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這楊風的實力我們不能估計,所以,還是小心一些比較好。」那老者連忙的勸道。

自己這個少爺,就是太莽撞了,太小看這個世界的人了,能成為葯皇,這個楊風絕對不簡單啊。

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

「方叔,你也太小心了吧,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必要。」那年輕人開口道。自己這個方叔,什麼都好,就是太小心了,該小心的時候,他自然會小心的。但是,這麼一個普通的世界,真的用的著小心嗎?這個世界,估計沒有一個人是他的對手,再加上方叔,那基本上是無敵了。如此還要小心翼翼的話,那就有些過了。

那樣的話,活著就沒有任何的意義了。

「那少爺小心點好。」那老者點了點頭,也不再說什麼了。

實際上,在他看來,也沒什麼事,他所考慮的,不過是萬一罷了。

這兩道身影立刻的就消失了。

根本就沒有理會金毛神猴王,在他們的心裏面,金毛神猴王根本就不算什麼。

很快的,他們就駕臨在葯城。

他們很快的就打聽到了楊風的住處。

這實在是太簡單了,再說,楊風的住處很明顯,在這葯城佔據的位置也是非常的顯眼。

只要想找,那是非常的容易的。

「楊風呢?」那年輕人來到楊風的府邸,直接的問道。

「你們是什麼人?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這可是楊風葯皇的地方。」那些侍衛立刻的開口吼道。這個大門,誰進來不是恭恭敬敬的。一個個的都是非常的知道禮數,眼前這個年輕人卻是直接的喊楊風葯皇的名字,楊風葯皇的名號是能隨便喊的嗎?

「我就問楊風呢,讓他速速出來見我。不然的話,後果自負。」那年輕人將手背在後面。淡淡的說道。

「真是可惡。」

「竟然敢對楊風葯皇如此的不敬,真的是可惡至極啊。」

「將他抓起來。」

那些侍衛一個個的都是憤怒了起來。

他們身為楊風的護衛,一個個的都是非常的自豪的。現在,有人敢這樣說楊風葯皇,他們自然是相當的憤怒的。

他們一個個的都準備出手,將整個出言不遜的年輕人給抓起來,讓他們知道天高地厚。

但是,很快的,他們就發現一個問題,他們不能動了。

他們甚至不能說話了。他們甚至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年輕人還有那老者走進了院子。

「楊風應該沒有在院子裡面。」那年輕人用神識掃視了一番,將整個院子都給掃視了一遍,根本就沒有發現楊風的蹤影。

「估計是離開了。」那老者也是點了點頭。

「看來,想要見這個楊風也是不容易啊。」那年輕人輕笑道。

隨即他就開始搜查一些奴僕的記憶,根本就沒有發現任何關於楊風出去的信息。

楊風出去,自己就出去了,也不會給這些人說的。

「看來,從這些人這裡是找不到答案了。」那年輕人隨即說道。

「應該是閉關了,閉關的情況下都會找一個沒有人能發現的地方。我們也不必繼續尋找了,能發現就發現,不能發現的話,那就算了,總有一天會發現的。」那老者連忙的說道。

這個時候,他實際上也是鬆了一口氣的。要知道,這個時候,他實際上是非常的擔心的。

這個世界按道理來說強者的數量應該不多,但是,萬一冒出個特彆強的呢,這樣的意外是有的,曾經,一個強大的傳承的繼承者,偷偷的跑到了一個普通的世界,自以為天下無敵,但是,卻在那個世界死了。

而這個世界,看起來是普通的世界,但是,他知道,這個世界實際上沒有那麼普通。每次不老山來滅這個世界的時候,總是滅了生靈,將一般的地方給毀了,諸如一些地方,是不會去碰的。

「既然如此,那就不去找這個楊風了,我們在這個世界好好地玩玩。」那年輕人也是點了點頭,如果要是有楊風的信息的話,那還好說,可以去尋找一下,楊風閉關了,誰知道楊風在哪呢,這個世界很大的,如果用他的神識一點點的掃,那得花費很長的時間的,沒有這個必要,如果要是楊風閉關的地方是隔斷神識的地方,他就是將整個世界都給找過了,也找不到,那完全就是在浪費時間,這時間他還不如好好的玩玩呢,反正這個楊風也是逃不掉的,早晚肯定會出現。

實際上,楊風幾個真的是閉關了。

留給他們的時間不多了,他們要做好充分的準備。

提升自己的實力,裝備好自己,同時也練習一些能夠提升他們整體實力的陣法。

他們的目標只要一個,更快的強大起來。

「晴兒,怎麼了?」楊風看著司馬晴問道,司馬晴總是很不舒服的樣子,修鍊沒有一會兒就離開了。楊風感覺,司馬晴的身體應該出現問題了。

「沒事。」司馬晴立刻的搖頭,說著,捂著嘴就離開了。

「這就是沒事嗎?」 我的夢幻林場 楊風不由的無語,這要是沒事,什麼叫有事啊。按照道理來說,以他們現在的實力,身體不應該生病的,司馬晴到底怎麼了呢?楊風感覺有點反應不過來。

