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該吃頓好的祝賀,誰來一起?」

「慢慢殺,你們全是一千九百九十九戰鬥值的,他們剛到一千,別著急,讓他們知道下厲害。」

「這或許是我一生中最開心的時刻,我永遠忘不了。」

「我決定去求婚了,相信她一定回答應。」

然後雙方開始罵。

草原上的公孫慕容仔細地看了看說話的羽芒人,問道:「你是不是不知道冰原之地的情況?」

「你想說什麼?公孫羌祁,你今天死定了,說什麼都沒有用。」羽芒的人歪個腦袋說道。

「我問你知不知道冰原之地的事情,就是我們剛剛到達冰原之地的時候。」公孫慕容重複問題。

羽芒的人舌頭甜著嘴唇,腦袋又歪向另一邊,腿一顫一顫地說道:「知道不知道又能怎地?」

「我們剛過去時,戰鬥值是五百,可是周圍那是沒有人玩命地追我們,知道為什麼嗎?因為他們比你們聰明。」公孫慕容也笑了。

娜拉莎在旁邊猛點頭:「嗯哪嗯哪,錯不了的,因為他們知道,無論我們處在什麼情況下,在沒有把握的時候,就絕對不要對我們出手。」

說到這裡,娜拉莎一頓,繼續:「而且他們知道,最深刻的教訓是在遇到我們是如果想下殺手,就別耽誤時間,永遠不可以放鬆警惕,最好是時刻穿著防護服。為什麼呢?因為…..五行幻陣、相生相守,結連一脈,氣血成稠,殺~~!」

