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狗不擋路,都給我滾開!」

一聲怒吼,把他們幾人全都鎮住了,愣是沒明白怎麼回事。

反應過來后,才發現木宣已經到了他們的面前,木宣的前進路線,完全被他們擋嚴實了。

山間小路,只能通過并行的三四人,他們四個,不堵嚴實才怪呢!

加上木宣是橫衝直撞,沒有從旁邊過去的意思。

只是沒想到一直都懦弱、低調、忍讓的木宣,今天怎麼會有這麼沖,一時之間被木宣的氣勢給震住了。

不由自主的,幾人全部靠邊,把路讓了出來。

木宣面無表情的從幾人面前走過,面容蒼白,時不時的咧嘴皺眉,卻一副決然,讓人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這就是他們最不服氣的人,木宣的爹爹就是他們心目中神一般的存在,木宏,可木宣修鍊比他們早,修為比他們低了不止一籌,白白浪費了大好的機會和資源。

就算平時,他們在一起玩耍,他們也要時不時的欺負木宣,來發泄心目中的不滿,但木宣從來都是默默承受著,從來不會去向木宏告狀,可今天的木宣,怎麼會一改從前的態度呢?

氣勢如虹的木宣過去之後,好大一會,幾人才反應過來,開始憤憤不平起來。

「他媽的,這傢伙今天不要命啦?那麼沖?」

「我說你小心點,劉姨的耳朵很靈的!被他聽到,你就慘了!」

聽到吳靈這麼一說,那丁原趕緊捂著自己的嘴,並且伸頭看看四方,發現沒有其他人,這才長出了一口氣,不過看木宣的眼色犀利起來。

木宣出現今天這個樣子,還是頭一次,真是讓人想不通。

王沙眉頭皺了皺,就快步的跟著木宣而去,他們發現了不妥,雖然嫉妒木宣,但還不能讓他出事,這是出於感恩之心,對木宏的感激。

還有就是他們年紀要大一些,考慮全面,發現不對,就要注意,不能讓木宣出了問題,否則回去不好對木宏交代。

「哎哎哎!王沙,你幹嘛去啊!等等我,咱們一起啊!」

吳靈為人憨厚老實,但心思卻也精細,同樣看出木宣狀態不對,生怕出了事情,所以要跟去,根本沒在乎別人怎麼想,也不知道別人怎麼想。

另外兩人也無聲的跟了上去。

那徹底爆發的少年,是十三年前,隨著爹爹木宏和娘親劉蓉,突然出現在這裡的,沒人知道他們的來路,只是知道他們是高人,在這偏遠的小山區,如神仙一般的存在。

他們來了之後,經常來這裡騷擾的妖獸,也不再出現。

木宣自小在山村長大,但卻沒有一天好日子,經常會發生人們意想不到的可怕事情,危及生命,痛苦不堪。

很多時候,木宏與劉蓉會用苦苦積攢來的資源,去衝擊木宣體內一種未知的力量,不過每次都是以失敗告終,讓孩子徒增痛苦罷了。

不知為何,少年不能正常修鍊,比之這偏遠山區的同齡人還不如,著讓那些感激木宏夫婦的人們都惋惜。

其實木宏夫婦也是怪人,除了名姓之外,山村的人,對於他們的一切都不知道。

更奇怪的是,劉蓉經常不見蹤影,誰也不知道幹什麼去了,一般只在夜裡出現。

而木宏從來不離開孩子一步,像是保護一樣。

也正是因此,木宏能抽時間教導村裡人修鍊,教授他們一些常識,使得這裡修鍊的人越來越多,接觸到的東西也多了起來,因此也就安全多了。

反正在這小山村裡,這一家三口的一切,都是謎。

不過對於山村的人們來說,只要對他們有好處,管他謎不謎的,都不是問題。

更何況,木宏夫婦能讓山村裡的更多人走上他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修鍊之路呢?所以對於其他的,山村之人不會計較其他的。

而且他們中的大多數人都認為,這是他們山村的機緣。

他們可是聽以前那些路過村裡的高人們說過,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機緣,而且機緣二字,無蹤可尋。

