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真在人族大陸無處容身了,我是支持你們去精靈大陸的。放心,你們家裡面我會照顧的。」

馬沙沒說話,他挺猶豫的,畢竟飛魚城馬家還需要他。洛文也沒說話,他不是很喜歡冒險,只是喜歡過個安穩生活的人,走到現在這一步都是一步一步給逼的。埃爾和扎克沒說話,因為都是孤兒,洛文去哪兒他們就去哪兒。

丘媛沉默了,她不希望洛文去冒險,從小她就聽說了風暴的傳說。那海中的巨獸,那滔天的海浪,讓她一直覺得風暴海不是那麼容易過的。

隊伍急奔了一夜,洛文也看了一夜的書,也沉默了一夜。黎明時分,洛文揉了揉疲憊的眼睛,抬起了頭,扭了扭脖子。低著頭看了一晚上,終於把書看完了。

「精靈大陸唉……看書上說的,精靈大陸很美,也很祥和,是個適合居住的地方。」洛文嘆了一口氣,「唉,不像人類,爭權奪利,自私自利,把人族大陸搞得烏煙瘴氣。」

韋斯特精神一振:「你的意思呢?」期待的看著洛文。

洛文笑了笑:「韋斯特師兄啊,你們就這麼想去精靈大陸么,是不是因為像書上說的精靈大陸的美女眾多你們才想去的啊?」

韋斯特老臉一紅:「額,這只是其中一個原因……」

「如果大金帝國我們也混不下去了就去精靈大陸!」洛文深吸了一口氣說道,好像下了很大的決心,用盡了全身的力氣一般。

「那太好了……」韋斯特笑道,想想覺得不對勁,這不是詛咒洛文連大金帝國也混不下去么,趕忙解釋,「額,我不是那個意思,你懂的……」

「我懂。」

經過一夜的狂奔,到了默克堡,過了默克堡再一天就是鹽水城了。物質不夠了,這麼多人要吃飯,洛文戒指裡面的吃食已經消耗完了,必須補充上。

為了避免麻煩,大部隊在默克堡外等候,洛文和馬沙進城購買物質。

東西都買齊了之後,洛文想打聽打聽一下大金帝國的情況,本想去魔法師協會消息交易中心,但是想了想算了,現在是通緝身份,一進去肯定暴露,於是和馬沙進入了一家小酒館。

打聽消息最快的方法不是等別人聊天提起,而是……金幣開道。洛文用五金幣就從店小二買到了想聽到的消息。

「大金帝國的洛文伯爵啊?你們不知道啊?」店小二小眼睛一瞪,「據說伯爵封號都被收回了呢,領地也被收回了。打聽這個幹什麼……我看你們是想回大金帝國么?我勸你們還是別想了,邊境被封啦。大部分人都改走海陸了,還能偷偷進入大金帝國。」 聽的越多,洛文的心就越來越拔涼拔涼的,沒有一個好消息,唯一的好消息就是能通過海路進大金。

回到大部隊,洛文召集大家開了個會。

「唉,上天無路,入地無門啊……」洛文哭喪著臉,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把打聽到的消息給大家說了說,集思廣益看看大家怎麼說。

「王八蛋應雲龍!過河拆橋!我詛咒他不得好死!」小胖子氣憤的說道。實在是太氣人,為他奪了皇位,給他打了江山,結果落個這樣下場,小胖子氣不過啊。

「確實是個王八蛋。」扎克深以為然,「不過現在抱怨沒用,還是想想接下來怎麼辦吧,要不要進大金?」

眾人議論紛紛,有說要進的,畢竟大金帝國是眾人的大本營。有說不進的,一個帝國容不下它的功臣還給它賣命幹什麼。一時間吵吵鬧鬧半天沒有一個統一的說法。

韋斯特眼睛一轉:「諸位,諸位,聽我說一句。」

眾人停止議論,看著韋斯特,不用想都知道他又是想慫恿大家去精靈大陸了。

「嗨,韋斯特,你就別說了,冒險渡風暴海倒不如在大金帝國內苟且偷生呢。」 丹桂物語 馬沙說道,一下就道出韋斯特的心思。

韋斯特搖了搖頭:「馬兄,你可錯怪我了,我要說的是關於諸位的前途,諸位對武道,對魔法的巔峰追求。」

一下子高度就拔升了好幾個層次,韋斯特這次打算從大家最根本關心的事情入手,一舉解決大家的煩惱和自己的煩惱。

韋斯特輕咳一聲,鄭重的說道:「我一直沒告訴你們,精靈大陸的環境特別適合武士和魔法師晉級。我道歉,我對不起你們,我之前存在了私心。但是後來我想開了,去都去不了藏著這些秘密有什麼用呢?我要說出來,我要和大家共同分享這個好處。」

