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收穫還不錯,摘到了6顆天蟠果!」因為雲天羽知道文昌祟等人絕對摘不到五顆以上天蟠果,所以只拿出了六顆。

「你摘到了六顆天蟠果,這怎麼可能?難道蟠牛山大亂是你引起的?你認識他們!」文昌祟看到雲天羽手中六顆完全成熟的天蟠果,一時間無法接受這個事實,大聲咆哮起來。

「文昌祟,你這個笑話一點都不好笑,如果我認識蟠牛山的人,你只會摘到六顆天蟠果!我看是你本身差而已。」雲天羽露出了一絲譏諷的笑容,毫不客氣的說道。

「好好好,雲天羽,你也不要高興地太早,雖然前三項考核我都輸給了你,但你最好清楚,能不能贏取到納蘭小姐,最後的武力比試才是關鍵。」文昌祟深吸了數口氣,努力壓制內心的怒火,咬牙切齒的說道。

「怎麼,你覺得你可以脫穎而出,參加武力比試,我記得再怎麼比,你的積分也比慕容公子低。」雲天羽冷笑一聲,提醒道。

「慕容千里和岳清晨已經宣布退出比武招親,如今只剩下我們兩個了,我馬上就會讓你知道我的厲害。」因為雲天羽遮掩了實力,文昌祟並沒有感覺到雲天羽的實力達到了五級真仙,冷冷的說道。

「文公子好手段啊,竟然讓他們兩個乖乖退出,既然這樣也好,我會讓你心服口服的。」雲天羽毫不畏懼的說道。

「哼! https://tw.95zongcai.com/zc/66597/ 納蘭伯父,不知道比武考核什麼時候舉行?」文昌祟深吸一口氣,不再理會雲天羽,輕聲詢問納蘭冰絕。

文昌祟是四級真仙,雲天羽是三級真仙,按照常理來算,前期表現驚艷的雲天羽想要戰勝文昌祟十分困難,此時納蘭冰絕心中滿是後悔,後悔自己為什麼弄這個比武考核。

「這樣吧文昌祟,我給你一個機會,我們現在就去外面進行武力考核,不知道你意下如何?」就在納蘭冰絕猶豫時,雲天羽突然開口說道。

「現在進行武力考核!哈哈,我發現你真的很自大,不過既然你提議,那我就成全你。」因為雲天羽剛剛回來,自身的狀態不可能達到最佳,所以聽到他這個提議,文昌祟大笑一聲立即答應道。

「雲公子,你不需要休息嗎?」納蘭冰絕聽到雲天羽自大的提議,眉頭也不由得緊皺起來,輕聲提議道。

而納蘭璇卻對雲天羽十分了解,知道他絕對不是魯莽之人,一直含情脈脈的看著他。

「對付他這個手下敗將,我不需要休息,我們出去吧!」雲天羽輕輕搖了搖頭,充滿自信的說道。

「手下敗將!一會我就讓你知道誰才是手下敗將!」文昌祟使勁捏了捏拳頭,低沉的說道。

「既然你們要求今日舉行武力考核,那就隨我來吧。」說完,內心微微有些替雲天羽擔心的納蘭冰絕帶著他們來到了納蘭家族比武場。 「比試很簡單,誰摔出比武場或者開口認輸就算失敗,但你們切記,這只是一場比試,不可傷其性命。」來到了比武場,納蘭冰絕簡單的講述了比試規則后,叮囑道。

「放心吧納蘭伯父,我不會殺他的,不過我會讓他乖乖開口認輸,讓他知道我們之間的實力差距。」文昌祟釋放出四級真仙境界氣息,充滿自信的說道。

「自信是好的,但我實在看不出你的自信來源是什麼?想讓我乖乖開口認輸,恐怕你還沒有這麼本事。」雲天羽露出一絲冷笑,不屑的說道。

「璇兒,根據你對雲公子的了解,他到底是什麼境界高手?」看到雲天羽面對四級真仙境界的文昌祟渾然不懼,在加上雲天羽三項考核項項第一,納蘭冰絕頓時感覺雲天羽應該隱藏了實力,輕聲問道。

