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海,里斯本是陸地的最西端,這是許多地理學家公認的。」

「那麼,從大海再往西呢?」

她撅了下嘴,撲哧一笑,道:「想考我?我可不是花瓶,我知道在義大利在羅馬在佛羅倫薩,有一種學說叫日心說,那個被稱為瘋子的人,叫什麼來著……」

「哥白尼。」

「哦對,哥白尼,他說地球是圓的,向西一直航行就能到達東方的天.朝大國。」

說完,她得意似的眨了下眼,道:「怎麼樣,我說的對嗎?」

「對~」他笑著說。

正是因為受到這個學說的影響,航海家哥倫布才會從葡萄牙啟航向西航行,結果誤打誤撞發現了美洲新大陸,留名青史。

不過當然,照目前的情況看,哥倫布那小子是沒什麼希望了,偉大航海家的頭銜被奪去,被安上個全球航海王的小跟班的頭銜倒也不錯,至少長大之後有錢花有酒喝有美女泡。

鄭飛停頓了一會兒,接著道:「但是你知道嗎,在到達東方之前,還會抵達另外一塊土地。」

「島嶼?」

「不是島嶼,是一塊比歐洲大陸還要大很多的土地!有森林,有沙漠,有山脈,有冰川,北至冰天雪地的世界最北端,南至……還是冰天雪地的世界最南端,這塊大陸由兩個部分組成,跨越了整個世界。」

她茫然,不太懂。

鄭飛明白,用那麼一長串大氣磅礴的辭彙,確實顯得很虛,於是他要舉些有意思的小例子。

「那裡有最漂亮的瀑布,尼亞加拉大瀑布,彷彿仙境般,美得無法形容。」

「那裡還有險象環生的亞馬遜原始森林,生活著各種奇奇怪怪的生物。」

「還有農場,一望無垠的農場,養著無數頭奶牛和綿羊。」

「哦對了,還有數不清的山脈,可以坐上滑.翔機,來一次刺激的空中旅行。」(醉了,這個詞都屏蔽,話說有讀者看到***想歪了吧?)

聽到這裡,布蘭妮終於忍不住驚喜道:「空中旅行?滑.翔機是什麼?」

【第四更12點前只寫到了這裡,話說為了更新,妹紙約我看電影我都沒去呢~嗯,我信。

話說群里的小夥子們好厚道啊,有讀者發大紅包犒勞我,被他們誤領了,他們又給發出來了,讓剛準備哭暈在廁所的我頓時喜極而泣,為人品點個贊。】 「少爺您回來了,老爺吩咐您回來後去書房見他。」公孫家族門口一名身穿鎧甲的侍衛恭敬地說道。

明浩回到公孫家族已經是夜晚時分了,正在回想著龍純和劉陽談話。

不過聽到公孫老爺子還在等自己,就明白,是要詢問自己今天在蘇興波那的收穫,明浩也是正要找公孫戰天商討龍純之事,此事如果沒有公孫戰天的幫忙,就一切都是空談啊。

在公孫家族的書房在公孫家可以說是一個禁地了,沒事的話,除了公孫老爺子任何人都是禁止入內的,就算是明浩的父親也需要等待公孫老爺子召見才敢進入。

而此時,明浩就站在這間看似普通的書房裡,面對著自己名義上這個尊級高手的爺爺。

書房左側是一排書架,書架上放滿了各種書籍,在書架的旁邊是一張實木桌子,桌子一側上放著幾本擺的整整齊齊的書籍,而另一側放著一個硯台和幾根毛筆,公孫戰天筆直的坐在桌前,軍人的作風,在他身上顯露無疑。

