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請用茶。」范浪將一杯茶水奉上,這是拜師儀式之中比較重要的一環。

天縱丹聖笑著接過茶杯,一飲而盡,然後說了一些勉勵范浪的話,類似於好好學習天天向上之類的。

一整套拜師儀式結束,天縱丹聖帶著范浪單獨離開,一路走了很遠,穿越各種大門結界,最終來到了一處密室。

這裡有一把椅子,天縱丹聖端坐其上,范浪站在對面,師徒兩人單獨相處。

「但凡超然勢力,往往都有一種或者幾種絕學,炎龍學院也不例外,你應該知道我們的絕學吧?」天縱丹聖問道。

「知道,是赫赫有名的『六道焚訣』。」范浪答道。

「沒錯,是『六道焚訣』,這門功法一共分為七個層次,每到一個層次,能夠修鍊出一種新的火焰,與六道相對應,分別是人道、魔道、妖道、地獄道、阿修羅道、天道。修鍊到第七層次,可以超越六道輪迴,使出更強的煉虛神火!」

說到這裡,天縱丹聖做了一個演示,翻起右手,在手掌之上釋放火焰,足足變幻了其次。

人道之火。

魔道之火。

妖道之火。

地獄道之火。

阿修羅道之火。

天道之火。

以及最強的煉虛神火!

七種火焰各不相同,呈現出各種形態,最後的煉虛神火竟然化作了一團光球,彷彿星光閃爍,其中蘊含著毀天滅地的威能,連天道都能煉化。

「在炎龍學院,不是人人都能學習六道焚訣,你是我的徒弟,自然有這個資格。我這裡有一份玉簡,裡面記載了六道焚訣,以及我多年來的各種所學,功法、戰技、秘術、丹方等等,包羅萬象,十分龐雜。我將這塊傳承玉簡傳給你,你拿去慢慢學習。」

天縱丹聖取出一團摺疊的玉簡,只有巴掌大小,玉片晶瑩潔白,每片都很薄,看上去美觀精緻。

玉簡之上雕刻著一些符文,此外看不到什麼文字,但是內部卻暗藏著海量的信息。

這裡面有許多十星級以上的武學!

神醫毒后種田忙 得到這個玉簡,就等於得到了一份武學寶藏,價值難以估量!

換成一般人得到這份玉簡,恐怕要興奮到發狂。

縱然以范浪的心性,此時也難免興奮,將玉簡接了過來。

「謝師父!」范浪笑道。

「玉簡之中暗藏了很多我設下的禁制,這個玉簡只有你能探查觀看,別人看不了。強行破解禁制,裡面的內容就會銷毀。就算是你去觀看,起初也有很多內容看不到,裡面的內容循序漸進,等你掌握前面的內容,後面的內容才會逐一閃現。為師與這塊玉簡心意相通,以後我會往裡面注入更多的內容,如果你有什麼疑惑,還可以通過玉簡跟我溝通,我自然會給你解疑答惑。」天縱丹聖說出這塊玉簡的種種奧妙。

雖然只是記名弟子,但天縱丹聖還是盡到了師父的責任,光是這個玉簡就費了很多心血。

其實這個玉簡是天縱丹聖用來教導以前那些徒弟的,後來有幾個徒弟被殺了,玉簡剩了下來,現在傳給了范浪。

范浪感受到這份心意,難免受到觸動,又說了一聲謝,這聲謝比之前更真誠。

「范浪,記住法不可輕傳,這塊玉簡之中,有很多不傳之秘,只能你自己學習,不能傳給外人。什麼可以教,什麼不可以教,裡面都標註好了。如果你想把一些限制的秘傳教給別人,必須先請示我。」天縱丹聖綳起臉孔,嚴詞警告。