「父親,很快你就知道天羽哥真實實力了,他不會敗的。」納蘭璇對雲天羽的實力充滿了自信,輕聲說道。

「希望他能贏。」完全相信雲天羽隱世家族身份的納蘭冰絕輕輕點了點頭,期望的說道,將目光投射向了站在比武場上對斥的二人。

「驚雷棍!」看到雲天羽面對自己釋放的氣勢渾然不懼,文昌祟心意一動,祭出了上品仙器驚雷棍。

「納蘭伯父,不知道我們可以開始了嗎?」文昌祟祭出了驚雷棍,雲天羽清秀的臉龐上依然沒有流露出任何的懼意,扭頭詢問道。

「如果你們準備好了,那就開始吧。」納蘭冰絕大聲宣佈道。

納蘭冰絕聲音剛落,文昌祟好似一道驚雷,手持驚雷棍攻擊向了雲天羽。

眼看文昌祟手中的驚雷棍就要擊中雲天羽的身體,這時雲天羽身體輕輕晃動了一下,在原地幻化出一道殘影,輕鬆閃避開了驚雷棍攻擊,出現在了他的右側。

「文昌祟,你攻擊速度未免太慢了。」閃避開驚雷棍,雲天羽並沒有趁機攻擊文昌祟,而是開口譏諷道。

「找死!」被雲天羽閃避到右側,文昌祟立即橫向抽動驚雷棍,一道充斥著雷光的重疊棍芒攻擊向了雲天羽。

「唰唰!」橫向重疊棍影襲來,雲天羽身體迅速折返了兩次,再次閃避開了攻擊,出現在了文昌祟正前方。

「雲天羽,難道你只會閃避嗎?」見識到雲天羽竟然速度,文昌祟內心一突,大聲咆哮著。

文昌祟咆哮聲剛剛落到,雲天羽藉助時空夢境,突然振幅了十五倍攻擊速度,不等文昌祟做出第二反應,一拳擊中了他的鼻子,頓時,大量的鮮血在他鼻孔中噴涌了出來,疼的他眼淚不止。

「我並不是只會閃避,只是我攻擊你抵擋不住。」一拳擊傷文昌祟的鼻子,雲天羽露出了一絲戲謔的笑容,故意說道。

在一旁觀戰的納蘭冰絕和納蘭璇看到雲天羽十分輕鬆的戲弄文昌祟,放下心來,知道雲天羽贏定了。

「媽的,你給我死!驚雷棍法。」鼻子被雲天羽一拳擊傷,讓文昌祟自信心倍受打擊,他憤怒的咆哮一聲后,施展驚雷棍法攻擊向了雲天羽。

「時空夢境,十五倍速度振幅!」一道道充斥著驚雷聲的棍芒襲來,雲天羽立即藉助時空夢境振幅了十五倍速度,連續移動身體進行閃避,並在閃避的同時,只用拳頭反擊。

雲天羽雖然只用拳頭反擊,但他拳頭目標全部集中在了文昌祟的臉上,很快,文昌祟的臉就被雲天羽揍的變形了,大量的鮮血在他嘴巴以及臉上裂開的血口處流淌了出來。

「文昌祟,我發現你現在的樣子好看一些。」將文昌祟整張臉揍得變形,雲天羽微微一笑,身體猛然後撤,閃避到一般,譏諷的說道。

「媽的,你找死!」自己施展驚雷棍法沒有傷到雲天羽,自己整張臉卻被雲天羽揍得變形,這讓文昌祟深刻體會到雲天羽的實力遠勝自己,不過為了尊嚴,文昌祟並沒有放棄,整個身體與驚雷棍融合在一起,一棍抽向了他。

「找死!那我就如你所願,讓你看看能不能殺我!」文昌祟人器合一的攻來,雲天羽沒有選擇閃避,而是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的等待文昌祟化身的驚雷棍抽落下來。