公孫戰天此時也是面懷笑意的打量著自己這個寶貝孫子。

「哈哈。林傑啊,怎麼回來的這麼晚啊,蘇興波那個老鬼有沒有給你介紹幾個女同學啊」

明浩聽著公孫老爺子的調笑之聲,感覺十分苦澀,心裡想到「還真見到個女同學,為了她還拼了回命,可是,哎…..」

「爺爺,蘇爺爺讓我給你帶了句話,說是以後你的酒他全要了」

「哈哈,這個老鬼每天只知道盯著我那幾瓶陳釀,林傑快過來給爺爺看看你今天在老鬼那得到了什麼。」公孫戰天站起身來,走到明浩身邊。

明浩無奈,只得在書房放出了小樹。

一陣白光閃過,小樹出現在了書房的地上。

只見小樹好像又長大了些,潔白的軀幹貌似更加光滑了,站在那裡都快和明浩一樣高了,身上的枝杈也足有近百條,雖然還是三階的魔獸,但是感覺距離四階不會太遠了。

小樹好像還沒有睡醒,身上的一條枝杈非常人性化的揉了揉軀幹上的眼睛,待看見了明浩時,十分開心的蹦了開來。

軀幹上的小嘴一張一合的動了起來煞是可愛,雖然沒有聲音傳來,但是明浩還是感覺到小樹再叫自己「哥哥」

而此時,看著眼前這顆奇異的小樹,公孫戰天開心的臉色慢慢黑了起來。

「三階巔峰,林傑啊這個植物系魔獸你就交給我吧,等過些時候,爺爺我有時間去魔獸森林幫你弄個王階的魔獸」

明顯看出,在公孫戰天的心裡,三階的魔獸簡直是對自己孫子的侮辱,而每個人雖然不是只能簽訂一隻魔獸,單是這個三階魔獸實在配不上公孫家族大少爺的身份,所以他要先毀掉這顆小樹。

感受到公孫戰天的殺意后,這顆小樹樹榦上的眼睛,表現出恐懼的神色,急速的躲在了明浩的身後,並且身上近百條的枝杈同時抱上了明浩的身體。

看著自己身上包裹著的樹杈和小樹向自己傳達的恐懼情緒,明浩不由得笑了一下,回身撫摸著小樹的頭頂,來安撫它的情緒。

「爺爺,小樹可不是什麼三階的魔獸哦,是今天由於吸收晶核的力量,從一階生長到了三階巔峰的,並且在簽訂契約時還把我四階下位的鬥氣提升到了四階中位,今天我和蘇爺爺一起見證了這份奇迹的。」就算小樹只是三階的魔獸,可是憑藉在召喚小樹時那恐怖的氣息下,明浩也不會讓公孫戰天傷害它的,並且,明浩在神龍學院藏寶閣里第一次感受到小樹身上所攜帶這對自己無比親密的氣息時,就有一種血脈相連的感覺,當時明浩就已經決定,今生不會讓人傷害到小樹的。

「它竟然可以通過吸收晶核來獲取力量?來,爺爺身上有塊晶核,你讓他吸收一下。」說完,公孫戰天就在身上拿出一顆鵪鶉蛋大小的晶核遞給了明浩。

這顆晶核出現時,房間就被濃郁的土屬性力量充滿了。

看著這顆泛著黃色的晶核,裡面還有一種黃色的液體在滾動,明浩知道,這顆晶核可以說是真正的寶物,尊級魔獸的晶核啊,在玄天大陸上,神級魔獸是十分少見的,百年難遇。

並且神級魔獸的能力都是呼風喚雨般強大,所以整片大陸上,神級魔獸的晶核是萬分稀少的,尊級晶核幾乎是能獲得的頂級晶核了。

而在這顆尊級晶核出現時,小樹的眼睛就沒有辦法放下其他的東西了,明浩能感覺到小樹對於這顆晶核的渴望是那麼的強烈,但是明浩還是說道「爺爺,這顆晶核太貴重了」

可是,公孫戰天好像沒有聽到一樣,拿起明浩手中的這顆尊級晶核送向了小樹,臉上是無比的期望和患得患失的感覺就像是在等待著什麼答案。

小樹如願的獲得了晶核,美滋滋的吸收了起來,但是由於這顆尊級晶核蘊含的力量太過強大,吸收的很慢很慢。

不過,公孫戰天還是能明顯感覺到,這顆晶核的力量被小樹一絲一絲的吸收著,隨即,公孫戰天期望的目光被狂喜所代替。

「真的是這樣,真的是,哈哈」

明浩聽著公孫戰天語無倫次的話語,有點摸不著頭腦「難道是小樹能吸收晶核的力量,還有什麼隱情?」

就在明浩心裡想著的時候,公孫戰天讓明浩把小樹收回到召喚空間。

在明浩把抱著尊級晶核的小樹送回時,公孫戰天向明浩講了一個故事。

「林傑啊,我和你蘇爺爺年輕時經常外出闖蕩,有一次誤入一個上古神殿,這個神殿就是契約之神所留下的神殿。」

公孫戰天回到書桌旁的座椅上坐了下來。

「神殿中有很多上古時期的禁制,當時我們兩個經過九死一生才進入到了神殿中心,你蘇爺爺因為之前抵抗禁制時動用戰技已經昏迷過去了,所以只有我見證了這一奇迹,在哪裡,我看到了神。」

「神?」明浩驚呼了一下,不由想起自己死亡時哪個古怪的大殿和死亡之神。

明浩的呼聲並沒有打斷公孫戰天的描述「也不能叫做神,而是契約之神留下的一小段影像,當時神殿中還有兩樣東西,一個就是咱們公孫家的鎮家之寶,另一個就是契約之石,契約之神的影像可能由於時間太長已經不是十分清晰了,但是還是能分辨一下,當時就說道過關於你這個召喚獸的內容。」

