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們定然也是危險分子,多半有過劣跡,所以只能長期躲在荒無人煙的深山、草原里,一旦進入社會,本身就危機重重,所以我此前說,它們肯定要確保能夠隱匿蹤跡,才會出來!」葉神玉解釋道。

「我怎麼覺得,可以跟安全局合作一下捏!」楊迪眼睛頓時一亮,想到了個好辦法。

「你說的對,那不失為一種很有用的助力,請有關部門的人來隨同很不現實,但掌握了確鑿線索,讓那個安全局派厲害人物來對付,倒是可行!」葉神玉贊同。

就她自身而言,很不情願跟人類政府打交道,平日里都是井水不犯河水,但現在是非常時期,加之楊迪又有這層關係,可以破例行事。

「對了,有一點我很奇怪,修道者之間的爭鬥,安全局管么?」楊迪想了想,又問這個。

「按照當初的公約,只要不危機其他公民人身安全和財產,相關部門不會幹預,但實際運作中,會有一些出入!」葉神玉說。

十點多的時候,車隊上了高速,楊迪接通衛星信號,在視頻會話里,跟蘇郁說起了之前討論的那事兒。

「好!過後我會找人跟你們聯絡。」蘇郁也贊同楊迪他們跟安全局有些配合。

畢竟這樣一來,往後楊迪他們辦起事來,不容易惹麻煩,否則隨便鬧點動靜,警cha就來上門盤問,那日子真的沒發過了。

「現在你們到哪了?」蘇郁輕笑著問,正在那邊貼面膜,好像是住在海邊別墅里,因為時間差,那邊現在已經很晚了,還能聽到窗外徐徐的海風吹動,還有海浪的聲音。

「東芝市。」

「那晚點時候,順道去南希市一趟,到了那裡,狄波姐會跟你們聯繫,將武器交給你們!」蘇郁點頭說。

「啊?這麼快!」楊迪吃驚,昨天才開始商討,沒想到郁寶寶這麼快就把事情弄好了。

敖熙也從二樓休閑室下來了,聽到這個好消息,激動狂流哈喇子。

「郁美人,你該不會是知曉楊迪現在有危險,所以昨天才格外上心去料理吧,否則哪能這麼快上頭就同意?」敖熙隨後壞笑著摩拳擦掌,一幅有料的樣子。

「滾!」蘇郁在大洋彼岸怒,可那張精緻俏臉,已經緋紅了。

「呵呵。」楊迪乾笑。

中午,車隊進入了東芝市,直接開到了市裡最大的超市門口。

東芝市只是閩北省的一個二線城市,不像華海那樣繁華,但交通便利,物流順暢,在這家市內最大的超市裡,想要的東西,倒是基本都能買得到。

往房車裡搬了一堆東西后,早上這頓飯,大夥去了繁華街區的一家當地特色餐廳,大快朵頤。

晚上跟狄波見面后,下一站要去昆崙山,那座極富神秘色彩的名山,在安州省高海拔地區,沿途大多都是崇山峻岭,會有很多山路。

為了不耽擱行程,今夜還是要連夜趕路,今天得好好的養足體力,好在房車就像是移動的酒店,只要司機充足,倒也不會讓人感覺很疲憊。

在楊迪等人進入東芝市的時候,幾十公里的杏花鎮山裡公路上,一輛大眾越野,正在前往悄然通向市區的高速路。

車裡的五個人,清一色都是老者,面容陰鬱,老眼中凶光湛湛。

在後頭兩裡外一個山坳間的草莽間,躺著幾道人影,鮮血淋漓,早已經斷絕了呼吸。

幾具屍體,死狀駭人,眼瞳瞪的很大,明顯死前受到了可怕的驚嚇…… 兩個多小時后,這片與淮西草原接壤的區域,有三架武裝直升機,在上空盤旋。

直升機上的士兵全副武裝,而且都是一些很「科幻」的裝備,此前他們接到命令,可能有高危險分子離開了大草原,即刻展開搜查行動。

