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姑娘,這傢伙的話很不可信,你要是現在放了他,他會立刻殺了你。」

「半傾城,你這個賤人胡說什麼?」怪物的臉色鐵青,憤怒的喝道,「我堂堂龍神,也會說謊不成?小丫頭,你趕緊放了我,這賤人陰險狡詐,狠毒無比,她稍後會殺了你!來這裡的人,基本上都被她殺光了!」 「嘖,」半傾城勾了勾唇角,陰冷的笑了一聲,「龍炎,你如此欺騙一個小姑娘可好,當年誰不知你龍炎說謊成性,殺人無數?若不是我近不了你的身,我早就殺了你。」

半傾城在說完此話之後,眸光轉向了白顏。

她的眼瞳亦為蔥翠的綠色,卻給人一種極為不舒適的感覺。

「小姑娘,這龍炎的話及不可信,你萬萬不能相信他。」

白顏冷笑一聲:「可是……蛇的話,我同樣不會信。」

半傾城的臉色僵住了,片刻后,她才恢復了原先的神色,捂著嘴咯咯的笑了起來。

「小姑娘你這話真有意思,難不成我蛇族之人,還會騙人不成?」

「抱歉,我對蛇向來沒有好感。」

她可沒忘了,那些蛇族是如何妄想著帝蒼,又是如何對付她和晨兒。

光憑這幾點,她對蛇族都沒有什麼好感。

「哈哈哈!」

龍炎看到半傾城難看的臉色,哈哈大笑了起來:「半傾城,你聽到了沒有,這小丫頭不會相信你,還是我比較可信!」

他嘲諷完之後,轉眸看向白顏,盡量讓自己的語氣聽起來比較溫和。

「小丫頭,你快把我放了,我必然會給你天大的好處。」

白顏冷眸掃向龍炎:「你們兩個,我都不會信。」

龍炎的臉色同樣僵住了,心中的怒火再次騰騰燃燒了起來,可為了讓白顏救下他,終究還是安耐住了內心的怒意。

白小晨拉下白顏的衣袖,旋即將明亮的大眼睛轉向了半傾城。

「你和他既然有這麼大的深沉大恨,你為何不親自動手解決了他?」

半傾城的臉上揚起一抹冷笑:「要是我能解決,我早就殺了這東西了,不過既然你們來了,那就沒關係,你們可以替我殺了他。」

她眸光一轉,落在了祭壇旁的那一把巨劍之上。

這劍的劍柄已經腐爛了,許是年代長遠,但他的劍刃依然鋒利光亮,由此可見,這把劍極為不尋常。

「看到那劍了沒有?你們將劍拿起來,往他胸口刺傷一刀,他就會喪失了命,只要你們幫我殺了他,我就會送你們離開這個鬼地方!」

「那為什麼你不親自動手?」白小晨一副好奇寶寶的模樣,聲音稚嫩的問道。

半傾城笑道:「妖獸靠近不了那把劍,只有人類可以拿的起來,而這東西的心臟極其堅硬,也只有那把劍,才能殺的了他。」

「原來如此,」白小晨恍然大悟,他輕笑著看向白顏,「娘親,你去把那把劍拿起來吧。」

白顏自然知道白小晨心中的想法,微笑著點頭,隨後,她緩步向著祭壇旁邊的巨劍走去。

看到白顏的動作,半傾城心中一喜,她的臉龐不由自主的浮現出一抹得意。

「人類小丫頭,你千萬別聽這個女人的,」龍炎急了,雙眼一片赤紅,焦急的道,「你如果殺了我,下一個死的就是你,若是你不殺我,這賤人還不敢對你動手!」

白顏沒有聽從龍炎的話,她徑自的走到了巨劍的身旁,手掌微微一用力,就將這有千斤之重的巨劍舉了起來。 「這劍……能殺得了這羊頭蛇身的怪物,那自然也能殺得了身為蛇獸的你,可對?」

白顏把玩著手中的巨劍,似笑非笑的目光望向了半傾城。

拒做豪門情人 半傾城容顏一僵:「你這是什麼意思?」

「如果我沒有猜錯,你原本的實力很強,所以你的肉體也無比的堅硬,一般的武器對付不了你,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你的實力退化的很強,縱然肉體還在巔峰,但你的力量已經不足曾經。」

白顏的笑意更甚:「可你剛才說這劍能刺穿他的心臟,對你而言,同樣可以適用。」

「你……」半傾城氣的臉色鐵青。

這臭丫頭,居然敢陰了她!