「師父放心,我會保密的。」范浪鄭重答應。

「嗯,那就好。」天縱丹聖神色一緩。

師徒兩人又聊了聊,然後雙雙離開了密室,就此分別。

https://tw.95zongcai.com/zc/61476/ 時間還早,范浪前往了教務處,他剛剛上任,有很多工作要做,還要安排課程,定好講課時間。

導師要自己定時間開設課堂,給學生們授業。

一些導師水平高,受學生們愛戴,來聽課的學生自然多。講得不好,或者令學生們討厭,來的學生就少了。

「也不知道我的第一課能來多少人,要是冷冷清清,那就尷尬了。」

范浪心中想著。

到了教務處,范浪遇到了龍不祥,對方很熱情,帶著他去認識各路導師。

炎龍學院分為天地人三屆學生,每一屆又分為甲乙丙丁戊劣這六班。

連班級都這麼多,導師的數量自然也不會少,正式的,替補的,加在一起數量超過三百位。

這些導師平日里還是要以自身修鍊為重,此時教務處內只有幾十名導師,人數並不全。

范浪貴為院長的記名弟子,身份很特殊,再加上天賦卓絕,前途無量,大部分的導師對他都很熱情,只有少數幾人對他不冷不熱。

與眾位導師見過面之後,范浪在龍不祥的引領之下,來到了一張告示欄前面。

在這裡可以安排自己講課的時間。

這張告示欄與教學區的多個告示欄互通,在這裡做好安排,另外幾個告示欄會顯示出相同的內容。

學生們可以通過觀看告示欄,確認每位導師的講課時間,自己做相應的調整安排。

「范浪,你打算把第一節課定在什麼時候?」龍不祥問道。

「我還要準備一段時間,不急著開課,就定在七天後吧。」范浪伸出手,在七天後的位置上停下,將自己的意念注入其中,確定了時間。

公告欄上多出了一些文字內容。

范浪:低等煉丹導師。

時間:甲辰年,七月七日,辰時之初。

課長:半個時辰。

課程類型:自定課程。

授業內容:煉丹基礎講座。

聽課範圍:天地人三屆學生均可參加。

備註:我的第一堂課,大家給點面子可好?

這個告示欄很是神奇,關於范浪這堂課的種種內容顯示其上。至於最後的備註,是范浪隨便寫的。

龍不祥看到這個備註,笑道:「你可真胡鬧。」

「也不知道會來多少人。」范浪道。

「放心,來的人絕不會少的。」

聲音來自背後,並不是龍不祥說的,而是出自第三人之口。 「我知道,莫家還不知道小時,就算知道他也不敢做什麼,因為我會讓他沒有機會去做什麼的。」傅辰修說的很肯定。

如果說知道姜小時事傅辰修護著的人,那麼肯定是沒有人敢動手,就怕有些亡命之徒不知道,那麼就麻煩了。

「老大,莫祖元要是狗急了跳牆,也就是麻煩,乾脆就不要在讓小時查下去了,我們等莫家的事情過去過後,在讓小時去查,這樣到最後莫家還在不在都是一個問題豈不是更加的好。」趙花顏提議到。

「你覺得以小丫頭的性格,你現在讓她不查,她就能乖乖的不差嗎?」

趙花顏,「……」

的確是以姜小時的性格,既然已經開始查了,你讓她放棄不去查了,根本就不可能,小姑娘完完全全就是隨了某人,只要開始的事情,除非是他自己主動放棄,要是別讓要她放棄,那麼她只會一直深追下去,直到最後。

趙花顏腦門疼,「老大,你把她的線索全部都給斷掉不就好了,你不給線索,在把人帶回瑞城去,至少也能拖一個半年左右啊!」

「沒用的,她自己有在查,在我提供的線索意外在查。」那天姜小時消費五十萬的時候,他就讓人查了一下,小丫頭自己找人在查,現在知道了多少,也不在他的掌控之中。

得,趙花顏這下徹底的失望,他就知道跟某人一起長大的人,怎麼可能不去找其它的渠道,現在他的任務就是把人看好就行了。

……

「小時,醒醒。」趙花顏喚一連喚了好幾聲姜小時。

姜小時這才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睡眼惺忪打著哈氣的看著趙花顏,「趙叔,怎麼?」

「小時,趙叔收工了,我們回酒店。」趙花顏笑眯眯的看著她。

「哦,好。」姜小時從躺椅上站起來,猛的一陣眩暈感就襲來,整個人都往後退了兩步。

這可把趙花顏臉都嚇白了,連忙伸手扶住她,擔憂的問道,」小時,怎麼了,是不是有哪裡不舒服。「

這股眩暈感持續了好一會兒,姜小時才緩過來,小臉皺緊的用手按了按太陽穴,看來是睡的太久了,然後起的猛了開始產生腦供血不足了。

姜小時甩了甩頭,等那股眩暈感徹底的過去,才回答趙花顏,「趙叔,我沒事,就是剛才起的太急了。」

趙花顏不放心的摸了摸她的額頭,沒發燒,提到嗓子眼的心才放回肚子里,「小祖宗,你不要嚇你趙叔我啊!」

姜小時扯唇笑了笑,「趙叔,放心,沒事,你把心放回肚子,只是頭暈,又不是像我十二歲那年被你帶出去摔骨折了手。」

趙花顏俊臉瞬間就黑了,想當年他好心帶著這丫頭出去玩,這丫頭興緻勃勃的說要去騎馬,那就讓她去了,誰知道把手給摔骨折了,他被傅辰修給修理慘了,那一個星期的灰暗時光他都不願意在想。