幾十分鐘后,一號機途經杏花鎮附近的荒山,副駕駛員透過望遠鏡,看到了公路附近山坳間有血肉模糊的人影,當即心頭一沉。

「快!快看,那邊的山坳間有情況,降下去!」

「二隊、三隊注意,坐標『763,251』區域有情況,立刻巡視附近區域,不要放過可疑人物!」

「報告總部,這裡是神錘行動小組,出事了……」

……

……

下午,楊迪他們繼續出發,前往南希市,之後就要離開淮西省進入安州省境內了。

在路上,楊迪等人,很快接到了東芝市杏花鎮那邊的壞消息。

「有四人遇害,目前已經確定,正是那些大妖所為。」蘇郁在視頻通話中,輕聲一嘆。

這冷美人心思細膩,此前就擔心那些大妖離開草原后,會對普通民眾構成威脅,故而讓國內安全局這邊做出防範。

但可惜,還是遲了一步,那些大妖搶車殺人,後來又在東芝市郊外棄車離開,眼下已是隱匿在了茫茫人海中。

「大妖皆能完美易容,你們想要通過監控錄像追查到線索,多半很困難!」葉神玉也是有些替遇害者憤懣,如此說道。

「接下來,你們要當心一點兒,那些大妖肯定是沖著你們去的。」蘇郁認真提醒說。

「抱歉,又給你惹麻煩了。」楊迪無奈道。

「這件事沒有什麼必然的關係,那些長期活躍在草原上的異類,每年都會殘害不少進入草原旅遊的人,還有當地的牧民,它們已被列為A級危險分子,其實安全局一直都在想方設法誅除!」

蘇郁搖搖頭道,不能一根筋的去想問題,這件事跟楊迪他們有一定關係,但絕非過錯,不用給自己人添堵。

「嗯,我會找機會,將那些老怪物滅掉的。」楊迪道,郁寶寶能夠理解,他自然不會糾結太多。

傍晚,車隊到了南希市,楊迪電話里聯絡到狄波,跟那女特工越好在郊外公路邊見面。

天黑的時候,一輛黑色轎車疾速駛來,狄波帶著黑墨鏡,身披風衣,威武霸氣的下了車。

她從後車廂取出一個很大的銀色金屬密碼箱,提著就朝這邊走來,那輛黑色轎車,隨後竟然開走了。

「哇!你們這些傢伙倒是會享受,敢不敢弄輛更張揚一點兒的房車,難怪危險異類緊盯著你們不放,這太扎眼了!」狄波提著銀色大金屬箱上了銀河戰艦,摘下墨鏡,揶揄笑道。

「呵呵。」楊迪尷尬,這輛豪華房車,無論開到那裡,確定都有點招搖過市。

敖熙站在那摩拳擦掌,早就等不及了,隨後狄波打開金屬箱,裡頭就像好萊塢的片里的那樣,非常炫酷的鑲嵌著幾把槍。

雖然跟普通的火藥子彈類槍支造型有些不一樣,但還是能夠辨認的出來,一支重型狙擊,一支輕型狙擊,還有三把手槍!

「我勒個去,這是要爽翻天的節奏啊!」敖熙當場眼睛就直了,就像是看到沒穿衣服的花姑娘躺在那裡。

他情不自禁的想伸手去摸,結果狄波一把按住他的手腕,沒好氣道:「身為逃兵,我替這些尖端武器感到可恥,想碰它們,先對燈懺悔五分鐘再說!」

「哈哈!」姑娘們笑的人仰馬翻。

楊迪也是莞爾,聽郁寶寶說,這貨以前因為在服役的時候,槍法了得,高層想留他下來加入特戰隊,可惜這貨死活不答應。

那件事顯然讓這女強人很不滿,現在藉機鄙視。

「大姐,哥不是逃兵,只是在部隊呆不下去好不好,這叫人各有志,拜託別吊胃口了!」敖熙很鬱悶的辯解。

其實大夥並不知道,這女人可不止是因為那件事才記仇到現在,還有自己以前在射擊這一項上,贏過她,讓這個各方面都首屈一指的女人,覺得很不服氣……

「對了,剛才載你來的那輛黑色轎車走了,你不會是……」楊迪突然想起了這個,這麼晚了,想在郊外找計程車很困難,怎麼都感覺這女特工不打算回去了捏?

