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辦法!」黃眼老大一錘定音。其實與其說這是因為他的明智,不如說是因為他實在手痒痒的想要來打一場好仗。這群總數不過幾百的矮人正是一個極好的目標——就算是好戰成性的綠皮,也討厭敗戰。

黃眼老大手下的蜘蛛騎兵數量不多,只有一隊,但是執行這個任務是足夠了。等到這些長著十條腿的蜘蛛騎兵爬走,黃眼老大立刻迫不及待的督促部下繼續追擊。現在他可以放心大膽的追擊了,假如有敵人的伏兵,那麼蜘蛛騎兵一定會及時通知他的。

很快,他就進入了峽谷。現在,整個綠皮大軍都已經知道敵人只有幾百個(綠皮們可沒什麼軍事機密的概念),所以他們中那些動作慢的肯定是撈不到仗打了。所以,整個軍隊的所有成員幾乎都在急匆匆的趕路,希望能夠及時參戰。

火槍的轟鳴聲打破了峽谷的寧靜。毫無疑問,作為前鋒的史古格們已經和矮人們開打了。在前面帶路追擊的史古格數量不是很多,靠它們是沒辦法直接消滅矮人的。但是既然戰鬥已經打響,就意味著矮人們逃不掉了。大喜過望的綠皮紛紛加快腳步,你推我揉的向前沖,希望能及時趕到戰場。

……

博格凝視著前方的戰場。

所有矮人都已經裝彈完畢,等候著下一波敵人的出現。剛才的戰鬥簡單而快速。當史古格的數量不多的時候,它們的威脅就很有限。博格的部隊只是兩輪火槍射擊就把這些麻煩的動物給消滅了。

不過,綠皮們也已經接踵而至。幾隊零散的綠皮跟在史古格後面出現,但是他們錯估了矮人的火槍射程,所以直接被一波齊射撂倒了上百個。剩下的狼狽不堪的向後撤退,等候著他們的大部隊到來。

這可不是千人規模的分隊,而是一支真正的綠皮大軍。綠皮們從遠方洶湧而來,如同一股綠色浪潮一樣,掩蓋住了峽谷中原本白皚皚的雪地。

不過綠皮們暫時沒有進攻。他們已經看出來了,這群矮人只裝備著火槍,沒有大炮,也沒有重裝步兵的保護。只要能夠衝上去就贏定了。

「waaaagh……」一聲狂熱的怒吼聲撕裂了這個短暫的平靜。接著,所有的綠皮都發出同樣的戰吼,朝著矮人據守的山坡沖了過來。那是一片混雜著死亡的浪潮。博格舉起他的火槍之時,深深的感覺到劍拔弩張的感覺已經湧入他的骨髓。

第一波火槍射擊響了,但是似乎看不出綠皮有所減少。矮人們毫不停頓的換上第二把火槍,再次發出一輪齊射。

「快,孩子們,第三把!」博格大喊著。作為示範,這位資深工程師迅速從腰上換出第三把火槍。綠皮的隊形密集,所以他無需浪費時間瞄準,將槍口對著綠皮群然後扣下扳機就可以了。

「快走,孩子們!」發射完最後一發子彈,他大聲的喊道。於是矮人們全部轉頭向後跑走。

此情此景極大的鼓舞的綠皮。「waaaagh……」的叫聲變得越來越響。不過這段路其實不是很合適跑,因為積雪掩蓋了地形,使得他們必須減慢速度才行。當然,這沒什麼關係,既然綠皮跑不快,矮人們那些小短腿自然跑的更慢了。而且這些矮人掉頭就跑的態度,使得綠皮們士氣大振,腳下更是加上了幾分力。

但是等到黃眼老大衝上了山坡頂上,卻發現了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矮人已經跑遠了。這些逃走的矮人們分乘著早就準備好的雪橇,從山坡頂上一路不費力氣的滑了下去。不止如此,一些矮人還在雪橇之上朝後開槍。雖然說因為滑行顛簸準頭差了很多,但是多少也幹掉了幾個綠皮。