「少爺,看情況像懷孕了啊。」小翠開口。

「晴兒,真的是懷孕了嗎?」楊風先是一愣,緊接著開口問道。

聯想司馬晴這一段時間的反應,楊風也是覺得非常的有可能。

「應該是,我怕影響到你,所以就暫時沒有給你說。」司馬晴點了點頭,對於自己身體的情況,她是知道的。

喵嗚,老公太難纏 「什麼事有這件事重要啊,你也是的,該說就得說,這也怨我,這麼粗心,竟然都沒有看出來。」楊風也是立刻有些懊悔的說道。

自己應該想到的,自己卻是沒有想到,對於此,楊風也是有些自責的。

「現在不是時間緊嘛,我就覺得等你有空的時候再好好給你說一下。」司馬晴立刻的解釋道,他就是這樣想的。

「有什麼緊的,實際上我們坐的這些有沒有用處都很難說呢,你懷孕這才是真正的大事,以後,要好好休息,我也不修鍊了,好好的照顧你,孩子健康的生下來那才是大事。」楊風開口道。

「就是,少奶奶你也是的,這麼大的事情也不給少爺說,這不是把少爺當外人嗎?把我當外人無所謂,關鍵是不能把少爺當外人啊。」小翠也是開口。她現在的心情是非常的複雜的,有高興,也有苦澀。

「這不怪晴兒,她只是過多的考慮了我的感受罷了。」楊風連忙的說道。

小翠看了眼楊風,也是不再說什麼了。

司馬晴聽到楊風這樣說,也是笑了,楊風對她是真正的好,真正的關心,她是知道的。

「不知道孩子是男是女呢,楊風,你想要男孩還是女孩呢?」司馬晴笑著看著楊風。

「都好。都喜歡。」楊風笑道。對於孩子的性別他是沒有任何的要求的。

「我們返回葯城吧,這個地方是修鍊的地方,對於養胎沒有好處,還是回葯城,慢慢的修養,如何?」楊風提建議道。

這是磨天給楊風找的一處寶地。

對於修鍊,那是非常的有好處的。楊風在這裡也是進步很大,現在,他已經是半神巔峰的實力了,戰鬥力比起以前,那自然是大大的增強了。不過,距離成為神靈,還是有很遠的路要走的,絕對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夠做到的。

「行,聽你的。」司馬晴笑著說道。

楊風完全是替他考慮,這讓他自然是很高興的。

「那我也跟著去照顧少奶奶。」小翠越是連忙的說道。

對於她來說,最重要的不是實力的提升,最重要的是跟在楊風身旁。

「恩,那我們三個就回去吧,小荒他們就先不要驚動。」楊風點了點頭。

小荒幾個這個時候都是到了閉關的狀態。顯然,是到了比較重要的時刻。

楊風也知道,自己就算不讓小翠跟著,小翠也是肯定要跟著的,既然如此,那就讓小翠跟著吧。

楊風,司馬晴,小翠離開了這處修鍊的地方。

這個時候,他們也是閉關了有幾個月的時間了。

在飛往葯城的一路上,楊風幾個都是發現了異常的情況。

很多地方很多人都是在無助的哭著。

「發生了什麼事?」楊風也是忍不住的停了下來,對著一個人問道。

「給你說有什麼用?誰也管不了的。」那人看了楊風一眼,沉聲的回答道,緊接著,繼續的哭到,那是非常的傷心。

「說不定我能管呢,到底是怎麼回事?」楊風繼續的問道。

「這事沒有人管,誰也管不了,只能是算了,我的女兒啊,我的家啊,就這樣的被毀了,我們這裡不止我們一家是這樣。那年輕人實力太強了,沒有人是對手,敢於對他出手的,都死了,他還留下這麼一句話,這個世界的人就根本是不堪一擊的,如果我們不能忍,那就全部被殺。」那人哭著還是把情況給說了一遍,說是不想說,但是,最終還是說了出來。

「他們有幾個人,就一個人嗎?」楊風的眉頭不由的一皺,聽這話,應該不是這個世界的人,難道是不老山或者是不死山的強者已經開始降臨了嗎?

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

「他們有兩個人,一老一少。」聽到楊峰的問話,那個人哭著說道。

「他們現在在什麼地方?你知道嗎?」楊風繼續問道。然後要去看看這兩個人到底是什麼人,是不是和自己想的一樣?該面對的總是要面對的,楊風也不會害怕。

再說,楊風不去找他們,他們估計也是會來找楊風的。

「不知道,不過他們剛離開這裡。」那人用手抹了抹眼淚,開口道。

「我知道了。」楊風點頭。

「少爺,到底怎麼回事?」楊風回到空中之後,小翠也是忍不住的問道。

現在到底發生了什麼狀況呢?從楊風的臉色看,應該不是什麼好事。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那兩方勢力已經有人提前來了。在這裡到處做傷天害理的事情。」楊風沉聲的說道。

現在楊風是人類世界的第一高手,出現這樣的狀況,他不可能無動於衷的。

「少爺,這事情有點奇怪啊,如果要是真的是那兩方勢力的強者出手的話,他們肯定是要把所有的生命都消滅的,只殺一部分,留下一部分,這就太奇怪了。」小翠立刻的提出了質疑。