人們根本追求不到,但是一旦機緣找上你,那是躲也躲不掉的。

因為屬於你的,怎麼也跑不掉,不屬於你的,同樣強求不來。

正是如此,山村的人,一直都是順其自然。

任由木宣一家人在這裡發展,那些打獵的獵戶,還經常與他們分享自己的收穫。

也正是因此,使得木宏照顧木宣的同時,不用為食物擔憂,能抽出更多的時間去教導那些山村的孩子們修鍊。

這種兩利的生活,已經持續十多年了,想必應該還可以持續下去。

可今天的木宣一反常態,真是讓人捉摸不透。 荒涼的小路上,一行五人,分前後默默的行走著,卻無形中給人一種壓抑之感。

這就是木宣與他從小長大的村裡,資質最好的吳靈四人。

王沙他們感覺到木宣今天的反常,所以不敢靠的太近,生怕出了什麼問題,都不想擔風險。

剛剛木宣的太嚇人了,讓他們氣勢上弱了不止一籌,未戰先衰,那還有勇氣去緊跟著木宣啊!

不過幾人大部分的時間都是跟隨著木宏,接受到的東西不一般,木宏對木宣教育的時候,他們也會旁聽,所以知識方面還是有的木宣現在的狀態,像木宏說的入魔。

幾人一直跟在自己的身後,木宣知道,同時也知道他們的本性,才會任他們跟隨。

可以說從小在一起長大,他們的心性,木宣還是清楚的。

他們感覺自己的修鍊速度,浪費了大好的資源,心裡不平,但心地還是不錯的,正好自己也能借他們去通知爹爹和娘親,省的他們擔心。

但是吳靈他們那裡知道自己的苦楚呢?

修鍊的時候,自己比村子里的任何人都要努力,使用的資源更是逆天,可修鍊的效果往往不大,自己都感覺是浪費時間、精力、金錢罷了。

修鍊時,就像有人在他身體里,阻止他修鍊一樣,並且要承受超乎尋常的痛苦,否則他有決心,就算不使用任何靈藥,也能在今天這個年齡,修鍊到靈動境的。

不過這只是如果,而生活中中沒有什麼如果,只有事實。

因此自己也有點自卑!

好在承受的痛苦多了,心智也就強了,對別人的冷嘲熱諷,就當沒聽到,並且處處低調,只是骨子裡的傲氣,根本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他的經歷蹉跎,使得韌性十足,能屈能伸;看待任何事物,比都別人看的都要很透徹,有時候連爹娘也不如自己。

長痛不如短痛。

木宣準備就此在山林中了此殘生,把殘破的軀體,餵養那些豺狼滋潤大地,也不算白來世上走一遭。

自從記事起,承受了太多太多別人連想象都不能想象的痛苦,慢慢的自己也開始厭惡了,厭世的情緒已經在腦海中出現,木宣就決定,一死了之。

自己死了,爹娘就不用為自己奔波勞累,就能走的更遠,看的更高。

他年紀雖小,但也知道,如果不是自己的拖累,無論是爹,還是娘親,也不會只有現在這修為,肯定已經是一派宗師的存在。

有一次偷聽爹娘談話,得知了爹爹的修為本來比現在高的多呢!只是因為自己,出現了自己不知道的變故,使得爹爹需要承受許多痛苦。

也正是修為跌落,木宏基本上不出門,整天扮演著慈父的角色,讓娘請扮演著嚴母的角色。

整天看者爹娘那樣辛苦勞累,他心裡更不是滋味,比自己身體本身的疼痛,還要讓他難受。

自己不能正常修鍊,爹娘告訴自己說,自己是小時候受傷,傷勢經常發作,需要壓制;或者主動去療傷,只要傷好了,就能像正常人那樣修鍊了。

但事實上,是他受到詛咒,而且是世間三大詛咒之一的禁靈咒!

對他下咒之人,是一位頂尖強者用命下的,一般人根本不能解除,至少要高於那人兩個等級的高手才能解除詛咒,而他從出生到現在,還沒遇到過那種人。

禁靈咒,顧名思義,就是阻止被詛咒之人修鍊,如果在詛咒完全爆發之前,還沒有解除的話,那就永遠不能修鍊了,就算再努力,一生也只能止步於練氣境。

但是木宣的眼光沒有止步於一個偏僻的山村,他知道,一個人不能修鍊,只能成為默默無為的庸才,為世人恥笑。

詛咒爆發的時候,那種痛苦,根本不是常人能承受的,外人想都不會想得到的。

生不如死的煎熬,如果不是木宏他們準備充足,可以幫助他減少、壓制大半痛苦,加上自小就承受著,才能在每次詛咒爆發時承受下來。

若是一般人,早就承受不住這種痛苦的,更何況還有那些無知之人的冷嘲熱諷呢?

