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塗雁王。」折羅侯皺起眉頭,反問道,「是不是很意外很驚喜?」

「意外是很意外,可我們並沒有驚喜,」折九淵嘆道,「我當時以為是塗雁王在搞鬼,可沒想到塗雁軍並沒有任何動作。而我們也只有放棄了北邙山往西北邊的方向走了。」

「為什麼沒想過往東邊去?」折羅侯質問道,「都烈軍和胥賢良都在趕往京城,你們回去湊什麼熱鬧。」

「的確也想過,但是我覺得攻打都烈城,就算獲勝也不能改變京城的局勢,」

折九淵嘆了口慪氣接着說道,「等我們抵達納答穆山的時候,都烈軍已經包圍了王城,不過攻城的卻是胥賢良。」

「因為他的部下有很多能工巧匠,可以打造攻城器械,對嗎?」

折九淵點點頭:「我們就在納答穆山那裏看着十幾裏外的王城慢慢陷入火海之中,知道三天後,胥賢良終於離開。」

「你就一直待在納答穆山?」折羅侯皺了皺眉,「為什麼?這不大像你會做的事。」

「我本來想催促哲可定出兵,拯救王城,可我們當時已經得知雀弦軍中午的時候就跟隨雀弦王離開了王城,往雀弦城的方向撤退,」折九淵嘆道,「哲可定很想繞道過去匯合,可卻被人阻止了。」

「誰?」

「禮笑言,」折九淵搖搖頭笑道,「說來也怪,他讓我們不要急着離開,哲可定就聽了他的話。」

「你呢?」

「我?我也覺得沒有必要追去,雀弦王敗局已定,追隨的意義已經不大了,」折九淵笑了笑,「草原上本就是弱肉強食,那時的我們都覺得不可能擊敗都烈王以及正在王城燒殺搶掠的胥賢良。」

接着他又咳嗽一聲:「不過夜弁炤不信,他非要帶着他的沃卡軍西去,結果嘛……哎……」

。 剛才跑步的時候,宋佳打來了電話,說她又被李哲遠纏上了,這兩天那傢伙早上一直在寢室樓下送早餐。

雖然已經很明確的讓他不要來了。

可李哲遠不知道吃了什麼東西,臉皮子突然變厚了許多,像個狗皮膏藥一樣,趕也趕不走。

這讓三號樓許多女生都誤會了她和李哲遠之間的關係。

本着送佛送到西的原則,陸陽同意了幫忙。

來到三號樓女生宿舍下。

果然。

看到一個打扮的人模狗樣的李哲遠,手上拎着幾個包子和一杯豆漿。

大冷的天,他就穿着一個白色的休閑裝,凍的瑟瑟發抖。

陸陽有點不明白了。

這傢伙的毅力怎麼這麼大?

宋佳明顯就是很不好追的樣子啊。

「是你,陸陽。」

看着弔兒郎當走過來的陸陽,李哲遠立刻警惕起來。

第一次見面,他並不將這個學弟放在心上,那次他就吃了很大的虧,上次在操場,他親眼看到宋佳和陸陽關係親密的靠在一起,這讓他心態幾乎一度崩潰。

不過,最近他從秘密渠道得知了一些消息,讓他再次燃起了一些信心。

「學長,你在這幹什麼?」

陸陽雙手抱胸,看好戲的樣子。

李哲遠不想和陸陽多說,不爽的回道:「不用你管。」

「話不能這麼說,咱們還一起喝過酒,算是朋友了吧,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你不會是在等三號樓的哪個女生了吧,進不去?我女朋友宋佳就在三號樓,要不我讓她幫你催催?」

陸陽聲音很大。

從寢室大門進出的女生,聽到他的話,一臉古怪的看着二人,有的還停下了腳步,提着暖水壺準備看好戲的樣子。

誰不知道李哲遠正在追求宋佳,可現在又冒出來一個宋佳的『男朋友』,這無疑充滿了濃濃的八卦味道。

不會打起來吧?

偵探遊戲,誰才是小三?

