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家族傳言是假,月兒還是自己。」此話他洛陽心裡暗暗祈禱,面色卻是平靜的很。

見此,夜風平息了心情,正欲準備坐下,這周圍響起了大量破風聲。

「刷,刷……」

周圍樹枝晃動,枝葉沙沙,似是有著太多之人已接近了此地。

「不好,剛剛的光芒驚動了太多人,我們快走吧!」

洛陽面色一變,望著夜風有點著急的道,同時,他的心裡則是破口大罵。

「操,都大晚上了,也不怕被獸人吃了,還敢在森林遊盪。」

心中憤憤激罵中,一點也未想起,他大晚上也還在森林中。

夜風語氣平淡,毫無在意,周圍急速趕來的武者對他不起絲毫威脅。

「晚了,他們已經到了。」

話落,他們周遭人影閃動,幾十位身穿各色服飾的青年男女,將他們包圍了起來。

「小子,此地是不是出現了寶物,識相的交出寶物,我等饒你不死。」

這些人都是追隨先前的萬丈光芒而來,此地就夜風二人,他們當然第一時間認定寶物被其所吞。

本來洛陽心有慌張,害怕遭其群毆,但見得夜風那平靜的面色,立馬想起了後者強大的實力,當下心中苦笑連連。

「呵呵,我竟把這變態忘了。」

心有所持不恐,洛陽陡現一股氣勢,不緊不慢的走到烤肉旁,拿起一根豬腿吃了起來。

「我勸你們趕緊離開,我這兄弟很變態,不然,你們會後悔的。」吃著烤肉,洛陽嘴裡吞吐著話語。

夜風無奈一笑,這傢伙還真是餓死鬼投胎,竟能在此刻吃下東西。

聞言,眾人全部心中一緊,把目光落在了夜風身上。

夜風的真氣已邁入真丹境,比在場任何一人都要強大。

所以,此刻的眾人都沒看出夜風的實力,不過,他們隱隱的感覺到夜風深不可測。

寂靜——

一瞬間,眾人則是沉默了下來,各人的心思,全都不一。

在某一刻,一位青年似是認出了洛陽,當下略顯嘲諷的道。

「那吃烤肉的是洛族洛陽,他在黃城就靠坑蒙拐騙,騙了很多人的食物,大家別聽他的,這定是他的緩兵之計。」

此人話語一出,頓時有人第一時間的符合道。

「對,不能信他,再說作為一個天階小成的武者能有什麼強悍的朋友!」

說著說著,這人的目光撇了眼夜風,蠻是鄙夷不屑。

聞聲,其他眾人心思也是活絡了起來,但並未出手試探。

他們在等,等待著有人先做炮灰。

「哈哈,廢物,不信你試試看!」

洛陽擦了擦嘴巴,猛然站起,一指,囂張嘲諷的大笑道。

「找死!」

先前說話之人被洛陽一指,頓感備受侮辱,當下,閃動著身形,向著洛陽拍了過去。

「滾!」

夜風一字爆喝,一股大力滾滾而至,轟在了那人身上。

「噗——」

只一字,這人就在夜風的氣勢下,被震飛,吐血中身形跌落,拖行了足有數米之遠。

「鏘,鏘……」

眾人見此,駭然的步伐連連後退,臉色驚疑不定的防備著夜風。

「你們也走吧,不然,下場跟他一樣。」洛陽弔兒郎當的模樣,頗有狐假虎威的氣勢!

「……」

對於洛陽,夜風無語難耐,上前拍了拍洛陽的肩膀。

「好了,別玩了,我們走吧!」

說話間,夜風率先向前邁去,隨著他的走動,眾人紛紛讓開身形,讓出一條大道。

「夜風,等我一會!」

洛陽見夜風走掉,面色一變,迅速的將身前在火上烤著的獸肉收入儲物袋,跟上了夜風腳步。

眾人見洛陽的舉措,紛紛露出鄙夷,不過,他們望向夜風的目光卻是急速的閃爍著。

待得夜風走進他們讓開的那條大道時,都是面色陡變陰沉,他們就不信,這麼多人聯手還轟不死夜風。

「去死吧!」

爆喝中,眾青年男女真氣翻飛,各展絕技向著夜風拍了過去。

「不知死活!」

夜風身形一抖,幾十張火焰書頁便飛轉了出去。

「咻,咻……」

火焰書頁攜帶著破風聲,化起空氣的陣鳴,割破眾人的手臂。

「噗……啊……」

慘叫凄慘,鮮血濃郁,眾人的攻擊還未接近夜風,就已湮滅。而他們都在夜風的反攻中,被轟擊的吐血連連,撞擊在周遭的大樹之上。

「轟隆隆……」

一陣大樹搖晃,落葉紛飛,夜風連眨眼的功夫都無,只是手臂一招,收了火焰書頁,繼續向著森林深處走去。

「哇……」

洛陽震驚的張起嘴巴,夜風每次揍人都是如此拉風,真希望他也能如此!

