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啊。」杜飛回應道,然後向後仰去。

熊二告訴大家,自從第一次看到李鳳霞,他就知道自己已經深深地愛上了這個自己只看了第一眼的女人,儘管可能他不明白什麼是愛,可熊二知道那砰砰的心跳就是愛的感覺,這是他娘告訴他的。

「熊二哥哥,你自打第一次那以後就真的沒有在見到過她嗎?」水柔很認真的說道。熊二隻是點了點頭,大家都是一副吃驚的表情。只不過大家都沒有注意到啊影的臉色有些微妙的變化,表情開始變得迷茫,不過就在大家注意到他的時候,他的表情就已經變成了堅韌。

「熊二啊,我們都支持你,努力啊,對吧大家。」麗莎說道,大家也都點了點頭。

「熊哥,眼光不錯啊!兄弟支持你。」杜飛拍了拍熊二的肩膀說道。

「對了。熊二哥聽說你和熊嫂認識的時候還挺有意思呢?」水柔以前聽麗莎提起過熊二的那場另類的比試,現在想起來就忍不住想笑。

「什麼?還有這事啊,熊哥來跟哥們說說啊。」杜飛聽見水柔這樣說跟著瞎起鬨,出奇的這次啊影也沒有跟他吵,反而也跟著他一個勁的問熊二。可是這件事熊二根本不知道怎麼開口,憋了一個大紅臉,大家看熊二那樣都笑了起來。

「好了大家都別鬧了,現在我有事和大家說。」麗莎說到,這時大家都停止了吵鬧,麗莎接著說道:「大家如果在今後的比賽中遇上那小子,記住別給廢了,那小子留給熊二。」聽到麗莎說的話的家都很認真的點了點頭,就在這時候熊二的眼睛放射出一種嗜血的目光。

看熊二的樣子,麗莎又說道:「熊二啊,記住啊,比賽的時候千萬不能狂化,還有如果遇上那小子,千萬別要了他的命,也別給廢了。在下手的時候盡量表現得帥氣些。」開始麗莎的話熊二還能理解,可是後面的話熊二還真不明白,現在熊二要把那個猥瑣男分屍的心都有了。

看出了熊二的想法,麗莎解釋到:「女孩子都不喜歡太殘忍的男人,當然我不知道李鳳霞是不是不也這樣,可是你也要做到,令外我看得出來那個李鳳霞是一個很要強的女人,如果你廢了或是殺了那小子會有些傷她自尊的,不然李鳳霞也許會感激你,但絕不會愛上你,知道嗎?」

熊二想了想,好像是這麼回事,那自己就將就將就先打他個半死吧,然後制服那小子,讓他給鳳霞當陪練,直到鳳霞打敗他為之,想著想著熊二就傻笑起來,不知道想到了什麼。 第二天天還沒亮,熊二就已經跑來了女生宿舍區,由於不能進去,所以他就在女生宿舍區的外面等著。本來熊二想的是偷偷跑到女生宿舍里去找李鳳霞,反正他已經從啊影那裡知道了李鳳霞住在哪個宿舍里了。不過啊影和麗莎都不同意他這麼做,還是水柔幫他想了一個辦法,今天治療的老師一定會去給李鳳霞治療的,到時候熊二隻要說是李鳳霞的男友,然後自己真誠的請求老師幫助,跟著一起去就可以了,另外水柔還交給熊二一顆不錯的光明魔晶石,再稍稍的賄賂賄賂,這事就成了。

