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個屁,不符合我畫風啊!」飛天羅內心在嘶吼!

「怎麼?忘記你前世,在什麼地球,不經常易容為柔弱的女性,掩人耳目的,躲避不少警察搜查,為什麼,之前厭惡呢?」

「現在與以前怎能相提並論!」飛天羅嘆了口氣,「還好我的易容術功力不減!」

大漢瞧著飛天羅發獃,那可愛的樣子讓他,更加痴迷,喃喃道「那個…那個,我看護百年的那些靈果,是被你摘了嗎?」

「啊,人家不知道啦,原來那是,你的靈果啊,我還以為是大自然賜予我們的美味呢?」

「是,是,就是大自然賜予我們的美味,可惜,有點青澀,還沒有成熟!」

「是啊,對不起啊,大叔叔,你能原諒我嘛!」

「哪有,我只是來問問是不是你摘的,既然知道你摘得,知道就行了,沒什麼事了!」

飛天羅心裡大喝「奶奶的,既然沒事,還不滾!」不過嘴上可不是那麼說,這就叫口是心非啊「我叫天羅,剛加入青梵聖王麾下不久,有很多事都不知道,請大叔叔見諒啊!」

「見諒,見諒!」那大漢,一臉微笑,完全沒有之前的戾氣!「既然你剛加入不久,以後我可以找你探討一下青梵境地一些規矩,還有……」

「呀,那真是太好了,你附耳過來,我告訴你,我的住址!」女孩一臉害羞,再說這荒郊野嶺,又沒外人,害怕被人聽見!

但大漢似乎已經迷糊了,大腦根本已經短路了!

「我的住址就在……」女孩紅唇微張微張,但大漢怎麼努力也聽不清下文說些什麼,住址到底在哪裡呢?之後失去意識,倒在地上!

待大漢到底,女孩恢復了飛天羅那粗狂的聲音,喝道「色字頭上一把刀,說的一點都沒錯,要不是沒跟你有仇恨,且偷了你的靈果,心生歉意,不然早讓你命絕於此!」飛天羅說完,轉身離開了山丘,繼續向姬奇花所在的地方趕去!

本書首發於看書惘

… 「小黑,你的超級雷達有沒有搜尋到附近有沒有靈寶!」飛天羅現在衣著女裝,卻說男人的聲音,讓小黑覺得很不適應!

「喂,想知道的話,要麼變回男裝,要麼別用那聲音,你看起來是女人,卻男人的話,你是要噁心死我才甘心嗎?」

「切,好吧,既然到靈山是來尋找藥材的話,用真實面孔可能會帶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我就委屈一下,暫時用這女兒裝扮吧!」飛天羅變換聲音,模仿女聲,對於這個前世身為飛天怪盜的飛天羅來說簡直輕而易舉,更何況現在是神,簡直比放屁還簡單!

「飛天羅,你變︶態!」

「變毛線,快給我搜查搜查,附近有沒有靈寶,根據吳卓大師的地圖指引,姬奇花應該就在附近!」飛天羅仔細看著地圖!

「我看看,呃,姬奇花倒是沒有發現,不過,發現一個美女哦!」

「美女?」

(.「青色衣袍隨風飛舞,淡灰色長發,極致小臉,優雅身姿,姿色不下於你那冷艷女王雪婷!」小黑說道!

「哇,小黑,你越來越厲害了啊,以前都不會探查的這麼仔細,是不是我晉陞神王,你的實力也隨著我的力量有所提升呢?厲害啊!」飛天羅一陣讚歎!

「你晉陞神王,我確實提升不少實力,但我根本還沒有完全修復,想要爆發出更強實力,等完全修復我后,再說吧!」小黑說道!

「那你怎麼?」

「呵呵,你眼瞎啊,抬起頭,四十五度,看過去!」小黑喝道!

「哦!」飛天羅抬起頭,山丘上站著一位妙齡女子,與小黑之前的敘述一模一樣,確實是個大美女啊!