「讓你們離開,呦呵,還不聽!怎麼樣,後悔了吧。」

震驚過後,洛陽對著那些痛苦慘叫的眾人,不屑的嘲諷道。

「夜風,我們去哪?能不能讓我跟你一樣拉風。」

幾步跨越,洛陽追到夜風,諂媚的湊了過去。

「靠,你那什麼表情,我可不是斷背!」

見洛陽的神情,夜風冷不叮噹的打個寒顫。

「你想什麼呢,我英俊瀟洒,若是斷背,不是遍地芳心破碎,哀鴻遍野啊!」

洛陽臭美的摸了摸頭髮,儒雅的面孔已變猥瑣。

「誒,這性格跟丁淵有的一拼!」

對此,夜風心中無語的嘆息道,同時他對丁淵,張振生湧出了一股思念。

「兄弟等我,我會尋出往生石,喚醒你們,重造肉身。」

心中執念,夜風目露堅定,隨後幾下閃爍向著遠處飛了出去。

「剛剛他好像有點不一樣!」待得夜風走後,丁淵搖搖頭緊隨其後。

……

「轟隆隆……」

就在他們飛走的路線上,周遭四面八方萬米之遙,一陣塵土飛揚,響聲不斷。

視線追隨,竟是數萬隻有著人類頭顱,大象身形的奇怪種族。

他們奔跑的方向,乃是夜風二人奔速的路線。

這種族的最上方,高空處,一陣黑煙翻滾,十位散發著陰森氣息的黑衣青年閃現了出來。

「大哥,要把往生石的位置散發出去么?」十位青年中,有著一人出聲道。

「當然要了,不然憑藉我們的實力,很難轟開萬魂山!」被稱為大哥的沉思道。

「那我去散發消息了。」

「等等,在此之前,我們得查出這些獸人為何如此騷動!」

大哥神秘一笑,身形閃動跟上一眾獸人的腳步,那九位青年見此,周遭黑煙翻滾,亦跟了上去。

!! 「嗖,嗖!」

森林外圍,破風陣起,兩道身形從中射了出來,入眼,一片平原,鬱鬱蔥蔥!

「夜風,我們要去哪,你到告訴我啊。」

兩身形中,一位面色儒雅的青年氣喘吁吁的道。

「玄城!」夜風語氣悠悠。

「去那裡幹嘛!」

本以為夜風會帶著他遊歷整個密境,卻不想聽得此話。

「那裡有著一條丹氣河,足以讓你快速的提升實力,我想以你現在的實力若在那裡修鍊,不足五月便會邁入真丹境。」夜風不假思索的解釋道。

「啊,那快走吧!」

夜風的話語使得洛陽雙目放光,著急中蠻是迫不及待。

「哈哈……」

見此,夜風一陣大笑,正待離開,忽得一陣轟響傳了過來。

「發生了什麼事。」

洛陽著急化為了驚疑,而夜風則是望著響聲地,那裡塵土飛揚,大地震動。

「是獸人!」

「什麼,是獸人!」洛陽震駭,手掌刷的一聲,便從儲物袋中拿出了長劍,如臨大敵!

「轟隆隆!」

聲音由遠及近,不一會,夜風二人的前方便出現了黑壓壓的一片,應有數萬獸人。

「該死的醜陋種族,快把月靈精交出來,不然,我們定叫你生不如死!」

數萬象獸人中,一個魁梧似是首領模樣的象獸人,在地上留下一個又一個巨坑,邁到了夜風前方數十米遠。

「月靈精?」

洛陽心中一緊,夜風給予洛月兒的東西,果然是月靈精。但他卻沒有料到,夜風會如此強悍,從獸人中搶奪寶物。

而夜風則是思緒轉動間,就已知曉眼前這些獸象人,應是那豹族通風報信。

不過,如今讓他交出月靈精,顯然不可能,就算想交也是交不出。

「月靈精已被我送人,現在身上並無!」

有了與豹族首領的前車之鑒,夜風這次並無帶上口頭禪——小爺。

「吼,醜陋的種族就愛撒謊,小的們給我殺了他們,再扒皮尋找!」

獸象人首領,揮腿命令,而他則飛到半空。

「轟,轟……」

得到命令的獸族人,將大地踩得轟鳴直響,向著夜風二人衝撞了過去。

「這些獸人的實力強悍,你不能對付,退進森林,我來制止他們。」

夜風不說,洛陽也知留在此地乃是個拖油瓶,所以在夜風話語剛剛一落,他乾淨利落的退向了森林。

「小得們,別讓那醜陋的東西跑了!」

神象族的首領見洛陽逃跑,揮腿一指,爆喝道。

「彭,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