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青木若何也答應下來之後,便是重新變回了符文陣法,歸復於平靜。

「有意思!」在青木若何的意念暫時沉眠之後,奇曇的本體則是對著兩人的博弈有些期待起來。

「看看這次,我們兩個,誰能守住道心。」與此同時,在營帳中休息的青木若何也是睜開了眼睛,輕笑著緩緩說到……

對於度過這次雷劫,人魔奇曇和藍羽幾人都是各懷心思的準備了良久。雖然各自的目的盡不相同,但他們所需要的結果卻是在一定程度上有著些許近似。一夜的時光過得很快,起碼對於這次北關大戰中活下來的修士而言至少是如此的,這幾個時辰也無非就是眼睛一閉一合,再多也無非就是多一場夢。

「改造肉身所用的血氣與骨髓我都準備好了。」辰時,當青木若何醒來之後,卻發現奇曇正在自己的營帳外面和藍羽他們交談著。

「那就麻煩藍道友和李黔道友陪著人魔走一趟了,至於小師叔這裡交給我就好了。」楊先生看了一眼人魔奇曇,隨後便是開口對著藍羽和李黔講到。

「好。」李黔很痛快的便答應了下來。

「果然,楊道友他們對這個邪物並不放心,看來他們之前說不讓我插手雷劫中的異變有大半是想在雷劫中弄死這個傢伙。」雖然李黔表面上未曾有什麼異樣,但其在心裡卻已經將真相猜的大致無錯了……

「小師叔,過幾天我們要陪同你一起渡劫,所以今天你需要學一個小小的術法來借用我們的力量。」在藍羽、李黔和人魔奇曇離開之後,楊先生便是挑開了營帳的帘子走了進去對著青木若何講到。

「原來是這樣兒,難怪會發生如此情況。」在楊先生解釋完之後,青木若何便從心裡想道了為何奇曇動了要坑殺他們的心思。

「好。」面對楊先生的解釋,青木若何只是很平靜的答應了下來。

「小師叔,我教你的這個小法門乃叫做引氣術,這法門雖然是簡略基礎,但在凡界中卻是人人都要經常使用的神奇之術。」楊先生並沒有發覺青木若何的心思,其在解釋完之所以要學引氣術之後便是和藹的對其青木若何說了起來。

「我知道,戰鬥中難免會傷到自己人,但是有了這引氣術便不一樣了。」青木若何將心思放空后,便是準備認真的向楊先生去學習引氣術這門小小的術法了。

「沒錯兒,不過在引氣術之上其實還有一種叫做合氣術的法門。而這次度過雷劫,這兩種法門便是重中之重。至於合氣術,我們明天再學。」楊先生輕輕的點點頭,然後繼續和藹的向著青木若何說到。

「看來合氣術便是各種合擊術法、陣法的根源法門了。」青木若何聽完之後,便是對著楊先生說出了自己對合氣術的基礎認識。

「一點就會。」楊先生開心的輕笑了起來,摸了摸青木若何的腦袋,然後又點了他的腦門兒兩下兒,樂呵呵的講到。

「好了,我現在就來教你引氣術。你首先要去感受你身旁的各種氣息,當你能察覺到它們之後,便是可以進行下一步了。」在調侃完青木若何以後,楊先生便講起了引氣術入門的條件。

「就像察覺到它們一樣?」青木若何自指尖散出一縷先天之氣,隨後又點了點楊先生身旁的空氣,接著一絲朦朦朧朧奇怪霧氣便是被青木若何給引導了出來。

「這…」看到青木若何的行為之後,楊先生便是有些僵住了。

「你能感受到我體內的先天之氣?」過了好一會兒,楊先生終於從尷尬中緩了過來,然後神色便是詫異了起來。

「如果前輩不是刻意收斂的話,我能感覺到那如同大海一般廣闊的先天之氣的氣息。」青木若何點點頭,親自證實了楊先生的猜想。

「你就感覺不到壓迫?」在聽到青木若何的話之後,楊先生便是更加詫異了起來。

「我並沒有那種感覺,反而我能體會到前輩體內的先天之氣在剛才接觸到我時的那一份活力。」青木若何搖了搖頭,向著楊先生講著自己剛才的感覺。

「…」楊先生此時看青木若何的眼神便和見了鬼一樣,然而其心裡更多的還是無語。

「你嘗試著放空自己的心態,去再勾動一縷氣息試試。」楊先生最終還是忍住了那股無語的感覺,隨後開口向著青木若何囑咐到。

「…」然而,接下來的事情便是讓楊先生有了一股想死的心態。只見青木若何再次勾動的氣息居然直接鑽入了他的體內,隨後楊先生便再也感受不到那一股先天之氣了,接著青木若何的氣海便是壯大了幾分…