「waaaagh……!」黃眼老大又氣又急。「追上去,別讓他們跑了。」

但是老實說,雪地里下坡路比上坡還難走。綠皮們跌跌撞撞的追擊著,地面的情況糟糕透頂,積雪之下,到處都是大洞小洞,哪怕是以滑溜著稱的狼騎小子也沒轍。到處都有座狼折斷腿腳的事情,野豬更不用說了。

跑遠了的矮人們跳下了雪橇,開始朝著前面的山坡前進。很明顯,等到綠皮們追到山坡下,矮人們也已經在山坡頂上擺好隊形,並且再來一個三連射了。

黃眼老大終於忍不住了。他抓起身邊的一個薩滿。「快!」他大吼著,「把蜘蛛小子給我叫回來!」眼下這種情況,只有無視任何地形的蜘蛛小子能夠追上這幫矮子了。

蜘蛛小子們總算給黃眼老大帶來了好消息,矮人們沒有在懸崖頂上那邊設置任何的伏兵。因為上面是光禿禿的的覆蓋白雪的岩石山頂。如果矮人在上面埋伏了大軍,那是絕對無法隱藏的。

很好,雖然這群矮子很滑溜,但是這次至少他們跑不掉了。因為他們一看到蜘蛛騎兵的身影,立刻從第二個山坡繼續向後跑,沒有任何列隊射擊的嘗試。

蜘蛛騎兵追了上去。黃眼老大雖然跟不上,但是他能夠看出這些蜘蛛直接避開了雪地,在兩側的峭壁上爬過去。這使得他們的速度要比矮人逃跑的速度快上很多。黃眼老大手下只有近兩百號,一個中隊的蜘蛛小子,但是他知道蜘蛛小子們打起戰來很滑頭,他們或許不能直接消滅這些矮人,但是纏住他們肯定沒問題。

密集的火槍在山坡那端響起。黃眼老大一陣高興,逃走的矮子們被纏住了。然後他突然發現某些不對頭——怎麼槍聲里還夾雜著其他的聲音?大炮?可是那些矮子沒有攜帶大炮啊!

黃眼老大衝上山坡頂端,然後他終於明白髮生什麼了。

這裡已經是峽谷的盡頭。在前方,一支矮人的軍隊已經列成戰陣,以半月的陣型,對峽谷出口形成包圍之勢。目光所及,黃眼老大甚至已經無法清點這裡到底有多少火炮和弩炮了。夾雜在戰爭武器中間的,則是一隊隊的火槍手。

而剛才追擊的蜘蛛小子已經全部變成了地上的碎肉。而黃眼老大一路追擊的矮人火槍手則正在向主力部隊的位置跑去,歸入戰陣之中。

黃眼老大本能的意識到某種不對頭。然後他發現這裡卻沒有那些令人畏懼的矮人重甲步兵。就算有,也是稀少得不成比例。再說了,戰爭機械雖然多,但是矮人士兵卻不多,數量不會超過黃眼部落的一半。

這一戰還有的打。雖然矮人們已經佔據了有利地形,但是如果綠皮們能夠以優勢兵力發動衝擊……

就在黃眼老大想著這一仗該怎麼打這個問題的時候,在矮人復仇者軍團的中心,大鑄造師艾修魯法特對著一個部下點了點頭。「可以點火了。」他說道。

很短的時間之後,一陣可怕的聲響充斥天地之間。峽谷兩側的懸崖崩塌下來,巨石和泥沙幾乎是頃刻之間吞沒了一切。彷彿有一隻看不見的大手用力的碾過這片山區,將其原有的形態一舉捏扁。其造成的震動之強烈,甚至峽谷外的矮人都有些立足不穩。

黃眼老大用力頂開了一塊石頭,從地下爬了起來。

「差點撲街!」這個綠皮老大吐了口唾沫。然後他才意識到自己曾經不可一世的大軍現在已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滿地的亂石。雖然不斷的有逃過一劫的幸運綠皮從地上鑽出來,但是視野所及,這些剩下來的綠皮數量頂多也只有幾百。

就在他惶恐著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一個地精向這邊跑過來。「老大,老大!」這個地精一邊跑一邊叫。「矮子……那些矮人來啦!」