「小祖宗,你能盼你趙叔一點好嗎?」趙花顏瞪了一眼這個沒良心的小丫頭。

姜小時調皮的吐了吐舌頭,腹黑的很,「趙叔,我就喜歡看你被五叔欺負的樣子,還反抗不了的樣子最好看了。」

趙花顏,「……」他這都是什麼命啊! 范浪聞言轉回頭,發現背後站著一名青年模樣之人,臉上掛著微笑,看上去一團和氣。

青年的肌膚奇異,體表下層有火焰在流竄,渾身散發出高溫,顯然是修鍊了某種與火焰有關的手段。

青年笑笑,做出自我介紹:「我叫高並濟,也是這裡的導師,以後大家一起共事,還請范導師多多關照。」

「客氣了,我是新來的,應該是你這種資深導師關照我才對。」范浪道。

「哪裡,哪裡,你的煉丹水準有目共睹,兩刻鐘的時間煉製出通竅丹,簡直聞所未聞,令人大開眼界。我看了你安排的課程,到時候我會去聽講的。」

「那是給學生上課,導師沒必要去吧。」

「要去的,你的煉丹水準那麼高,去聽你講課,一定受益匪淺。導師又如何,不一樣要學習。」

高並濟很和氣,連連表示會去聽課。

導師開設的課堂,別的導師是可以旁聽的,一般不會在這方面設限制。連學生都可以聽的內容,導師自然也可以聽。

又聊了一些客套話,高並濟告辭離去,顯得彬彬有禮。

等此人走後,龍不祥猶豫了一下,向范浪暗中傳音道:「這個高並濟原本是炎龍學院的學生,出師之後晉陞為了導師,他在讀期間,主要是天火三老輪流給他講課,還經常給他開小差,私下裡教導他,算是半個師徒關係。」

「這層關係我知道。」范浪目送高並濟的背影遠去。

總裁,這不正常 龍不祥點到即止,沒有再說什麼。剛才那番話,已經是很明顯的提醒了。

范浪之前毛遂自薦,天火三老多次從中阻撓,雙方明顯不合。

高並濟是天火三老的徒弟,揚言要看范浪上課,儘管表面一團和氣,暗地裡誰知道他安的什麼心?如果居心不良,在課堂上給范浪找茬,會很麻煩的。

這是范浪的第一堂課,不容有失!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

范浪暗暗多了幾分戒備,會在那天小心一下高並濟這個人。

「當一天和尚撞一天鐘,既然我當了這個導師,就必須當好!這七天時間,我得好好準備一下,做到萬無一失!」

范浪暗下決心。

此時,系統突然湊熱鬧,彈了個任務提示出來。

【玩家觸發上課任務,任務名為『麻辣導師』,完成任務會給予階段性獎勵,達到不同的階段,給予不同的獎勵,隨著任務的進行,會變得越來越豐厚。】

范浪看了下任務內容,發現很簡單,就是給學生上課而已。

只要上滿一百堂課程,就算完成任務,每十堂課程,會給一次獎勵,最後一波獎勵最多,算是大禮包都不為過。

獎勵之中,包含經驗值,光是第一波就有好幾億。

「很好,這樣上課也能升級了!」

范浪暗暗歡喜,唇角翹了起來,對於上課一事多了幾分動力。

離開教務處之後,范浪動身前往了導師專用的修鍊室,要去那裡修鍊一番。

修鍊室是專門用來修鍊的地方,能滿足各種修鍊要求,匯聚濃郁的天地靈氣,還能承受各種猛烈衝擊,出拳踢腿,任憑君便,不用擔心造成大破壞。

導師享有特權,可以隨便使用修鍊室,如果是外人,花錢都進不去。

范浪選擇了一間寬闊的修鍊室,進門之後,感覺天地靈氣撲面而來,處在這種環境之下,什麼都不做都覺得神清氣爽,非常的舒服。

他今天要做的事情很多,要學習六道焚訣,還要惡補各種煉丹知識,為七天後的講課做準備。

「有的忙了!」

范浪取出傳承玉簡,將其打了開來,釋放出自身意念,注入到其中,闖入一片記憶形成的汪洋大海,浩瀚的記憶無邊無際。

我欲吞天 這裡面包羅萬象,記載了各種內容,所有的秘籍加在一起,總數在一千本以上。

儲存在這裡的可不止是單純的秘籍而已,還有天縱丹聖的批註,各種心得體會,甚至還對許多秘籍做過改良,要比外面流傳的版本更為優秀。

這小小的玉簡,價值無量,凝聚了天縱丹聖畢生的心血。拿著這個玉簡,讓人感覺非常沉重。

范浪在玉簡當中按圖索驥,首先找到了六道焚訣的內容。

六道焚訣!

四個大字燃燒著熊熊火焰。

范浪的意念接觸到這四個字,相關的內容立即湧現而出,注入到他的識海當中。

「只有第一層內容,第二層模糊一片,果然跟師父說的一樣,要學會前面的內容,才能看到後面的內容。」

范浪明悟,看來只能一層層的學習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