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去看看吧,不還有老頭子在嗎!」孫克念思索了一下,最終咬了咬牙,看著身旁乾瘦的老者,有了一些信心。

「放屁,粗魯,老子最不喜歡的就是打打殺殺,有那功夫,多找幾個大墓好不好?」聽到孫克念的話,老者頓時大罵起來。

「走,洛天救過我的命,我就這麼幾個朋友!」孫克念卻是咬了咬牙,同司馬拓對視一眼,兩人沒理會那個不斷抱怨的老者,飛身再次朝著戰場飛去。

「你們兩個王八蛋……」老者看著孫克念和司馬拓兩人飛走,絲毫不搭理自己,再次大罵起來。

「三……二……一……」孫克念和司馬拓兩人,卻是低聲的輕數著。

「你們兩個小王八蛋,也不知道求求你家師傅?」兩人一字還沒落下,老者便是衝到了兩人的身旁,兩巴掌拍下,狠狠的拍在了兩人後腦勺上。

「請你?想的美,請你是不可能的了!」孫克念和司馬拓兩人嘴角一扯,想起了上次求老者,這把他倆端的,越求,老者就越端的厲害。

從那次起,兩人就再也沒求過老者了,都是老者主動給他們倆幫忙。

三人速度飛快,飛回了戰場,讓人們一愣一愣的,看著一胖兩瘦三人。

「果然是洛天!」孫克念卻是驚呼一聲,看著那被伏天寒一掌拍中,渾身冰碴,倒飛出去的洛天。

「老傢伙,去幫我把那個人幹了!」孫克念大喝一聲,聲音之中帶著憤怒。

不過孫克念和司馬拓兩人卻是身形倒退,瞬間出現在了南宮御清等人的跟前。

「呃……」老者一愣,站在那裡,絲毫沒有什麼高手的風範,怎麼看怎麼像個極度猥瑣的老頭。

「打打殺殺,不是我的活啊!」老者嘴角抽搐,看著伏天寒,瞬間便是看到了伏天寒身上那屬於東皇山的穿著。

「張成龍,尼瑪的,快點出手!」不過老者的話音還沒落下,同夢紅塵對抗的火主孟無雙,卻是大罵一聲。

「孟無雙,是你!」聽到孟無雙的話,老者揉了揉眼睛,看到了孟無雙。

「你敢動我兄弟!」張成龍大罵一聲,朝著夢紅塵沖了過去,甚至沒有理會被打的大口吐血的洛天。

「我靠……」

「老東西,我們讓你幫的是洛天,不是火主啊!」孫克念看到張成龍沖向了孟無雙,頓時大喝起來。「我還要挺一會兒……」洛天嘴角抽搐,身軀一震,凍在身上的冰碴轟然碎裂。 「…呼!這酒還真好喝啊!…」