「怕個毛!」可能是被石頭砸中腦袋導致突然開竅,黃眼老大居然表現出和他平素完全不同的智商水平。「這次俺們可能輸了,但是也沒啥好害怕的。俺們先回去,下次再回來報復就是。憑著這些帶著戰爭機械的短腿,怎麼可能追的上來?」 第十二節異客

「矮人們……從後面包抄上來啦!」這個地精完全沒有理解黃眼老大的邏輯思路,而是哭爹喊娘的叫著。<-》

黃眼老大轉過頭,他這才發現,遠處出現了矮人的方陣。這些矮人士兵可不是那些拿著火槍的工程師,而是清一色的重裝步兵。他們明晃晃的的盔甲和手中的武器讓黃眼老大都感到情不自禁的心頭髮寒。

如果是正常情況下,黃眼老大會立刻下令讓部下動手。矮人雖然善戰,但是他們畢竟數量太少。這些從峽谷後方出現的矮人步兵不會超過兩千,綠皮們用數量就能淹死他們。但是現在不同了,黃眼老大的部下已經被解決了九成九,剩下幾百號人馬還大半是地精。

前面是嚴陣以待的戰爭機械群,後方是步步緊逼的精銳步兵。夾在中間的綠皮可謂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在這些重裝步兵的前方,是一個有所不同的方陣——組成這個方陣的矮子都**著上身,每一個都剃掉了一半頭髮,並且把剩下的那一半染成了橘紅色的,並且用油豎起來。

只要是綠皮就曉得這些矮人是屠夫!全部都是不要命的瘋子!屠夫的那種狂熱勁,哪怕是綠皮佔據數量優勢之時都會掂量幾分,現在就更沒戲啦。

「這些矮子是什麼時候來的?對了!一定是我們進入峽谷后,從後面悄悄的跟上來的!」黃眼老大猜測著。但是此刻猜想這些事情毫無意義,因為屠夫的陣線已經和綠皮接觸了。

原本戰鬥力就不高的地精們立刻被屠夫們殺得丟盔棄甲,哭爹喊娘的潰逃。

「頭,我發現綠皮的老大啦!那個一定是老大!他還活著!」在距離黃眼老大很遠的位置,或者說,在矮人軍團的中心部分,一個眼睛緊緊貼著瞄準鏡的矮人大聲的報告著。這個瞄準鏡並不是獨立的部件,而是安裝在一台新型的弩炮之上。這種弩炮的名字,正是「巨龍終結者」。

「那等什麼!動手!」

「動手!」盯著瞄準鏡的矮人用力的搬動手中的機械。伴隨著一聲呼嘯,裝在弩炮上的巨型箭矢被發射出去,在空氣中劃出致命的弧線。

黃眼老大馬上就從他的煩惱之中被徹底解脫了出來。

「我射中了!」巨龍終結者的操作員大叫起來。

殘存下來的綠皮們惶恐的看著被一根巨矢射穿的老大。沒了頭目,他們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辦。而在他們前方,屠夫們已經開始發動衝鋒。

這會是這場戰鬥中,屠夫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的衝鋒。

……

矮人的軍隊是我接觸的軍隊中最與眾不同的一種。應該說,矮人們擁有著一支「特異化」的軍隊。他們的優點和缺點同樣的明顯。他們擁有最致命的戰爭機械和最堅定的步兵。

如果說精靈的軍隊依靠的是他們精良的裝備和他們冷酷天性帶來的嚴格紀律,綠皮軍隊依靠的是他們好戰本性帶來的旺盛士氣,矮人就是這兩者的綜合體。一方面,所有的矮人都有著精良的裝備,以及嚴格的紀律觀念,另外一方面,他們對戰鬥充滿了熱情,而且士氣高漲。很多矮人戰士完全不畏懼死亡,甚至將死亡看成一種他們所追求的最理想結局。