就在熊二焦急的等待中,果然就在天亮的時候一名穿著祭祀跑的老師向他這裡走來。

「老師!老師!」熊二叫喊著跑到了治療老師的面前。

「這位同學什麼事啊?」這位老師很和藹的說道。

「老師,您是去給昨天比賽受傷的學員治療嗎?」熊二盡量的表現出渴望的眼神,很是誠懇的問道。

「是啊,同學有什麼事嗎?」老師說道。

「我叫熊二,是…是昨天受傷的李鳳霞的男友,希望老師能帶我進去看一下鳳霞。」熊二有些磕巴的說道。

「那不行,學院有規定…」可是還沒等這位老師說完,熊二已經將那塊光明屬性的魔晶石拿了出來向他遞了過去。

「你是在向老師行賄嗎?」看見熊二的舉動,這位老師臉色一變。可是熊二並沒有慌張,就在昨天晚上。水柔已經分析出了好幾種老師的反映,並且已經教熊二怎麼說了。

「不是的老師,我只是想謝謝你,我是真的很想看一看她,看完馬上就走,我是真的很擔心他。」熊二說的特別誠懇一點也不做作,這一點老師還是看得出來的。只不過這位老師不知道的是,為了練習這句話可說花費了熊二不少的功夫呢,當然水柔為了教熊二下的功夫更大。

「東西收回去吧,下次不能這樣了。」說完治療的老師頭也不回的向女神宿舍走去,這下熊二可是真的沒轍了,他一下子癱在了地上,想到水柔昨晚說的話,水柔說如果遇上的是女老師,這事情就好辦多了,一般來說那老師都是比較心軟的。

「你怎麼不跟上啊?」就在熊二胡思亂想的時候,治療的老師回過頭來對熊二說道。這下熊二那叫一個樂啊,屁顛屁顛的跟上了老師。

「砰砰!砰砰!」老師敲著李鳳霞的宿舍門,同時熊二的小心臟也在「砰砰」亂跳著。

時間很短,可是熊二似乎覺得過了很長的時間,終於門開了,開沒得是一個開起來比較清秀的小姑娘,這應該就是李鳳霞的舍友了。

她看到是醫務室的老師,所以就將老師客氣的迎了進去,不過在看到熊二以後還覺得有些奇怪呢?看她的表情似乎還認識熊二。不過由於老師在,所以也沒多說什麼。

「同學進來啊?」看見熊二還站在門外,治療的老師說道。熊二應了聲立刻跟了上去。

病床上李鳳霞早已沒有了當初的風采,整個人包裹的像一個木乃伊,只有緊閉的雙眼和嘴巴還漏在外面,看著李鳳霞的樣子,熊二再也忍不住了,一下子就撲了上去。

「鳳霞!鳳霞!」熊二大聲地叫著,李鳳霞慢慢地睜開了雙眼。在看到眼前是熊二,眼神中還有些差異,剛想說什麼,熊二輕輕地捂住了她的嘴巴。

「鳳霞,你等著,俺一定要讓那小子當你的陪練。」說完熊二頭也不回的走了,李鳳霞的眼神里同時也多出了另一份異樣的光彩。

「看你的男友真體貼你,不像別的男生那樣喊打喊殺的。」熊二走後,治療的老師說道。只是他沒有注意到就在他說出這句話以後,站在他旁邊李鳳霞的室友也有了一些異樣,只是他們都沒有發現。

