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再多給你十一兩如何?」

「金子?」

「白銀!」

「你這是在打發要飯花子嗎?」

「我身上只有十一兩白銀,這是我攢下來的!」白刑異常認真的說道!

「堂堂的神威巔峰的強者,身上竟然只有十一兩銀子,我都為你感覺到丟臉!吳用搖了搖頭說道。

「那你想要什麼?」

「我要你們扔下手中的玉牌,馬上離開這裡!」吳用凌厲說道。

「你認為這有可能嗎?」

「怎麼沒有可能?難道你們還想對我動手不成?」

「我想試一試!」白刑認真的說道。

「來到這裡,我一直都沒有親自動手的時候!」吳用這個時候忽然說道。

「但是現在你的手下只剩下了三十人,你認為憑藉這些人能夠留的住我們?」

「不要你的同學還在我的手上!」吳用指了指被俘獲的武院二十一人,認真的向白刑說道。

這個時候,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白刑的身上。

白刑面上依舊酷酷的樣子,看不到喜,也看不出悲。

他在想,陳威什麼時候出手!

陳威自然是在現在出手!

所有的注意力都被白刑拉出了,這自然是陳威出手的最好的機會。

擒賊自然是先擒王,只要搞掉了吳用,這些人自然沒有了再生存下去的資本。

但是琢磨了許久,陳威沒有一絲搞掉吳用的把握。

真的就如同他們所說的那樣子,吳用真的是太強大了!

所以陳威不打算這麼快就搞定吳用,而是解救武院的人。

只有武院的人多了,那麼就有非常大的機會生存下去。

只要他們能夠離開這裡,那麼他們就沒有追尋的機會。

這個時候距離結束,還有三個時辰多一點點!

這是一個機會,哪怕陳威等人最後都被淘汰了,那麼他們實現淘汰掉了幾個文院的人,他們在這裡都有大部分的人都有機會進前五十!

在全年級中一個班級佔據了前五十的位置,這自然是一個極好的成績!

所以陳威毫不猶豫的出手了,他的目標是押著李青的那個人,從這裡入手,按照一條線的話,陳威可以解決掉更多的人。

陳威的速度很快,因為他施展的是縱魔步!

世界上什麼人的速最快,傳說那是一個魔,他的速度快到可以裂開空間,不過他的步伐很奇怪,人們根據他的步伐樣子,創造了縱魔步。

這是記載在滄海劍派傳承中的一個東西,如今就被陳威這樣子學好會了!

當陳威走到一個文院學生的身後的時候,就已經表明,他已經被淘汰了! 生與死,就在一瞬間。

淘汰與不被淘汰,也在一瞬間!

這一瞬間,陳威打倒十多名文院的學生,這也就要標誌著他們要被淘汰了,而被解救出來的十多名學生,則代表著他們暫時不會被淘汰掉。

不過很快去他們就反應了過來!

反撲,就在一瞬之間。

戰鬥,也在一瞬之間爆發。

一瞬間,這形勢完全的調轉了過來,原本制住武院的而二十一人全部被打倒在地上,現在算上吳用,對面也就剩下了十人。

而武院這裡,卻有著足足的二十三人。

武院的人迅速的摸出了玉牌,那些人就這樣直接被淘汰了出去,如今的這裡,只剩下了三十三人。

文院十人,武院二十三人,形勢可謂一瞬間逆轉了過來。

這形勢逆轉之快未免讓人感覺到有些不可思議。

但是事實都擺在眼前。

陳威潛伏了這麼久,逆轉形勢,是應有的事情,否則根本對不起陳威潛伏了那麼久的時間。

吳用看著陳威,彷彿想要記住陳威一輩子。

因為這是他第一次失算!

或許他還沒有失敗,但是他的失算卻是讓他感覺到惱怒!

「武院,一個本不應該出現的東西,但是現在卻出現了,就如同一個蒼蠅嗡嗡的飛在你的面前!」即便面對這麼多人,吳用依舊保持著自己的優雅!