所以,在戰場上,矮人表現出來的高昂士氣是難以想象的。所有的矮人都表現得很類似——裝備精良,紀律嚴明,士氣高昂,作戰兇猛。

精靈的部隊雖然紀律很強,但是他們一旦被攻破一個角落,很容易就會引起整個隊形的崩潰。但這一招對矮人無效。矮人士兵士氣高昂,每個士兵都有著極大的主動性。特別是那些老兵,他們每一個都很清楚自己的位置,並且明白什麼時候要採取什麼樣的措施。長須老兵總是不停強調著自己當年的仗(當然,這是吹牛)是多麼多麼難打,相比起來,如今的敵人是多麼多麼容易對付,反而讓普通的士兵都以為面前的敵人並不那麼危險。

矮人族的戰爭機械也是如此。沒有任何一支軍隊擁有如此豐富,如此優秀的遠程攻擊手段。精靈的鷹爪弩炮雖然出色,但是比起來矮人豐富而威力強大的各種火炮,就顯得遜色許多了。矮人的遠程部隊所起的作用絕不能僅僅被認為是「輔助」。在敵人抵達矮人士兵不屈的盾牆之前,他們必須忍受各種戰爭武器的蹂躪。不管什麼樣的部隊,進攻矮人族士兵的防線都稱得上是一種挑戰。

但是,與這種強大的防禦力量相比,矮人族的戰術進攻手段卻很缺乏。他們沒有騎兵,無法進行迂迴作戰。他們的步兵速度也很慢,一旦敵人逃走的時候,矮人很難追上敵人並且實施殲滅性的打擊。這使得矮人族在和綠皮的戰鬥中,雖然不斷獲得勝利,但是卻很難利用勝利。除此之外,由於戰爭機械的拖累,矮人族對於地形的依賴很嚴重。一旦在缺乏準備的情況下遭到突襲,對矮人來說就是一個災難。

與矮人相比,綠皮的軍隊在機動性上有很大優勢,蜘蛛騎兵更是山區神出鬼沒的最佳兵種。這使得在山區作戰的時候,主動權幾乎都是掌握在綠皮手中。我現在能夠明白,為什麼矮人很難在山區之中對綠皮取得絕對優勢了,這是因為複雜的地形使得矮人極難取得主動。但是反過來說,綠皮要攻佔一座矮人族的要塞都市,也是困難重重,極難成功的。

這或許說明,雙方無數年來為什麼會出現這種誰也奈何不了誰的拉鋸狀態。

——艾修魯法特

冬日的積雪已經很深了。連續幾日的大雪使得山區變得越來越難走。

白手老大深一腳淺一腳的在雪地中艱難跋涉著。其實獸人的名字總是很簡單很直接的。你只要看到白手老大就會明白他為什麼被稱為「白手」。他的皮膚可能產生了某種顏色上的變異,使得他的右手變得特別白,而不是發綠。不過幸好,只有一隻手而已。

作為一個老大,白手老大幾天之前還在自己作為老巢的岩洞里將手下們呼來喝去,過著愜意的生活。雖然說白手老大手下只有百來號人馬,但是好歹也是老大不是?怎麼說也是一股獨立勢力的頭目,在附近一帶多多少少也有那麼一點名聲。也許白手老大的夢想里,還有逐個吞併其他部落,最後成為一個戰爭老大甚至戰爭統帥的野心。

但是,這一切都是過去式了。昨天晚上,一個小子向白手老大通報了一個消息,附近出現了一群矮人。這附近是不可能出現矮人的,如果出現了,那一定就是一個小小的斥候隊。做出這種十分理智的判斷後,白手老大自然就和所有獸人老大一樣,打算出去給那些大膽闖到這裡的矮人一點教訓。不過最後受到教訓的是他——伴隨著連續三波的火槍齊射,跑出來的就剩下白手老大自己一個人了。

當然,也許還跑出來其他小貓小狗三兩隻。但是既然白手老大已經打了敗仗,在其他綠皮的觀點裡,他就沒資格當老大了。在綠皮之中,此類的觀念很普遍。大的部落倒還好,老大吃了敗仗也不會立刻導致自己的部落解散。但是小的部落這方面就嚴苛得多,吃了敗仗的老大,就算沒有死,他的部下也會選擇偷偷離開。