韋斯特一副普度眾生的樣子,特裝逼特深沉的說道:「那裡魔法元素濃厚,冥想效果是人族大陸的幾倍,鬥氣凝聚的速度也是人族大陸的幾倍。兄弟們啊,你們追求的是什麼?巔峰啊!這些在精靈大陸都不是夢啊!」

看著大部分人豎起了耳朵認真在聽他說,韋斯特興奮起來,繼續說道:「根據我們的聖書記載,在精靈大陸因為天地元素濃度太大,晉級任何境界都不需要草藥,只要自身積累到了,很容易晉級的。而人族大陸呢,藥王洞沒了,這次你們能晉級,下一次呢?」

大部分人深以為然,藥王洞沒了,毀了多少人的希望,毀了多少人的未來。這裡大部人在知道藥王洞沒了之後心灰意冷了好幾天,現在聽到韋斯特這個消息,一下又燃起了希望。

「如果韋斯特大人說的是真的,我倒是願意去冒險。」一個白灰傭兵團的兄弟說道,「我的願望就是成為一個高手,不受任何人的威脅,我討厭這些聖師掌控我們的命運!」

「如果是真的,我也願意試一試。」大鬍子說道。

洛文一愣,讓他意外的大鬍子居然也願意冒險,畢竟在老家他還有親人的,洛文沒想到他能放下。

大鬍子深吸一口,鄭重說道:「我們白灰傭兵團所有兄弟以前都是靠天吃飯的農民,在老家種地要受地主的剝削,就連參軍想掙個苦命錢,因為沒有實力也只能進入炮灰營。要不是洛文帶著我們走出了一個新天地,我們哪有現在。雖說這段時間一直在逃難,但是在之前我們的生活比以前幸福多了。」

「兄弟們,這是個講實力的世界,我們不想被人制約,不想活在別人的操控下。雖然我也一把年紀了,但是我還有衝勁,我還能拼搏一把!兄弟們,與其逃來逃去,不如放手一搏!如果韋斯特大人說的是真的,我願意冒險一試!」

洛文眼睛一瞪,嘴巴張的老大,看不出來平時不善言語的大鬍子一激動起來居然也這麼……讓人荷爾蒙爆炸!

「額……韋斯特大人,你確定你說這些都是真的嗎?」洛文問道,「大家願意冒險都是基於精靈大陸能讓大家更容易進步的基礎上的,你可不能騙了大家的感情啊。」

「你把我們聖書看完自然明白,我絕對沒有騙人。而且我們精靈後裔也是因為晉級困難才想到精靈大陸的。藥王洞沒了雖然是全大陸的災難,但是也是一個機會,一個讓我們主動尋找機會的機會。」韋斯特誠懇的說道,「我發誓,如果我說的是假的,隨便你們怎麼收拾我!」