「熊二啊?你可算是來了,快點抽籤就要開始了。」熊二的班導看見熊二來了對他說道,同時,杜飛等人看到熊二得到來也鬆了一口氣。

果然就在熊二的班導說完這句話以後,隨著主持老師的話落,今天的抽籤開始了,熊二一直緊緊的盯著那個打上李鳳霞的猥瑣男,直到他抽到簽為止。

「一定要五號。」熊二自言自語的走上了講台,可是等到抽完簽一看居然是二十號,不過熊二並沒有太大的失落,轉身便回了自己的位置,等待著抽籤結束。

「熊二。」正盯著猥瑣男入神的熊二突然聽到杜飛小聲的叫自己,熊二疑惑的看著他。直到杜飛抽籤的號碼給了他,這才明白杜飛的意思。

熊二一看號碼是五號,熊二朝杜飛點了點頭,可是杜飛還是看著自己,熊二並不明白他的意思。直到杜飛說:「我的呢?」熊二這才恍然大悟。

抽籤結束,熊二立馬跑去了自己的比試台,由於今天的比試台整整少了一半,所以相對的比較好找。

「是你?」猥瑣男居然看到熊二站在自己的比試台上,不經意的說道。

「是俺!」熊二脖子一橫說道,那樣子叫一個狠啊,恨不得要吃了這個猥瑣男似得。可是這個猥瑣男並沒有因熊二的狠話而多說什麼,只是笑了笑,慢慢的走上一比試台,似乎勝券已經在握了。

「我知道你,你的戰鬥我看過,我很少敬佩人,但你是我敬佩的人的其中一個。」猥瑣男說。

「俺要廢了你。」熊二倒是直接沒有多餘的廢話。聽了熊二的話猥瑣男也只是聳了聳肩,表情依然是笑著的,不過那的笑容不怎麼好看。

隨著防禦罩升起,熊二掄起巨斧就向猥瑣男衝去。可是等到巨斧滑落的時候,猥瑣男早已經沒有了人影。

「你是在找我嗎?」猥瑣男出現在了熊二的後面。熊二轉身又是一斧,可是依然沒有打到猥瑣男,猥瑣男再次出現在了熊二的後面,就這樣來來回回幾十次,熊二還是打不到他。猥瑣男似乎並不著急攻擊熊二,他就這樣來回的躲閃,似乎是要消耗熊二的體力。不過令猥瑣男有些詫異的是,將近一個小時過去了,熊二的攻擊力依然沒有減弱的跡象。比試台已經變成了一個半米深的坑,防護罩外負責維護比試台的老師也已經是滿身大汗了。

「你是贏不了我的,儘管你的攻擊力很強。」猥瑣男的臉上明顯的已經出現了一絲細汗。

「啊!」熊二大叫一聲再次掄向猥瑣男。當然結果還是沒打著。

時間已經過去一上午了,其中大多數的比試也已經結束了,可是熊二的比試依然的緊張的繼續著,不過攻擊的只有熊二,猥瑣男只是在躲閃。與開始不一樣的是現在二人均是滿頭大汗了。

不是猥瑣男不想攻擊,而是他知道以他的攻擊力,根本不足以破開熊二的防禦,儘管現在的熊二一點防禦也不做。 「傻大個,怎麼?沒力氣啦,剛才不還是挺猛的嗎?」眼看已經臨近下午了,熊二突然停止了攻擊,他就站在比試台的正中央一動不動,見狀猥瑣男有些興奮地說道,看到熊二的舉動,猥瑣男也算是鬆了一口氣。

儘管猥瑣男說得很大聲,可是熊二依然一動也不動,雙方就這樣僵持著,終於猥瑣男忍不住了,看得出來這個猥瑣男還很小心,儘管熊二一動也不動,可是他並沒有貿然攻擊。

「出來吧我的夥伴。」隨著猥瑣男話音剛落,一隻紫色的大鳥出現在了猥瑣男的前面,大多數的觀眾都看向了熊二的這個比試台。

「快看,是紫電雕。」觀眾席上一位學員很興奮的喊道。

猥瑣男終於動了,他和紫電雕一塊消失,轉眼間又出現了,熊二的胸前同時也出現了兩道傷口,一道流著鮮血,而另一道則冒著青煙,看的出來猥瑣男和他的魔獸都是用盡全力攻擊的,可是令他沒有想到的是熊二依然沒有絲毫的移動。