「怎麼,不樂意姐當你們的保鏢?」狄波一笑,隨後她解釋道:「其實我是來負責追蹤那些A級危險分子下落的,現在那些傢伙盯上了你們,跟你們上路,想來會有不小的收穫!」

「這倒也是。」楊迪點頭,有這女人在身邊,想要跟安全局保持聯繫,想來就容易多了。

「感情這些槍,是你自己帶來用的啊。」敖熙突然很緊張這個,狄波的槍法同樣一流,他擔心遇到威脅,沒機會摸那把重型狙擊。

「我比較喜歡用這個,它才能凸顯身手!」狄波從金屬箱中,掏出一把電磁手槍,很溜的耍了一下。

「嘿嘿,說的太對了,你身手這麼好,近戰才能體現霸氣,我在遠處掩護你!」敖熙很激動。

「那你小子可得給我長點心,這些武器造價很貴的,一把電磁手槍,都要數十萬,弄壞了自己買單。」狄波打趣笑道。

此番她帶了五支槍,那把輕型狙擊槍是多用途的,除了可以狙擊,還能調節后速射,而且是模塊結構的,很方便拆裝和攜帶。

另外三支手槍,則是帶在身上防止不時之需,這套武器造價確實高昂,目前還無法配備到普通單兵身上,只有高級特戰隊的人才有。

「我也要一把手槍!」余悠早就按耐不住了,身為女警,她自然是武器裝備的狂熱粉,以前這種很科幻的裝備,只是聽說過。

「這兩本證件,你們保管好,別拿著到處唬人啊,身為特工,就要低調一點。」展示完裝備,隨即狄波又拿出了兩本證件,分發給敖熙和余悠。

這東西可不是充門面那麼簡單,從現在開始,兩人都成為了安全局的高端特工,在行動中,就連省級的警cha廳,都無權干預,身份可謂是不低!

「知道!」敖熙和余悠很興奮,小心將證件裝了起來。

武器到貨后,楊迪他們連夜出發,按照原計劃,前往安州省境內的山脈。 楊迪跟狄波要了幾顆子彈,拿著來到二樓的小酒吧里鑽研,他從乾坤符里取出了一些材料,嘗試銘刻微符咒。

狄波和大夥,則是在樓下小客廳里,商討對策,他們打算再設一個局,對那些大妖進行殺傷。

後半夜,緊跟在後頭的宋祁、老闆娘他們打電話來,聲稱已經確定有人跟蹤,而且是很擅長隱藏的跟蹤者,多半是受過訓的專業人士。

「好!不要打草驚蛇!」銀河戰艦的小酒吧里,楊迪緩緩放下了電話,目光有些陰沉。

這件事楊迪早有懷疑,他們的行蹤,似乎從一離開華海市,就被人掌控,否則那些大妖,也不會出現的那般及時。

只可惜那些跟蹤的人很謹慎,而且多半藉助了什麼高科技設備,始終都與他們的車隊保持距離,以至於縱使在茫茫的大草原上,都找不到人影。

此前即將離開淮西省境內,車隊上了山間的公路,於是楊迪便心生對策,讓宋祁他們,找機會安插人手在路兩側隱藏好進行監視,沒想到在宋祁等人偷偷下車躲在莽林間等了二十分鐘后,果然是有幾輛越野,跟了上來,車裡明顯有不少電子設備!

能夠花費這麼大的力氣來找茬,現在楊迪已經可以確信,就是伍風那貨在幕後作祟,巫妖師肯定也是伍風找來的……

天亮的時候,車隊已經進入了安州省境內的山嶺間,地形複雜,山間的公路,有不少急轉彎和陡峭的地方,車隊的行進速度,無可避免的減緩了下來。

花了一整夜的功夫,楊迪終於有些生疏的,在二十幾顆子彈上,銘刻下了微符咒。

銘刻符咒用的神汁液,是臨時調配出來的,主要用了一些妖血,研磨后的妖核,還有靈基液。

楊迪既然已經能夠煉丹,調配神汁液自然不存在問題,他現在短板的是靈魂力不夠強大,在銘刻符紋的時候,容易走偏鋒,功虧一簣!

他拿著強化過的子彈下了樓,交到敖熙他們手上,嘆氣道:「先省著點用啊,這差事太費神了,哥暫時也沒法大量替你們弄。」

「話說這子彈,有多大威力?」敖熙抓起一顆12CM長的子彈,看到表面那密密麻麻的紋絡,非常好奇。

「你拿的那種威力最大,如果是出其不意,足以擊穿和殺傷大妖的腦袋,有機會將其射殺!」楊迪笑道,那顆是重型狙擊的電磁子彈,因為分量夠大,所以能夠刻下的符紋,也是最大,威力自然不俗!

