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陽,還叫我們多多指教,好謙虛阿。」一個女同事說。

我只傻笑應對,多說一句都是多餘的。

我腦子裡出現的是那一片片薰衣草。紫色為主色,點飾胸前與裙擺。以婚紗款式呈現。模特赤腳上陣,手裡拿著一個貝殼。(類似於包)髮飾為簡單的長發垂直而下。

帶孕娘娘改嫁去 大家都在忙碌著,不知不覺到了晚上,我的圖稿已經畫好。

唐庸一直強調他要我幫的忙,必須得把我安全送到家。我盛情難卻。

到了家下了車轉身和他說:「唐設計師我已經把圖稿設計好了,給你。」

「沒想到這麼快,我看看。挺不錯的。」

「唐設計師,這次秀主要的材質的是?」

「我現在還沒有定,定好了我會告訴你的。」

「好的,那再見。」

「不請我上去坐坐。」

我微笑的看著他,示意請。

人家都開口了我也不好拒絕。

「家裡有點小。」

他環顧四周「還好,一個人住夠了,小而溫馨。」

「嗯,我也覺得挺好的,可能是住習慣了。」

后聊了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

「那就這樣,時間也不早了我回去了。你的圖稿我會看著考慮是否出現在秀上。」

我高興的嘴巴都要裂開了。

「謝謝唐設計師,謝謝。」

唐庸走後我一個人就陷入無限的遐想中,如果我的圖稿能被用上,是我多麼渴望的一件事。 「小子,你這可是在自掘墳墓啊!」

臉色陰沉的李厲,雙目中陰光泛動,沉聲說道,

他李厲在天錦城內還沒有受到過誰的威脅,想不到今天卻是被眼前不過二十齣頭的小子給威脅了,這讓得李厲極為惱怒。

「小子,你在胡說什麼,厲叔怎麼會是我李家的人,你不要血口噴人。」

謝傲雲的話也令得李文生內心大驚,待李厲說完,其連忙開口辯解道,他沒想到這個看起來不起眼的小子竟然知道李厲的來歷,若是真被傳了出去,那對李厲和李家都是一場災難,畢竟靈寶閣的規矩就擺在哪裡,哪能容得他人破壞。

「敢污衊執事大人,小子,今天無論如何都得付出代價,不然我靈寶閣的聲譽何在?」

王虎目光暗泛,隨即變得凌厲起來,義正言辭地說道。

「王隊長,影響靈寶閣的聲譽好像是你們那莫須有的污衊吧,至於他是李家之人這似乎還沒有影響到靈寶閣的聲譽上吧,你這扯的有點遠了。」

無視王虎那凌厲的目光,謝傲雲邊說邊抬起右臂用手指指向李厲,最後還不忘嘲諷王虎一句。

「你……」

見謝傲雲如此,王虎滿腹怒火,正想再次開口卻是被李厲給打斷了。

「王虎,退下。」

李厲擺了擺手示意王虎說道。

「可是他………」

「退下!」

王虎還想說,卻是被李厲一道厲聲再次打斷。

最終王虎縮了縮腦袋,退後兩步,沒有再說話。

「小夥子,我很欣賞你的膽量。」

很快,李厲又換了一副笑臉,看向謝傲雲開口說道。

「不過,若是再這般胡攪蠻纏下去,那可就別怪本執事親手拿人了。」

前一刻還是笑臉相迎,可是不到一個呼吸時間,李厲的臉色驀然變得冷峻起來,冷冷的聲音充滿著警告之意。

「李執事,你就不怕待會兒我大聲喊了出來,被有心人聽到了傳進天錦城靈寶閣閣主的耳里?」

謝傲雲的臉色也漸漸收斂起來,因為他一直在觀察李厲的神色,可是直到現在他都沒有在李厲的臉上看到一絲的懼意,這到底是為什麼呢?

史上第一混子大師兄 這李厲自從成為了靈寶閣的執事以來,每每有什麼好處都給了李家,而相對於其他家族則少之又少,只要有巨大收益的他都第一時間通知李家,做好完全準備,其他家族只能在後面撿一些李家剩下的,尤其是謝家和吳家,幾乎都準備滿滿,卻是空空而歸,而這自然是李厲在其中搞的鬼。

今天既然來到了靈寶閣,而且還遇上了李厲,那麼謝傲雲可不會就此放過他。

「你想說就說吧,這最後的結果對我來說並沒有什麼損失,倒是你和你的幾位小女友都得受到我親手準備的大餐。」

李厲突然間又笑了起來,對於謝傲雲的威脅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雖然謝傲雲的威脅令他很惱怒,但卻並不影響他,甚至最後連一點損失都沒有。