「喂,傻大個你不是傻了吧。」猥瑣男忍不住說道,可是熊二還是站在那裡一動也不動。看著熊二的舉動,猥瑣男並沒有怎麼高興,看他的樣子反而有些心虛了。

「好了,既然你不動那就別怪我了。」猥瑣男自言自語道。說著再次攻向熊二,這一次,熊二的雙臂再次出現了和剛才一樣的傷口。

「這下你該動了吧。」可是熊二的舉動再一次領猥瑣男震驚了。

「哼!」猥瑣男似乎有些不高興了,可能他以為熊二的舉動是看不起自己吧。哼了一聲猥瑣男再次攻擊,很明顯的這一次猥瑣男的速度沒有剛才快了,觀眾們明顯的看到一條白影掠過。

時間彷彿靜止了,公眾席上沒有了聲音,每個人都是一副表情,熊二還是一動也不動,只不過現在的熊二渾身上下已經全是傷口了。

「呼,呼。」猥瑣男喘著粗氣,他停止連續的攻擊,可就是這時候熊二動了,在猥瑣男還沒有反映過來的時候熊二一把摁住了他。

觀眾沸騰了,麗莎憂傷帶著淚水的面孔也如雨後天晴般的笑了,其實麗莎早已經猜到了熊二的想法,可是看到熊二的樣子他還是忍不住落淚了,當然同樣的不只是麗莎,還有,水柔,媚兒,以及眼睛含淚的杜飛和啊影。在上午的的時候他們就各自結束了自己的比賽,當然每個人都取得了勝利。

「小子,俺問你個事兒啊?給俺的女人當陪練行嗎?」熊二抓著猥瑣男並沒有馬上攻擊而是說出了這樣一句話。

「哼!」猥瑣男也沒想到熊二會說出這樣的話,不過在反應過來以後,他也只是哼了一聲。

「俺給你臉你不要臉是吧?」說著「轟」的一聲,熊二一拳轟在了猥瑣男的左臉旁,激起一陣塵土。

猥瑣男臉變得鐵青,顯然是嚇到了,可是他還是強忍著說道:「別得意,我的紫魅還在呢?有種你動手試試。」

「你是說它嗎?」熊二指著不遠處已經被豹大柔柔摁在地上的紫色大鳥說道。

「你…你。」這下子猥瑣男說不出話來了。

「給俺的女人當陪練!」熊二惡狠狠的說道。

「哼!」猥瑣男還是冷哼一聲,並且轉過頭去,「轟」又是一片塵土。

「傻大個,有種你殺了我。」猥瑣男直視著熊二說道。這下子熊二可是急眼了,熊二可並不是什麼有耐性的人。

熊二,一把摁在了猥瑣男的胸前,猥瑣男臉色一紅,就聽見熊二說道:「小子,你胸前藏得什麼啊?」

「啊!我殺了你!」猥瑣男一聲尖叫,不知道是哪裡來的力氣,居然掙脫了熊二。猥瑣男就地一滾,站起來以後,直接沖向了熊二,一點也沒有在意和熊二力量上的差距。

「呵呵!小樣兒。」說著一拳就將猥瑣男打趴在地上。猥瑣男起身了幾次,可是依然沒有起來。

熊二慢悠悠的走向猥瑣男,蹲在他的面前,再次說道:「小子,給俺的女人當陪練。」「哼!」

這一次猥瑣男才剛剛哼出聲,熊二就一把舉起來他狠狠的摔在了地上,然後跟上去,再舉起來,再摔。來回四次,熊二再次舉起了他這次熊二並沒有直接摔飛他,而是問道:「給俺的女人當陪練。」回答他的依然是一聲冷哼。

「轟!」「轟!」「轟!」…這一次熊二抓住她的雙臂,用盡全力,掄起猥瑣男,左右開弓一通掄摔。最後猛地一下,將他摔在了比試台上。

「小子,給俺的女人當陪練?」說完這句話,猥瑣男並沒有立刻回答,熊二單手將他舉過頭頂,就在這時候猥瑣男終於鬆口了。

「慢…慢。」猥瑣男嘴裡冒著鮮血含糊不清的說道。

「給俺的女人當陪練?」熊二又一次問道。

「恩,好。」猥瑣男立刻答應道。

「嘿嘿」熊二這下樂了。熊二停止了動手,猥瑣男就這樣趴在地上,直到防禦罩消失,兩名救護的人員將猥瑣男抬下台去。

就在救護人員抬著猥瑣男走過熊二的身前,熊二突然趴在猥瑣男的面前說道:「小子,你的胸前是不是藏了兩個饅頭。」猥瑣男剛想說什麼,熊二捂住了他的嘴說道:「你不用說話我知道的,你一定是為的吃著方便。」

