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姑娘,我傳授你的東西,你不能外泄。你們也聽著,你們不可以學。那個陣法師,你受得傷很重,這一年內要靜養,不得在動用元力。那個小男孩,你身體不好,且你日後要修練,我所傳的東西會和你日後修練的武技相悖。傅雪嬌,我對你要特別叮囑,你千萬別修練。你體內的東西,修練我傳授的心法會暴走。」劉俊之說的很慢,且每一個字吐字清晰。就是怕他們把這件事不當一回事。

「你知道我體內的東西?」傅雪嬌自問隱藏的很好,怎麼會被劉俊之發現呢。

劉俊之點了點頭,他不會告訴傅雪嬌,他天生親火,乃是先天火靈幼子轉世而生。

「有極化無極,陰陽分天地,先天五行生,我自幽冥來……」劉俊之花費了很長時間,才將《地火典》講完。他一句一句,掰開了揉碎了。將《地火典》的精義講給小女孩聽。

「你每日打坐半小時,將我講的口訣心中默念幾遍。十日後,你眼中的紫色會慢慢消褪。你會慢慢掌握這團紫色,不過,它在你手中會變成任何顏色,切記,如果有人問起你。你就告訴他們,這武技叫火焰手,黃級上品武技。不會有人懷疑的。」劉俊之說完,看了看外面,已經夕陽夕下,天馬上就要黑了。他現在要去趙家了。完成他所說的話。

傅雪嬌聽了《地火典》之後,隱約感覺到自己體內的異火,原來早已經穩定的異火,有些微微跳動,不再平穩。

「別去想,一會兒它就會平復。傅雪嬌,我現在要去趙家,很快就會回來。剩下的交給了。」劉俊之說完,已經走出小屋。

「等等,這個給你。」傅雪嬌從脖子上將一個玉吊墜摘了下來,玉吊墜刻著一隻小狐狸。

傅雪嬌將吊墜扔在劉俊之手裡,飛一般的跑回屋。

劉俊之看了看手中的吊墜,又看了看傅雪嬌的背影。長嘆了一口氣,他的心中早已經被秦鳳凰佔滿,容不下別的女子。

這個萍水相逢的傅姑娘,竟然迷上了自己。快得連劉俊之都哭笑不已,自己長的很平凡,容貌和帥俊兩字完全占不上邊,只是名字中有個俊字,這丫頭看上自己那裡了。

劉俊之將玉吊墜收入懷中。向大門外走去。等他出了大門,關上大門后,他的手中多了一件兵器。

傅雪嬌在屋內見劉俊之收了自己的東西,才放心,那玉吊墜上封印著自己父親的元氣,可擋武宗六重之下的任何攻擊。

姓鞠的男子看了看傅雪嬌,笑了笑,也不說話。

盤古大千世界,人間界。三國時期,武力天下第一。呂布呂奉先的方天畫戟。

劉俊之實力為武者六重。不過幸虧他還能打開空間袋。拿幾件趁手的兵器。

雖然只能打開第一層。那對他幫助也很大,第一層的東西是盤古大千世界人世間的兵器和武功,不過讓他心慰的是,落寶金錢也在第一層。

也許是劉俊之當年大意了,將蕭升的落寶金錢遺落在空間袋一層。

劉俊之當時高興的找來一些一階凡兵來試,沒想到全部被打落,劉俊之十分驚喜,沒想到神武大陸的凡兵竟然是寶物,這可彌補了落寶金錢原來的缺點,使落寶金錢便成真正的無物不落。不僅僅是這樣,連神武大陸的武技也能吸收,快速將其推導出來。

