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別讓我發現你是誰,否則我讓你好看。」

「怎麼?怕了。」見秦青的機甲不動了,似乎有意不玩兒了,對方卻好像找到了什麼樂趣,打字過來挑逗,末尾加了個不屑表情,勾勾手指。

「怕,老娘長這麼大,還不知道怕字怎麼寫。」

邪鳳逆天:瘋狂召喚師 秦青氣紅了眼睛,就要準備再一次對決。

葉錦阻止了她。

秦青的精神力估計承受不住再一次比賽了,在這麼打下去,打到一半就得被強制下線。

「讓我來。」

「你來?」秦青一愣,她知道葉錦很厲害,但沒有見過葉錦操縱機甲,有些不相信。

「那人可是高手,實力估計已經是五年級級別的了,你才一年級,行嗎?」

不是看輕葉錦,但在秦青眼裡,葉錦估計就是在新生中比較厲害,而那個人,已經是可以獨自戰鬥的學長級別的了。

秦青同學還算是清醒的,沒被虐傻。

「被虐了十八次還不夠嗎?」葉錦微微一笑。

她看了這麼久,對這個人挺有興趣的,有些手癢。

葉錦還真沒有和學長學姐比過,對自己的真實機甲駕駛水平,有些不怎麼確定,正好找這個人練練手。

「好姐妹,看你的了!」秦青被感動的眼淚汪汪的,但又擔心葉錦輸了心態失衡,最終還是又問了一句:「你可以的吧?」

葉錦頓時無語,直接忽視,選擇了自己之前的機甲就裝備上了。

這是伽藍花錢給她買下的,雖然是虛擬機甲,但也花了不少錢,葉錦和它磨合了很久,手感還是挺好的。

「小朋友,怎麼沒反應了,不會是要去上課了吧?幾年級了,有沒有畢業?」對方又打字過來刺激。

「滾!」葉錦無比乾脆敲出一字,隨後發出戰鬥申請。

「呵呵,」俱樂部貴賓室,一個看起來年紀不大的少年發出不屑冷笑。「很好,有個性,我會讓你知道什麼叫做崩潰……」

「華哥,狠狠蹂躪他。」少年身後有幾個人在觀戰,拍著馬屁。

「讓他沒有任何還手機會,KO他。」

「沒錯,讓他心理永久創傷,以後都不敢再玩。」

圍觀的人看熱鬧不嫌事大,在那煽風點火。

葉錦並不知道對面發生了什麼事,她迅速和機甲建立了鏈接,機甲的速度飛快,如一縷青煙飄了過去。

對比以前,葉錦對於近身格鬥的能力上漲了不少,這些反應在精神力機甲上,讓她操縱的更加流暢了。

抽刀,劈砍,快若閃電,一氣呵成。

老是赤手空拳很吃虧,葉錦也就學會了耍大刀,舞起來虎虎生風,殺傷力MAX。

一刀劈來,甚至都能聽見破空聲,威力很大。

華哥被嚇了一跳,沒想到對方竟敢主動出擊,而且速度奇快,至少比之前快了有一倍左右。

「當!」

兩個拳頭交叉,在間不容髮間格擋,將合金刀擋下,剛想鬆一口氣,刀勢一轉,就自上而下的削了下來,華哥被震退好幾步。

「力量也大了許多,」華哥臉色微微潮紅,開口罵道。「卑鄙的傢伙,偷襲是沒用的,我會讓你知道真正高手的實力!」

竟然有人裝逼到自己頭上,不能容忍,要狠狠反擊!

「嗡!」

華哥的機甲剛動,對面就是一刀劈來,破空的嗡鳴聲將華哥嚇出一身汗,連忙躲閃。

對方出刀太快了,他無法出手,只得暫避鋒芒。

葉錦又是一刀,刀勢轉換的瀟洒無比,劈的心滿意足。

還是精神力機甲爽,她在現實世界里被打擊到的信心瞬間恢復了。

在葉錦犀利的攻擊下,華哥只得一閃再閃。

「媽的,如果不是失了先機,哪會被你追著砍。」華哥咬牙切齒,十分狼狽。

對方出刀的速度太快,他一身引以為豪的格鬥能力,受限於機甲,根本發揮不出來。

華哥很憋屈,咆哮連連。「小子,敢不敢讓我換個機甲?保證打地你屁滾尿流。」

咦~這聲音貌似有點耳熟?

