲會社的會長,對吧。」

高田新名如此說道。

張玄哦了一聲,他剛才搭訕幾位女性的時候,並沒有隱瞞什麼,被人聽到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所以呢,你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高田新名說道:「你覺得我這樣的人,是不是很適合做你們會社的公關部部長。」

「公關部的部長?你野心很大啊。」張玄忍不住說道。

RB的企業,除了會長,社長之外,還有專務和常務,正式叫法應該是「常務取締役」和「專務取締役」,他們不隸屬於企業,不在企業職員編製,他們只是董事而已,負責某一個方面的董事。

做個不很恰當的比喻。「常務」和「專務」就跟出資比較少的合伙人一樣,這樣比喻應該明白了吧。

股份大的當然做會長、社長了,小一點的股東就做「常務」和「專務」,在RB股東一般不在公司里供職,但會在董事會裡負責某一塊。當然會長、社長、「常務」和「專務」都是選出來的,不一定是誰股份大誰當。往往專務比常務大。

但毫無疑問,張玄的公司裡面,沒有這樣的人。

所以在會長和社長之下,就是所謂的部長了。

部長也是日企中十分常見的職務。部管理若干個課,僅次於董事會。部長的部下是課長,是一種較高的管理職務。管理企業中重要部門的部長有時候也會兼任董事。

「我覺得我這樣的人,還是可以勝任公關部的部長。」高田新名自信滿滿的說道。

張玄原本想要拒絕的,不過想了一下,說道:「這樣吧,我給你一個考驗,如果你可以通過我這個考驗,我可以向社長推薦你。」

高田新名一口答應了下來,「沒問題,我可以接受你的考驗。」

從剛才開始,他就關注眼前這個張會長了,雖然穿的並不是什麼高級貨色,和普通的平民服飾沒有任何區別,但高田新名知道,眼前這個人確實是一個會社的會長。

因為他剛才已經調查過了,而且這個所謂的十三級文明遊戲會社,剛剛成立不久,十分缺人。所以高田新名就有了想法,想要混進入,成為其中的一份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