「陸陽,別胡說八道。」

見四周看戲的學生越來越多,李哲遠臉色有些不好,他在醫學院有頭有臉,陸陽卻只是一個毫無名氣的大一學生,和醫學院更是沒有一點關係,光腳的不怕穿鞋的,真要鬧出醜聞,吃虧丟人的只有他自己。

好在,想到自己的殺手鐧,李哲遠放下心來。

他目光看着寢室的方向,不在理會陸陽。

以不變應萬變,絕對不能被這傢伙激怒了。

寢室三樓。

林媛媛偷偷在陽台窗戶看了看,然後說道:「佳佳姐,那個渣男來了。」

宋佳知道,在林媛媛這,渣男就是陸陽的代稱。

他來了嗎?

宋佳朝着樓下看了一眼,說道:「走,我們下去吧。」

「佳佳姐,要不今天就不去上課了吧,讓他們都在外面等著,我看他們兩個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林媛媛一雙眼睛祈求着。

宋佳果斷拒絕。

「不行,陸陽是我叫來幫忙的,怎麼能將他晾在外面,等會下去,你不要多嘴。」

「好吧。」林媛媛很不情願,但還是跟着宋佳一起下去了。

剛到門口。

李哲遠就發現了二人,他眼睛一亮,連忙走了上去:「宋佳學妹,我給你帶了早餐。」

「學長,我不是說了,讓你不要送了嗎?我有男朋友了。」

宋佳看着陸陽,俏臉微微一紅。

她還從來沒有稱呼別人為男朋友,哪怕是假的。

李哲遠心中暗叫不妙,他說道:「宋佳學妹,你不要被陸陽騙了,他是一個渣男,已經有女朋友了。」

陸陽眼皮微微一跳。

他怎麼知道?

他知道關心月?

不應該啊,不是關心月,那就應該在學校里了。

哪一個?

沒等陸陽猜出來結果,李哲遠就指着他說道:「他的女朋友叫陳秋月,是工院計算機三班的,你去他們系打聽一下就知道了,陸陽明明有女朋友,還欺騙你!他就是一個大渣男。」

宋佳狐疑的目光在陸陽身上掃過。

她還真的沒聽說這個。

陸陽有女朋友了,自己還把他叫過來是不是不太好,可不知道為什麼,宋佳竟然產生了幾分失落的感覺。

這傢伙,什麼時候找的女朋友?他不是一直在寫小說嗎?寫小說怎麼可能找的到女朋友?

林媛媛瞪大了眼睛,萌凶萌凶的看着陸陽。

四周也傳來一陣陣議論的聲音。

一道道目光在陸陽身上打量著。

好在這個時候,還沒有智能手機,沒有抖音,要不然陸陽今天鐵定是要被社死了。

好傢夥!

釜底抽薪。

李哲遠知道陳秋月,陸陽並不意外,主要是他們之間真的鬧大了點,整個計算機系都知道了,隨便打聽一下就能知道。

「我承認。」

陸陽沒有否認。

反倒是無所謂的樣子,要真是修羅場,他肯定嚇得要死,可現在,宋佳完全是在和他演雙簧,他自然不擔心。

可憐的李哲遠並不知道,不管他有什麼手段,也註定只是一個輸家,裁判和選手是一夥的,這不公平!

宋佳朝着陸陽走了過去。

並不知情的李哲遠很興奮。

這下終於讓宋佳看清楚陸陽的真面目了,她應該很失望吧,動手,動手……李哲遠在心中想着,期待看到宋佳一巴掌打在陸陽臉上的場景。

還是年輕啊。

這都敢承認,不知道女人最在乎的是什麼嗎?

要是換成李哲遠自己,他絕對不會承認,打死也會說是自己被污衊。

「佳佳姐,打他!」

林媛媛看熱鬧不過癮,還想加一把火。

其他人也準備看宋佳怎麼手撕渣男的戲碼。

然而。

宋佳走陸陽旁邊之後,卻突然挽住陸陽的胳膊,說道:「走吧,外面怪冷的,我們去吃早餐。」

「好。」

陸陽吸了吸氣。

是有點冷了。

「怎麼會這樣?」

李哲遠瞪大眼睛,不可思議。

他崩潰了。

自己都揭穿陸陽的真面目了,陸陽還承認了,宋佳卻好像完全不在乎的樣子。

這不科學。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