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少了一個!」

豪欽環視了周圍一圈,淡淡地說道,「羅恩呢?」 「我在這裡!」

豪欽的話音剛落,羅恩的聲音從旁邊傳來,只見旁邊一塊突出的石頭上,黑霧憑空出現,不多時,羅恩的身影慢慢地顯露出來。

眾人對視了一眼,都能看到其它人眼中的駭然,原來羅恩早就到了,但是居然沒有一個人沒有發現!

難道他的實力……

神域高階!

一個不太熟悉的名詞閃現在眾人的腦海,難道,羅恩已經晉陞神域高階了?

羅恩身上的黑色長袍顯得有些破舊,但還算整潔,但肩膀、前胸的白色亡靈戰甲,卻有些破損了,看來這些年中羅恩的戰鬥一點也不少。

跟七年前相比,羅恩變得成熟了些,一副剛毅的中年人的形像,畢竟今年的他已經快四十歲了,眼神更加內斂,沒有一絲神采,看上去,就跟一個完全沒有修鍊過的普通人類一般。

但眾人心裡清楚,這是一種返璞歸真的境界,就跟諾亞大人一樣。

「羅恩,難道你……已經是神域高階了?」最終,還是芙麗嘉忍不住出聲問道。

羅恩看了芙麗嘉一眼,微微一笑,淡定地搖搖頭,「沒有!」

跟其它人突破臨界點不同,羅恩在這七年裡,雖然實力上取得了很大的進步,但境界卻一直沒有提升,不知為什麼,羅恩越修鍊,就感覺自己離更高一層次的神域高階越來越遠。

「果然,實力的進步不是一蹴而就的,要突破神域高階,怕是要幾百年的時光吧!」

羅恩心裡想著,均不知他在別人眼中,已經是妖孽一般的存在,不足四十歲的神域中階已經很驚人了,要是到神域高階,那不知嚇死了多少強者。

幸好眾人對羅恩的神奇事迹已經見怪不怪了,就算他真的突破了神域高階,也沒什麼奇怪的,在修鍊的道路上,什麼事情都可能發生。

眾人又寒暄了一會,也許是幾年不見的緣故,氣氛顯得有些陌生,最後還是溫蒂妮提出先回去諾亞大陸,沒想到這個提議得到了眾人的一致贊成。

離開諾亞大陸這麼久,溫蒂妮有些放心不下精靈族,而羅恩也有些想念三位妻子和女兒了,在離開之前,卡狄娜已經懷孕了,也許現在孩子都挺大了吧?只不知是兒子還是女兒。

想到此處,羅恩歸去的心更加強烈了,看著眾人投射過來的目光,點了點頭,「那好……我們現在就回去!」

寒風呼嘯,大雪紛紛揚揚地落下,整個世界被染上了一層白色,羅恩等一行人在林中穿行,不過現在的天氣不好,但對神域強者來說,並沒有太大問題,只是不能飛行令人有些遺憾。

在回程的路上,毫無意外地,羅恩他們又遇上了嗜血狂狼群,不過這一次,實力已經大進的諾亞小隊凜然不懼,勇敢迎戰,僅僅半刻鐘,已經擊潰了嗜血狂狼的進攻,它們死的死,逃的逃,森林中,留下了一地的狼屍,雪地上,殷紅的鮮血流淌,泛起陣陣青煙。

「一……二……三……總共一百八十一具狼屍,還有一個首領,它的實力是神域中階!」

經過簡單的清點后,芙麗嘉轉頭,朝羅恩展顏一笑。

羅恩點點頭,上次來時神域中階實力的嗜血狂狼首領已經被他殺了,想不到短短七年間,它們又產生了一個新的首領,難道神域中階真的那麼不值錢嗎?

