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七劍樓的人驚呼出聲。

縱然如此,楚暮依然沒有放鬆的意思,一劍刺出,架在候青冥的脖子上。

他要聽到候青冥自己認輸,否則,戰鬥繼續。

臨危不亂,候青冥抹掉嘴角的血液,雙眼精芒銳利,盯著楚暮,彷彿要將楚暮看透似的。

楚暮神色不變,迎著候青冥銳利的雙眼,毫不示弱。

縱然內心有萬千的不甘,縱然覺得自己不應該落敗,但此時此刻,楚暮的劍就架在他的脖子上,要殺他並非難事。

「你贏了。」候青冥呼出一口氣,道:「不過,你是怎麼贏的自己心裡清楚,不久之後,我還會和你戰上一場。」

「隨時恭候。」楚暮淡淡笑道。

要說怎麼贏,也沒什麼,無非就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備,最終抓住一絲機會以強橫的力量擊敗候青冥,若是候青冥一開始有防備的話,敗的可能是楚暮。

但只是可能而已,更何況,候青冥已經敗了,在眾人的觀看之下,無可爭議,不管是他放水也好還是實力不濟也罷,都是無法抹滅的事實。

內宮弟子第一人的候青冥都敗了,自然,內宮弟子之中,沒有人是楚暮的對手。

候青冥落敗后,轉身跳下斗劍台離開,楚暮依然站在斗劍台上,長身屹立,神色淡然,氣度非凡,讓人看不清虛實。

但此時,楚暮卻很難受,他的劍魄一分為二,劍意也一分為二,還沒有恢復過來,在恢復之前能不用最好是不用,但為了擊敗候青冥,楚暮不得不動用劍意。

動用還沒有恢復劍意的結果就是,劍魄變得有些不穩,似乎要潰散似的,楚暮不得不用神念之力鎮壓,表面上還得讓人看不出來。

「還有誰?」楚暮環視一圈,淡淡說道。

沒有人回應,他們的實力不如候青冥。

「既然沒有人繼續挑戰楚暮,此次挑戰到此結束,對於楚暮擔當天荒地宮少宮主一事,不得再有異議。」一刻鐘后,一尊內宮長老開口沉聲說道。

事到如今,已成定局,對於楚暮擔任少宮主一事,縱然還有些人內心不甘,也無力反駁,只能默認。

既然成定局,楚暮也發自內心的鬆了一口氣,想要儘快離開,返回自己的小宮殿,好好休息,將劍魄穩固下來,消除後患。

「好了,都散了,以後看到楚暮,該有什麼態度,你們自己清楚。」那內宮長老說道,揮揮手,讓眾人就這麼散了。

「等等。」當楚暮準備離開之際,一道聲音響起,就如同直插而來的利劍,讓那內宮長老的神色一變。

他都發話讓眾人散了,卻有人說等等,豈非是不給他面子,旋即一看,這尊內宮長老也是有氣發不得,因為說話的人是真宮弟子。

內宮長老真宮弟子,都是劍王級的強者,但論地位,還是真宮弟子比較高一些。

開口說話的是何姓真宮弟子,名為何浩,從第一次看到楚暮開始,就因為任獨行的原因看楚暮不順眼,之前因為楚暮只是小角色,他也沒有放在眼裡,但是到了現在,楚暮搖身一變,要擔當天荒地宮的少宮主,那地位,不是在他之上了?

何浩銳利的目光,直接落在楚暮的臉上,顯得咄咄逼人。

「少宮主一職並非兒戲,單單是內外宮弟子服還不夠,也必須能夠讓真宮弟子服氣才行。」何浩嘴角一掛,露出一抹冷笑,道:「而現在,我可不記得楚暮什麼時候讓我等真宮弟子服氣了。」

說出這種話,已經有些沒臉沒皮了,但何浩卻不以為意,他這個人,就是臉皮厚,根本就不在乎別人怎麼看他。

「你待如何?」實力不如,氣勢卻不能弱了,楚暮淡淡的反問一句。

「不如何,要擔當少宮主,自然要讓天荒地宮所有人都服氣。」何浩嘿嘿一笑,道:「你若能夠讓我服氣,我便承認你少宮主的地位。」

「你的意思是,我必須打敗你?」楚暮盯著何浩,不徐不疾說道:「如果我沒有說錯的話,你的年紀,起碼是我的一倍以上吧,你的修鍊時間,至少也多出我一倍,你成為真宮弟子已經有些年份,而我才成為內宮弟子,撇開這一切不談,我且問你,你在我這個年紀時,實力如何?」