韋斯特也是急了,眼看著大家心動了,再不加把火就前功盡棄了。

「喬,來,把聖書給大家看看。」韋斯特招呼喬道,「我們的聖書祖訓規定是不允許精靈後裔以外的人看的,今天我為了大家,就破了這個祖訓!」

喬把聖書拿了出來,翻到描述精靈大陸天地元素濃的讓人沉醉,高手輩出那幾頁讓大家互相傳閱。聖書就是聖書,不僅有文字描述,還有插圖,畫得栩栩如生。

「嚯,有圖有真相,看起來是像那麼回事兒。」

「這書可真古老,這應該是精靈族留下的古籍吧?我個人覺得比較可信。」

「如果是真的我就有希望晉級高級武士啦!」

「可是我們得先渡過風暴海啊……」

「也是,風暴海都過不了談什麼去精靈大陸啊。」

洛文站了起來:「我倒是有個辦法渡過風暴海應該會比較輕鬆一點。」

大家都知道洛文的辦法多,超級火龍炮都設計出來的人說有辦法應該比較靠譜。

「不過首先需要一個造船廠,這可難辦了。」洛文皺了皺眉頭說道,「這哪兒去找造船廠啊。」

韋斯特見大家都被自己說動了,可不能栽在造船廠這環節上,趕緊說道:「我知道,我知道,鹽水城有個造船世家。」

「先就這樣吧,如果大金帝國真的進不去,我們就去精靈大陸!最後再試一次大金帝國!」洛文最終決定道。

眾人意見統一了,有了盼頭,一下就精神十足了。紛紛啟程朝鹽水城出發,而這次,是為了希望,不是逃難,意義不同了。

「鹽水城花家,我之前和他們族長還有點交情,可是好幾年沒見面了,不過應該沒問題。」韋斯特說道,「這事交給我,我來處理。」 鹽水城,泰安帝國的製鹽中心和造船中心。

而鹽水城花家,則是造船百年世家,甚至泰安帝**艦大部分都出自花家的造船廠,與泰安帝國的甘家瓜分了造船業的江山。

一路急奔到了鹽水城,安頓好了秋田城眾人,韋斯特帶著洛文,馬沙等人去花家拜訪。

「咦,怎麼冷冷清清的?」花家大門緊閉,敲門半天也沒人回應,使勁兒一推,門自己就開了,「走,我們自己進去。」

一路暢通無阻,偌大的一個花家一路走來居然沒遇到一個下人,直到到了花家會客廳門前才聽到人聲。

「不行,說什麼也不能冒險!你們還年輕,快收拾東西走吧。」

「不行!我忍不下這口氣!」

「對!這種時候怎麼能做逃兵!我要和你們一起留下來!」

「胡鬧!這種事情更應該分清厲害關係,你們若或者我們花家才有希望!走啊!」

「不走!」

「唉……難道天要亡我百年花家!」

韋斯特推門而入:「誰要亡你們?」

這一下,房間裡面的人全都注意到了韋斯特眾人。

「你們是誰?!誰讓你們進來的!居然偷聽我們談話!拿下他們!」上首位的一名中年男子怒吼道。

會客廳裡面十幾個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聽到這話拔劍的拔劍,念咒語的念咒語,二話不說就要動手。

「洛文伯爵?」

洛文循聲望去,咦,這是?花哨?

正是當初在金巧子領地門口擺攤收購水魂草的花哨,花家大少爺。

「花少,哈哈哈,好巧好巧。不過我現在不是大金帝國伯爵了,你叫我洛文就行。」洛文苦笑,難得人家還記得他這個伯爵。這花家大少洛文印象不錯的,特別是當初那一排保鏢護衛左右的氣勢特別讓人側目,雖然行事略微囂張,但是沒有普遍大家族的紈絝作風。

花少急呼:「都住手,是秋田城的洛文伯爵。」

而這時上首的中年男子也認出了韋斯特:「韋斯特?」

「哈哈,花族長,好幾年不見我還以為你認不出來我了呢。」韋斯特笑道,上去和花族長來了個熱情的擁抱。

大叔寵嬌妻 花族長苦澀的一笑:「韋斯特兄弟莫怪,只是最近家族中的事情讓人焦頭爛額,一時沒認出來你來。」

花族長顯然不想對外人提起他們家族中的煩惱,轉而問道:「韋斯特兄弟來找我有什麼能幫到你的嗎?」

韋斯特不客氣的把他的要求說了出來,也就是造個能容百人的大船,唯一的要求就是堅固耐用,能在風暴中打轉,也能在海水中衝浪。韋斯特當然不會告訴花族長這是為了橫渡風暴海準備的,只是說要去海上冒險一段時間,捕獵一些珍稀海獸做材料。