看到雲天羽幾近瘋狂的舉動,觀戰的眾人全都緊張起來,納蘭璇更是緊張的雙手捂嘴,有些不敢看下去了。

「轟隆隆」一聲巨響在雲天羽頭頂處爆開,文昌祟人器合一的一棍抽在了雲天羽頭頂凝聚的防禦光面上,一股強大的反震之力在防禦光面處傳出,透過驚雷棍傳進了文昌祟雙臂之中,將他雙臂震得崩裂開道道血口。

「什麼,好可怕的防禦力,難道那雲天羽擁有極品仙器防禦戰衣。」目睹雲天羽紋絲不動將文昌祟震退的一幕,觀戰的納蘭冰絕等人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氣。

不過想到雲天羽隱世家族弟子身份,納蘭冰絕漸漸釋懷了,因為天域隱世家族確實可以拿出這等大手筆。

「這這,你擁有極品防禦仙器。」雙臂被震裂,臉色變的蒼白的文昌祟有些絕望的喊道。

速度不及雲天羽,如果雲天羽再擁有極品防禦仙器,那自己想要戰勝雲天羽難如登天。

「你覺得呢?」雲天羽嘴角微微上翹,反問道。

「雲天羽,你不要高興的太早,我是不會輸給你的。」說著,文昌祟祭出了兩枚仙獸符,迅速的捏爆了,釋放出兩隻堪比四級真仙境界的獸魂,攻擊向了雲天羽。

「動用仙獸魂了,可是這有用嗎?」看著兩隻堪比四級真仙境界的仙獸魂襲來,雲天羽依然紋絲不動,直到兩隻仙獸魂近身,雲天羽才高度的釋放靈魂之力,形成了手持靈魂大刀的金甲戰士,用力的斬向了兩隻仙獸魂。

「噗噗!」兩聲,當金甲戰士快速舞動的靈魂大刀先後斬在兩隻仙獸魂身體上時,輕易將他們身體斬開了。

「魂技!好可怕的魂技,兩隻仙獸魂就這麼輕鬆被斬開了身體。」

「隱世家族的底蘊果然不可想象。」目睹雲天羽施展戰魂擊,凝聚的金甲戰士輕鬆斬開兩隻仙獸魂的一幕,納蘭冰絕不由得讚歎雲天羽掌握底牌的可怕以及隱世家族的底蘊。

「文昌祟,你還有什麼底牌一起使出來,如果沒有,那你就乖乖認輸吧。」金甲戰士手持靈魂大刀展開了兩隻仙魂獸身體,雲天羽緩緩地走向了臉色煞白,一臉不甘的文昌祟。

「金木水火土,五行符籙攻擊!」雲天羽靠近,文昌祟突然施展強大真仙規則力量縛束住他的身體,然後迅速祭出了五張蘊含五行之力的符籙攻擊向了他。

「轟轟轟!」面對五行符籙攻擊,雲天羽依然沒有選擇閃避,而是藉助失落之冠的防禦力防禦著。

當五行符籙自爆五行之力完全瀰漫出來時,閑庭漫步般的雲天羽輕鬆穿過了五行之力,走向了露出驚恐之色的文昌祟。

「沒有懸念了,雲公子的防禦力太可怕了,攻擊五級真仙高手想要破開都很困難,極品防禦仙器果然可怕。」 豪門契約:小情人,十八歲! 看到雲天羽無視五行符籙攻擊,納蘭冰絕知道雲天羽贏定了。