楚暮的反問語氣平淡,卻十分犀利,讓何浩的神色微微一變,又恢復正常,好像沒有聽懂楚暮的話似的:「你是說,你的修鍊時間不夠是吧,我可以給你一些時間,讓你好好的修鍊……」

「好了,真宮弟子若是要挑戰楚暮,等楚暮成為真宮弟子再說。」一道蒼老卻中氣十足的聲音自虛空響起,那是一尊真宮長老開口說話了。

何浩的臉色一變,接下去的話沒再說,他敢頂撞內宮長老,卻不敢和真宮長老叫板,此事到此,也算是告了一段落。(未完待續。) 眾人發現,自「少宮主風波」挑戰結束后,楚暮好像銷聲匿跡似的不見了。

不管怎麼說,不必遇到楚暮,然後恭敬的稱呼他少宮主,總是好事,至少心裡舒服一些。

……

用了好幾天的時間,楚暮總算是讓劍魄穩固下來,但因為動用劍意的關係,恢復起來,相對會麻煩一些,花費的時間比較長。

楚暮也打定主意,在劍魄和劍意未完成恢復之前,不打算外出,而是留在小宮殿內專心的修鍊,至於劍侍的事,楚暮給取消了,沒有必要。

一邊讓劍魄劍意自然恢復,一邊修鍊天荒劍元,爭取更加精純,而後再做突破,劍術的修鍊也沒有落下,劍術領域達到第十層巔峰,卻遲遲無法突破到下一個境界,那是一個巨大的侃。

另外,震蕩力量的研究也在進行中,震山勁之上,楚暮定義為震地勁,以為連大地都可以震裂,震地勁顯然比震山勁強出太多,楚暮又沒有別人的指點,全憑自己摸索,進度緩慢,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夠領悟震地勁,目前也只是不斷的加強震山勁。

最後,便是劍技的參悟和研究。

對劍者而言,劍技至關重要,劍技的多少與強大,直接關係到一名劍者的實力。

於戰鬥中創造出斬鐵,又在戰鬥中不斷的完善,最終使之變得完整,但還沒有達到完美的地步,此外,對於人劍合一下的劍技,楚暮的了解也不夠,那有完整的體系。

好在他所居住的小宮殿內,藏書豐富,關於劍技這方面的理論記載也較為完整詳細,足夠楚暮仔細閱讀,在內心形成一個較為完整的認知。

人劍合一境界下的劍技,有三個大層次的劃分,從低到高依次是人級劍技,地級劍技和天級劍技。

劍技大層次之間的差距,是不可跨越的。

眾所周知,劍王級以下的劍者領悟的是奧義,基於奧義的基礎上所創造出來的劍技,就屬於人級劍技的層次,同時也被稱為奧義劍技。

奧義有多種,一門奧義劍技或者說人級劍技所蘊含的奧義,有多有少,因此同樣劃分了層次,以品級定論,一種奧義的劍技,叫做一品人級劍技,融入兩種奧義的劍技,則稱為二品人級劍技,以此類推,融入幾種奧義就是幾品人級劍技。

地級劍技,對應的是劍王的層次,一名劍者要成為劍王,首先就是在力量掌控上達到人劍合一的境界,其次也是最後的條件:領悟更深層次的力量,更接近力量的本質,將奧義蛻變,質變為規則之力。

劍王的強大,不是劍王級以下的劍者所能夠想象的,哪怕是再厲害的天賦劍者,未突破到劍王前,都不是劍王的對手,哪怕是最弱的劍王,蓋因為奧義和規則之力的本質區別。

若是將天地的力量進行層次劃分,意境就是最淺顯的一層,奧義則是第二層,規則則是第三層,每一層次之間的差距只會越來越大越來越明顯,哪怕是三種奧義融合后的威力,也無法和一種規則相提並論。

和人級劍技一樣,地級劍技也有一品二品三品之分,與對應多少種規則之力息息相關。

至於天級劍技,楚暮所看到的記載,只是隻言片語,因為天級劍技,那是劍聖才具備的劍技,與劍王級之間的差距極大極大,如同天塹,和楚暮之間的差距更大,還不是深入了解的時候。