「靠,我還以為你探測出來的,沒想到你……」突然,飛天羅想起什麼,大驚道「為什麼我之前沒有發現她的氣息呢,我神王級別的的神識就連實力都無法查探!」

「我也看不出,你走近些,我仔細查探查探!」

看有人靠近,那女子後退!

飛天羅走近一步,女子向後退了一步!

「請問!」飛天羅還沒說完,女子撒腿就跑!

「等等!」飛天羅展開魅魂幽步,一條長長的虛影閃動,下一刻,出現在那女子身前,擋住去路!

「請問!」

「你一定是到靈山尋找靈寶的壞蛋們吧!」女子的聲音如銀鈴般悅耳!

「我…」飛天羅低頭,自己現在是女兒身「你看,我和你一樣,怎麼說,我是那些壞蛋呢?」

女子仔細看了看,眨巴了眨眼睛,頓時展開甜美的笑容道「是嘛!真的和我一樣,對不起哦,我不該這麼說你的!」

「你也是進入靈山修鍊的弟子嗎?」

半響,女子才微微點頭!

飛天羅頓時展開笑容,說道「哎呀呀,我居然探測不出你的實力,而且氣勢收斂的絲毫不露,看來你一定很強,你應該很了解這靈山吧,你知道姬奇花在什麼地方嗎?」

聽飛天羅問出這麼一句話,那女子笑容頓時消失!仇視著飛天羅道「你想要尋找姬奇花!」

「對啊!」

「我勸你還是回去吧!至少可以保住一條命!」

「什麼?我辛辛苦苦的到來,就這麼回去,我!」

城門許久的小黑此時終於大叫「飛天羅,她就是姬奇花,上十萬年份的姬奇花,超越至寶的天地靈寶,難怪可以幻化人形!」

「什麼?你就是姬奇花!」飛天羅大喝!那甜美的女聲有那麼輕微的變音!

「看來你已經發覺了,怎麼?想要殺死我,滿足你們的欲*望嗎?」女子臉色不佳!

「我出賣自己靈魂,將自己賣給青梵聖王,才獲得了吳卓大師賜予進入靈山的資格,我的朋友危在旦夕,我必須要得到她!」飛天羅眼神決定!

「即使對方實力甚至可以瞬間抹殺你,也不在乎嗎?」那女子展開氣勢,凌厲無比,如同山嶽般,那是主神實力!

飛天羅只是微微一驚,依然眼神堅定道「我會全力以赴!」

女子伸出那芊芊玉手,樹葉飄飛,一把細劍出現在他的手中!

飛天羅也抽出背後的黑色大劍!

「你回去吧,你僅僅神王實力,我可以瞬間要了你的命!活著比什麼都好!」

飛天羅沒有說話!兩人的鬥志已經無比高昂!

「飛天羅,你真的想殺死她,救優的命嗎?」小黑與飛天羅交流道!

「不然,怎麼辦?吳卓大師就差那麼一味藥材,姬奇花,沒有姬奇花,優的傷勢就要一千多年才能恢復,她就還要忍受千年痛苦!」飛天羅無奈!

「可這傢伙簡直跟活生生的人無異!你現在的做法就像是殺了一個人,才能救活另外一個人!」小黑說道!

「她不是人,她是天地靈寶而已,姬奇花!」

「可是萬物歸一,都在於靈識,天地靈寶本身沒有靈識,但修鍊到一定的等級,她就跳出五行限制,我看這姬奇花已經半隻腳跳五無行,不出百年,她就將成為與你一樣的人類,有感情,有血有肉,能生兒育女,就算她與你生活在人類世界中,也不知道她是不是靈寶了!」

飛天羅猶豫了,黑色大劍就這麼指著女子,遲遲沒有出手,而那女子也沒有出手,似乎不想傷害這個人類,如果她知道飛天羅的實力不僅僅是神王級別的話,說不定她早已經為了自保而下殺手了!

