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我願意,我什麼都願意。」

「真的什麼都願意?」曹魏試探性的詢問著。

安德雷點著頭:「什麼都願意,就算一千次千年殘,我都願意。」

對此曹魏深感欣慰,將手裡的白沙劍送給安德雷的同時,道:「其實我也沒什麼要求,只是想你每天陪我練拳,當我的人肉沙袋。」

「練拳?」安德雷原以為是什麼恐怖的事情。

現在一聽僅僅只是做個人肉沙袋,就很不屑的講道:「沒問題,我安德雷這具肉體就算三星蜈蚣都無可奈何,大人隨意。」

曹魏聽罷,也不再猶豫,起身直接使出了曹家鐵線拳。

「嘭!」這一拳下去,對於安德雷來說不痛不癢,毫無損傷。

可曹魏卻因為這一拳,直接增加了五百點經驗值。

「再來。」曹魏喊了聲,雙拳不斷揮出,嘴裡傳出粗壯的喘氣聲。

此時紀藝剛好來到屋子外。

豎起耳朵聽見屋內傳出「嘭嘭嘭…啊啊啊…呵呵呵」的聲音時,立即踹開房門。

「神子大人,你的米青子乃是極其…」紀藝的話到嘴邊。

當看見曹魏正在揮拳捶打安德雷時,強行咽了回去。

「我的米青子怎麼了?」曹魏疑惑的問著。

紀藝滿臉羞紅,捂著臉跑遠了。

曹魏無奈的搖著頭,繼續干著自己的正事。

…通道外。

趙荒跑出了通道的霎那,立即馬不停蹄的向著趙家營地和花家營地敢去。

當看見營地還安然無恙時,心裡的擔憂也總算稍微鬆了那麼一點。

而孫木又等人之後也是順利的逃出了通道,並未被三個狼人追上。

「我可悲的肉食們!別以為你們逃離了通向死亡的隧道,就等同擺脫了危險。」通道內突然傳出一道低沉的喊聲。

孫木又回頭看去,只見三雙血紅色的眼睛,正直勾勾的盯著外面的眾人。

「爹,它們不會出來吧?」孫吳有點害怕,從這些狼人身上,他感覺到了一種讓人窒息的死亡恐懼。

孫木又此時也有點小慌張。

雖說在整個盟軍營地內,除了雪寒北這個總督之外,他最強。

可當直面三個狼人時,也暗自后怕起來。

這時,雪寒北帶著數百武者從遠處走來。

孫木又回頭與這個當初的摯友對視。

當他作出傷害孫,花兩家的決定時,就猜想到,自己和雪寒北的友情,終將是走到了頭。

「孫會長,你知道你做了什麼嗎?」雪寒北的語氣很冰冷,再無當初二人相談的那種愉快感。

孫木又低下了頭,回想起當初自己和雪寒北,還有城主,曹魏的老爹,於生的老爹一起發展吳城的樣子,就異常的揪心。

「我知道我做了什麼,但是我只是想要保全孫家。」孫木又中年的臉龐上,露出了悲傷的表情。

「保全孫家?哈哈哈哈…」雪寒北上前掐住孫木又的脖子:「那你就能犧牲整個吳城的利益嗎?」

孫木又不語,孫吳上前扯開雪寒北的手:「難道為了他們兩家,我孫家就活該去死,活該為了你們葬送性命,在這該死的通道內嗎?」

雪寒北看向孫吳,眼裡的憤怒稍微軟化了一點:「我們可以談。」

「談?怎麼談?難道要我孫家吧利益全部吐出來,再將我二叔的死也永不追究,一輩子窩囊的活著,才是最好的結果嗎?」

雪寒北被說的啞口無言。

正如孫吳說的那樣,沒人可以逼迫他人付出,更何況還是付出生命的付出。 「我懂了。」雪寒北被說服了。

但是走前還是講道:「我建議你們趕快離開吳城,木又你知道的,我哥他為了吳城的利益,絕對不會允許孫家繼續存在於吳城之內。」

孫木又彷彿早就知道會是這個結果。

也沒心思繼續對通道進行探索。

帶著僅剩下不多的孫家死士,向著孫家的營地走去。

「爹,那位真的那麼可怕嗎?」孫吳詢問著。

孫木又回想起那人的恐怖,一手鎮壓數萬人的場景。

「他很恐怖,就算是我加上孫家所有人,也不是他的對手。」

孫吳聽罷,心裡恨自己無能。

也恨這片天地奪走了曹魏,還奪走了自己所長大的回憶。

「爹,我總有一天會變強的,變成那種無人可及的強者。」孫吳眼裡透露著倔強。

孫木又點了點頭,回到營地后就下令眾人開始收拾,至於未來要去往何方,他也不知道。

次日,恐人村莊內。

曹魏練習了一夜的拳法,只感覺全身酸痛。

不過也算是升了兩級,距離鐵線拳滿級還差三個等級。

「額額啊…」安德雷伸著懶腰。

將耳朵里的海綿拔掉。

這一夜對他來說,只不過是吵鬧了一點。

至於曹魏那如同棉花般的拳頭,對他根本如同按摩撓痒痒。

曹魏走出屋子,看著外面在吳漢林帶領下,練習著劍法的恐人們,就感覺未來的世界一片光明。

這時系統突然提醒道:「提醒宿主,雜貨店內物品清零,請宿主趕快注入新的物品,不然雜貨店將在二十四小時后自動關閉。」