駱林覺得這酒釀的相當不錯,喝了一口讚歎了句,吧嗒了下嘴。

「呵呵…..小駱喜歡的話,伯母就給你裝點回家喝!喝完了再來拿…..小駱今年多大了?….」

一臉嫣紅,秀眸微微眯著的張桂香,今晚有點喝多了,還真高興,還不是著未來姑爺今天在這,指不定事情會變成啥樣了,心底對駱林極其滿意和感激。

「…今年二十四了!…咳咳....」

駱林的謊話那是張口就來,根本不帶打盹的,夾了顆榨得蹦脆的花生米,丟進嘴裡,嚼了下,又喝了口酒,笑了下說。

「哦?也是屬龍啊!那和二閨女般配!…你家父母啥意見?」

張桂香也喝了口酒,笑眯眯的看著駱林,問了句。

「伯母這點您放心,我家裡我自己就能做主!…再說了,像劉芬這樣的好姑娘,我能遇著她那是我的福氣啊!您可養了個好閨女啊!….」

駱林的嘴巴跟塗了蜜似的,說得張桂香高興得都不知道說啥好了,只能喝酒來發泄心中的開心和滿意,兩人你來我往的,把一大瓶家釀的米酒,喝了個乾淨。

駱林臉上都浮起了淡淡的紅暈,很舒服。

不知不覺中,夜,已經很深了,晚上農村的空氣,是極其涼爽和清新。

駱林也不打算回去了,主要是他喝了酒,喝了酒開車,可不是很安全,再說這邊的路況很不好,晚上開車危險性大大增加,駱林一向的宗旨就是安全第一。

「小駱!…去洗個澡吧!….毛巾都放在這了….」

收拾完飯桌的張桂香,抬手摸了下有點發暈的昏沉的腦袋,看著站在後院抬頭看著天空掛著玄月的駱林,低聲說了句。

「好的!…伯母,您去休息吧!….」

駱林深深吸了口清爽之極的空氣,轉頭對站在門邊身材高挑的張桂香,點了下頭,笑著說了句。

張桂香恩了一聲,轉身就進屋去了。

駱林在看了下後面,藍色的月光下,看了下這個小院子,有點像城裡面的天井。

有個水井,邊上放著木桶,臉盆啥的。

駱林走到已經打好水的木桶邊,把自己的衣服都脫了,衣服放在一個長條板凳上。

村莊的夜色一片寂靜,從這個小院往下看去,是一片農田,還有一些漆黑一片的房屋,只有幾家亮著微弱的淡淡黃斑燈光。

駱林蹲下身子,拿著毛巾就在那洗了起來,是溫水啊!看來這成熟的女人,就是會體貼人啊!駱林感嘆的想著。

喝了酒,洗熱水澡是很舒服的,要是洗涼水的對身體沒什麼好處。

駱林拿著毛巾把身體抹乾,穿上短褲,呼了口酒氣,把剩下的衣物拿在手裡,就走進了屋內。

屋內沒燈,這個年月農村大多數地方用電都是很節約的,一般人家為了節約電,晚上都是點煤油燈啥的。

屋內一片黑暗,這下駱林可有點懵了,他睡那啊?這也是張桂香喝多了沒有考慮到。

駱林揉了下有點發沉發脹的額頭,回想了下劉芬進的房間,摸著黑就走了過去。

這種農家房屋,其實都是通的,而駱林並不知道,他那知道這些啊?

熟習了下黑暗,隱約中看到了一張掛著帘布的門,掀開就走了進去。

屋內一片漆黑,還帶著絲淡淡的女人特有的香氣,還有一絲酒味,駱林鼻子很尖。

黑暗中,隱約可見房間裡面還有一張小門,放著幾把靠椅一張小桌子,駱林現在站的房間有點像小客廳?心裡想著,就自然地推開裡面的小門走了進去。

屋內有點悶熱,看到了一張掛著蚊帳床,裡面似乎睡了個人,黑乎乎的人影,女人的淡淡幽香,酒氣味道更加重了。

駱林知道今晚劉芬也喝了不少,看了下更加黑的房間,把手上的衣物,放在感覺是凳子的上面,甩了下頭,走到床邊,掀開帳子就爬了進去。

床上的人嗯呤一聲,動了下,駱林就在床外側躺下了,貼著柔軟滾燙的嬌軀,手自然地就伸向了穿著薄衫的劉芬飽滿胸前,滑膩柔軟微燙的感覺,讓喝了酒的他很衝動,在柔軟無比的豐滿上,捏了下那已經挺立腫硬的草莓,身邊的女人馬上感應到了,開始發出輕聲呻呤聲…

聞著濃密的女人體香,駱林衝動了,火熱瞬間彈了起來,滾燙無比,順手把自己短褲褲脫了…(刪除和諧啊!….)

….但他現在已經是爽的一塌糊塗了,哪裡想得這麼多,那時有多大力使多大勁的衝擊著,急速的狂猛撞擊衝擊聲,讓整個悶熱安靜的房間內,發出滋滋的水漬飈濺之聲,激烈興奮至極的感覺,讓床上的男女,都全身心投入這場進愉悅至極的瘋狂歡快中了…(刪除和諧啊!….)….

….「呃哦!….不…成了…喔噢!!…呃呃!…」

一陣狂猛有力的劇烈撞擊讓駱林身,下嬌嘶力竭的,產生了前所未的興奮巔峰,腦子內更是炙熱空白一片,極度興奮巔峰讓她的身子急劇的痙攣,身體不受控制的抽搐著,各處好像失去了本身的感覺,只覺得整個人被炸得粉碎了一般,窒息般的嗚咽聲,生生地卡在喉間回蕩…(刪除和諧啊!….)…

張桂香今晚腦袋有點昏沉,喝多了啊,身子異常燥熱。

劉老根喝了酒就會打鼾,打得很厲害,張桂香最受不了這個,所以今晚沒有回自己房睡覺,而是睡在了以前兒子房間的小床上,昏昏沉沉的半夢半醒中,感覺有人進來了,身上的薄被單被掀起來了,迷糊中她醒了了…

…是個男人!天啊!他沒穿衣服!他在吻我,在撫摸我的大nai子,噢!他喝多了,是他!我的天啊!是那個俊俏得跟個大姑娘似的首長???

…他分辨不出來嗎?我不是你的小芬啊!張桂香內心在吶喊,不行啊!我是你女朋友的媽啊!