羅恩環顧一周,沉聲道,「這些屍體就不要帶走了,嗜血狂狼的皮毛和肉都不值錢,最值錢的是它們的魔核,我們就把這些魔核帶走就好了!」

眾人都沒有異議,羅恩一伸手,一股腐蝕性的淡青色氣體無聲無息地瀰漫而出,像有靈性一般,慢慢地附上那些狼屍身上,這時候,嗜血狂狼的屍體冒起了陣陣青煙,不一會兒就化為一灘血水,地上,留下了一塊黑色的亮晶晶的東西,那就是異獸的魔核。

眾人小心翼翼地把地上的魔核都收集起來,準備拿到據點去賣,這些可是神域異獸的魔核,每一枚都價值不斐。

異獸魔核的用途十分廣泛,既可以作為升級武器,裝備主要材料,增加成功機率,也可以配製藥水等,甚至還可以拿來食用。

在這七年裡,羅恩他們每天獵殺異獸,每一個都積聚了大量的異獸屍體和魔核、材料他們只要拿到據點上出賣,就可以獲得一大筆財富,這筆財富之巨大,不是諾亞大陸的人能想像的。

隨著諾亞放開單方開放空間通道,越來越多的諾亞大陸聖域強者也開始進入異位面,踏入新的征程,不過要獵殺神域異獸,仍然是一個不可能的任務。

「就快到位面傳送點了了!」溫蒂妮擦了一把臉上的汗,笑了笑,指了指遠方,她已經看到了臨時據點的那個方尖塔。

想到即將回諾亞大陸,眾人難耐激動的心情,馬上加快了腳步。

一踏入由黃土石徹成的位面傳送點,眾人一下子驚呆了。

只見來時曾經繁華無比的位面傳送點,現在卻是空無一人,處處一片荒涼的景象。

「不對,怎麼回事?」羅恩一下子緊張起來,他的手輕按著腰間空間袋,警惕的目光向四周掃射。

「難道我們走錯方向了?」巴布撓了撓頭,一臉的不解。

「方向沒有錯!」拉菲爾德沉聲道,「這裡像發生了什麼?好像遭受了破壞……」

眾人一看,果然,這裡殘牆斷壁,處處可見戰爭的痕迹,火焰,把堅硬的青色石頭燒出了一片焦黑,地上,散落著各種族的累累白骨,看樣子已經死了很久。

「這裡曾經發生過一場殘酷的!」

溫蒂妮對著一具白骨注視良久,她伸出手去,輕輕地撫摸著白骨手臂上被尖銳的武器砍出的痕迹,眉頭緊皺。

「?」

羅恩沉吟了一下,這時候,他心裡突然升起了一股不祥的預感,馬上急急說道,「快……去位面傳送陣看看!」

眾人一驚,馬上撒腿向位面傳送陣跑去,跑到那個位面傳送陣的時候,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

不出羅恩所料,那個位面傳送陣已經被人毀去,散落在地上的空間魔法石像失去了光澤的鐵塊一般,黑黝黝的毫不起眼。

「誰幹的?」

看到眼前這一幕,眾人心中都升起了一個疑問,除了驚訝,更多的是憤怒。 毀去位面傳送陣,讓人無家可歸的行為著實可惡,不過更讓人奇怪的是,這到底是誰幹的?

「難道是異獸乾的?」

狄洛想了想,道,在歐姆羅斯大陸,由於異獸而毀滅位面傳送陣的事情可不鮮見。.