不僅僅是這樣,連其它的武器也發生變化,都被附加了各種屬性,比如千古一帝秦始皇的佩劍天問劍,被附加了水屬性。

連空間袋一層中的武功也變成了武技。對於這種異變,劉俊之當時要迅速離開金劍門山門的範圍,就沒有探查其中的原因。

現在要去趙家,他也沒工夫理會空間袋中的異變。 ?劉俊之雖然早已經學會了九式虛空破滅槍,奈何這套槍法限制嚴重。

現在的他也只能使用兩招。

生死虛空槍,槍動既死,槍停既生。

陰陽破滅槍,陰陽循環,生死難辯。

劉俊之知道,他不晉級武者九重,這兩招他一天之內也只可以使用一次。

方天畫戟,雖然形狀與槍有異。但也可以歸為槍棒一類。

何況劉俊之也擅用戟,戟雖然是長兵器,不如短兵器靈活。可是它能有效的阻擋,使對手近不了身,可以讓劉俊之思考下一步使用什麼武技。

方天畫戟異變成五品凡兵,還附帶雷霆屬性。

劉俊之先是去了一趟酒樓,花了些銀子打探趙家的位置。酒樓內魚龍混雜,什麼樣的人都有,就算日後有人來查,也查不出來什麼。

劉俊之將方天畫戟拿在手中,這兵器太長,就算是斜背在背後也不方便。

神武大陸是修武大陸,對於攜帶兵器上街,也是見怪不怪。

劉俊之來到趙家大宅面前,大宅門口有兩個武者二重來回巡邏。

劉俊之沒有強闖,這兩個武者二重他還沒放在眼中。

他的目地是武者七重的趙家家主和那個醜陋的紅袍男子。

趙家大宅之內。

紅袍男子看著主位上的老者說道:「爹,那個人還沒找到呢?」

主位上的老者笑了笑:「兒子,找不找到都無所謂,那個人不是說要當著你的面費了老子嗎。我們就在這裡等著,看看是他的骨頭硬,還是我的鐵掌硬。」

紅袍男子從外面回來時,向老者訴苦時,老者只是微微一笑。

一個十八九歲的少年,要闖一個一品家族。談何容易。

袞州天才榜那些天才,誰會上這種小地方來。

何況除了那些天才,還有那個十八九歲的少年實力超過武者七重。

何況趙家武者四重以上,武者七重以下的武者有十人。

雙拳難敵四手,好漢駕不多狼多。

要對付一個武者七重以下的少年,還不是手到擒來。

「報,家主。外面有一個少年來投奔我們趙家。」趙家大宅外巡邏的一個武者向老者說道。

趙家家主想了想,說道:「請,我要看看是不是欺侮我兒的人,還是來投奔趙家的人。」

趙家家主結合兒子之前所說的話。懷疑來人是欺侮兒子的那個人,因為這個可能性很大。

大晚上,誰會來投奔。要投奔也是白天投奔。

劉俊之就這麼輕鬆進了趙家。

劉俊之對這個趙家家主有了個初步的認識,這個人不是蠢,就是太狂。

劉俊之相信此人屬於後者。

劉俊之不知道前面有什麼陰謀等著他,他只知道自己說出去的話是潑出去的水,收不回來的。

「家主,人我帶來了。」

劉俊之看見大廳內的紅袍男子說道:「我來了,你準備好了嗎?」

紅袍男子看了看劉俊之,心中頗有底氣,「你不是很狂嗎,不是要廢了我嗎?」

「廢了你,我沒有興趣。」劉俊之搖了搖頭,手中的方天畫戟已經執在右手當中。

「請了。」劉俊之右手的方天畫戟向前刺去。

「讓我來領教閣下的高招。」突然間,門外飛進來一人。手中一柄長劍向劉俊之背後襲來。

劉俊之轉身就是一掌,這一掌正打在那人的肩上。

北冥鯤鵬功,北冥有魚,鯤掌。

這一掌,直接將那人的肩頭打穿。

「你輸了。」劉俊之將方天畫戟一點,這個人手中的長劍已經斷裂。

「武者五重,實力還不錯。不過,你不行。」劉俊之已經震斷了此人的經絡,壞了他的元海。

「都出來吧。」劉俊之早已經知道,大廳四周有八九個人左右。

「確實很強,一招就廢掉了一個武者五重。你很強,比我看到的過的武者六重要強,不如,加入我們趙家吧。」趙家家主起了愛才之心,這樣的武者六重,有一定天賦,留下能增加趙家的實力。

「我說過,我要當著他的面,廢了你。」劉俊之指了指紅袍男子。

「你太狂了,讓我來會會你。」從外面進來一個男子,男子手中把玩著一柄飛刀。

「算了,我不想與你們為敵。我只要他們兩個,如果你們不想明天趙家變成普通人家,就不要在惹我。」劉俊之想和趙家家主對戰,必竟,在來幾個武者七重以下的武者也不夠他打的。