花哨正在和洛文閑聊,看著花哨欲言又止,洛文一笑:「花少,是不是有什麼要說的?」

花哨還沒來得及說,就被族長,他老爹狠狠地瞪了一眼:「我們自己的事情自己解決,不用外人插手!」

「可是……洛文伯爵可是連聖師都能硬抗的好漢啊……」花哨嘀咕道,本來有一肚子話想說,被老爹這麼一瞪頓時給憋了回去。

洛文被這一聲「好漢」給激動的無以言表,「好漢」這兩個字從草莽中而出,但是又大義凌然,洛文覺得很符合自己的氣質。受了別人這一聲誇,不幫下忙可是真過意不去。

洛文不痛不癢的說道:「韋斯特大人啊,花族長把我當外人,我看我們還是走吧,我想鹽水城這麼大,應該還有其他家族能接我們的生意吧。」說完還瞟了一眼韋斯特,眨了眨眼睛。

韋斯特一愣,瞬間心領神會:「唉,花族長,你可真是的,雖然我們幾年不見,但是友情任在,事情不大你就說話,可不要把我們當外人。」

其他花家族人聽韋斯特這麼一說有點心動,目前遇到的這個事情花家單獨解決不了,但是有韋斯特和洛文眾人的幫忙一定能解決。但是花族長有點猶豫,從心底上他不願意找外人幫忙,這不符合競爭的原則。

「族長,我認為韋斯特大人所言極是。你不想藉助他人之手渡過這次難關,但是甘家呢,說不定這次就是危機就是甘家策劃的。雖然沒有證據證明,但是種種跡象表明和甘家脫不了關係。」其中一名族長站起來說道。

「是極是極,甘家不仁就休怪我們不義!族長,家族生死存亡之際可不能固守原則啊。」另一名中年男子站起來語氣沉重的說道。

你一言我一句,大家都贊成請求韋斯特幫忙,但是花族長一直眉頭緊皺,沉默不語。

韋斯特聽了半天,還是不明白花家遇到了什麼生死存亡的大事,忍不住好奇問道:「花族長,你們這是遇到什麼事了?關係著你們家族存亡你也不要我幫忙?」

花族長嘆了一口氣:「只是這次遇到的事情太大,我不想拖兄弟下水,唉。也罷,也不知道能不能活過明天,我就詳細的給兄弟說說。事情還得從我們家族第一高手被捉走了之後說起……」

花家的子弟無論是武士還是魔法師大部分都是水系天賦,以前家族子弟晉級都非常困難,因為沒有草藥輔助,完全靠個人努力。而這次花哨從洛文那裡買了一百份水魂草,家族子弟積累多年的努力終於得到了回報,家族第一高手在魔導師困了幾年終於得以突破晉級到了大魔導,眾多家族子弟也順利晉級。

家族實力大增本來是一件值得慶賀的事情,卻不料突逢聖師捉人煉陣這破事。花家的競爭對手甘家,百年來一直在造船行業和花家分庭抗禮,一旦花家有了一個大魔導將搶佔甘家的份額。

武力值是家族實力的重要一部分。一個大魔導能保護花家百年,也能讓花家的客戶更有安全感,比起協議,他們更相信一個大魔導的武力。於是甘家慌了,眼看著百年基業因為一個花家大魔導就要毀於一旦,甘家想了一計。

甘家把花家的第一個高手的信息透露給了秦調這個女魔頭。秦調四處找高手補充強大自己的魔法陣,於是毫不猶豫的把花家第一個高手給綁走了,雖然知道是甘家的借刀殺人計,但是秦調也管不了這麼多,自己的事情最大,這些家族矛盾她毫不關心。

第一高手被綁走了之後,甘家就開始蠢蠢欲動了,一不做二不休,乾脆再組織些人手把花家給滅了吧,以後這造船業就是甘家的天下了!

今晚,就是甘家通知的最後期限,要麼花家離開鹽水城,要麼就埋在花家大宅永遠也不用離開!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韋斯特聽完,愣住了,就這麼點小事?