「不對!異獸可不會用武器!」溫蒂妮反駁道。「你們看……」

說著,溫蒂妮朝地上一指。

眾人遵聲望去,只見不遠處的地上,靜靜地躺著一具人型生物的屍骨。

神眼小農民 屍體已經死去多時,血肉也早已被蟲蚊噬咬得一乾二淨,僅剩下一骨枯骨,枯骨大張著口,臉上露出極度恐懼的表情,像看到什麼可怕的東西一樣。

「嗯?」

羅恩目光一凝,他蹲下身去,拿起一截枯骨。

那是這具枯骨的手臂,像是被人用東西生生地砍下來一般,上面布滿了一道道觸目驚心的劍痕。

正如溫蒂妮所說,這具枯骨的主人是被別人所殺,並不是異獸。

如果是被異獸所殺的話,那麼,這些貪婪兇殘的傢伙不會讓一絲一毫的屍骨剩下。

溫蒂妮深吸一口氣,定了定神,朗聲道,「我可以肯定的是,這是一場有預謀的,這場發生在晚上,那些殺手每一個都擁有強大的實力,偷襲並殺死了所有人!」

眾人聽了溫蒂妮的話都是一驚,微微轉過頭來看著她,芙麗嘉忍不住問道,「大祭司大人,你怎麼知道?」

「我?」

溫蒂妮微微一笑,甩了甩一頭雪白的長發,她蹲下身來,輕輕地撫摸著地上的一株小草。

「是它告訴我的,一年前,它親眼目睹了一切……」

所有人心中佩服,都說自然的力量能溝通植物,無疑溫蒂妮的實力已經達到了這一層境界。

位面傳送點說大不大,一個傳送點溝通了各大位面以及主位面,包括了來放逐之地的冒險者以及在這裡生活的居民和買賣東西的商人,粗略一算,也有數十萬人之多,足足一個城市的規模。

要說這座城市的居民可不簡單,從羅恩他們來的時候所觀察到的,每一個強者至少都是聖域以上的實力,甚至有不少神域強者,至於聖域以下的強者,對不起,你們還沒有踏入這座城市的資格。

要把這座城市所有聖域實力以上的強者一窩端,那需要多麼強大的實力?

恐怕就連入侵諾亞大陸的燃燒軍團也做不到吧?

眾人心中都充滿了震憾,紛紛都沉默下來,對他們來說,異位面果然是一個恐怖的地方,神域強者實在太渺小了。

與其說為這場慘劇祈禱,還不如說是為自己的遭遇而暗自神傷,位面傳送點被毀壞了,他們無法回去,只能自認倒霉。

「不對!」

這時候芙麗嘉嚷起來,她的神色間充滿了凝重,她看了看溫蒂妮,反駁道,「如果按大祭司大人所說,位面傳送點的這些人也足足有數十萬人之多,那麼,這些屍體都去了哪裡?」

「我用靈識掃視了整個位面傳送點,但除了這具枯骨以外,其它枯骨像是都消失了,整個位面傳送點乾乾凈將的,沒有任何發現!」

芙麗嘉緊盯著溫蒂妮,「我與大祭司大人的看法剛相反,這場一定是異獸乾的!只有異獸才會把所有屍體啃乾淨,一點不留!」

「我相信自然力量不會騙我!」溫蒂妮眉頭一皺,神情有些不滿,她提高了聲音。

「大祭司大人,難道你認為兇手會帶走這些沒用的屍體?」芙麗嘉反駁道,「那可不是一兩具屍體,而是數十萬具屍體,難道兇手把他們都放在空間袋裡都運走了嗎……」

「但我相信自然力量是不會騙我的!」溫蒂妮還是堅持自己的意見。

就這樣,兩人爭論起來,可誰也說服不了誰。

「別吵了,凈吵些沒用的!」

這時候,拉菲爾德提了一下眼皮,制止了兩人的爭論,他看了一眼羅恩。

「羅恩,我們現在怎麼辦?」

此刻的羅恩正蹲在那裡,拿起那根人型生物的骨頭仔細端祥著,不知在想什麼,待拉菲爾德問第二次才回過神來。

「看來……我們只能去別的傳送點了……」

羅恩默默地扔下手中的骨頭,揚起臉來,說道。

眾人一想,除此之外,也沒有別的辦法了,只得同意,默默地走出位面傳送點的大門。

只差一步就回到諾亞大陸了,卻因位面傳送點毀滅而未成成行,想到此處,眾人都有些意興闌珊,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羅恩走了幾步,猛地回過頭來,盯著剛才那具枯骨,一陣失神。