「…」但後面的事情則是令楊先生更加的尷尬,只見在青木若何吸收了那一縷氣息之後,自己身旁不自覺放出的氣息便是擁擠著自主向青木若何擠去,其中先天之氣的活性比在自己體內不知道要高了多少。

「咳!」楊先生假裝咳嗽了一聲,隨後不動聲色的將自己的氣息內斂,切斷了這些氣息與青木若何的聯繫。

「…」一聲咳嗽將青木若何從奇妙的感覺中拉了回來,隨後青木若何便感覺到了自己的氣海壯大了幾分,接著青木若何又看向了楊先生。在感受不到楊先生身周的先天之氣后,青木若何一個瞬間便是知道發生了什麼,一時間氣氛變得極度尷尬…

「看來我是教不了你了,明天讓藍道友來…」此時,楊先生硬著頭皮,強行打斷了沉默。這特么還讓自己怎麼教,還引氣術,現在看來連引都不用引,自己的先天之氣還巴不得的往人家身體里鑽呢,這還怎麼搞,拿咩去練習啊?!

「呃…,好!」青木若何一時之間同樣的是被尷尬的不知道到底該講什麼才好。

「小師叔,你說你以後開了仙根修鍊靈氣的時候,會不會也是跟現在一個樣子?」楊先生為了此時緩解這冷漠、尷尬的氣憤,便和青木若何隨口胡扯了起來。就算聊得再怎麼不著邊際,也比兩人之間尷尬無比相顧無言要好。

「我現在就能感受到靈氣,還有生機…」青木若何有些尷尬無比的說著,雖然知道這句話很冷氣氛,但是作為一個好孩子,宗門裡很早就教給他不能向真心對自己好的人撒謊…

「按道理來說,你現在不應該能感受到靈氣和生機才是。」楊先生聽后皺起了眉頭,有些匪夷所思的講著。

「可能是跟我常年吃靈果靈草有關係吧。」青木若何想了想,然後對著楊先生說到。

「有可能。」楊先生聽到這裡,很快便釋然了。

「你對這三種氣息的親和程度大致有多高?」楊先生此時和青木若何不停的在尬聊著,一時之間在外人看來兩人反而是顯得氣氛融融。

「我集中精神認真去看,是可以看到它們的。」青木若何睜著大眼睛,神色疑惑還有些不確定的說著。

「真他媽離譜…」在青木若何講完之後,楊先生便是爆起了粗口…。 原本楊江的胃口好的不行,但是喝了一點刮嗓子的紅酒之後,有限的胃部存儲空間就變的糟糕了。

嗝~

「看來得找個地方休息一下了」楊江不管不顧朝著樓上走去。

他沒有走電梯,還是走的安全通道,但有心人士們的視線也跟了上去。

「快看,他走了啊」金髮男提醒同伴的聲音響起來,手扶著的欄杆已經被他摸出了汗漬。

溜達了好幾趟的保潔阿姨都不敢上前清理,因為她們試圖靠近,都被兩個人熊自帶的殺氣嚇退。

這樣一座建築,一樓和二樓中間是互通的,那個白種人鋼琴師,彷彿不知道疲憊的機器人似的,一直保持優雅姿勢,在進口鋼琴上面輸出著紙醉金迷的世界名曲。

「行了,他是上樓泄火去了」另外一個金髮男,看著楊江那神秘的背影,道出了他一副很懂的樣子說道,這口氣就好像是一位大哥。

「是這樣嗎?」

金髮哥沒有繼續搭理他,端起彷彿喝不完的紅酒杯,小口的抿著。

「有了,我給我們的中間人提供一個消息……嗯,就說這個叫做楊江的玩意,要和狗大戶勾結,我身為一個國際友人,實在看不慣這種賣國賊的行為,特此通知一下他們!」金髮小弟說完,一臉期待的等著金髮大哥給予評價。