「看來你很自信啊!」

看到這裡,謝傲雲眉頭微蹙,心中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李厲的自信並不是裝出來的,而是發自內心的,到底是什麼讓得他如此自信呢?謝傲雲不明白。

「小夥子,你還太年輕,有些東西雖然有破綻,但你以為你能想得到的別人就想不到嗎?這些破綻或許在他人準備開始做的時候就已經開始籌劃如何去彌補這些破綻了,所以說你的這些東西並沒有多大的意義。」

李厲笑得很自然,然而這種自然卻是處處嘲諷和戲謔,嘲諷謝傲雲還太嫩,戲謔謝傲雲的打算最終卻成了一場空。

自成為靈寶閣執事那一刻起,李厲就開始籌劃如何讓自己是李家人的身份不被他人知道,但是他知道紙是包不住火的,他的身份總有一天會被查出來,到得那個時候,他和李家都得承受靈寶閣的怒火,那可不是他們李家能夠承受得起的。

於是他便盡自己所能和其他執事管事打好關係,在相處甚久之後,李厲故意在一次自己舉辦的酒宴中無意說出了自己的身份,當時可謂是嚇倒了一大片的人,可是趁著酒勁,他還故意慷慨激詞說自己絕沒有虧損過靈寶閣一絲利益,甚至還獲得了許多利益,再加上故作深明大義說若是有誰去向閣主舉報他絕對不會阻攔。

可能是李厲向眾人坦白自己的身份,再加上眾人在平時也收到了李厲的諸多好處,所以眾人還是一副熱情模樣,向李厲保證絕對不會將其身份透露出去。

在那一刻起,李厲才安心下來,只要不損害靈寶閣的利益,眾人對他還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而且每隔一段時間李厲都會請他們喝酒玩樂,感情那是愈來愈好了。

最重要的是靈寶閣閣主平時也很少過問靈寶閣之事,所以李厲也開始放開手腳地不斷為李家獲取利益,當然這裡還有一部分利益是分攤給那些執事和管事的,表面上是說有好處一起分,但實際上是作為李厲自己的一份籌碼,至少以後被發現破綻后也有同謀了不是,把他們一起拉下水,這也使得他們的嘴更加的嚴密。