「俺就只知道俺猜對了。」看見猥瑣男笑了,熊二說道,只是他沒有看到當時猥瑣男笑的確實有些牽強。

「這位同學說完了嗎?說完了我們要走了,還有許多學員等著救護呢?」救護的人員撇了熊二一眼說道,臨走的時候其中一個救護人員說還說了一句「莫名其妙。」

「熊二哥哥,精彩。」熊二的比賽一完,水柔他們幾個就圍了上來。

「對了熊二剛才你和那小子說什麼呢?」看著熊二那個高興勁兒,杜飛忍不住問道。

「那小子在胸前藏了兩個饅頭。」熊二回答道。

「什麼?」杜飛以為自己聽錯了呢。

「水柔妹子,飯弄好了嗎?俺餓了。」熊二並沒有繼續和杜飛說話,而是轉向了水柔說道。

「兄弟,你的傷?」啊影忍不住問熊二的傷勢。

「沒事,吃飽就好了。」熊二說道,聽見熊二這樣說,大家都笑了起來。

「俺真的餓了。」熊二強調了一句,這下大家笑得更大聲了。一行人說笑著回來別院里,去吃昨天的剩飯了。

「熊二,你幹什麼去啊?」剛剛吃飽熊二就跑了出去,麗莎說道。

「俺去看看,那小子,他還要給俺的女人當陪練呢?」說著熊二已經出了屋門。 「熊二,昨天的傷沒事吧?」在去往練武場的路上麗莎對熊二問道。

「大姐放心吧,今天就是再比兩場俺也是沒問題的。」說著熊二還捶了捶自己的前胸。

「放心吧,麗莎姐就我們幾個弄個班級前十,那絕對是沒問題的。」水柔信心滿滿的說道。

「別大意啊,一定要小心。」麗莎關切的說道。

「恩。」水柔答應道。

轉眼間幾個人便來到了練武場,如前兩天一樣,觀眾席上還是一片人山人海,每一個人都興奮地喊叫著。

「熊二,沒事吧。」來到自己班級所在的位置,熊二的班導老師關心道。

「老師,俺沒事。」熊二說道,他的班導點了點頭。

今天的比賽規則還是和前兩天一樣,參賽者們首先抽取了今天的比賽號碼,隨著主持老師宣布今天比賽開始,熊二等人也各自迎上了自己的對手,不過令熊二沒想到的是,今天熊二的對手再見到自己的對手是熊二的時候,居然直接認輸了。

相比熊二而言,水柔卻遇上了難題,她的對手居然是自己的同班同學,也就是說無論他倆誰贏誰負,他們班都會失去一位參賽選手,對此水柔覺得非常的糾結。

「我知道,你的實力很強,可是我是不會放棄的。」看著水柔糾結的樣子,這個看起來有些瘦小的女生說道。

「不…不是的。」就在水柔還沒有說完自己的話,那個瘦小的女生已經發動了攻擊,連續兩道風刃,當然這點攻擊水柔很輕易的就躲了過去,不過,就在這一瞬間,水柔的這個同學已經召喚出來自己的魔獸,並且這頭魔獸一出來就對水柔展開了強勢的攻擊。