半響,飛天羅還是沒有出手,女子也沒有出手,兩人就這麼站著!

「我是主神實力,而你是神王實力,居然敢與我對抗,兩種可能,要麼,你是個傻子,沖昏頭腦!要麼,你有隱藏實力,看你的武器就不是一般的神靈至寶所能匹敵,我說的對嗎?」

飛天羅淡淡點頭!

女子無奈,嘆出一口氣!

「我剛能幻化為人形,看來這是我的劫數,你這麼想要我的本尊姬奇花,那好,能答應我一個請求嗎?」女子揮了揮手中葉片幻化的細劍,細劍再次化為綠葉掉落地面,變得平淡無奇!

飛天羅疑惑,說道「什麼請求!」

「我們當一天的朋友,明天的這個時候,你可以選擇我們決一死戰,贏了,我就屬於你,輸了,就將死在我的劍下!」女子淡淡的說道!

「當一天的朋友?」飛天羅覺得很奇怪!

「是的,十萬年了,我終於可以幻化人形,本想完全幻化人形後到人類的世界中歷練一番,我都不知道情感是什麼東西,什麼是愛情,好像很好吃的樣子?」女子有些憂鬱!

聽了女子這番話,飛天羅實在不忍,收起黑色大劍,說道「好,我答應你的請求,我們當一天朋友,明日這個時辰,我們決一死戰,我必須拿到姬奇花!」

「謝謝!」女子微微俯身,走到飛天羅面前,伸出右手!一臉善意的甜美微笑!

「果然是初生牛犢不怕虎,這麼近的距離,我可以瞬間擊殺你!」飛天羅看著近在半丈距離的女子!

「我相信你,因為你剛才已經答應我了!」女子似乎膽子很大,沒有任何戒心,單純的如白紙一般!

飛天羅微微一笑,也伸出手,與她相握!

「你就叫我姬花吧!」女子微笑,看上去很開心!

「我叫夕武!」飛天羅也微微一笑,「作為你人生中第一個朋友,我善意的提醒你,不要輕易相信別人,人類社會中不是人人都像我一樣,承諾守信!」

「姬花受教了!」

……

「飛天羅,後悔了嗎?不忍了吧!如果姬奇花化身的不是這美女,而是個大漢的話,你還會這麼留情嗎?」 小鹿撞進大佬懷 小黑問道!

「不會!」飛天羅很果斷的回答!

「哼,是美女就偏心,難怪世界上的男人每一個好東西!」

「哇,看上去你似乎是被傷害過一樣,說的跟失戀過一般,你不是男性嗎?同性戀啊!再說你只不過是一把武器而已,你還想找把神器做你老婆啊!再說……」飛天羅吐槽的話太多!

「停!我困了!」小黑說完,與飛天羅斷開心裡聯繫了!

「哇!好香啊!」姬花一連怪叫,飛天羅已經不足為奇了,這個姬花就好像是山裡來的,什麼都好奇,既然將自己身上所有玩意拿去看,要不是看姬花沒有惡意,飛天羅都以為這傢伙是假裝的呢?

「為什麼能將魔獸變成這麼香的東西呢?就用這『火』?」姬花伸手摸了摸火焰,怪叫一聲,她的手被燙傷了!

「汗!」飛天羅已經徹底無語了!簡單幫她包紮,飛天羅拿起烤好的烤肉,大口大口的吃起來,從食物中攝取能量,補充力量!雖然效果不是很好,但神人就是想要奢華的享受舌頭上的寂寞!

「那個,我能不能……」姬花居然流出口水了!

飛天羅木然,多麼美麗的一位姑娘,居然露出流口水的樣子,真是大煞風景!