「文昌祟,你還不準備認輸嗎?如果在不認輸,休怪我不客氣了。」緩緩地走到文昌祟面前,雲天羽冷冷的質問道。

「我是不可能開口認輸的,驚雷棍人器合一!」獸符、符籙傷害不到雲天羽,文昌祟再次與驚雷棍融合在一起,一棍抽向了雲天羽。

「是嗎?」雲天羽看到文昌祟沒有認輸的意思,利用失落之冠形成的防禦抵擋住文昌祟人器合一一擊后開始向他發動攻擊。

「嘭嘭嘭!」雨點般的拳頭不斷攻擊到文昌祟身體上,重創著他的,折磨著他的意識。

「住手!」文昌祟三名真仙隨從看到雲天羽瘋狂毆打文昌祟的一幕憤怒了,不顧比試規則,向雲天羽發動了攻擊。

「巫瞳眼!」文昌祟三名真仙手下飛來,雲天羽額頭上立即亮起了巫瞳眼,一道道噬魂光線映射出來,擊中了三大真仙,直接將他們擊傷,倒飛了出去。

「不要逼我殺你們,如果你們再放肆,下次我不會再留情!」控制噬靈眼重創三大真仙后,雲天羽沒有在隱瞞實力,一股讓文昌祟感覺到恐懼的力量在他身體中散發出來。

「五,五級真仙,你竟然是五級真仙高手。」感覺到雲天羽散發出的可怕力量,文昌祟心理防線終於瓦解了,軟綿綿的癱到在地上。

「文昌祟,你認不認輸,如果不認輸,我們繼續比試,直到你開口認輸。」看著傷勢不輕,癱倒在地上的文昌祟,雲天羽冷冷的質問道。

「我,我認輸!」得知雲天羽真實實力,文昌祟知道在堅持下去只是受虐,自己根本沒有力挽狂瀾的機會,屈辱的開口認輸道。

「納蘭伯父,既然文昌祟認輸,那你可否同意將璇兒下嫁於我,我想你保證,會擁有對璇兒好的。」雲天羽將目光投射向了滿臉幸福的納蘭璇,大聲問道。

「天羽,我同意你的提親,等你將家族高手請來,我們商議一個成親的日子。」納蘭冰絕得知雲天羽竟然擁有五級真仙境界,一口答應道。

「我的家族有家規,族內高手不得輕易在大乾王朝露面,這樣吧,我給我師傅傳訊,讓他出面。」雲天羽有些為難的說道。

「好好!你師傅來也一樣。」見識到雲天羽的實力,納蘭冰絕恨不得立即將納蘭璇下嫁給雲天羽,十分痛快的同意了。 「我們走!」屈辱的輸給了雲天羽,文昌祟再無臉留下,與三名傷勢不輕的侍衛,灰溜溜的離開了納蘭家族府。

「納蘭伯父,我現在就通知我師父,估計三天左右時間,我師父就回到來。」雲天羽知道岳清晨就埋伏在外,為了避嫌,他並沒有離開。

「好,那我就在府中恭候令師大駕!」在納蘭冰絕看來,能成為雲天羽師傅之人,絕非等閑之輩,客氣的說道。

「好了天羽,璇兒,我想你們也有很多話說,我就不打擾你們了。」 總裁:意外寶寶 心情大好的納蘭冰絕越看雲天羽越喜歡,大笑一聲,主動離開了,給雲天羽和納蘭璇創造單獨相處的機會。

「璇兒,我終於可以堂堂正正娶你了,你高興嗎?我會永遠對你好的。」納蘭冰絕離開后,雲天羽來到了臉色緋紅,一臉幸福的納蘭璇身邊,輕輕牽起她柔滑的小手,柔聲的說道。

「璇兒很幸福,天羽哥謝謝你,謝謝你給我幸福的明天。」納蘭璇輕輕依偎在雲天羽懷中,溫柔的說道。

就在雲天羽和納蘭璇你情我濃時,文昌祟等四人憤怒的離開了納蘭城。

「納蘭家族你給我等著,我在你們這裡受到的屈辱,來日一定會找回來的。」傷勢不輕,十分狼狽的文昌祟在心中發誓道。

就在傷痕纍纍的文昌祟四人路過納蘭城外一片茂盛的山林時,他們突然察覺到了危險,早先埋伏在山林中的岳清晨等人突然向他們發動了偷襲。

由於文昌祟等人傷勢不輕,再加上岳清晨等人隱藏偷襲,很快,文昌祟等人就抵擋不住攻勢,身體傷勢越來越嚴重。

「岳清晨,你瘋了不成,我又沒有招惹你岳家,你為什麼對我們痛下殺手。」當文昌祟一名侍衛被岳清晨手下高手一刀劈開身體而亡時,文昌祟內心膽顫了起來,大聲咆哮道。

「為什麼?等你下地獄自己想吧。」岳清晨冷笑一聲,手持幻陰劍持續攻擊向了傷勢嚴重,自身實力僅能發揮兩成的文昌祟,逼迫著他連連敗退。

「噗!」的一聲,當文昌祟艱難的抵擋住岳清晨刺來的劍芒,手臂被震得酥麻時,岳清晨抓住時機,幻陰劍中流溢出一道鋒利的劍芒,刺中了避無可避的文昌祟胸口,將其身體洞穿了。