這一切的一切都在李厲的計劃之中啊。

「你確實是一隻老狐狸,可是有些時候越是自信那就說明離好日子的盡頭不遠了,這句話很適合你。」

即便李厲表現的很自信,但是謝傲雲也沒什麼好擔憂的,他倒要看看最終的結局出現的時候,李厲會是怎樣的一個模樣。

「不過在此之前,不知你是否願意陪我看一出好戲呢?」

謝傲雲淡淡一笑,看著李厲緩緩開口。

「好戲?小子,你還有什麼后招沒使出來的?不過既然你還有后招,若時間不長的話倒是要瞧瞧你所謂的好戲。」

李厲眯著眼睛,看著謝傲雲幽幽而道,在他看來無論謝傲雲還有什麼招式都不可能撼動其分毫。

「不長,不長,只需要一會兒,到了這個時間點也應該快來了。」

見李厲願意等下去,謝傲雲嘴角微揚,負手而立,等待著。

「厲叔,這小子分明在糊弄您,他一個窮鄉僻囊里出來的小子哪裡還會有什麼后招,厲叔他就是在拖延時間,快將他拿下吧。」

見李厲還沒有捉拿謝傲雲的想法,李文生不由急忙說道。

「就給他點時間,反正也不急這一時。」

李厲擺了擺手,緩緩說道。

………………

「小子,你所說的好戲呢?」

等了近一刻鐘,李厲眉頭微蹙,冷冷說道。

顯然他已經有些不耐煩了,在這麼等下去,若是謝傲雲沒有什麼后招了,那他還不是要陪著謝傲雲傻傻地等下去。

「別急,就來了。」

謝傲雲還是保持一副平靜的模樣,絲毫不受時間的影響。

「給老子讓出一條道來!」

謝傲雲聲音剛落,就一道洪亮而急促的聲音從大廳的內側傳了出來。

眾人紛紛驚駭,迅速讓出一條道來,因為這聲音的主人其在話中夾雜著一股強橫的威能,令得眾人內心驚駭。

而李厲聽到這聲音卻是神色大變,毫無波動的內心終於有了起伏的波瀾。

至於謝傲雲聽到這聲音,其嘴角的弧度則是越來越明顯,顯然他的好戲終於要開始了。

「這塊鑽卡是哪位的?」

這會兒,那聲音的主人從人群中走了出來,此人是個留有兩撇白須的六旬老者,他掃視了眼眾人,旋即其舉著一塊稀有鑽石製成的長方形鑽卡急促而大聲問道。

「這鑽卡是我的。」

這會兒,謝傲雲開口說道。

「是你的?」

六旬老者看向謝傲雲疑惑道,並非他刻意懷有懷疑的心,而是謝傲雲的穿著確實無法與這鑽牌背後的身份聯繫在一起。

「難道那個侍女沒有跟你說嗎?」

謝傲雲淡笑而道。

其實在王虎和李文生狼狽為姦汙蔑他時,他就猜測到他們在靈寶閣有靠山,所以在擊敗王虎后的中間一會兒的時間內,謝傲雲便將鑽卡交於那名侍女,讓她帶著鑽卡去找閣主。

在謝傲雲與老者說話之際,此刻的李厲整個人都不好了,因為老者拿出的鑽卡他是知道的,那可是靈寶閣最高級的貴賓才能夠擁有的,而且擁有這鑽卡的人,其背景地位絕對不一般,如果這真是眼前這小子的話,那今天他和李家可就真的要完了。

此刻他使勁的壓制著內心的恐慌,希望這鑽卡的真正主人並非是眼前的這個小子。

「額…那個,你有何證明這是你的?」

江湖異界行 被謝傲雲這麼一說他還真沒聽到那個侍女說,因為當其看到這一鑽卡時哪裡還顧得上什麼侍女,急忙從自己的落院中跑了出來,不過為了真實性他還是想要謝傲雲拿出證明來。

「證明?老頭將它拿過來。」

謝傲雲微愣旋即知道老者對他有所懷疑,謝傲雲也不怪,使喚著老者拿過來。

老者也不介意,便將鑽卡遞給謝傲雲,謝傲雲拿住鑽卡,隨後一抹靈力注入鑽卡,一束絢麗的鑽石折射出來光芒綻放在大廳之內。

「這…這…這,老奴參見少爺!」

見此老者嘴唇哆嗦,而後急忙跪下,低頭拜見,內心極為慌亂。

老者的話令得整個大廳之內的人掀起了一陣驚濤駭浪,尤其是李厲和王虎,此刻的他們雙目欲裂,駭然的目光中揭起強烈的恐慌。

………………………………………………………………………! 下了班我是準備偷偷回家的,不是不想做他的車。正當想怎麼找借口的時候,他的電話打來了。

「怎麼樣,工作整理好了吧,我在樓下等你。」

「別,如果你真的要接我,能不能麻煩你開到附近的公交站牌那,我還不想讓公司的人知道我們倆的關係。」

「哦,什麼關係我怎麼不知道」

「……」

果然他那輛小跑停在路邊。

「你上次幫了我這麼大的忙,我要怎麼感謝你。」

「以後不要出現類似的「坑」,我就謝天謝地了。」

「你以為我也是我媽的同夥?我真的不知情。」

我望著他那讓我夢繞魂牽的眼神,沒有了剛才的囂張氣焰。

「我就信你一回。」

「等會到家,我們得好好聊聊這個話題,你好像不相信我。」

我無奈的看著車窗外,原來在這裡等著我。

「還是回家的感覺好阿。」

我轉身看著他說這句話的嘴真想親他一口。這是我的房間叫他說出這麼一句話來。真是高興。不知道什麼時候他從手裡拿出來一瓶紅酒和兩個高腳酒杯。

深情的看著我說:「我想和你喝一杯。」

系統第二寵妃 「好吧,現在不好掃了你的性質。畢竟中午沒有讓你喝到。」

「這瓶紅酒是我的最愛,我可是很少拿出來喝。」

「我對紅酒一竅不通,望閣下賜教。」

「孺子可教也,來我們邊喝邊聊。」

「先把紅酒到在醒酒器里醒一會放放,最好是這種高腳杯小口一點的。酒倒入杯子里輕輕轉一轉,看看酒的顏色,在聞一聞。酒的香味濃郁,入口由舌頭到舌根慢慢品味,有沒有覺得先是澀而後回味是甜的。」

「好像真的是。」我回答到。

「慢慢品,與喝茶有點相似。」

「人類不愧是最高級,食物鏈最端,懂得享受生活。」

我們兩個天南地北的聊了許多也喝了不少。(發現喜歡的東西挺多的挺相同的)

慢慢的兩個人在沙發上靠的那麼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