「武院不是東西,更不是蒼蠅!」陳威看著吳用說道。

「你是誰?」吳用看著陳威問道。

陳威自然不需要裝什麼矜持,因為他想要查的話,早晚都能夠查到。

「陳威!」

「就是唐老師看著不順眼的傢伙?」

陳威摸了摸自己的閉嘴。

「唐老師還是很喜歡我的!」陳威道。

「哦?唐老師喜歡你?不知道這句話傳到唐老師的耳朵之中會怎麼想?唐老師到底喜歡你多久了?為什麼我們大家都不知道?」吳用向陳威問道,而武院的學生聽到了這話之後卻是感覺到異常的憤怒!他們都是唐棠老師的學生,他在辱罵唐老師,就是在辱罵自己。

「吳用的口舌果然厲害!」陳威看著吳用說道,不過隨後又道:「就算唐老師喜歡我!又gan你什麼事?難道你一直在暗戀著唐老師不成?」陳威這話說的同樣犀利,甚至不惜給自己的老師給賣掉了!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就算我喜歡唐棠老師又如何?」

「那唐棠老師喜歡我又能怎樣?」陳威反問道。

「你這個人真的很有趣!」吳用道。

「你這個人未免太過無趣了一些!」陳威道。

「你藏得很深,但是終究只是一個只會躲貓貓的老鼠,如果遇到老師,一隻有鼠竄的份了!

「如果我給你的住的破山洞盜空了,等你住的時候山洞就會砸下來,你說你這一隻老虎會比我這個老虎厲害很多嗎?」

吳用自然明白陳威在說什麼,他說的是吳用靠著吳家,背靠大樹好乘涼!

「我天生資質上佳!無論怎樣,我都會走都這一步!」

「白刑也同樣如此,如果你沒有吳家,你或許窮到連白刑都不如!」陳威道。

白刑這個時候感覺到很沒面子啊,但是他感覺到陳威這話說的又很有道理,不由點了點頭!

「我就是有吳家!我就是有錢!你又能怎麼樣?」吳用在這個時候竟然有一種無賴的味道。

「我不好說什麼!不過你有錢的話!我倒是不建議你借點錢花花!」陳威道。

「可惜我現在身上所有的錢都在白刑的身上,你需要,可以從白刑那裡拿!

「沒有錢的話,你的玉牌也行!」陳威道。

「想要拿我身上的玉牌!那就看你有沒有本事了!」吳用道。

「我已經拿了你幾千枚了,自然不會差這幾枚了!」陳威說道這裡,嘴角不由漏出了一絲笑意。

吳用忽然想起了什麼,不由眯起了眼睛。

「外面的人都已經被你淘汰了?」

「自然!放在口前的肉怎有不齒的道理!」

「你的胃口倒是很大啊,倒也不看吃不吃得下!」

「就算撐到了也怨不得你!」陳威想吳用說道。

「好!你果然是個人才!」

「我是不是還不是你說的算!」陳威在這個時候也展現出了自己的傲氣。

「不過既然你認為落在了我的手中,你們能逃走掉嗎?」

「我們現在又二十三人,而你只有十人,現在應該是你們落在我們的手上才對!」陳威反駁道。

「有我在,你們是什麼我都不在乎!」吳用向陳威說道。

「我們自然夜不許有在乎你!」陳威道。

「你在開玩笑吧!不過你的笑話一點都不好笑!」

「距離結束還有三個時辰了!這三個時辰我不跟你打,你認為你有什麼辦法?」陳威向吳用問道。

吳用認真的的點了點頭。

「這的確是一個好辦法!」

說道這裡的時候,吳用從袖子中掏出了三枚短劍,而後朝自己的身後扔了出去。

這是一個陣法,組織他們逃走的陣法!

「扔了陣法,想要殿後逃走嗎?」陳威不由問道。

「這是為了你們逃走!」吳用說道。

「我們佔據了優勢,為什麼要逃走?」陳威剛才還說著要逃走,但是現在又說這要留下來,看起來有些無恥。

但是只有這樣才能讓人感覺到自己深不可測,這樣一來才有戰勝的機會。

有時候戰鬥戰勝的不是自己的敵人,而是佔據敵人的內心!

攻心是為上!

但是這攻心計對於吳用卻是沒有什麼用處,原本他找不到傳承還有些煩躁,但是現在反而安靜了下來。

只要自己今後找到誰得到這個傳承再從他的手中得到就足夠了,而眼下他要做的,卻是將眼前這一群可惡的傢伙驅逐出去。

除此之外,他沒有絲毫的想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