「不!」身體被洞穿,文昌祟恐懼了起來,就在他想要全力逃跑時,岳清晨快速的揮動手中的幻陰劍,一劍斬掉了文昌祟的腦袋,當他當場擊殺,大量的鮮血好似噴泉一般噴涌了出來。

「少爺!」當苦苦支撐的兩大真仙高手看到文昌祟被岳清晨當場斬殺時,一個個憤怒了起來。

不過他們並沒有找岳清晨拚命,而是盡全力突圍逃跑,就在兩大文家兩大真仙高手突圍時,岳清晨並沒有出手阻攔,任由二人突破了防線,迅速逃走了。

「公子,您剛剛為什麼不出手阻攔他們,他們跑了將會給我岳家帶來毀滅性災難。」眼睜睜看著文家兩大真仙逃跑,岳家真仙高手不解的問道。

「我自有我的用意,走吧,我們回家!」早已經被雲天羽控制大腦意識的岳清晨沒有多做解釋,帶著鬱悶的家族高手返回到了岳家。

當岳清晨等人返回岳家,岳家現任家主岳鵬飛得知這一消息時直接傻了,他想破腦海也想不通,自己一向冷靜的兒子為什麼會犯如此大錯,既然要擊殺文昌祟,卻放任他兩名手下逃走。

而就在生氣的岳鵬飛質問自己兒子做這件事的初衷時,憤怒的文乾侯帶領文家高手殺氣騰騰的來到了岳家。

兩大家族在岳家城激烈的廝殺了起來。

而岳家與文乾侯之間的衝突,也驚動了大乾王朝,不少勢力都被牽扯了進來。

就在兩大勢力激戰的不可開交時,偽裝成雲天羽師傅的大魔王腳踏火翅玄鳥,出現在了納蘭家族府。

當納蘭冰絕感覺到大魔王腳踏的火翅玄鳥比自己還要可怕,達到了五級真仙境界時,立即露出了恭敬之色,十分熱情的將身穿黑色長袍,渾身上下散發出濃濃魔氣的大魔王迎進了府中。

「師傅,你來了!」大魔王到來,雲天羽牽著納蘭璇柔滑的小手走了出來,上前打招呼道。

「天羽,這就是你給我傳訊說的那個小姑娘。」雖然納蘭璇見過大魔王,但大魔王知道納蘭璇不會拆穿自己,神色孤傲的問道。

「璇兒拜見師傅!」當年在東海,納蘭璇就對大魔王的手段感到了震驚,十分乖巧的上前行禮道。

「這顆菩提金丹贈予你,服下后應該可以加速你突然到四級真仙之際。」大魔王借花獻佛的將一顆菩提金丹贈予了納蘭璇當見面禮。

「多謝師傅!」納蘭璇也沒有與大魔王客氣,將菩提金丹收了起來。

「前輩,小女與令徒情投意合,而且我也十分喜歡令徒,我想和前輩商量一下他們成親之日,不知道前輩有什麼好日子提議嗎?」感覺到大魔王身體中散發的煞氣讓自己心顫,納蘭冰絕十分客氣的詢問大魔王意見。