水柔也沒想,對方的攻擊居然會這麼猛烈,現在她只能被動的防禦,水柔連續釋放了幾道水遁,可是這也只能是稍稍緩解了一些壓力。

抓住一個空隙,水柔直接用魔法杖砸中了這隻魔獸的頭部,不是水柔不想釋放魔法,只是剛才水柔也沒別的辦法了,剛才這隻魔獸擊散了水柔最後一道水遁已經來到了她的身前。

水柔的這一舉動,叫觀眾席上一片驚呼,就連正在釋放魔法的瘦小女生也被他這一舉動是給打斷了。

「水龍纏繞。」這麼好的機會水柔怎麼會放過呢?一個四階魔法,這個小女生就被束縛住了。看得出來水柔是不想傷害自己的同班同學的,剛才的時間水柔完全可以釋放一個五階的攻擊魔法。

與此同時水柔的魔獸也出現了,水柔的其中一個魔獸「白羽」,是一隻五階的雲鶴,成年的雲鶴也是九階魔獸。

白羽一出現,那隻魔獸明顯的和它不是一個檔次,只是一個回合那隻魔獸就已經趴在了地上。

看著眼前的一切,那個小女生也只能認輸了。很快的接收到選手認輸的信息,維護的老師就撤去了防禦罩。

「我們班級就靠你了。」臨走的時候,這個小女生對水柔說道,水柔肯定的點了點頭,便走向了休息區。順便說一下,這次比賽,失敗者只沒有權利去休息區的,至於為什麼,這當然是規定了。

「美女,我們有仇嗎?至於嗎?下這麼重得手,不如我們停下來,談談情說說愛的,不是很好嗎?」杜飛一邊躲閃一邊對著他的對手,一個看起來很柔弱的美女說道。

「哼!」美女的臉中已經變得通紅了,看得出來杜飛已經不是第一次對他說出這樣的話了。

「哦,你的劍,好美啊,和你一樣,我喜歡。」杜飛抓住了向他刺來的劍,對著這個美女說道。美女劍一挑,掙脫了杜飛,然後再次向杜飛刺來,可是杜飛再次抓住了她的劍,更可氣的是他還用另一隻手撫摸這位美女的劍身,一邊摸著還說:「美女你叫什麼名字啊,看你的武技,是不是叫柔情似水劍啊。」就這一句話可算是將這位美女給徹底的激怒了。美女在也沒有了淑女的形象,大叫一聲:「死色鬼,我要閹了你。」不知道這句話讓觀眾席聽到會是什麼表情,不過還好,比試台上的對話外面是聽不到的。

「這位美女,我個人認為,你還是說『我要殺了你』比較好。」杜飛笑著說道。不過這位已經變成悍婦的少女,似乎已經聽不進去杜飛的話了,美女面無表情,現在他所做的就是攻擊,不斷的攻擊,儘管這樣的攻擊並不能對杜飛怎麼樣。

「美女,來哥給你擦擦汗。」一個轉身杜飛從後面抱住了這位美女,並且一隻手已經摸上了美女的臉頰。

「放開我,放開我。」美女掙扎了幾下並沒有掙脫杜飛,聲音有些哭泣的說道。

對於一個合格的色狼來說,讓一個美女流淚,那是絕對不可以的,於是杜飛鬆開了手,可是這位美女居然沒有立刻攻擊他,反而蹲在地上哭了起來。這下子再也輪不到杜飛氣定神閑了,他只能是焦急的在旁邊哄說著這位美女。就這一幕,整個練武場可以說是大跌眼鏡。

「你說這是在比賽嗎?我怎麼看著像是一對情侶在比試台上打情罵俏呢?」離麗莎很近的一個女生對旁邊的同學說道,麗莎立刻將自己的目光轉向了別處。

「我說,美女,姐姐,阿姨,奶啊?求你別哭了,你看,小狗!」說著杜飛居然當著這麼多人趴在地上搖屁股。

「我去啊,同學幫忙捂一下眼睛,太噁心了。」觀眾以上一個看不下去的醜男對旁邊的同學說道。

「你怎麼不自己捂呢?」那名學員反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