洛文也愣住了,感情這還是從自己手上買到的水魂草引起的,和自己可真是有緣。更新最快馬沙則是環抱著雙手,老神在在,多大的事啊,搞得這麼嚴肅。

花族長說完了,看到不僅韋斯特發愣,洛文也在發愣,旁邊這個大漢也在發愣,心裡戚戚然,說道:「韋斯特兄弟,這事情太大,我不想把你牽連進來。我們大不了一走了之,我是怕害了你啊。你們走吧,造船的事情我交個我一個朋友,他一定會幫你做好的。」

突然,韋斯特哈哈大笑起來,笑的前仰後合,笑的快岔氣了。

「我的老花啊,我就算了,你知道我的實力。可是洛文你總該知道的吧,四個聖師一四三傷在他手上,就算秦調來了看著他也只能跑啊!再給你隆重介紹下我這位兄弟,馬沙,重劍大魔導。」韋斯特鄭重的說道,「我們和幾個帝國的聖師都交過手活到現在,還怕一個小小的甘家?」

馬沙微笑著點點頭致意了一下,依然老神在在,一言不發,高手風範立刻凸顯,特裝逼。交談他不擅長,打架他在行,這交談的事情交給韋斯特和洛文就行。

「可是……我不想害你們……」花族長有點懵。

洛文高深莫測的一笑:「花族長,你錯了。如果我們幫你,你害得不是我們,而是甘家。」

花族長更懵了。

花族長終於還是同意了邀請韋斯特眾人幫助花家度過這次難關,而代價就是免費為洛文建造一艘艱苦耐用的大船。由於甘家今晚就要來逼宮,時間緊迫,洛文馬上把白灰傭兵團給調了過來偷偷的埋伏在花家內。萬事俱備,只等來人。

今晚上幫花家解決了問題,明天就開工造船,而花家正好有一些現成的供應泰安帝國海軍的鐵木船,只需要稍加改造就可以符合洛文的要求,如此一來時間上節省不少。

天黑之後,甘家如約而至。

領頭的一名魔武士暴力粗魯的破門而入,鐵制的大門轟然倒塌,進門就一聲大吼:「花家的! 怦然心動:首席寵妻不節制 時間到了!想好了沒有!」

花家現在最厲害的也就是高級武士,甘家在實力方面是徹底碾壓了,如果沒有意外的話。花族長就是一名高級武士,花哨是一名高級水系魔法師,除了他們兩人,其他人都是中級。甘家只需要派出一名魔武士就能橫掃花家了,難怪他們這麼囂張。

花族長從容淡定的走了出來。

「甘子呈!這大宅都快是你們的了,踢破了大門你又換一個,不嫌麻煩么?」花族長淡淡的說道,有了底氣說話也不慫了,腰桿挺的直直的,整個人氣勢十足。

「你管的著嘛,我樂意!我踢壞了再換一個金剛做的大門,有錢,不在乎!」

「你高興就好。」花族長淡淡一笑,「還請諸位請隨我來,我們在會客廳交接一下。」

交接當然就是交接花家的產業了,這話就說明花家認輸了。甘家很高興,百年來兩家互相競爭打壓終於在今天圓滿解決了,甘家終於利亞花家贏得最終勝利,制霸鹽水城,稱霸造船業指日可待!

甘家來人魚貫而入,進入了花家大宅。此次甘家來了三十人,全是甘家的精銳,魔武士一名,高級武士三個,高級魔法師一個,其餘的全是中級的武士和魔法師。如果花家依然冥頑不靈,看不清楚大勢,甘家不介意幫花家所有人挖個坑埋了。

花族長領著甘家人進入了會客廳,除了門口留了兩個看門的,甘家其餘人都進入了會客廳。花家的所有人也都在會客廳裡面。

「甘族長,我們的賬本,房契,地契都在這裡了,你清點清點。」地上兩個大箱子,全是花家的產業,這些可都是真貨,為了迷惑甘家,就算是演戲也都用的真傢伙。

花家族長,一名高級武士中年男子,打開箱子拿起一個房契看了看,嗯,的確是真的,再拿起一個地契一看,也是真的。「花族長果然是信人,好吧,你這麼配合我也不為難你們,你們走吧。」

花族長喜笑顏開,揮了揮手,意思是你們可以走了。

等了一會兒,花族長小笑眯眯的看著他,沒走,其他花家人也沒走。

「我說,你們可以走了!聾了嗎?!」甘族長怒吼道。

花族長退後了幾步,退到花家人群里,施施然:「甘族長,我們走之前,我有一個請求。」

甘族長不耐煩的說道:「說!不過分我都答應你!」

「我請你們以後不要恨我。」

甘族長一時愣住了,這什麼話啊,什麼意思:「幾個意思?說明白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