所以整個白手部落立刻煙消雲散,白手老大也就成了孤家寡人一個,連自己的老巢沒辦法回去——那些矮人們不知怎麼知道了他的老巢位置,一把火把那裡的一切都燒了個乾淨。

話說回來,白手老大倒確實是一個很有一點智商的獸人。他知道自己現在一無所有,在這種冰天雪地的冬季立馬拉起一支新的人馬實在有點困難。和他敵對的幾個部落的老大估計也不會給他單挑的機會,看到他就會直接下令讓手下一擁而上把他給剁了。所以,眼下唯一的辦法就是去投奔一個大型的部落,那些擁有成千上萬小子的部落。

當然,入伙之後,白手老大就再也不是白手老大啦。他最多會成為「白手頭目」,如果他的運氣不夠好,甚至會變成一個普通的小子。最糟糕的情況就是部落老大拒絕他加入,或者直接把他給殺了。不過這些不在白手老大的考慮範圍內。當前比老大的地位更重要的,是如何度過這個冬季。

時間正是上午,久違的太陽終於出現了。白手老大先前慢慢的走著,時不時的打量一下四周,免得自己誤入某個部落的領地遭到攻擊。須知附近綠皮小部落的地盤變化飛快,。

突然之間,他瞪大了眼睛。因為他看到一個很不可思議的事情,在他前方的樹林里,一個奇怪的陌生人走了出來。那一個並不是綠皮,以白手老大有限的知識,他認為那應該是一個人類。

那個人類對他微微一笑。在白手老大能夠做出任何反應之間,那個人舉起一隻手,手中發出白色的光芒。

甚至在白手老大意識到之前,他的身體就癱在的地上。白手老大本能的掙扎,但是努力的唯一成果就是讓自己身體翻了個身,仰面朝天。

「綠皮,你很幸運。」那個人類走到他面前,居高臨下的說道。白手老大好容易才明白過來,這個人類居然說綠皮語?不,不是這個人類在說綠皮語,而是他手中的一個小盒子發出綠皮語。

「希望這份幸運伴隨著你,讓你通過手術。」那個人類說道。接著他從白手老大手中輕易的拿走大砍刀,輕蔑的看了一眼后就往邊上一丟。接著,他的手一揮,白手老大看到天空之上突然出現了一個他從未見過也從未想象過的神秘飛行物,無聲無息的降落到他身邊。

接著,白手老大就失去了意識。 第十三節神佑

白手老大醒過來的時候,發現眼前一片黑暗。<-》他想動,但是卻發現自己手腳都被某種堅固的東西給束縛住了,全身上下壓根動彈不得。最後,他認為自己應該是當了一個俘虜,而他眼前之所以一片黑暗,是因為他的整個頭部都被封在一個盒子里。

不過幸好,盒子里還能呼吸,所以雖然眼睛看不見,但是至少沒有憋氣。

「喂,你的語言模塊灌注出錯了。」白手老大聽見了有人這麼說道。他花了一時間才意識到對方說的並不是綠皮語,而是一種他過去從未聽過的語言——當然,就算他聽過,他也早忘記了。

問題是,現在的白手老大居然能清楚的理解這種他從未聽過的語言。

「哪裡錯了?」另外一個聲音回答。

「你把所有的語言模塊全部灌注進去啦!連我們的語言都在內。他本來只用理解人類通用語和矮人的卡利德語就行了的。」

「哎呀哎呀,沒事的。反正所有的語言都被做成一個模塊,與其費神費力的分離出來,不如一口氣全部輸進去。反正也沒什麼,不是么?」

「就知道你在偷懶!」

白手老大聽得懂這種語言,但是卻不能理解背後的意思。他本能的感覺到一種威脅感,因此努力掙扎,試圖掙脫束縛重獲自由。不幸的是,困住他手腳的東西非常的堅固,使得他的掙扎只能讓自己的身體扭來扭去罷了。