不管了,先打了再說。

「白痴!」

葉錦不理他,刀光霍霍,看的一旁觀戰的秦青冷汗都下來了。

她突然發現,自己的小夥伴武力值不是一般的強。

「媽蛋,你就會這一招嗎?」華哥被砍地上躥下跳,險象環生,不由地破口大罵。

葉錦旁邊,秦青眼中異彩連連,看著被葉錦追砍如同猴子一樣蹦跳的「高手」,完全呆住了。

「這就是我夢想中的樣子啊!」秦青興奮的嚎道:「大神,快收下我的膝蓋。」

她已經完全忘了自己身為女孩子的矜持了。

在觀戰席一蹦三尺高。

「滾!」

葉錦一陣肉麻,自己還在戰鬥呢,可沒時間應付小迷妹,準備快速結束戰鬥,繼續刷分去,難得接下來沒有課,爭取今天之內脫離初級賽場。

臨死之前,華哥也迸發出超強的鬥志,準備反抗到底,但在葉錦的大刀下,沒翻起一丁點浪花,很快就結束了。

一團燦爛的火花升騰起,華哥被直接一刀砍爆了。

葉錦發現,其實不用拳頭,也挺爽的!

隨著一積分的提示,葉錦說道:「已經給你報仇了,自己玩去。」

「我要干正事了!」

「不要啊,小錦,你不能拋棄我。」秦青尖叫地撲過來。

「你還沒回答我,你什麼時候變這麼厲害的。」

「我一直就很厲害啊!」葉錦拍拍手,一副高手寂寞的樣子。

滴滴滴。

就在這時,葉錦的場內信息提示響了起來,一條信息蹦出來。

「敢不敢再打一場?」信息末尾跟了個咬牙切齒的表情,不用想,肯定是剛才被葉錦砍暴的華哥,他要找回場子。

「沒空!」

重複和一個人對打,又不會累積積分她又不是這個蛇精病,吃飽了撐著逗別人玩。

看著這個冷淡的恢復,華萊瞬間被噎住了,臉色青一陣紅一陣的,十分不甘心。 葉錦也不好對於一個崇拜者英雄的小少年說什麼,雖然這個小少年比她年紀還要大一歲。

「我也不知道他有沒有辦法,」這是伽藍的事情,葉錦不會擅自開口替他攬下什麼事情。

要是葉錦自己本身有那個能力,對於朋友的請求,她會幫忙。

但她現在明顯什麼都做不到,要是大包大攬了,最後麻煩的還是伽藍,她沒有那麼厚的臉皮。

「我會幫你問問,但結果怎麼樣,我就不清楚了,你也知道,他最近也是麻煩纏身,做什麼都要小心翼翼的。」

華萊理解的點點頭,向他這樣的出身,對於聯邦內部那些事,還是能知道一二的,所以他一開始只是試探的問一下,在知道可能沒什麼希望后,華萊雖然有些失落,但也理解。

他就是越發的覺得自己無能為力,這次跑到初級賽場,做出這種幼稚的舉動,也有心中的鬱氣找不到地方發泄的原因。

華萊心中隱隱有預感,那個人可能回不來了。

「我先下線了,我今天在線上的時間超時了,估計等一會兒,二哥就要來拔我的網線了。」

華萊有些垂頭喪氣的身影虛化,轉而消失了。

秦青現在聽了一耳朵「大秘密」,再加上長時間在線,精神力消耗嚴重,也神情恍惚的下了線,很快,這裡就只剩下了葉錦一個人。

葉錦坐了一會兒,決定不去費那個腦細胞了,等到下線后直接問伽藍本人比較快。

…………

「他開口了嗎?」

伽藍揉了揉有些抽痛的額角,他仗著自己精神力高,連日的加班加點,好不容易喘一口氣,又想起了那個抓獲的小偷。

按理來說,一個小偷而已,實在沒什麼必要讓他親自過問,但那個人使用的儲存工具,引起了伽藍的注意。

一個不被軍用空間探測儀檢驗到的儲物空間,這其中蘊含的信息量,有點大。

「那個人似乎被下了暗示,無論怎麼問,都問不出關於儲物空間的事情,一旦涉及到那裡,他就是一副要死的樣子,為了不把人弄死,就沒有繼續問。」

艾克最近也在跟進這件事,畢竟人是他抓到的,他得知道後續。

伽藍頓了頓:「那問出了什麼?」

艾克突然臉色古怪了一瞬間,被伽藍注意到了:「怎麼了?」

「沒什麼,就是……就是有點離奇!」

「目前知道,他背後的人確實是來自帝國,但那個背後的人,既不是帝國的皇帝皇子,也不是那些總理大臣,反而是一個小貴族家的女兒。」

伽藍也疑惑的抬起了頭。

「小貴族……的女兒?」

地產富商的全職太太 「就是啊!區區一個小貴族,還是沒有實權的女兒,究竟是怎麼將手伸的那麼長,居然把人派到了聯邦,還混進了滄溟星,帶著奇特的空間裝置,就是為了偷幾個劣等礦?」