「殺!」一百個夜色瞬間動了,每一個人都碰著身邊的人,連成一體,並把公孫慕容和娜拉莎圍在中間。

「金圍邊,土成沿,水火蕩蕩木滋涎。」公孫慕容的聲音在很短的時間內飄蕩開。

一百夜色跟著用那種聽著像快進的語速說道:「木連綿、水潺潺,烈火真金厚土瀾。」

******

本人新書田園大宋已經五十萬字了,歷史類的,看完氣沖星空不過癮,可以去看那個。(未完待續。) 夜色們的話音一落,保持著相互碰著的狀態就沖了上去。

最前面的就是羽芒那個廢話很多的人,他一看到夜色組成個隊伍衝過來,根本沒在乎,也是拿了一柄大刀,腳下一動,眨眼間就到了夜色隊伍的前面,然後舉刀便砍。

『轟』他過去得快,飛回來得也快,而且不是整體飛,是變成了一堆零碎飛起來,灑出漫天血雨。

夜色幹掉他的時候根本不停,繼續朝前沖,後面的人弩箭發射出來,嗖嗖嗖聲中落到夜色隊伍後面的人身上卻沒有任何動靜。

那一支支箭就像是射到了非常柔軟的東西上之後沒了前進的動力掉下來,而人卻一點事情沒有,沒有受傷,更不曾倒下。

被夜色衝擊地方的人也動作飛快地移動起來,他們此刻還是沒在乎,以為自己的戰鬥值高,想要幹掉剛剛升上來的人很輕鬆。

結果雙方一遭遇,哪怕他們移動速度快也沒用,他們自己的刀砍在一層膜上面似的,然後那層膜順著他的刀就有鼓力量傳進他的身體中,隨即他就飛起來,並且變成一片肉雨和血雨。

因為夜色正面的是金之力,主攻殺,後面的是水之力,以柔克箭。

一個個人被夜色衝到,然後一個個飛起來變成血肉碎沫,只用了不到三秒鐘,就有一百四十二個人被幹掉。

沒辦法,他們的戰鬥值高。移動速度快,他們主動攻擊。

唯一不同的是,他們的速度明明超過了每秒四百米。卻沒有形成音爆,估計是這個地圖的規則如此。

夜色一個扶著一個,或者說是抓,緊緊地扣住別人,這樣才能把內力傳過去。

是的,夜色的戰鬥值不夠,但是他們有內力。一百個夜色整體運轉內力,只要有攻擊到了,就瞬間把內力盡量分過去。

養兵千日。用兵一時,多少日夜他們拚命修鍊,終於在此刻發揮出了作用。

夜色所過之處,如入無人之境。

由於速度過快。他們前進的路上竟然因為血水和體液太多。又是碎沫狀的,形成了一點霧氣,在光照之下變成一彎彎彩虹,絢麗奪目。

他們朝著一個方向突,前面的人玩命地揮舞著武器阻擋,後面的人則使勁追。

外面的觀眾這一刻不管是哪一方的,全變傻了。

勾碧占路絲神國的觀眾有人最先反應過來。

「哎呀我~草~你~嗎呀,我傻~比了。這樣也行啊?剛剛升上去呀,戰鬥值得才一千。狂屠戰鬥值一千九百九十九的,不行了,我要找葯吃,好刺激。」

「早說呀,我那叫一個痛苦啊之前,你說你們有這本事,給人家廢話幹啥呀。」

「不廢話夜色能適應么?別看只有一點戰鬥值提高,需要一個適應起,平緩下才行。」

「是是是,是有個緩和期,我夜色威武。」

「厲害的是公孫羌祁和公孫妤瑭,他倆真不容易,忍著別人的言語侮辱在那拖延時間,如果沒有一百夜色拖累,估計兩個人早跑了。」

「咋跑。」

「傻呀?鑽地里唄,他倆會鑽地你不知道啊?」

「我現在不想說這個,我想問問羽芒,你們剛才說什麼來著?那逼讓你們裝的,我也是服了。」

「我決定以剛才的情節和羽芒為原型拍個小電影,有來的沒?美女優先啊。」

「美女優先你想做什麼?讓美女扮演公孫妤瑭,然後你……」

「大哥,別瞎說,我沒那個意思,我當羽芒,讓夜色乾的,第一個變血霧,行了不?」

「不扯這個,誰在一分鐘前罵我來著?說是公孫家的人死定了,說我這個二貨只能幹瞪眼?來,出來,再罵一遍,我最喜歡聽你說話了。」

勾碧占路絲神國的民眾們跟瘋了一樣叫喊,他們剛才憋屈壞了,沒想到幸福來得如此突然也如此快。

過癮,夜色也牛逼呀,什麼五行幻陣來著?簡直帥呆了。

而敵對神國和勢力剛才還罵的人現在沒聲了,根本不敢露面。

他們正在苦惱地看著夜色在那裡橫衝直撞,不明白是怎麼回事。

一千九百九十九戰鬥值的打不過一千的,說出去誰信啊。

但眼前所看到的,卻真實地告訴自己,一千九百九十九的沒用,碰上就死。

或許跑的話夜色追不上,不過只要是主動攻擊,那是怎麼回事兒,明明夜色沒有把武器打到人的身上,人怎就碎了?

正當他們苦惱的時候,他們熟悉的一幕隨之出現。

追在後面的人突然一個接一個手捂著脖子,掙扎著倒地,然後口吐白沫,渾身痙攣。

熟悉,實在是太熟悉了,中毒嘛!

原來剛才公孫家的人不但是拖延時間等著夜色快點適應,而且還放了毒。

有的人不由得想起來公孫羌祁所說的話,問知不知道冰原之地的人不拚命追,現在懂了吧,因為那裡的人聰明,知道他倆會用毒。

果然啊,不管公孫家的兩個人處在何等境況之中,也沒人敢站在他倆面前說廢話,也沒有人敢面對他們的時候不加倍小心。

或許有一天他倆的這個身體死了,另一邊去復活,這邊的身體別人都不敢動,就是這麼厲害。

傳奇就是傳奇,從來不可以輕視。

「乾坤借力,跳出三界,不在五行,四象因成,轉。」公孫慕容的聲音再次快速響起。

夜色跟著喊:「四象一色,陰陽逆轉,蒼生輪迴,地支天干。」

唰的一下,夜色由五行轉向四象,然後公孫慕容和娜拉莎的手也搭在夜色的身上,夜色跳起來,跟螞蚱似的,但是每一個人卻不分開。

『轟轟轟』凡是他們所跳到的地方,就是成片的人被震得七竅流血,而後面追的人繼續中毒。

「我知道啦,公孫妤瑭拿出衣服來給夜色穿,其實是有解毒的葯也順便讓夜色吸進去了,公孫妤瑭和公孫羌祁一直在放毒。」有勾碧占路絲神國突然想到了這個情況,喊出來。

事實跟他說的一樣,公孫慕容和娜拉莎確實在持續施毒,給夜色套衣服也是給解毒藥。

圍攻的人成片倒下,人數從兩萬多人打到現在不足七千人,有五千多人是被直接幹掉的,還有一萬兩千多人是中毒死的。

等著又有三千多人被屠殺掉時,剩下的三千餘人再不敢打,轉身玩命跑。

夜色停下來,因為追不上。

娜拉莎這時說話了。

「說好的要做菜賣給你們,你們非不幹,現在好了吧,是獵殺個野獸很難,還是交不起生魚片的錢?先說一聲嘛,可以賒欠的。」(未完待續。) 戰場上從來沒有對和錯,只有趴下的和站著的,死掉的與活著的。

沒開始打之前,羽芒的人不知道是咋想的,說了一大堆的廢話,估計是以為勝券在握,想要體現下羽芒的厲害。

兩萬多人等著虐殺掉公孫慕容、娜拉莎和一百夜色后快樂。

甚至是還未戰鬥的時候他們就先享受起了快樂。

結果卻是以一萬七千多人復活,三千餘人逃跑的情景作為結局。

那三千多人跑得實在是太快了,夜色們追不上,戰鬥值高的優點終於被體現出來,那就是打不過可以跑。

聽上去叫人覺得十分違和,因為戰鬥值高的人為何打不過戰鬥值低的人?然後依仗著戰鬥值高逃跑?