最主要的就是,被詛咒之人,在詛咒沒有完全爆發之前,雖然能修鍊,但也是千難萬難,可以說同等資質下,同樣的資源,同樣的時間與努力,取得的效果只是正常人的百分之一。

由此可見,木宣此時練氣二層的修為,是多麼的來之不易。

殘酷的現實,讓木宣感覺到累了,不想堅持了,不想再讓爹娘因為自己繼續勞累下去,不想承受冷嘲熱諷,不想在那痛苦下苦苦支撐了。

再堅強的人也會累;再堅韌的心也會疲憊;再堅定的信念也會被打磨的消失;再艱辛的路也會有走完的時候。

累了,就要休息,所以木宣選擇了休息,而且是那種休息了,就再沒有痛苦、沒有嘲諷、沒有紛爭、不用苦惱的休息。

回憶十多年的歲月,自己連自己的身世都不清楚,自己從何而來?為什麼會受到詛咒?為何要隱藏在這偏僻的山村來?

對於這些,爹娘從來不告訴自己,自從記事起,就已經生活在那無名的山村。

只是時不時的會去到百里之外的仙古鎮,去拜訪什麼人,爹娘挺尊重那些人,而且他能知道自己身受詛咒,也是在去那裡的時候,一次無意間聽被他叫做哥哥的幾人談論才知道的。

其它的他就什麼也不知道了,就算問爹娘,他們也不告訴自己,只是讓自己一定要堅強,將來會告訴自己的。

那些哥哥姐姐們,也不告訴自己任何事情,至於那些長輩,爹娘根本不讓自己見。

這也導致了木宣更加好奇,不過那只是對於以前的木宣罷了,現在什麼也沒了,不再好奇了。

這些年來,為了不讓爹娘擔心,他一直表現的都很堅強,身體的疼痛,除非是到了忍受不住的時候才會讓爹娘幫助,否則只有疼痛到昏倒時才讓爹娘知道。

現在這一切都不重要了,自己已經抱著必死之心,吳靈他們跟隨著,也能讓他們報信,這樣自己就能安心離去了。

否則自己早就呵斥他們了,自己修為不怎麼樣,但有一個強大的爹爹,山村三百多口人,還沒有自己不敢呵斥的人呢!這也是他的驕傲,雖然平時略顯懦弱。

走著走著,木宣發現自已經到了仙古森林裡面,再往裡走,就是山村裡的人,從來沒有去過的地方。

「木宣!你不能再往裡走了,仙古森林很危險的!」

一直跟著想找木宣麻煩的丁原,也是緊張的呼喊起來:「木宣!我不找你的麻煩了,你趕快停下,不能再走了!前邊真的很危險!」幾個少年留在他們以前來過最深處,對還在行走著的木宣呼喊著。

可木宣對他們不理不睬,彷彿根本沒聽到,不過心裡還是很溫暖的,最起碼他真心的知道,幾個傢伙還是關心自己的。

木宣的不理不睬,讓幾人緊張起來,那仙古森林根本不是他們能進的,木宏也經常提醒他們,森林裡有強大的妖獸,他進去也只能小心的在外圍活動。

仙古森林,林如其名,各種古樹林立,幽深寂寥,在山村內所有人眼中都是非常神秘的存在,更重要的是,仙古森林裡有各種妖獸生活其中!

看著木宣一如既往的朝著森林走去,開始焦急起來。

「不行!我們要去阻止他!再往前,就是爹爹他們也沒去過,聽木叔說那裡有妖獸出沒,外圍就有相當於靈動境的高手,根本不是我們可以應付的!」

「嗯!你們都去阻止他,我回去找木叔!」

「王沙!你真怕死!只會臨陣脫逃!」

「不是的,王沙哥哥應該是怕真應付不了,再往裡邊去,我們也很危險,只有找木叔來。」

幾人都看著吳靈,玩笑道:「看來咱們吳靈也不傻啊!好,咱們就這麼辦!我們去阻止木宣,王沙你修為最高,速度最快,去找木叔!」

「嗯!」

幾人商定之後,統一行動起來,只是已經看不見木宣的身影。

這讓幾人都恨的牙咬咬,不過也沒辦法,雖然平時看木宣不順眼,但他們只是不滿罷了,對木宣其實都還是很照顧的,所以都咬牙,緊追木宣而去,頗有壯士一去不復返的氣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