「行」

「好的,大哥,我這就開始行動了」金髮小弟立刻通過手上的衛星通信器,再經過層層的技術保密加持下,做到搞破壞之後不會留下尾巴。

低頭忙碌之下,仍然不忘記大口大口的狂飲紅酒。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至少是遠處的服務員很奇怪的是,他們的紅酒一直沒有被喝完的跡象。

桌上的那一瓶紅酒,其實在金髮大哥每次端起來的時候,就會從他的空間法則戒指裡面,從新注滿了紅酒。

端的是光怪陸離!

兩個金髮兄弟乾巴巴的狂飲紅酒,大概幹掉了三瓶之後,金髮小弟的通信器發出了嘟嘟嘟的響聲。

金髮小弟原本手上比較快的動作,忽然就變得緩慢,就好像一粒飛行的金屬彈被人的視線清晰的看見了軌跡一般。

因為只有他知道,通信器發出的這種聲音提示,就表示對方確認了消息,也確認了對這個神秘東方之國幸運的天才,發出了死亡瞄準。

「什麼時候要他的命?」金髮大哥身為一個來自於多瑙河的熱血青年,他覺得自己今晚的燥氣一定可以弄死很多無辜女孩的生命。

但是他在離開之前,仍然需要確定心中的那一根刺,是不是會在他走了之後,會有中國的神秘部門人員過來拔掉。

「正在過來的路上,大哥,您要現場看直播嗎?」

「不用了,我們去廣州府的八大胡同吧!」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又是熟悉的淫邪狂笑,夜晚下一高一矮的兩個人影被路燈的拖拽,拉的很長很長。

「哈哈,來消息了,有個中間人透露的消息」廣州府最有權利的建築內,一群很有權利的人,他們已經做好了加班加點的準備,其中坐在會議桌末端的精幹青年打破了沉悶的氣氛。

代表著最高規格的會議室,早已經被華子、熊貓等等高檔香煙燃燒出來的煙霧籠罩。

「那麼,請各位聽我詳細的講解一下……」

精幹青年居然敢在一群歲數快五十、六十開外的大佬們面前這麼放肆,那是因為有著明眼人都知道的,來自於京城的強大背景作為依託。

明明是一個下屬向著上級彙報情況,偏偏就被這位牛犢子的後生扳成了同事之前的茶話會談論。

不過不論是彙報情況,還是像模像樣的討論會,在青年的插科打諢之下,掐著點剛剛好又過去了一個小時。

從天空中俯瞰這樣一座建築群,大門口的守衛人員,威風凜凜的制服下,那堅定的目光看著數十輛車飛奔而出。

那個從沉悶再到熱鬧的會議室,除了已經離開的孟浪青年,其餘的人一個沒有少,因為他們都是廣州府的權貴,做好協調輔助就行,衝鋒陷陣的是別人。

這種逮捕奇異人士的事件,平均一個月就會發生一次,而且已經持續好些個年頭。

對於他們這個年紀的人來說,熱血奮鬥弄一個成績已經是玩剩下的了。

還是發揚風格,主動把機會讓給那些有需要後輩青年。

「哎,那個,老兄,你說,剛剛的小他兒,彙報的情況,這次抓捕的是這些年來所有危險人物的頭頭?」

「是的」

「那,就他們這一點人,能行嗎?」

「這個嘛!我們要相信上面的決定,同時我們更加要相信,京城特派的專業人士一定有他們的絕活嘛!」端坐在首位的大佬,是廣州府的一把手,他端起來印著「XX界XX中全會」字樣的白色陶瓷杯子,呷了一口極品大紅袍悠悠的說道。

在他的右手邊,是他這些年來用工作感情處出來的得力夥伴。

不過,最了解他的夥伴卻從這一大段話里聽出了一些複雜的意思。

「希望京城特派來的小同志,一定要扼制住這些時刻威脅人民群眾生命和財產安全的壞分子!一定要啊!」靠得住的夥伴同樣歲數不小了,這個時候雙手握緊成有力的拳頭,揮了揮說道。