不管是人級劍技還是地級劍技又或者天級劍技,除了有品級的劃分之外,每一個品級之間,還有更詳細的高低之分。

之所以要劃分,很簡單,因為劍意有九轉,奧義也有九轉,同樣的一品劍技,所承載的是六轉劍意和奧義,威力自然無法和七轉劍意奧義相比。

而八轉劍意和奧義的一品劍技,威力自然會更加強大。

五轉劍意和奧義的劍技,稱為低階,六轉劍意和奧義的劍技,稱為中階,七轉劍意和奧義的劍技,稱為高階,舉個例子,一門承載了金之奧義的劍技,若劍意和金之奧義是五轉,便是人級一品低階劍技,若劍意和金之奧義是六轉,則是人級一品中階劍技,以此類推。

能夠將劍意和奧義淬鍊到八轉的劍者,實在是太少太少了,但古往今來也不乏有,因此,八轉劍意和八轉奧義承載的劍技,被稱為破地級。

至於九轉劍意,古往今來,還從未有過記載,理論上,基於九轉劍意和奧義的劍技,稱之為撼天級。

沒有人知道,其實楚暮有潛力施展出撼天級的劍技。

劍技一道,剛創造出來時,往往停留在低階或者中階層次,舉個例子,將劍意奧義都淬鍊到六轉極限的劍者,剛創造出來的劍技,只能夠承載五轉極限的劍意和奧義,之後需要不斷的完善,才能夠逐步提升,直到承載六轉極限的劍意和奧義。

同樣的道理,七轉極限的劍者剛創造出來的劍技,最多就是承載六轉極限的劍意和奧義,還是需要經過不斷的嘗試研究,不斷的完善,才能夠承載七轉極限的劍意和奧義。

楚暮的情況同樣如此,在戰鬥中草創金系劍技斬鐵,一開始,只能夠承載七轉極限的劍意和奧義,而在不斷的戰鬥中,劍技不斷的完善,所能夠承載的力量也在提升,直到後面,能夠承受八轉極限的力量。

劍技的完善很難,尤其是劍意奧義極限高深的劍者,要達到完美程度,更是難上加難,楚暮就屬於這種情況,他需要大量的時間來研究完善,直到極限。

劍技一道,博大精深,若是沒有這些典籍,楚暮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夠有清晰的認知。

三大層次,每一個大層次內有品級的多少之分,每一個品級之內,則還有階位的高低,說起來有些複雜,但如此,才能夠更加清晰的區分出劍技的強弱。

至於五轉劍意和奧義之下的劍意奧義所承載的劍技,威力往往不夠強大。

記載當中,凡是能夠成就劍王的劍者,劍意和奧義至少也能夠淬鍊到五轉極限,因為他們本身的靈魂強度足夠,大多數能夠成為劍王級的劍者,都可以淬鍊到六轉層次,而劍王中的天才人物,他們的劍意和奧義,都可以達到七轉層次。

除了對劍技一道的高低有清晰的認知外,對劍技的形成與種種奧妙,楚暮也漸漸深入了解,他所掌握的奧義有十種之多,不可能只局限於金系劍技斬鐵,要有更多的劍技,才能夠在戰鬥中,更好的發揮出自己應有的力量。

簡單的說,劍技,就是將自己所掌握的種種力量糅合起來,以最佳最完美的方式組合,釋放出那些力量最深層次的威力。

為了讓自己的時間更加充足,楚暮也動用了低級時之砂。

原本低級時之砂只對元極境劍者有用,中級時之砂對神凝境劍者有用,但將時之砂鑲嵌進時之羅盤內,卻可以跨越一個層次,低級時之砂對神凝境劍者有用。

時之羅盤和低級時之砂的力量之下,外界一個月時間,楚暮卻實實在在的渡過了十一個月的時間,劍魄恢復得不錯,但完全恢復還需要一段時間。

劍術真正遭遇了瓶頸,卡在劍術領域第十層巔峰上,無法估算突破的時間,震蕩力量的研究有所進展,震山勁的威能增強了些,但震地勁還是沒多少頭緒,至於修為,楚暮只是在不斷的鞏固提純,並不急於突破,還是神凝境小成巔峰。