…熟透了的熟婦,身體瞬間被挑起火焰,噢!不要啊!他好俊啊!啐!我怎麼這麼不要臉啊!我是個壞女人啊!…

…啊!不好了!他開始摸那裡了!我的天啊!那裡不行啊!好麻!好酥啊!這怎麼行啊!?

…不可以啊!哎呀!他真的很輕很柔,自己流出了那種羞人的東西了!怎麼辦啊!癢了!我不要啊!…

…嗚嗚!不可以的!感覺好強烈啊!羞死人呢!不好,不好,不能啊!不行了…

……(刪除和諧啊!….)….

夏季,鄉村的清晨,都覆蓋著一層淡淡白色的薄霧,清新的空氣,嘹亮的公雞打鳴聲,回蕩在空曠田野,狗叫聲,使得周圍的一起顯得生機勃勃,帶著濕潤的褐色土地,散發著母親般的溫柔,田裡的莊稼,也顯得鬱鬱蔥蔥,展示著新的一天開始。

劉芬昨晚睡得很好,天還剛朦朦亮就起來了,她現在很清醒,馬上就想到昨晚駱林睡在那裡呢?是不是回去了呢?

人家昨天不但為她化解了危機,而且還保護了她的家人,她怎麼能,讓駱林不告而別,自己是不是昏了頭了?

她只記得自己頭好昏想睡覺,把父親送回房,就倒在自己的小床上睡著了,直到現在醒來,才行起駱林,自己真是太過分了,帶著羞愧的心情就出了房門,轉了幾間房,終於在以前哥哥睡的房間內,找到了睡得正香,全身只穿個條褲衩的駱林。

做賊心虛一般的劉芬,一臉羞紅,閃進了小房間內,趕緊把門關好,快步來到床前,掀開帳子,駱林短褲搭起了個高聳的大帳篷,簡直不是人啊!

劉芬羞澀暗啐了一口,股間滑膩微熱,小手捂了下微熱的小臉,俯頭看著散著好聞清香的駱林,輕柔的吻了下他的俊臉,清涼的小手摸了下他的光滑臉蛋。

「嗯?….醒了?….怎麼了?….幾點了?」

駱林昨晚睡得很晚,爽的一塌糊塗,最後舒爽的睡了過去,喝了酒,和劉芬又幹了不知道多久愛做的事。

這時醒來一看,明媚皓齒的劉芬呼吸中散發著好聞的幽香,正用烏黑清澈的美眸看著他。

駱林睜開眼睛眨了下,看著她說。

「你昨晚怎麼睡這了?…是不是我媽帶你來的?….現在還早!…」

好傢夥!駱林一聽這話,還不明白嗎?敢情這位小姐根本沒睡著,嘶!那昨晚上那個跟我那啥的女人,不是吧?難道是劉芬她媽?

NND,我是不是岳母殺手啊?先有張倩,現在又來個劉芬的媽!

不過真的好爽啊!熟,婦就是爽!嘿嘿!岳,母大人可能也是欲求不滿啊!難道是老劉不能滿足她了?看昨晚那架勢估計餓了很久了!汗!畜生啊!

「咳咳…起了!呼!昨晚是岳母帶我來的!嘿嘿!…寶貝!劉芬老師!….」

駱林心如電轉,表面上一副嬉皮笑臉,伸手拉住了一臉嬌嗔的劉芬,就把她拉到了床上,伸手捏住了她的胸前的小巧軟玉。

「嗯…不要…鬧了!我媽都起來了….嗯…壞蛋!….」

劉芬被駱林這一捏身子就酥軟了,小臉潮紅一片,掙扎著用小手在駱林那筆直的高聳火熱上,輕掐了下,羞澀的嬌喘著說,嬌媚的白了他一眼。

在家裡,她可不敢這樣肆無忌憚,那個年代女孩結婚那都要證明滴。

特別是農村人,最講究這個,要是給別人知道你一個女兒家婚前就不是處女了,那麼你基本就可以打單身了,而且還要被人戳脊梁骨,罵你一聲騷,貨,算是給你面子,嚴重的那就是掛牌子遊街。 一把金色的鐵鍬出現張成龍的手中,力劈而下,朝著夢紅塵斬了過去。

透視狂兵 「滾……」夢紅塵大喝,雙手舞動血色的霧氣瞬間爆發,化成一顆紅色的骷髏頭,朝著張成龍飛去。

霹靂之聲響起,下一刻,那看似聲威滔天的骷髏頭直接被及啥呢的鐵鍬劈成了碎片。

「去死……」孟無雙大喝,火紅色的大手,化成八方火海,拍在了夢紅塵的身軀之上。

夢紅塵雖然強大,但是畢竟也是連番大戰,狀態不比火主好到哪裡去,轟鳴中,直接被火主一掌震的大口吐血,後背都是跟著塌陷了下去。

「快完了,那個夢紅塵快完了!」貂得助等人眼中露出狂喜,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夢紅塵氣勢的微弱。