「他醒過來了。」白手老大聽見有人這麼說道。接著他聽見了腳步聲,某個人來到他的身邊。出自本能的回應,白手老大進一步加力掙扎,但一切都是白費勁。

「不要掙扎了。」有人這麼說道。「看起來不錯,腦部手術之後,你還能這麼有勁。你知道我們是誰嗎?」

白手老大停了下來,從口吻里,他能夠感覺到對方似乎沒有要殺他的意思。

「我們是搞哥和毛哥。」那個神秘存在說道。「白手老大,你被我們選中了。」

搞哥和毛哥?白手老大有些困惑的想著。搞哥和毛哥不是應該又大又綠的嗎?他還記得那個導致這一切的奇怪人類……等等,他雖然是遇到一個奇怪的人類才發生這一切的,但是現在身邊的兩個人並不一定就是那個奇怪的人類……

「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們的佈道使。」對方沒理會白手老大是怎麼想的,而是繼續說道。「現在開始,你就是最大、最強、最厲害的綠皮。你要做所有綠皮的老大!發動很多場大大的waaaagh!」

如果白手老大的頭部能動,那他肯定會拚命頭。這些正是任何一個獸人都夢寐以求的理想。他開始有相信身邊的這兩個神秘存在確實是搞哥和毛哥了。除了搞哥和毛哥,沒其他人會向獸人提出這種要求的。

「因為你是我們的使者,所以我們會給你特別的力量。」搞哥——或許是毛哥——繼續說道。「從今天開始,你的骨頭將堅固得像鋼鐵,你的力氣會大得像個巨人,你的身體會靈活得像個地精!除此之外,你還將聽得懂所有的語言。如果你遇到什麼問題,你可以向我們祈禱,我們也一定會回應你的祈禱,給你指導的。」

白手老大差一因為這份如此厚重的禮物而叫出聲來。不過某種加在他嘴巴上的束縛使得他的叫最後只是變成一些無意義的嗚咽聲。

「現在有一群矮人來到了半島地帶。」另外一個聲音說道。那應該是毛哥——當然也可能是搞哥——的聲音。「你的第一個任務,就是團結起所有的綠皮部落,組成一支大軍,消滅這幫矮人。他們的將軍叫做艾修魯法特,你的使命就是殺了他,把他的頭顱獻祭給我們。」

白手老大當然明白搞哥和毛哥說的是什麼意思。在遇到搞哥和毛哥之前,他已經和那伙矮人干過一次架了,當然,他輸掉了。

「好了,你可以回去了。」搞哥——或者是毛哥——接著補充道。「記得你的使命,記得你的力量。」

然後白手老大再一次失去了意識。

白手老大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正靠坐在一棵樹下。這裡正是他遇到那個神秘人類的地方——白手老大忍不住揉揉眼睛,他覺得這一切都是自己做了一個夢。

「俺的傢伙呢!」白手老大突然發現自己沒有了自己慣用的大砍刀。等等……他接著發現在他身邊不遠,有一柄大傢伙正被放在地面上。

那是一把巨刃戰斧,很符合綠皮對武器的審美觀。巨斧上面閃動著魔法的光輝——這是一把魔法武器?!

白手老大迅速的沖向戰斧,並一把將其操在手中。他揮舞了一下斧頭,順勢斬向一邊的一顆大樹——出乎意料的,這棵大樹居然被他一下子砍成了兩半。這讓白手老大也嚇了一大跳。

「俺……俺真的得到搞哥和毛哥的啟示了?」白手老大四處啾了啾,看到一塊大石頭。這塊石頭是過去的他絕對無法搬動的。他走了過去,開始試圖用力的推石頭,然後他意外的發現自己居然很輕易的就做到了這一。他只用了九分勁,就把那塊石頭給硬生生的舉了起來。然後用力的拋到了五步開外。

沒有任何疑問了,一切都是真的!搞哥和毛哥選中了他!從現在開始,他再也不是過去那個白手老大了!他是搞哥和毛哥的選民,是註定要做出一番偉大事業的綠皮!

「waaaagh……」白手老大高舉戰斧,在這片寂寥無人的山地里發出了一聲狂喜的呼喊!