「為什麼……為什麼我會在那具枯骨身上,感受到一股力量……這種力量……又是那麼的熟悉?」

不知為什麼,羅恩有種不詳的預感,他感覺位面傳送點被毀滅不是一件偶然的事情,像是一張碩大的巨網,悄然張開,正向他們籠罩而來……

……

是夜,暗紅色的赤月幽幽地掛在半空,儘管已是春天,依然感受到刺骨的嚴寒。

放逐之地的臨時傳送點裡,所有人都已經進入了夢鄉,一盞一盞魔法燈在寒風中有氣無力地閃耀著,散發出點點光芒,為這片籠罩在黑暗當中的大地點綴了幾分光明。

不過,在位面傳送點內所有人都不知道,他們已經被別人盯上了。

暗紅的赤月下,赫然站著一個年輕人,他全身籠罩在黑袍之中,袖口處露出一截手臂,手臂的皮膚上展現出一絲妖異的蒼白。

只見他靜靜地站在一塊懸崖邊一塊突出的石頭上,漆黑的眼睛靜靜地打量著位面傳送點,漸漸地,年輕人那毫無感情的臉上露出一絲殺機。

「主人!」

這時候,黑袍年輕人的背後傳來一個傳來一個渾厚的聲音,一個身高兩米的大漢從他做身後大踏步地走出來,單膝跪在地上,神態恭敬。

「呵呵,最後一個據點了,只要毀滅這個位面傳送陣……那麼放逐之地的所有人們都無法回去了……這樣,我們的計劃就可以實現了!」

黑袍年青人喃喃自語地說著,他的嘴角微微翹起,眼裡露出一絲精光。

「從現在開始,他們只有一個選擇!」

「放心好了,主人……」

身後的大漢抬起頭來,露出一絲獰笑,「就讓我們去逼迫他們作出這樣的選擇吧!」

「呼啦——呼啦啦——」

樹林中開始劇烈地抖動起來,一瞬間,密林鑽出無數人頭,每個人的臉上都帶著強烈的殺意。

這片開闊的樹林中,足足埋伏了數萬人。

「主人,我們都已經準備好了,隨時可以攻擊……」這時候另外一個身材魁梧的大漢高聲叫道。

「很好!」

黑袍年輕人微微一笑,「這樣的話,我們的兄弟們應該很快就能出來了,還有我們的鳥塔里斯大人……」

「烏塔里斯大人萬歲!」

那個叫阿普的大漢高呼起來,聲音驚動了不少沉睡中的鳥兒,連同數十萬人的聲音,震動山嶽!

剎那間,洶湧而來的殺意如同鋪天蓋地的烏雲,籠罩了整個據點。

「怎麼回事?」

「外面好像來了很多人……」

「是新的冒險者來了嗎?」

據點裡的人們紛紛從沉睡中清醒,用靈識交流起來,不知為什麼,所有人的心頭都升起一股不妙的感覺。

就像是被敵人盯上了似的,所有冒險者都產生了這種感覺。

「吼——」

阿普站起來,大吼一聲,他伸出粗壯如水桶般的手臂,猛地錘打著自己的胸膛,發出「砰——砰——」的聲音。

隨著一聲震天徹地的怒吼,阿普身上開始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只見他的身體像氣球一樣膨脹長大,同時身上長出大量黑色毛髮,一張普通的人類臉孔也變得極為猙獰。

不多時,一隻高達七米,渾身長滿了黑色長毛的巨大猩猩站在山嶺之巔,他不斷地捶打著自己的胸膛,發出驚天動地的吼聲。

跟普通的大猩猩不同,阿普的前胸、後背,以及胯下等要害地方布滿了一塊塊銀色的鱗甲,看上去,就像一隻穿了鎧甲的大猩猩一般。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