「這也是我很疑惑的地方,按道理來說,不應該是這樣的。」楊風點了點頭,小翠觀察的那是相當的仔細的。

「但是,我覺得很可能就是一個紈絝的子弟過來了,身邊還有一個保鏢,這樣的話,那就符合這兩個人的特徵了。這個紈絝子弟就是過來玩的,到處做壞事。不過,他的實力應該極其的強大,不然的話,也沒有膽量就如此的來到這個世界,而且,還如此的囂張。」楊風分析道,剛才的時候,楊風就分析過這個問題。心裏面也是有了一個答案。

「就算是如此,我們估計也不是對手啊,少爺,千萬不能冒險。」小翠立刻的開口。

對方來歷非凡,實力自然是毋庸置疑的。也是應了那麼一句話,既然敢囂張,那就肯定有囂張的本錢。

「我們其實也沒有退路了,對方已經來了。」楊風淡笑道。

這個時候,他的神識已經觀察到了對方,而且,對方的神識也肯定是觀察到了他們三個。

「沒有成為神靈就能擁有神識,你應該就是這個世界的最強者楊風吧。」一道淡淡的聲音響了起來,開口的正是一個年輕人,他轉瞬之間就來到了楊風幾個的身旁。

剛才感受到楊風神識的時候,他也是驚訝了。

沒有成為神靈卻是擁有神識,這可不是一般的難得。

他卻不知道,楊風在魂帝的時候就已經擁有神識了。

「你是?」 你敢天長我願地久 楊風看著那年輕人,開口道。

楊風知道,就是這個年輕人在這個世界上為所欲為,做盡壞事。

「聽好了,小爺叫林達。」那年輕淡淡的說道,一副趾高氣揚的樣子。

「記住了。」楊風也是淡淡的回應道。

「楊風,聽說你是葯皇,很不錯,我們不老山準備收了你,這樣你也免於一死。你看如何?」那年輕人隨即看著楊風問道。

如果要不是楊風葯皇的身份,他連看楊風一眼都懶得看。

「我看不怎麼樣。」楊風淡淡的回應道,這個林達讓楊風是沒有哪怕一點的好感。

狂妄自大,目中無人在他的面前表現的很是明顯。

「小子,你說什麼?」林達簡直是沒有想到,楊風竟然是這樣的回答,我看不怎麼樣,這是不將他放在眼裡嗎?

「我說不怎麼樣。」楊風淡淡的說道。

這個傢伙的話讓楊風難忍,另外一點,這個傢伙總是往小翠和司馬晴的身上看,意思很明顯了,這樣的行為也是讓楊風非常的反感,再說,楊風本來也就沒有打算投降的意思,看著所有的朋友都被殺死,自己苟且偷生,而且還給敵人做事。這怎麼可能是他楊風的風格。

「小子,你如果把你身邊的這兩個美女讓我好好的玩玩,我就當剛才的時候沒有聽到你的話,你還有機會作為我們的家奴,不然的話,我會殺了你,好好玩玩你身邊這兩個女人。」林達怒聲的說道。

這個楊風,也太把自己當回事了吧,自己親自相邀,這是給他機會,這個傢伙,卻是給臉不要臉,可惡至極啊。

他卻從來不考慮,自己剛才的時候到底是什麼言行?

「哼,我把你的頭割下來玩玩,就當你對我的無禮。」楊風暴怒了。

這個時候,是男人都不可能忍的住的。

這個林達,太把自己當回事了。這樣的人,無論付出任何的代價,楊風都是要除掉的,沒有任何緩和的餘地。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簡直是好笑,我真是聽到了這個世界上最好笑的事情。楊風,你覺得你成為葯皇了,很厲害是不是,你覺得你在這個世界天下無敵了就很了不起了是不是?簡直是無知。」聽了楊風的話,林達大笑了起來,在他看來,楊風真的是無知啊。

「哼。」楊風冷笑。

無知?什麼叫無知,無知就是對方了解你,你卻不了解對方,而且,你還以為有什麼了不起的。

楊風對這個林達是了解的,這個林達包括這個老者的實力,夢幻獨角獸都告訴楊風了。但是,這個林達,對楊風卻是不了解的。

到底是誰無知,一目了然。

「楊風,既然你找死,那我就不客氣了,本來嘛,我還想留你一條小命的,讓你做我的奴僕,現在看來,根本就沒有那個必要了。」林達怒笑道。

眼前這個小子,根本就不知道天高地厚,真的是太把自己當回事了。

自己的好意竟然都敢不領,什麼玩意。

「少爺,這楊風如果能被我們招過去,對家族的幫助很大的。」那老者連忙的給那年輕人神識傳音。

「我知道,可是,這個楊風竟然敢這麼的給我說話,那豈能這麼的算了?」那年輕人也是立刻的回應道,在他看來,這都是楊風的錯,自己給過楊風機會了,楊風自己卻是不抓住,這就別怪他不客氣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