飛天羅遞給她一塊肉,道「神人就算不吃不喝,從空中攝取能量靈氣,就可以活下去,但人類對食物的欲*望是不會減低的!」

「對啊,這東西好像只是用來吃著玩的似得,吃的時候感覺好開心!」姬花就像個小孩子一般她說的一天朋友,根本沒有想過戒備飛天羅,還有明天該怎麼辦?她只是想好好享受這做人的第一天!

看姬花吃的滿臉都是還差點將油漬沾到飛天羅身上!飛天羅一陣無奈搖頭「姬花,作為朋友的我,實在不忍看到你一無所知,而且作為個女孩子一點都不懂得收斂,我決定教你基本禮儀與做人的道理!」

本文來自看書罔小說

… 「踏踏!」腳步聲,不止一個人的腳步聲!

「幫你怎麼跟上來了!」飛天羅一臉無語!身後跟著的,就是姬花大美女!不過看起來,似乎刻意與飛天羅拉開了距離!

「哼,剛好,你要去的地方,我也要去,再說,你答應我當一天的朋友,這才半天,你就想甩掉我,那明天的決戰,還算不算話!」

「我要去的可是靈山深處,那裡魔獸橫行,我沒法照顧你!」飛天羅喝道!

「哈,你這傢伙,你是神王實力,我可是主神實力,我要你照顧,笑話!再說,你中午跟我講的故事,還沒講完啊,多給我講講嘛,為以後逃出靈山,與那些人類生活的時候,才不會被當作異族人!」

「呵呵,你就這麼自信,能活著走出靈山?」飛天羅微微一笑!

「好吧,就算我明天被你殺死!作為補償,連為我講講都不行嗎?你要知道,明天的我有可能不再這個世界上了,這個小小的願望—都不能答應?」

「好吧,我答應你,但是,現在危險重重,我沒心思跟你講什麼故事!」

「好,待你找到你那個什麼天干露水之後,怎麼樣?」

「一言為定!」

「歐耶,太好了!」姬花一下蹦到飛天身前,走的居然比飛天羅還快!

「喂,雖然你是主神實力,但你身體十分脆弱,要是遭到攻擊,明天可別怪我乘人之危!」

「什麼啊!我好歹在靈山上生活了數十萬年,這裡地形,我最熟悉不過了,我帶你走,從魔獸們的領地間交界處穿越,這樣我們可以躲避不少麻煩!」

「乖乖,忘記你就是這靈山上的『居民』了,說道路,當然最熟悉了,早知道直接讓你帶路啊!」飛天羅大笑!

「乖乖?」姬花微微眨巴眼睛「是夸人家聰明,漂亮的詞語嗎?」

聽完姬花的話,飛天羅一條黑線,頭頂似乎有烏鴉飛過一般無奈!

……

急促的兩條身影飛竄與樹林間,他們似乎在逃命一般!

「啊!它為什麼老是追我們啊!」姬花大叫!

「轟」樹木塴飛,火焰流星讓飛天羅與姬花無比狼狽!

飛天羅無奈,現在居然變成逃兵,以自己的速度,區區一隻火蜥蜴,雖然實力強悍,但速度遠遠不及飛天羅,可是身旁還有個累贅啊,飛天羅無比無奈「依我看來!不如將它擊倒,這樣下去,我們南轅北轍了!不知什麼時候才會到達靈山深處啊!」

「別鬧了,這大蜥蜴可是主神的實力啊,你才神王實力,可別不自量力啊!」姬花大喝!

飛天羅無奈!「說到底,你還是看不起我,再說,你也是主神實力,與他實力差不多!跑什麼?」

「這個!」姬花臉色泛起紅暈「你也知道嘛!人家本體是花草嗎?你懂的呀,我們植物是最怕火的了,就算輸星星之火都很怕!」

「切,那你今天還敢將手伸進篝火中?」飛天羅無奈!

「不是跟你說過了嗎?我剛幻化人形,我根本不知道什麼叫痛!我只是想用肉身來感受一下疼痛而已!」

「哈,你還真是奇葩呢!那你準備跑到什麼時候?」飛天羅大喝!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