種種修鍊當中,進境最明顯的就是劍技。

練劍室內,豎立著不少練劍技的劍碑,楚暮站在一塊劍碑十幾米處,輕輕的吸一口氣,右手飛快的握住劍柄,鏗鏘聲中,利劍出鞘,往前揮斬而出,有風聲呼嘯,一米多長的青色風刃瞬間脫離劍身,將前方的空氣分開,斬殺向劍碑。

那青色風刃看起來有種晶瑩剔透的感覺,有種實質感。

嗤啦一聲,瞬間青色風刃便斬殺在劍碑上,風刃破碎,那劍碑上則留下一道新的划痕,深達三寸。

這塊劍碑上的划痕足足有上百道,全部是這段時間,楚暮所劈斬出來的,目的就是要嘗試劍技的威力和完善劍技。

一門真正的劍技,從開始創造出來,就必須不斷的反覆的嘗試,找出其中的不足,最好的方式莫過於與強大的敵人戰鬥,但那有極大的危險,不小心就可能被殺掉,再者,平常也沒有那麼多的強敵可以戰鬥,只能夠自己不斷的出劍,反覆研究了。

這一劍是風系劍技,被楚暮命名為劈風,是人級一品劍技,至於更深層次的劃分,可以是高階,也可以是破地級,更可以是撼天級,一切隨楚暮的意願而定。

因為劍魄劍意還沒有完全恢復的關係,楚暮也不敢再動用劍意,因此劈風還不夠完善,不過在楚暮的多次反覆研究之下,只要劍魄劍意恢復了,融入其中,便能夠讓劈風變得完整。

接下去,便是要研究出第三門劍技。

其實對楚暮而言,更想要的是空之奧義的劍技,或者至少是兩種奧義相融的劍技,但是難度太高了,與其將時間用在兩種奧義劍技的參悟上,還不如先將種種奧義都研究創造出相對應的劍技,加深自己對劍技的認知,在此基礎上,著手人級二品劍技,會更好些。

對於自己的修鍊,一步一步,楚暮都有明確的目標和紮實的做法,絕對不會冒然進取,捨本逐末。

第三種人級一品劍技,楚暮鎖定在水之奧義上,沒什麼特別的,只是一種感覺讓他如此做。

金之奧義和風之奧義是楚暮較為熟悉的奧義,相對而言,水之奧義還不夠熟悉,但已經有兩次創造劍技經驗的楚暮,倒是可以少走一些彎路,創造出水之奧義。

外界有外界的時間,內部有內部的時間,都在流逝著,漸漸的,楚暮也將水系劍技創造出來,命名為細流。(未完待續。) 青色風刃破空斬向劍碑,斬出的劍順勢一旋,熊熊火焰出現在劍身上,化為一團瘋狂燃燒的火球轟擊而出,身形旋轉,那利劍環繞一圈,橫掃千軍般的,劍上瀰漫一層冰霜,化為冰流緊隨火球之後。

身隨劍動,飛躍長空,一劍落下,如同雷霆撕裂長空,那驚人的閃電當空落下,劈向劍碑,緊接著,劍瀰漫上一層蘊含驚人鋒芒的金色光澤,直接斬殺在劍碑上。

被青色風刃擊中,劍碑立刻多出一道划痕,再被火球轟擊,砰的一聲,劍碑震動有無數火星飛濺,一片焦黑,又被冰流衝擊,冰霜迅速蔓延,將整個劍碑冰封。

雷霆劈落,咔嚓聲響中,重重的轟擊在冰封的劍碑上,劍碑劇烈震動下,有無數的電流瘋狂肆虐,幾乎要破碎。

最後一劍,鋒利無邊的金色光芒直直斬落,如同將天地分開似的,直接將劍碑斬開,破碎,碎裂成無數。

劈風,烈火,冰流,狂雷,斬鐵!