等等,現在他該幹什麼?哦,對了,他第一個要做的事情就是馬上找上一批部下。

現在的白手老大已經不在乎附近那些小部落了。既然他已經成了搞哥和毛哥的神選者,那麼他自然要把眼光放大。接著他想起這附近有個大型的部落——足有數千之眾。這個部落叫做斷斧部落。他之所以知道得這麼清楚,是因為斷斧部落之前一直是他努力迴避的對象。白手部落畢竟只是一個只有百來個成員的小部落,一旦遇到斷斧部落,那肯定就是直接被消滅或者被吞併的份。

不過現在,白手老大再也不是過去那個率領著百十來個綠皮的小部落老大了。沒錯,他現在孤身一人,但是搞哥和毛哥的支持勝過其他的一切,不是嗎?

此時積雪已經融化了許多,剩下的雪層厚度已經不能再把腳整個陷進去了。白手老大已經忘記了自己之前的大砍刀了。他扛著自己新斧子——這個毫無疑問也是搞哥和毛哥的饋贈——用輕鬆的步伐走向斷斧部落的領地。

綠皮是好戰的種族,就算此刻是冬天,他們也沒有放棄警戒。白手老大完全沒有任何隱藏自己行蹤的打算,所以他剛進入斷斧部落老巢的附近,就被一幫負責警戒的地精給發現了。白手老大的生理特徵相當明顯,因此那些個地精立刻察覺了他的身份。

「這不是白手老大嗎?」十來個地精擋在了白手老大的前方。雖然地精要比獸人個子小上很多,但是當他們的數量遠遠超過對方的時候,他們也總會變得很勇敢。領頭的那個地精十分大膽的對白手老大說著挑釁的話。「怎麼來這裡啦?想要入伙嗎?」

必須要說,白手老大雖然也是一個「老大」,但是他手下只有百來個綠皮。他這種老大隨時有可能加入其它的部落,變成「頭目」。

白手老大二話不說的舉起斧頭。這個地精豎起自己的長矛,試圖用矛柄抵擋這一擊。但是源自搞哥和毛哥饋贈的戰斧可不會被這種玩意給阻擋住。白手老大直接一斧頭把這個打算挪揄他的地精變成了兩截。剩下的地精全部嚇得目瞪口呆。

這個確實是白手老大,但是某種意義上,他又不是過去的那個白手老大了。過去的白手老大可不敢這麼直截了當的挑釁斷斧部落。

「俺要見斷斧老大!」白手老大輕蔑的看了四周的地精一眼。不過考慮到他們都是他未來的部下,所以白手老大也沒打算把他們全宰了。「你們回去告訴他,萬能的搞哥和毛哥讓我來見他。順帶說一句,他要麼把老大的位置讓出來,要麼就讓他知道知道俺的厲害!」

地精們連滾帶爬的跑走了,白手老大繼續前進。經過搞哥和毛哥的啟迪,他清楚的感覺到自己變得聰明多了。他知道這樣一來,斷斧老大肯定會見他。因為過去的白手老大並不是那種很強很牛/逼的老大,斷斧老大肯定有信心打敗白手老大——當然,他不會知道現在的白手老大已經脫胎換骨,再也不是過去的那一個了。

果然,接下來的路白手老大沒有遇到任何麻煩。很明顯,當地精們把消息傳到斷斧老大的耳朵里后,斷斧老大立刻下令讓部下不要去找麻煩——按照獸人的普遍的榮譽觀,必須由斷斧老大親自給這個找上門的蠢蛋上一課。斷斧老大可是那種數得著的強悍老大,絕非白手老大這種小部落老大能夠媲美的。

斷斧部落的老巢是一個由地精搭建起來的營寨。不過由於位於幾座山峰之間,使得這裡基本上吹不到寒風,在這個冬季顯得格外溫暖。

此時此刻,成百上千的綠皮圍在營寨門口的空地前。他們天然的形成一個圓圈,在圓圈中心則站著兩個彼此對峙的獸人。

這兩個獸人自然就是斷斧老大和白手老大了。

通常情況下,綠皮的身材就決定了他的實力。越強壯的綠皮就越有機會成為一個老大。只要看看綠皮的大小,基本上就能對他的身份地位猜個**不離十。而在這裡的斷斧老大和白手老大的身材可不是在同一水平線。和兩個獸人的身份一樣,斷斧老大明顯更加強壯,更加成熟,更加高大。因為如此,所有的斷斧部落的小子都努力的為老大加油助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