「滅我趙家,這是我聽過最好笑的笑話。」把玩飛刀的男子當頭一掌劈下。

黃級下品武技,金系,開山掌。

對於這當頭一掌劉俊之並不在意,甚至有些不屑。

劉俊之左臂向上一擋,左手成爪狀向男子打去。

北冥鯤鵬功,扶搖直上,撕裂萬界。

鯤鵬之爪,硬似金石。可輕易撕開天穹,破開界域之力。

雖然劉俊之現在實力低微,無法向傳說中那樣撕裂天穹,可是在同為武者六重的男子身上撕裂肌膚,還是可以做到的。

男子修練的是金系武技,他見這少年的一爪,內含金石元力,不可小覷。當既收掌,手中的飛刀激射而出。

劉俊之見飛刀激射而來,手中的方天畫戟向前橫掃。

男子雙掌齊至,眼看就要打在劉俊之的胸口,劉俊之手中向前橫掃的方天畫戟突然變招,向男子胸前點去。

虛空破滅槍,第二式,陰陽破滅槍。

男子元力一滯,掌法不似先前那麼凌歷。 我再也不要愛你 劉俊之左手一爪,繳了激射而來的飛刀。

這把飛刀全身泛著藍光,是一柄三級凡兵。

劉俊之順手收入懷中。

陰陽破滅槍的效果沒有結束,男子雙掌之上的力道漸衰,直到不復存在。

男子感到體內的元力急速下降,化為天地間最純粹的陰陽二氣,不斷向體外逸出。

只是那麼一瞬間,男子胸口便被捅了個窟窿。

男子看了看胸口,他現在感覺到體內的元力又回來了。不過,他現在已經受了重傷。

「我警告過你們,你們不聽,那我就將你們全部廢了。」劉俊之本不想廢掉所有人,不過他現在改了主意,廢了這些許人,他的修為不見的增加。不過,可以磨練招式的熟練度,使自己的動作更流暢。

趙家家主見已經折了兩人,終於忍不住了。招攬之心已經不復存在。

現在的他,只想讓眼前的少年死。不然以現在的狀況,一個一個上,趙家將元氣大傷。

轉瞬之間,讓趙家折損兩人,有一個還是同等境界。

這個少年的潛力,他看的很是清楚。

此人不死,他趙家永無寧日。

趙家家主左手向劉俊之探去,劉俊之背對著趙家家主,他也不轉身,右手方天畫戟向後一甩。

虛空破滅槍,第一式,生死虛空槍。

槍動既生,槍停既死。

方天畫戟化出璀璨奪目的雷光。乘著雷霆之勢,奔向趙家家主。

趙家家主的手變成火紅色,他左手抓住方天畫戟。

雷霆與火光在趙家家主手中發出激烈的碰撞,方天畫戟上的雷光越來越弱,直至火光將雷光全部吞噬。

劉俊之雖然背對著趙家家主,但方天畫戟被抓住時,他就預感到不好,他沒有想到趙家家主會破掉生死虛空槍。

虛空破滅槍九式,無往不利。怎麼第一次使用就在這神武大陸失了利。

趙家家主另一隻手打在劉俊之的後背。

黃級上品武技,火系,摧心掌。

劉俊之背對著趙家家主,劉俊之喉頭一熱,一口鮮血噴出。

他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他原來對這些神武大陸的武者並沒有重視過,甚至有些輕視。

現在,他發現,他還是太過狂妄,低估了神武大陸的武者。

低估了這方大千世界的實力。

劉俊之將手中的方天畫戟鬆手,回身一掌。

劉俊之突然心中一悸,一股焚身的熱力以心臟為中心向周身擴散。

他天生不被火焰傷害,現在怎麼不行了呢。

劉俊之這一掌打空,趙家家主將方天畫戟向旁邊一扔。

左手變拳,左拳之上還有冰屑閃現。轟向劉俊之的小腹。

黃級上品武技,冰系,寒冰拳。

劉俊之見趙家家主的拳頭過來,向後一退,左手疊在右手之上。翻掌,向前平推。

北冥鯤鵬功,鵬鳥化鯤魚,疊海掌。

劉俊之面前化出一片霧氣,霧氣一層一層的,有如海浪一般,層層疊疊,將趙家家主擋住。

劉俊之背後又中了一掌,不過,這掌並沒給他造成實至性的傷害。

趙家家主的拳已經離劉俊之的小腹很近,卻被一層層的霧氣隔斷。

劉俊之稍微的鬆了口氣。

體內的焚燒感被他強行壓制住。

劉俊之雙手分開,也不管趙家家主如何,而是轉身向身後的武者打去。

劉俊之雙拳打出,呼呼掛風。

北冥鯤鵬功,周天巡遊,北冥拳。

雙拳打在剛才才偷襲那個武者身上。這個武者被打的胸腔塌陷,登時昏死在當場。

「你們都退下。」趙家家主大吼一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