如果這丫頭一開始就表現出對她的殺機,那她不可能讓她有機會靠近這把劍,可她剛才的表情,明明就給她一種,她願意幫她的錯覺。

這才讓她有機會接觸到這把劍。

「我本來以為蛇族的人很陰險,沒想到也不過如此罷了,我都說我極其討厭蛇族,你為何還認為我會幫你?」白顏聳了聳肩,勾唇淺笑著問道。

龍炎緊提著的心,也隨著白顏的話而落了下來。

他注意到半傾城青一陣白一陣的臉龐,心中感覺到萬分爽快。

「沒想到你這丫頭還挺符合我的胃口,對付半傾城這種賤人,就應該如此,哈哈哈!」

唰!

他這話聲剛落,白顏手中的劍就已經滑了過來,頓時劃破了他的肌膚,鮮血從堅硬的身體內滲出,染紅了它的龍鱗。

「你想要幹什麼?」龍炎嚇了一跳,而後憤怒的喝道。

白顏收起巨劍,擦去巨劍上的鮮血,笑意盈盈的說道:「沒什麼,我就是試試這把劍快不快。」

龍炎差點一口老血噴了出來。

她倒是試了巨劍的威力,卻差一點沒把他給嚇死。

他剛才還在想是不是有什麼地方說錯得罪了這丫頭,導致這丫頭一言不合就拿它試劍?

「小丫頭,」龍炎的眸光轉動了幾下,用那和藹的聲音循循利誘道,「你幫我殺了這個女人如何?你如果殺了她,我就替你辦三件事。」

白顏輕撫著下巴,似在思考著什麼。

這怪物的實力看起來很強,可這種實力的人,也是她無法控制的住的。

「你現在被綁著,怎幫我辦事?」

「這……」龍炎皺眉,「你放了我不就行了?你放心,我龍炎是感恩的人,我不會虧待我的救命恩人。」

「我信不過你。」

她從來不會信陌生人,尤其是,這怪物的眼神讓她極為不舒服。

也正是這種不舒服的感覺,讓她明白,這個怪物絕不是那種說話算數的人!

「要不……」白顏眸光閃爍了幾下,勾唇問道,「你與我契約怎麼樣?你只要和我契約了,那我自然會放了你。」

龍炎的臉色驀地僵住了,這人類的小丫頭讓他和她契約?

想得倒美!

他堂堂龍神,竟然還被迫到與一個小丫頭契約的地步?

「小丫頭,我可以幫你辦三件事,契約這件事,你就別想了。」 「哦,那也沒其他辦法。」

白顏聳了聳肩,淺笑盈盈:「因為比起你,我更不喜歡陰險的蛇族,所以我才選擇讓你和我契約,若是稍後蛇女願意和我定下契約的話,我就只能幫她殺了你。」

半傾城的臉色很不好看,她生怕龍炎真的答應白顏,急忙咬牙道:「龍炎,我不可能和這小丫頭簽訂契約!」

她的意思也是在說,我都不和她契約了,你也沒必要如此。

果然,本來還在沉思著的龍炎,一聽半傾城這話,心頓時鬆了下來,呵呵笑道:「小丫頭,你這個辦法威脅不了我,我堂堂龍神,怎能與一個人類契約?」

白顏不急不躁,找了個地方做了下來,她背靠著身後的古樹,一手攬著白小晨,另一手擁著小龍兒軟軟的身子,她絕色的臉龐帶著明艷的笑容。

「我給你時間考慮,你是選擇一輩子呆在這個鬼地方,還是選擇和我契約,重獲自由?」

她說完這話,就閉上了雙眸,靜靜的等待著龍炎的抉擇……

……

妖城。

所有妖獸都顫顫的跪在地上,在男人那強悍的壓迫之下,連抬頭的勇氣都喪失了。

布萊肯林場 整個大廳,都籠罩在一片陰森的冷氣之中,嚇得他們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為何半個多月了,你們還沒能找到王后?」男人的聲音極其森冷,氣勢強悍,鳳眸睥睨著底下眾人。

所有人都不敢說話,最終還是大長老緩緩走上了前,顫顫的道:「王,我們已經掘地百尺了,還是沒能找到王后,會不會……王后不再那個地方?」

「本王的感覺豈會有錯?」帝蒼陰冷的氣勢籠罩著所有人,「繼續給我挖,找不到王后,誰都不許回來見本王!」

大長老低下了頭:「是,王。」

大廳內,在得到帝蒼的命令之下,所有人都退了下來。

原先人滿為患的大廳,僅剩下了帝蒼一人。

而在所有人都消失之後,帝蒼的身子終於沒能支撐的住,疲憊的靠在了椅背之上。

「顏兒,這一生,若沒有你陪在在旁,那我的人生,還有何意義?」

「我之前就說過,你無論去天涯海角,天堂亦或是地獄,本王……都絕對會找到你!」

此生,不棄!