「依稀的話語連在一起好像是再說「由於眾神的遠去,這片大陸上所有的魔獸都失去了獸神的血脈,同時也失去了真正成為神的能力,……..一個真正的神獸……..將會吸收晶核內的力量來匯聚所有魔獸身上那微弱的,屬於神的血脈……這將是魔獸唯一能產生真神的辦法」

「林傑啊,如果沒有錯的話,你召喚出來的這顆樹就是契約之神預言中的那個能成為真神的魔獸」 「一隻巨大的鷹,但不會傷害你,只會帶著你翱翔。」鄭飛注視著她那充滿好奇與憧憬的眸子,笑。

布蘭妮嘻嘻一笑,道:「我想去。」

「想做什麼就做,不要委屈自己。」

「每次出門,至少會有兩個保鏢跟著我,說保鏢是好聽的,其實就是去盯著我的,我走不掉的。」

「那如果我能帶你走的話,你拋得下家庭嗎?」

布蘭妮撅撅嘴,苦笑了一下,黯然道:「我只是他們八個女兒其中的一個,而且,是最不討喜的一個。」

「為什麼,你這麼漂亮,聞名整個裡斯本的大美人。」鄭飛手賤想捏一下她的臉蛋,被她白了一眼躲過去了。

她沉默了一會兒,道:「那我說了,你不許告訴別人。」

鄭飛點頭同意。

「桑托斯,也就是我父親,年輕時經常酗酒,有一天夜裡據說是下著大雨,他喝醉了,進了女僕的房間。」

「所以,我是女僕生的。」

言語間,帶著一絲幽怨。

中世紀的歐洲貴族,極其重視血統。

鄭飛攤開手臂,微笑道:「難過的話,我可以抱你一下。」

「怎麼,想抱我啊?」看著他一本正經調侃的樣子,她破涕為笑,哦不對,本來也沒有涕。

「當然想,早就想了。」他向前湊了湊,拾起她纖細的手。

輕盈的風,穿過窗口落在小屋裡,落在兩人的面龐上,愈漸西下的太陽,將那一抹金色光輝打在牆面上,令人覺得舒適。

沙發、水果、紅酒、再加上從里斯本城中心傳來的,悠悠的整點鐘聲,多好的情調。

只可惜,咱們的冰霜美人布蘭妮小姐並沒有被這情調所打動,縮回手道:「想得到我,先追我。」

他哈哈一笑,尷尬地甩了甩手,沒去問怎麼追,因為他深得撩妹真傳,即便很久都沒撩了。

這個下午,靜謐而悠閑,半躺在城堡的沙發上,享用美女遞來的美味,唯一的遺憾是,不能和她上床。

船長喜歡用魅力去征服女人,而不是強幹。

很快的,夜幕降臨,外來客們躲在房間里吃晚餐,不去打擾桑托斯家族的晚宴,不過,胡安和吉姆斯用完餐后,便躲在樓道邊的柱子后,低頭向下偷窺。

大廳中,那張巨大的餐桌旁,坐著十幾名衣著華美的貴族,除了桑托斯公爵和他的妻子,還有八個女兒五個兒子,老傢伙真能生。

公爵有點謝頂,短短的絡腮鬍,雖然其樂融融地享用著美味的烘焙羊肉,但還是滿臉愁容。

鄭飛閑著無聊,也來到了柱子后往下看,在這裡可以清晰地聽到這個家族的交談聲。

「越獄的犯人抓到了嗎?」女主人切著羊排問。

「別提了,搜遍整個裡斯本城連個鬼影兒都沒發現!真不知道典獄長和德蘭克是幹什麼吃的,所有士兵集體腹瀉,******!」老桑托斯罵道。

一個年齡稍大的兒子喝了口酒,納悶道:「可是不去城裡,他們又能去哪呢?監獄後面不是懸崖嗎?」

「足有幾百米高的懸崖,不可能從那溜走的!」

「難道像神話故事那樣,人間蒸發了么?」

男子之間的討論聲,讓姑娘們紛紛撇嘴,表示對這個話題不感興趣。

老桑托斯擺擺手,道:「不說這個了,傑,酒庄生意打理得怎麼樣?」

「挺好,連法蘭西那邊的酒商都過來下單,看樣子我們桑托斯家族的酒很快就要賣到全歐洲了,哈哈!」

老桑托斯滿意地笑了笑,接著道:「喬巴,你的船廠怎麼樣?」

年輕氣盛的喬巴沒多說,直接從懷裡掏出一疊羊皮紙,眉飛色舞道:「訂單,今天下午我賣出了五艘最大的貨船,十艘中型護航艦,都是同一個人買的。」

「同一個人?」老桑托斯皺皺眉,像是自言自語道:「整個葡萄牙,有如此財力的多少都和我有些交情,我怎麼沒聽說有人要編製船隊呢?」

買主是格蘭特,幾乎動用了船隊所有的財產。