但這就是事實,公孫家的二人帶領著一百夜色,在剛剛升到四級地圖的時候,遭到了一千九百九十九戰鬥值的兩萬多人包圍。

雙方先是進行了一番對話,一番非常有必要的對話,包圍的人從對話中感受到了敵人的恐懼,享受到了敵人內心深處的顫抖。

而被圍著的人則趁機適應剛剛增加的一點戰鬥值,同時穿上有解藥的衣服。

在雙方都達到了目的后,戰鬥才開始。

這是一場偉大的談話,一場可以載入教科書中的談話,一場改變了人們對戰鬥值認識的談話。

結果也顛覆了眾人已往的認知。

剛剛升上來的隊伍人數少,卻在雙方戰鬥值相差很大的情況下取得了最終的勝利。

公孫慕容和娜拉莎把一些工具拿出來,然後夜色負責搭建起房子,流動攤位的房子就好了,可以賣吃食和酒水。

然後隨著公孫慕容的一句話,外面的影象轉播停止。

兩個人帶著一百夜色進屋。注射戰鬥值藥劑,需要幾天的時間才能完成,夜色的體質還是無法一次接受九百九十九支戰鬥值藥劑。

外面的觀眾該歡呼的歡呼,該慶祝的慶祝,該難過的自然也就自己難過去。

慶祝的時候可以很多人在一起,大家都高興。但是傷感的時候卻不適合太多的人聚集,不然可能會因為一句玩笑就引發戰鬥。

大家最結果沒什麼看法,誰輸誰贏已經無法改變。

不過許多人倒是想知道夜色身體上形成的那個防護膜是怎麼回事。

「咱們的夜色相互之間接觸著,然後說出一大堆讓人難以理解的話,就突然變厲害了,武器打上去,還能把用武器的人給震碎,這是什麼能力?」有人提出自己的疑惑。

「天知道,咱神國管這事的人。給個答案,夜色的本事是什麼?」

「別問了,不知道的人沒法說,知道的人不會說,我反正是不管什麼能力,我只在乎結果。」

「我也是,我也是,就在乎結果。結果是咱們的英雄帶領著夜色贏了,從此打遍天下無敵手。」

「哎呀。現在我的心還哆嗦呢,剛開始給我氣壞了,我想死的心都有,羽芒那個二貨欺負人,現在我老爽了,我真想當面問問那個羽芒。還裝不?」

「我也是醉了,難道公孫家的兩個人的威名還是小? 冷少奪情:萬能嬌妻別想跑 羽芒吃的虧少?怎麼就有人敢在面對他倆的時候不在乎,記得他倆剛到沙漠時就有羽芒那麼干過,結果一千人全死了。」

「我覺得吧,人都有自己的傲氣。可能他們在四級地圖霸道慣了。」

「我能理解,就像有人在幼兒園考第一,但到了小學時,小學的人看他剛剛升上來,覺得他不行,哪怕他又在小學次次考第一,等到了中學時,還是有人覺得他不行,原諒羽芒的那個人吧。」

「我可以原諒,不知道他們羽芒自己的人是否能夠原諒。」

******

『啪~~~』噢易伯爾剛剛復活,從低級地圖湖心島上的儀器中出來,迎接他的就是一個大巴掌。

噢易伯爾整個人被扇飛起來,飛出去四米多摔在地上,整個左邊的臉瞬間腫脹起來,左眼也無法看到東西。

『嘭』他還沒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兒,身體又被踢了一腳,然後再飛出六米多遠,他痛苦地**了一聲。

這時耳邊才有動靜傳來。

「噢易伯爾,上面讓我打你,他們叫我問問你,當初是怎麼說的?讓你帶著人守在那裡,目標人物一出現要做什麼?說!」

這個人是之前在沙漠第一個帶領千人隊伍遇到公孫慕容和娜拉莎的巾頓,當時他也非常傲慢,然後被毒死。

他覺得自己那個時候已經很霸氣了,結果剛剛得到上面人傳來的信息,原來還有比自己更牛逼的存在。

兩個人升上去之後,竟然和兩個人說廢話,上面的人可是專門把噢易伯爾安排過去守著的,而且一遍遍強調,見到人就殺,不用管別的,以完成任務為主。

結果噢易伯爾偏偏不聽話,跟人家說了那麼多,還又是威脅又是恐嚇的。

公孫家的人是可以那樣對待的?

如果他們好對付,自己又是怎麼復活的?還有二級地圖上面多少人付出了代價?包括三級地圖。

現在好了,兩個人成功地站住了腳,再過兩天,他們的戰鬥值又升上去了。

巾頓是越想越起,見噢易伯爾不出聲,衝過去又是一頓踢,他已經下定決心了,噢易伯爾再不認錯,就踢死,然後先以意識形態飄一段時間吧。

「別打了,別浪費資源,我沒想到,我以為他們剛剛上來沒有戰鬥力。」噢易伯爾終於出聲,疼倒是其次,他怕自己再不吱聲,被打死了,會讓自己幾年以後再復活,那日子不是人過的。

「你沒想到?上面沒說嗎?你不是沒想到,你是不聽命令。」巾頓不打了,氣呼呼地說道。

「我知道錯了,以後我……」噢易伯爾說不出別的,上面給他命令的時候強調了四次,就怕他大意,結果他還是按照自己的心思去做了。

做完之後,到了此時才知道後悔,可是他又覺得憋屈,明明是剛上來的人,戰鬥力為何那麼強?說不通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