這還只是初步階段,如果楊迪能夠銘刻那些很厲害的微符咒,就更了不得了。

「放心好了,哥槍法如神,絕對不會浪費!」敖熙一聽露出喜色,自信滿滿的說。

「接下來你想怎麼做?」狄波問,再次行動的想法,昨晚她已經說過了,楊迪贊同她的想法,現在還有待決定具體方案。

「伏擊那些大妖不難,從地圖上找個視野開闊的地帶就能吊它們上鉤,辦法很多,我現在想的是如何捉住那個巫妖師。」楊迪沉吟道。

「嗯,如果有了確鑿的證據,安全局可以介入此事,眼下小姐已經讓人調查伍風了,可是那傢伙的手下,把事兒做的很縝密,加之事件的特殊性,暫時還沒什麼進展!」狄波點頭。

「我覺得對付那些大妖事兒,不能操之過急,如果來的洞主超過兩位,我們勝算不大!」葉神玉和敖熙換了班,揉著眼袋,走過來低聲提醒。

蘊煞境的大妖,沒有那麼容易對付,理論上楊迪強化過後的子彈,已經足以殺傷這個級數的修道者,可實戰起來,肯定沒這麼輕鬆。

別的不說,單是大妖的移動速度,在大戰的時候,就很難用肉眼鎖定,如果來的狠茬子太多,他們甚至連從容應對的機會都沒有。

「那些大妖,真有這麼厲害?」狄波忍不住問,她以前只參加過其它任務,並未處理過於修道者有關的特殊事件,更沒有交過手。

「嗯,大妖感知敏銳,就算瞄準了,想要將其擊中,也是有不小的難度。」楊迪贊同道,他沒有打算草率行事,引誘大妖上鉤的辦法確實不少,但這不是關鍵。

關鍵是,敵人引來了,要能夠對付,否則就是把自己往火坑裡推了。

此前從豺狼大妖那裡得到的信息來看,老妖怪可不止一兩尊,淮西省境內的跟來了,說不定,其它地域的老妖,也在來的路上。

「到昆崙山再出手吧,依我估計,身為古修世家的敖家,應該跟你們政府的安全局有合作,屆時讓你們上頭,邀請一些敖家的強者出手,我們勝算就大很多了!」葉神玉眸光一閃,建議道。

「對啊!怎麼忘了這一出!」楊迪拍手叫好,敖家是古修世家,而他們的祖宅又在昆崙山附近,那裡肯定高手如雲。

「喂喂喂!別這麼不厚道行么,說好的不去跟我家裡人來往呢?」敖熙在前頭開著車,聽到這話,差點吐出血來。

鬧了半天,還是躲不掉要跟老家的人碰面,一想到爺爺、叔父他們刻薄的臉色,敖熙就好想去撞牆!

「呵呵,別緊張,你不是已經成為特工了么,到時候,哥給你弄個反恐精英的頭套,就是只留嘴巴和眼睛那種,保證沒人能認出你來。」楊迪笑道。

「實在沒有,本姑娘的絲襪可以借你一隻套在頭上。」女警官余悠也是跟著調侃。

「靠!你們這群牲口!」敖熙淚奔,果斷有種上了賊船的趕腳。

昆崙山,位於安州省的龍華山脈間,周圍多崇山峻岭,原始茂林,地勢很複雜,充滿了原始生態氣息。

古崑崙在華夏的歷史長河中,有著濃厚的一筆,被譽為萬山之祖,充滿了神奇色彩,與神話修仙有關。

很多學者認為,今天的昆崙山,可能並非先秦以前史書上所記載的崑崙,在不為世人知曉的修道界,更是如此。

先秦以後,古崑崙的去向,一直成為修道界的謎題,留下了諸多匪夷所思的傳說。

在今時今日,昆崙山已經成為了很多冒險愛好者的攀岩之地,在昆崙山周圍,至今還保留著很多古山莊、寺廟、道觀,但大多都不對外人開放,非常的神秘。

荒山野嶺間,相距昆崙山腳好幾十裡外的小鎮上,才有賓館酒店可供住宿。

龍華鎮。

這是一個很偏僻的古鎮,土著居民,不足三千戶,至今很多建築,還保持著很古老的格局,挨家挨戶院子的門,都是相互連通的,就像一片山野迷宮。

傳說中,這片小鎮的建築風格,是按照古代九宮秘術推演出來的,有驅災避邪,震懾妖魔的效果,為一位古代聖賢所留。

十幾年前,安州省的省道大修,途經了龍華鎮上裡外的鳳凰坡,隨著交通的改善,原本安靜偏僻的小鎮,一夜間變的熱鬧了起來。

很多旅遊開發商,看重了龍華鎮附近的原始山嶺生態面貌,在這片小鎮里附近,大興土木,建了不少賓館、超市、飯店。

現如今,無論是慕名前來瞻仰昆崙山,亦或者到地勢複雜的龍華山脈探險,龍華鎮都已經成為了驢友、遊客的中轉站。

在這個小鎮上,他們可以住宿吃飯,還能補充所需的物資。

村人因此看到了發家致富的希望,前些年,全鎮人一咬牙,在開發商的配合下,自發修建了一條寬敞的大路,直接連通幾裡外的鳳凰坡省道。

而今連大型車輛,都可以直接開到龍華鎮了,現在正值盛夏,每天來往的人,絡繹不絕,還有專門的物流團隊,常年為小鎮的居民和商業場所補充物資…… 楊迪一行人的車隊來到龍華鎮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一點多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