對此曹魏的表情是很無奈的。

遙想起地面的雜貨店,不但無法給自己提供金錢援助,現在還要自己給他支付物質。

實在太讓人感覺難受了。

「唉…」曹魏嘆了口氣。

將系統背包內的999+的白石沙全部合成后,數百柄成功合成的白沙劍,全部注入了商店頁面當中。

可這次,最讓曹魏吃驚的。

還是既然合成出了一面白沙盾。

這種盾牌也屬於三星等級。

至於合成的配方,是一個單位的蜘蛛外殼加上獸皮一張,和兩個單位的白石沙。

曹魏將白沙盾從系統背包內取出。

嘗試著輕輕敲打著,發出「嘭嘭嘭」的響聲。

吳漢林這時走來,當看見半人高,圓形的白沙盾時,立即吃驚的道:「這!這不就是當初漆黑神手下第一軍團,恐魂軍手裡的白沙盾嗎?」

「額…」曹魏現在總算覺得,漆黑魔君是那麼的窮。

手下第一軍團,才拿著三星盾牌。

怪不得會被某人帶了綠帽子,最後還被封印在秘境內,直至死亡。

「神子大人,這面盾牌是否可以賜予我?」吳漢林雙眼中閃耀著渴望。

曹魏看了眼盾牌,感覺自己留著也沒用,就隨手送給了吳漢林。

一旁的安德雷看了,吃驚的張著嘴巴。

沒想到眼前弱小的曹魏,居然是一個這麼慷慨的領袖。

同時他也開始幻想起,日後自己得到了這位領袖的承認,是否也可以像吳漢林一樣,得到各種神器的恩賜。

「謝神子大人。」吳漢林激動的拿走了白沙盾。

走到一眾恐人身前時,那些恐人們眼裡對曹魏的崇拜更加的瘋狂,更加的信服。

「感謝神子大人的恩賜。」吳漢林大喊著。

那些恐人也紛紛跟著喊著。

營地外的蜥蜴人們聽了,更加努力的幹活,想要趕快融入恐人的集體,得到曹魏的恩賜。

曹魏滿意的點了點頭。

交代吳漢林狩獵要小心后,就扯著安德雷回屋子繼續練習。

…吳城無名雜貨店內。

隨著後山尋獵隊被解散。

三國之他們非要打種地的我 黑犬帶著狗子回到了吳城內,走到了無名雜貨店前。

此時黑犬的心裡很忐忑不安。

在走前,毛鳳親口說過,要保證曹魏的安全。

可孫吳說了,曹魏死了,被恐人抓走殺掉了。

所以黑犬很糾結,是否真的要回雜貨店。

「嘎——」刺耳的聲音響起。

雜貨店門突然打開。

只見獠牙豬和小喵咪從裡面悠閑的走了出來。

而毛鳳也是伸了個懶腰,看見了黑犬和狗子。

「小黑?你怎麼回來了?」毛鳳很疑惑。

黑犬不敢說出真相。

狗子卻直接跪在了毛鳳身前:「是狗子無能,不能保護主子的安全,就連最後一刻也未能陪在他身邊。」

毛鳳一臉迷茫的看著狗子。

不知道這人要幹什麼?剛剛開門就趴在自己身前哭哭啼啼的。

「不會是碰瓷的吧?」毛鳳猜想著。

正準備將狗子趕走時,黑犬邁著膽怯的步伐,走到毛鳳身前:「小毛毛,主人他狗帶了。」

「啪!」黑犬被獠牙豬直接頂飛。

「說什麼呢?小曹曹剛剛才在商店裡注入武器,你這個不孝子既然詛咒他死!」獠牙豬不爽的罵著。

黑犬從牆上滑落,聽到獠牙豬的喊出的話語時,不但沒有任何失落。

反而興奮的沖入店內,看到那些白沙劍時,彷彿看到了未來對生的希望。

「哈哈哈,本神犬就知道那小子死不了。」

毛鳳沒有理會瘋瘋癲癲的黑犬,而是喊來獠牙豬和小喵咪,準備趕走狗子。

狗子死死的扯住店門,嘴裡喊道:「我不走!我要為主上守孝代麻,你不能趕我走。」

毛鳳毫不留情,在他看來,這小子就是一個想要騙吃騙喝的傢伙。

這時黑犬走到了毛鳳身旁:「小毛毛,他真是主人新收的小弟,不信你看他手臂上還有主人親自留下的咬痕。」

毛鳳不信,翻開狗子的手。

看見手背上的咬痕時頓時就信了。

要知道曹魏的咬痕和尋常人的都不同。

一旦咬了后,表面就會留下一條血絲,看著詭異無比。

「很好,恭喜你加入了我無名雜貨店這個大家庭,我們這裡不包吃,不包住,不但要加班,還得要照顧小動物,照顧好每一位前來購物的客人們,你可有意見?」

狗子搖了搖頭:「我這條命是主上救的,就算死我都願意。」

毛鳳滿意的點著頭,並且率先糾正了曹魏還未死的消息后,帶著狗子參觀起了無名雜貨店。 之後的幾日很是安靜。

曹魏照常每天讓安德雷陪同自己練習。

吳漢林每天也會帶著恐人們出去狩獵。

不過最讓曹魏覺得奇怪的,還是蜥蜴人族群。

為什麼會在失去族長的情況下,也不來探查情況。

「奇怪,實在太奇怪了。」曹魏揮動著小拳拳錘打著安德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