「還是,我們的礦有什麼我們自己忽略的事情?最重要的是,連我們這些生活在這顆星球上的人都沒有發現的事情,她一個小貴族的女兒,是怎麼不遠萬里的探聽到的?」

「我們在帝國安排的人有說什麼嗎?」

蘇文拿著一份報告,彙報道:「已經回復了,羅莎,32歲,原本只是個不能覺醒,被她父親用來聯姻的棋子,就在一年前,突然手段凌厲的搶了她父親家主的位置,後來漸漸地在帝國貴族那邊嶄露頭角,將那個原本不起眼的小家族發展的直逼大貴族,後來攀上了三皇子,是目前呼聲最高的皇子妃。」

「聽起來很傳奇吧!」

艾克興緻勃勃的說道。

他砸了咂嘴,還是覺得這個女人厲害的有些過頭了,從帝國送來的詳細彙報上看,字裡行間怎麼看都覺得,那個女人是不是有未卜先知的能力,不然,怎麼什麼事情都那麼巧合呢?

剛投資了一個沒有人看好的產品,那個產品就起來了。

剛拒絕甚至阻止了三皇子也乘坐某個航班,結果那艘星艦就爆炸了,事後查證,發現那艘星艦已經被人安了爆破彈。

她也因此救了皇子一命。

雖然她解釋了自己是因為突然心慌,這種玄之又玄的感覺,但怎麼就那麼不可信呢?

都市透視醫尊 這感覺未免太准了吧!

和三皇子有關的感覺你可以解釋成自己深愛著三皇子,但人家勃利特大公的夫人懷孕這事,和你有什麼關係?你怎麼就那麼肯定人家確實有了孩子,還特地在帝國最大的商場發生暴亂的時候,緊張兮兮的護住了人家的肚子。

連大公夫人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了孩子,你這是在人家家裡安了眼線?

雖然勃利特大公家一脈單傳,夫人身體也不好,這個孩子沒了可能就再也不能生了,她保了孩子確實很及時,但怎麼就那麼膈應呢?

在帝國頗有權利的勃利特大公確實感謝羅莎,但心中也不免犯嘀咕。

誰讓她動作太明顯了,誰出去逛個商場還帶武器?好像知道要暴動一樣,況且,她一進商場,就目的明確的直奔那位夫人處。

要知道,那位夫人因為身體不好,出行行程都是保密,就為了防止有人沖著大公的權勢,打擾到夫人。

「最厲害的是,在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那個羅莎竟然將防護罩直接罩在了那位夫人的肚子上,雖然最後證明了她的正確性,沒有那個罩子,孩子根本保不住,但也明確的證明了她確實知道大公夫人懷孕了。」

艾克說到這裡,不得不讚歎名叫羅莎的女子,有眼睛的人都知道有問題吧!

「會不會是預知?」

蘇文反倒沒有笑,反而面色嚴肅。

預知這種異能太可怕了,星際曾經出現過一次,就因為爭奪那個人,將整個星際的局勢攪得亂七八糟,雖然最後以那個人的死亡作為終點,但所有人也因此認識到了這種異能的珍貴厲害之處。

「不是,」

伽藍從通訊器上移開目光,在艾克形容的時候,他就已經開始派人調查資料了,實際情況不清楚,但那位擁有預知異能的人,曾留下過精神力頻段。

帝國也不是沒有人懷疑過這個事情,但對比了頻段以後,只能證明,羅莎不是沒有異能,但確實也不是預知異能。

「對啊,如果羅莎真是這種異能,早就說了,至於將自己陷入這麼百口莫辯的境地?只要她承認了,在帝國,立馬就是最高規格的待遇。」 「華哥,這哪兒來的?這麼不識好歹,要不要我……」

「閉嘴!」

華萊好不容易能申請提前進入成人區,在比賽過程中打打也就算了,要是被他家大哥二哥發現,他竟然動用特權做什麼出格的事情,估計得立馬被扔回去當個花菜。

事實上,要不是他上次經歷了綁架事件,差點被當成貨物賣掉,家裡還不會那麼快鬆口。

讓自己到這裡來,更多的就是想讓他多鍛煉鍛煉,增強一下自身的實力,不是來惹事的。

不過,對面的對手是不是哪裡有點熟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