「不過,夢紅塵快完了,洛天那裡呢?」

巨星校草戀上我:惡魔之吻 「龍傑和妖晨那裡,也要堅持不住了啊!」南宮御清幾人眼中露出焦急,看著另外幾處戰場,都是岌岌可危。

「咔嚓……」洛天胸口塌陷,身軀再次倒飛,整個人彷彿快要散架了一般。

伏天寒霸氣滔天,以一敵二,另外一掌直接同樣也是將水長空震飛。

「老東西,這是你逼我的!」洛天眼睛都紅了,因為龍傑,妖晨那裡,比起他來還要凄慘。

「出來吧!」洛天實在是忍不住了,開始催動起識海中的紀元之書來。

「小傑,猴哥,你們兩個也過來,我要將他們三個直接震死!」洛天沖著妖晨和龍傑開口。

龍傑和妖晨兩人出現在了洛天的身旁,搖搖欲墜,一副隨時都會掉下去的樣子。

「你們不是要抓我么?想抓我的,儘管來!」洛天大喝,目光看向夢紅塵,白業等人,直接掉頭,朝著幻天海的深處飛去。

「想跑?哪有那麼容易!」看到洛天逃走,伏天寒臉上瞬間露出冷笑,雙手飛舞,冰寒之氣席捲八方,將整個空間凍結。

穿成贅婿文男主的前妻 「洛天他這是想幹什麼?」所有人都是疑惑起來,不知道洛天到底還有什麼手段。

咔咔之聲不斷響起,一枚枚冰鏡出現在洛天前方,阻擋住了洛天的腳步。

「給我開……」洛天不斷揮拳,彷彿發瘋了一般,一枚枚冰鏡子破碎在洛天的拳頭之下。

「堅持不住了么?」洛天速度明顯慢了下來,臉上帶著苦澀,此時的洛天身上的傷勢極為嚴重。

胸口塌陷,胳膊也斷了一條,身上大大小小的傷口不計其數,更有不少致命的傷。

「咚……」

沉重的響聲響起,洛天的心臟開始跳動起來,一滴精血被洛天催動,直接化成能量。

「轟隆隆……」隨著那滴金色的精血爆發,洛天瞬間便是感覺到一股暖意從胸口朝著四周蔓延。

剎那間,洛天身上的小傷便是恢復,而洛天身上的氣勢也是隨之增長起來。

「世界之心煉成的精血還有這種作用?」洛天心中驚駭了,他能夠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的狀態好了七成。

若是不是傷的太重,洛天現在瞬間便是能夠恢復到巔峰狀態,而洛天之所以逃走,第一點是不想更多的人看到紀元之書,第二點便是洛天的天魔解體的時間也快到時間了。

不過隨著洛天燃燒了一滴精血,洛天整個人的狀態都好了許多,甚至天魔解體的時間都是跟著推后了不少。

「不愧是世界之心!」

「現在足夠了!」洛天心中大喊,並沒有選擇回去再戰,即使以他現在的狀態,回去再與伏天寒對抗,結局還是一樣。

「咦?」伏天寒眼中閃過詫異之色,看著洛天的速度不慢反倒更快了,眉頭微微一皺,一步邁出,朝著洛天的方向追了過去。

「我要親眼看著你死!」伏天魁,聶雲天兩人也是咬牙,飛身朝著洛天的方向追了過去。

一瞬萬里,以洛天的速度,而且還是玩命的飛行之下,幾乎瞬間便是衝出了萬里的距離。

不過,伏天寒三人的速度也不慢,緊緊的跟隨在洛天的身後,開始了一追一趕,甚至距離洛天越來越近。

「我們去幫幫向前輩!」龍傑和妖晨兩人看著向天明那裡,朝著一個和尚沖了過去。

洛天帶走了三個人,局勢瞬間便是再次回到了天元宗一方,眾人開始圍攻起白業,還有夢紅塵幾人來。

……

洛天臉色難看,感覺到身後三人的追趕,身上泛起了陣陣的金光,紀元之書的氣息開始朝著四周泛起。

「快了……」洛天心中自語,竟然有些期待起來,他真的已經很久沒有動用過紀元之書了。

時間緩緩流逝,不到一柱香的時間,即使是以洛天的神識,也感覺不到戰場的存在,而同時金色的紀元之書,也是從洛天的識海緩緩的飛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