五招人級劍技,在楚暮一次次的嘗試之下,以對自己最有利最順手的方式組合起來,招招銜接,一招緊隨一招之後,威力一波隨著一波,連續不斷的攻擊,最終將這多次遭受攻擊的殘損劍碑徹底擊碎。

要知道,原本那種劍碑是能夠承受許多次劈風攻擊的,就算是殘損了,也可以繼續承受至少十次劈風劍技的攻擊,而在五招不同的劍技組合之下,更早的被擊碎,足見五招劍技組合起來的威力,比單單的十招同樣層次的劍技更加強橫。

腳下有許多的劍碑碎塊,楚暮呼出一口氣,連續不斷的閉關,一招又一招的劍技,被研究出來,越來越熟練,研究出人級一品劍技的效率也提升了不少,到現在為止,金木水火土雲風冰雷九種奧義的劍技全部研究完成,唯獨空之奧義的劍技,只是取得些許的進展,一點皮毛而已。

此外,楚暮也著手進行了人級二品劍技的研究。

重新豎立一塊劍碑,楚暮後退幾米,盯著那劍碑,調整呼吸和氣血,雙眼精芒閃爍,氣勢如火山般的噴薄而出,勁風呼嘯之間,一股極致的鋒芒從體內噴薄而出,楚暮的瞳孔,瞬間有青色的風暴襲卷而過,緊接著那青色化為了金色,無邊的銳利綻射。

所有的氣勢在瞬間收斂凝聚,彷彿融入劍身之中,一步跨出,利劍揮斬,青色與金色在劍身上交匯融合,成為獨特的青金色,風之奧義的力量與金之奧義的力量也糅合在一起,形成一道新的更加強大的力量。

楚暮的身子,隨著那劍,劃破長空,一劍斬向幾米外的劍碑,極致震山勁下,空間都要被切開。

十分快,宛如閃電,眨眼即至,一劍直接劈斬在劍碑上。

咔嚓一聲,完好的劍碑被斬斷一角,高高飛起落向一邊。

金風奧義相融的人級二品劍技,威力果然冇勝過一品劍技許多許多,一品劍技只能夠在這種劍碑上留下最多四寸的痕迹,二品劍技卻能夠斬斷一角,雖然不大。

落地,看了一眼手中的劍,楚暮不由露出一抹惋惜。

這劍,便是八面天荒劍,從多年前親手鑄造出來后,一直使用至今,陪伴楚暮許多場戰鬥,斬殺過諸多的強敵,十分順手,但現在卻損壞了。

只見八面天荒劍的劍身上,有幾道十分清楚的裂痕,岌岌可危,楚暮一眼就看出這口劍的壽命已經到頭了,是從內部開始破壞的,就算是修復也無法恢復到原本的堅韌。

「是時候換一口新的劍器了。」楚暮暗道。

八面天荒劍是王品劍器,儘管是最頂尖的,但楚暮己經突破到神凝境,適合他的應該是皇品劍器,王品劍器漸漸的難以承受神凝境的劍元衝擊,因為神凝境的劍元比元極境的劍元強出許多,幾次衝擊沒什麼,多次衝擊之下,王品劍器會從內部遭受損壞。

尤其是掌握劍技之後,對劍的負擔更大,劍的品質不夠,根本就承受不住。

楚暮突然想到了神荒種劍術。

或許,用神荒種劍術給自己種下劍胎,成長起來,自己就擁有一口血脈相連的神劍,可以成長,從此之後,永遠都不需要更換劍器。

想到這裡,楚暮便將損壞的八面天荒劍插入劍鞘收起來,動身離開小宮殿,前往真宮的藏寶庫。

出示少宮主劍令,楚暮便有權力進入藏寶庫內。

藏寶庫彷彿位於另外一片時空,十分巨大,有滄桑的氣息,十分濃郁的天荒精氣瀰漫其中,其中有種種區域的劃分。

這地方平時很少人進來,每個區域都有封禁,十分強力而深奧的封禁,需要有天荒地宮的劍令才能夠打開。

劍器區域,靈藥區域,礦石金屬區域,寶衣區域,秘寶區域珍寶區域等等。

楚暮是少宮主,他的權力的很大,絕大多數的東西都可以挑選,但並不意味他可以將所有的寶物都帶走。

藏寶庫往往是一個勢力的底蘊之一,就算是天荒地宮的宮主,也只會挑選少部分對自己有直接幫助的寶物帶走。

要修鍊神荒種劍術,總共需要九十九種材料,楚暮自己擁有五十種,這一次他打算在藏寶庫內找到其他的,最好剩下的四十九種都可以找到。

看了一圈,楚暮大步走向礦石金屬區域,神荒種劍術所需要的種種材料,基本都是礦石金屬,只有一種比較奇特,讓楚暮有些摸不著頭腦。

不管了,先特可以找到的找齊再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