幾十年培養出來的默契,這個時候他不得不替首位上的大佬,傳遞給這一間會議室內其他搖擺不定的觀望者一個明確信號。

「都說廣州府的人愛斗,我看著,也就這樣吧!和我們北方的哥們比起來,他們……哎……算了,算了,留點情面」孟浪的青年靠著椅子,隨著勻速行駛的大麵包車向前,他是已經出發的抓捕隊伍中最高級別的指揮。

偽裝成民用大麵包車,藉助著夜色在祥和的馬路上行駛著,一點也沒有引起路人的注意。

「嗨,哥,說說唄,他們這群南方人怎麼了?」又一個更加孟浪的,很顯然同樣是來自於北方的青年,一臉熱切的想要聽聽上層人物之間的故事。

「好,趁著還有一段路,我就講一點吧,我是怎麼把這一群卵大的老棺材瓤子給唬住的……」比較孟浪的青年,看著這一車都是他從各大軍區,懷著自己的私心作祟之下挑選出來的佼佼者,毫不避諱的講出了他是如何在會議室內舌戰群儒的事。

「跟你們說啊,他們為就那麼一回事」

「擱在同一年代,我們差他們哪裡了?還什麼封疆大吏,吁~」

「兄弟們也別著急,等他們退下來了,我給哥幾個安排到那些地級市鍍一層金,然後隨便那麼一擺弄,保准在四十歲之前刷新他們的履歷……」

比較孟浪的青年,在一群文化比較低的,只會舞槍弄棒的武夫面前,大侃特侃,說到最嗨的地方,很明顯的已經四六不靠。

但是講的人,還有聽的人的熱情比較高昂,哪怕大麵包車已經行駛到了目的地,他們也只打算把這份嗨的熱情給釋放完畢,然後才會去進行下一步。

叮咚叮咚叮咚!

比較孟浪的青年雙眼無神的第一個走下車,不知道具體情況的老江湖看到他那一雙被yuwang迷失了的雙眼,都會瞭然的一笑。

哪怕手機鈴聲響了好一會兒,比較孟浪的青年還在向著前面行走。

「喂……嗯,什麼?好的」終於還是定力不夠,青年掏出了電話接了起來。

呼~

「兄弟們,那個扯犢子楊江,換地方了」

「大哥,別著急,等會兄弟們拿住他了,一定給他一點顏色看看!」 「應該是青霆認識的朋友吧。他沒辦法請假就叫朋友過來幫忙。」

「遠親不如近鄰,他們兄妹倆也真是的,跟我們說一聲我們也很樂意幫忙的嘛。」

眾人仍然在交頭接耳當中,劉大明出來晃悠看到鄰居們在200號附近扎堆聊天,也感興趣地湊過去。

「在聊什麼?」

「說兄妹倆搬家呢。」聊得熱火朝天的眾人還沒看清是誰就高興地說了起來,結果回頭看到是劉大明,又瞬間安靜了。

「沒說什麼。」

劉大明才靠近眾人,鄰居們立刻找各種理由隱遁,不想與他為伍的意思很明顯。

劉大明不屑地撇撇嘴,還孤立他?

哼,他才不稀罕跟這群外強中乾的城裏人玩呢。

最近他老家的堂弟在白雲發了一筆小財,還特地打電話來告訴他,現在倒騰服裝很火爆,在白雲進貨隨便弄到一個城市賣都能翻好幾番。

劉大明正思索著要去闖蕩闖蕩江湖,不料幾次提起都被他姐給摁下,姐夫也說投機倒把是不可靠的生意,讓他別老想着發財。

這不,昨天剛罵了他一頓,劉大明一怒之下去找女人喝酒了,結果一直睡到現在才醒,他懶洋洋的出門晃悠,就看到鄰居們扎堆聊天。

但是他們卻不願帶他。

切。

劉大明朝散去的眾人啐一口唾沫,又撓著屁股大咧咧地離開。

……

話說回趙青葵這邊。

司寧踩着三輪車穩穩噹噹地進了百貨商店後巷的家裏。

三輪車直接能開進家門,路過走廊直穿拱門進西苑,不一會兒就到了雙層小洋樓面前。

葛圓圓看着這洋樓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她都不知道,在百貨商場後面還藏着這樣一個漂亮的院子,看外圍只是普普通通的灰色圍牆,殊不知裏頭竟然這樣漂亮。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