「成親是他們兩個人的事,還是讓他們拿主意吧。」大魔王低沉的提議道。

「那好,成親之日就由他們決定,不知道你們想選什麼日子。」納蘭冰絕輕輕點了點頭,詢問雲天羽和納蘭璇的意見。

「嗯,不如就定下月初一吧。」雲天羽和納蘭璇小聲商議了一下,輕聲說道。

「好,就定下月初一!到時我會廣邀來賓到來!天羽,不知道你父親、母親可以到來嗎?」納蘭冰絕輕聲詢問道。

「納蘭家族,天羽的父親、母親正在閉死關,可能不能前來,不過你放心,等他們出關,一定會登門拜訪的。」大魔王在一旁接話道。

「那好吧,等成親之後,讓璇兒跟天羽回家,拜見天羽家族長輩。」得知成親之日雲天羽的父母不能到來,一心想要攀上隱世家族的納蘭冰絕有些失望。

確定雲天羽和納蘭璇成親之日,納蘭冰絕立即著手準備,就在納蘭家族一派喜氣洋洋時,以文乾侯為首的文家高手將岳家毀滅了。

擊殺文昌祟的岳清晨被憤怒的文乾侯捉住,當場殺死,岳家家主岳鵬飛也在文乾侯怒火下,遭到重創。

不過岳鵬飛經過多年修鍊早已經達到五級真仙境界,依靠實力強行突圍,突破了文家的圍堵,幸運的逃走了。

而岳鵬飛逃走,使得已經達到五級真仙境界的雲天羽無法開啟六獸圖最後禁制,放出六獸圖封印的最強兩大仙獸金獅王和三目青虎。

「天羽哥,今後你有什麼打算?」離他們二人成親之日還有三天,雲天羽和納蘭璇牽手漫步在一條緩緩流動的小溪邊,納蘭璇輕聲問道。

「打算?我想去找我的父母,我很想知道他們到底是誰?他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將我留在大金王朝這麼多年,也不去找我。」想到自己從未謀面的父母,雲天羽心情變得複雜起來。

「天羽哥,我們成親后,我陪你去找你的父母,我相信他們一定有苦衷。」看著雲天羽臉上充滿了酸楚,納蘭璇十分乖巧的抓住雲天羽的大手,輕聲開導道。

「嗯!璇兒,有你在身邊真好。」感受到納蘭璇的柔情,雲天羽只覺自己的心都融化了,摟住納蘭璇柔軟的芊芊細腰,輕聲說道。

就在雲天羽和納蘭璇成親之日一天天臨近時,與納蘭家族關係不錯的一些家族,以及看在武文太師面子上,前來道賀的家族紛紛來到了納蘭城。

期間,因為霸金榮下落不明,天殺教高手曾經上門要人,與納蘭冰絕發生了衝突。

眼看衝突升級,一直在府院中休息的大魔王突然出現,出手震懾住了天殺教,化解了衝突,讓納蘭冰絕領教到了大魔王的可怕,對他更加的客氣。

恢復到六級真仙境界的大魔王雖然足以震撼一般家族實力,不過雲天羽卻十分擔心武文太師會出現。

因為如果武文太師出現見到大魔王,一定會引起他們之間的激戰,而已武文太師在大乾王朝的影響力,就算納蘭冰絕再喜歡自己,也絕不會將納蘭璇嫁給自己。

不過在雲天羽多次詢問下,納蘭璇告訴他,他義父武文太師正在閉關,無法到來,使得雲天羽內心稍稍安定了一些,但依然有些擔心。

「天羽,不要瞎擔心了,明天就是你成親大喜之日,早點休息。」大魔王看到雲天羽臉上掛滿了擔憂,輕聲安慰道。

「好!」雲天羽深吸一口氣,回到了自己屋中,早早休息,等待自己人生最重要的一天到來。 第二天天剛蒙蒙亮時,整個納蘭家族府熱鬧了起來,一根根紅色綢緞將整座府院點綴的異常漂亮,一個個大紅燈籠高高掛起,一名名喜氣洋洋的侍女在府院之中來回穿梭,忙活著。

感覺到時候差不多了,雲天羽換上了一身紅色長袍,胸前戴著一個紅色繡球,在大魔王、火翅玄鳥陪同下離開了院子,來到了正殿外面。

而這時,整座院子已經熱鬧了起來,坐滿了前來參加雲天羽和納蘭璇婚禮的家族、勢力高手。

「武文太師幕下,天心大人到來。」就在身穿紅色長袍,臉上掛滿笑容的納蘭冰絕在府院中迎客、寒暄時,一道渾厚的聲音傳到了府院之中。

聽到武文太師幕下天心大人到來,熱鬧的院子瞬間寂靜了下來,正在相互寒暄的各大勢力高手紛紛起身,迎接天心大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