想了一會兒,老桑托斯便不想了,把注意力轉移到布蘭妮身上,笑道:「我的女兒,我跟你說的事想通了沒,那位王子真的很想追求你。」

「還沒。」布蘭妮戳著羊排,眼皮都沒抬,時不時發一下呆,牽挂著藏在樓上的幾個人。

「我覺得布蘭妮妹妹今天有點不一樣,晚上連最喜歡的酒會都沒去。」有個打扮妖嬈的姐姐陰陽怪氣地說,常年被妹妹搶風頭,心有不甘。

「我困了,你們慢用。」布蘭妮故意打了個哈欠,放下刀叉離開餐桌。

「布蘭妮,明天去見見王子。」老桑托斯道。

「看心情。」布蘭妮提起裙擺上樓。

之後,大家繼續用餐。

「布蘭妮越來越傲慢了。」

「切,不就長得漂亮點么。」

姐妹們閑言碎語道,語氣間,濃濃的酸味。

樓上,吉姆斯指著餐桌,舔了舔嘴唇饒有興趣道:「看,說話的那個,很對我胃口,光是聽聲音我就想騎上她,從里斯本騎到斯德哥爾摩都沒問題。」

「你有那麼強?」胡安鄙夷道:「我喜歡穿紅裙子的那個,美艷性感。」

「哈,那個我也想騎,這裡所有的姑娘我都想騎。」

鄭飛拍了下他的後腦勺,道:「小聲點,你兒子還在屋裡呢,注意點影響。」

「沒事,那小子現在除了磨玻璃對什麼都不感興趣。」

鄭飛挑了挑眉頭,想起達·芬奇待在房間已經一整天了,不妨去看看這個天才在做些什麼。

囑咐兩人聲音小點后,他抬腳,步伐輕輕地來到達·芬奇的門前,推門而入,沒敲門,被樓下那一大家子人聽見動靜就不好了。

黑暗中,亮著一盞昏黃的油燈,借著這燈光,少年達·芬奇專心致志地盯著手裡的玻璃,凝神思索,連有人進來都沒察覺。

鄭飛輕輕站到他身邊,道:「嘿,你在做什麼?」

達·芬奇一個激靈,轉頭笑道:「哦~是船長,我在想關於玻璃的事。」 聽完公孫戰天的話,明浩說出了心中的疑惑「爺爺,可是大陸上不是有存在過劍神或者神獸級別的存在嗎?」

公孫戰天說道。「不一樣的,在上古時期的玄天大陸人類還只是剛剛興起的種族,整片大陸上還都是魔獸在稱霸一方,人類還不在眾神的眼中,而現在所謂的神獸其實並不是真正的神獸,只是在這玄天大陸上,他們的能力已經是到了能修鍊的極致,才稱之為神獸的,不過相傳很久以前,有其他世界的神獸闖入到玄天大陸,身受重傷卻能展現出驚天動地的能力,不過由於身受重傷不久就失去了生命,它的身體則被另一隻魔獸所吞噬,而這種魔獸在修鍊了無盡歲月後,終於吸收了它的所有血脈,進化成神,破碎虛空而去。」

說道這裡公孫戰天像是做了什麼決定一樣,繼續說到。

「林傑,從今天開始,我會吩咐下去,咱們家所有的晶核都會集中起來,給你的小樹服用,只要在我有生之年看到它進化到普通神獸的地步,咱們神龍帝國就不用擔心會輕易覆滅在其他三大帝國的手中了,才算是真真正正的成為四大帝國之一了,甚至獨霸玄天也是不無可能啊。」

可惜,不久之後小樹就會告訴明浩,它只能在當前階段通過吸收晶核的力量快速提升,到了後期還是一樣只能依靠苦修。

明浩這才知道小樹原來有這麼強大的能力,看來以後得抱小樹的大腿了「用不用幫他改個名字?叫神樹好那還是叫樹神?」明浩這裡還在YY的時候。

公孫戰天也平復了一下自己激動的心情。看著越來越晚的時間,讓明浩回去休息了,並且告訴明浩,公孫林傑從小指腹為婚的王家這幾天會到都城,來商討婚事,讓明浩準備一下。

明浩的臉色垮了下來,對於一個生長在新世紀的人來說,這種包辦婚姻可是非常抵觸的,但這件婚事從公孫林傑還沒有出生就已經定了下來,現在明浩也沒有辦法推脫啊,雖說王家是在公孫家族的扶持下成長起來的,但是現在王家已經雄霸一方了,神龍帝國整個西方,王家都是根深蒂固的,如果公孫家貿然毀親,王家會做出什麼反應誰都說不好啊,並且王家之女素有才名,傳說是百年難遇的練武奇才,公孫戰天對這個未來孫媳婦十分滿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