……

此刻,尚在祭壇旁的白顏,自然不知道因為她的離開,在妖城所造成的轟動。

她依舊坐在地上,靜靜的等待著龍炎的抉擇。

龍炎看了眼白顏,似陷入了沉思。

良久,他乾枯蒼老的聲音,方才緩緩響起。

「好,我答應你。」

現在他先和這女人定下契約,等獲得自由再說,彼時,他在趁機恢復視力,待實力恢復之後,再和這人類的小丫頭算賬!

白顏望了一眼龍炎,就已經看清楚了他心中的想法,微微勾起唇角。

想要等實力恢復之後,再強行與她斷了契約?順便和她算算賬?

那她倒是要看看,是這怪物實力恢復的快,還是她……提升的快!

糊塗俏家女 「我現在實力不如你,如果再契約的時候,你出現一點反抗,輕則契約失敗,重則會危及到我的生命,所以……」 白顏眯起雙眼,眸中閃過一道冷芒。

「晨兒,這把劍我放在這裡,到時候,若這傢伙出現一點點反抗的趨勢,你就立刻殺了他!」

這怪物認出了小龍兒的身份,但沒有發現晨兒是只小狐狸,所以,她才如此吩咐晨兒。

畢竟,這把劍,只有人類才可以適用。

「好。」

白小晨乖巧的點頭:「娘妻放心,要是他敢反抗,我就立刻殺了他!」

白顏淡淡一笑,他緩緩閉上雙眼,精神力逐漸擴散了出去……

「不好!」

重生八零甜蜜軍婚 半傾城臉色大變,剛想要衝上去阻止白顏,但她的目光瞥見了白小晨身旁的巨劍,身子一頓,猶豫了起來。

也就在這一猶豫間,白顏與龍炎的契約已經完成了,頓時,她的臉色變得煞白,目光中浮現出了一抹驚恐。

「契約已經達成,我可以履行承諾放了你。」

白顏隨手一伸,就將巨劍握在了手中,往鎖鏈上一揮,頃刻間,鎖鏈被她斬斷落地。

本來獲得了自由的龍炎,理應興奮,然而如今,他的眼眸中卻出現一抹錯愕。

錯愕過後,便是滿腔的怒火,他憤怒的向著白顏沖了過去。

「是你!是你這個混蛋把我關在這個地方,我要殺了你!」

砰!

他的身子還沒能靠近白顏,就有一道無形的力量反彈了出去,瞬間,他朝著身後滾落了幾番方才停了下來。

這就是契約的約束,因為這契約的存在,身為被契約者的龍炎,是無法傷害的到自己的主人。

白顏看著雙眸赤紅的龍炎,冷笑著說道:「看來我之前的預感沒有錯,你果然會想要對付我,好在我與你達成了契約,你想要殺我也無辦法。」

龍炎的眼中噴著怒火:「你居然還敢如此說,要不是你,我會變得如此凄慘?早知道你就是那個混蛋,我寧可在這裡呆一生一世,也不會與你契約。」

白顏聽到龍炎的這番話,不禁愣住了。

「你認識我?」

「你到現在,還敢假裝什麼都不知道?你以為你換了一個驅殼我就不認識你了?我之前一時間只是沒認出來而已,但這次的契約,讓我能清楚的感受到你存在的靈魂,這種熟悉的感覺,也絕不會有錯!」

白顏懵了。

敢情這怪物還真的認識她?聽他這話,貌似是她將他給關在了這個地方?

龍炎指著自己身上的長矛:「你還用這些東西封住了我的力量!你就算化成灰,我也絕對會認出你這個混蛋!」

「這……」白顏摸了摸鼻頭,訕訕的笑了兩聲,「你說的那些我真的不知道,我只是剛來這個神界而已,也沒有見到你,我之前是在一個叫做萬象大陸的地方。」

龍炎愣了愣,他眼中的怒火依然沒有消失,臉上卻浮現出一片迷茫。

「萬象大陸?那是什麼地方?神界又是什麼?這不只有一個世界嗎?你以為你這樣我就能相信你的話?」

白顏聳了聳肩:「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沒有見過你,而且我也是無意間落入這個地方,我連出去的路在哪都不知道。」 龍炎看到白顏的表情不是在說謊,眼眸中的怒火倒是逐漸消失了。

「我的感覺不可能有錯,你分明就是那混蛋!不過等我先殺了這隻蛇,我在來找你。」

他轉身,面向著臉色慘白的半傾城,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