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

直到青石古道,四周無人處,江寂塵才終於吐出了一口血。

「呼!」

吐出一口氣之後,江寂塵才感到身體輕鬆、舒暢了不少。

不過,他現在傷得太重了,虛弱到極點。

身上無一處完好,特別是肩膀的前後通透的傷口,讓人看得觸目心驚。

事實,這樣的一種狀況,只要眼不瞎,沒有人認為他還會擁有多少戰力。

剛才,那些修士只不過是被江寂塵一時震懾、蒙蔽而已,只怕很快就會醒悟過來。

「幸好我機靈,不過,現在狀況也不妙呀,他們一會醒悟過來,只怕很快就會追上來!」

「以我現在之傷,連前進速度都受限,現在最需要的是先把傷勢、力量恢復一部分!」

江寂塵邊前進邊思索。

但他手頭之上,除了一片白龜長生草,已經沒有可以直接讓他瞬間傷勢、力量恢復的無上奇葯了。

白龜長生草,是仙草,太過逆天珍貴,若能夠不動用,江寂塵還是不願意動用的。

他想在下一次大突破時,再使用!

我還有什麼葯呢?

江寂塵思考,驀然眼神一亮。

「有了,我不是剛剛得了一顆神秘時空巨獸的內丹么?如此神秘物質我怎麼就忘了呢?」

江寂塵暗喜,取出神秘時空巨獸的內丹,然後以聖劍切下了十分之一!

神秘時空巨獸的內丹很堅硬,但依舊受不住上古游龍聖劍的切割。

內丹晶瑩,散發著幽幽秘光,流轉出絲絲縷縷的神秘力量!

只是吸入一口氣息,江寂塵便能感覺到自己身體重傷、虛弱的狀態在減緩。

再沒有猶豫,江寂塵把十分之一的神秘時空巨獸內丹吞服掉。

「轟!」

入口瞬間,江寂塵便感覺到一股股神秘力量的洪流暴發,在體內轟然流轉,遍布體內全身,讓他生出一種暖洋洋的感覺。

由內至外,傷口在以恐怖的速度恢復著。

而且,力量所過處,靈脈、血肉、骨頭等等都得了強化、淬鍊,讓自身生出一種與天地虛空大道共鳴的感覺。

很玄妙,效果逆天!

「不愧是讓所有人都瘋狂爭奪的神秘物質,妙用無窮,很逆天!」

江寂塵暗暗驚嘆。

不過,神秘物質的作用,是由內至外。

所以,江寂塵的體內得到改善,狀態越來越好。

但外部之傷沒有變化,因為,哪怕江寂塵擁有《不滅經》和《源字凝氣訣》,要完全煉化吸收這十分之一的神秘時空內丹,依舊需要一些時間。

但幸好,他外表看起來凄慘、傷重、虛弱,但體內之傷此時竟然已經恢復了七成,狀態很好。

力量如雷滾動,似有轟鳴之音激蕩。

有了力量,江寂塵的速度加快了,在青石古道上疾飛。

很快,他就追上了歐陽雪一群人。

看到江寂塵出現,特別是看到他那一身可怖的外傷,都被震撼到了。

且江寂塵隱掩了氣機,不想把體內旺盛的生機展露出來。

「嗯,那些六道界的生物我已全部掃滅,無需再擔心!」

總裁,請離婚 江寂塵出現,開門見山地道,讓清雅、駱雪等人放心。

只是她們如何能放心?

看到江寂塵如此之傷,她們心痛、擔憂。

不過,未等她們開口說話,歐陽雪便已走了過來,取出半片如同小指甲大小、半厘米厚的神秘物質給江寂塵道:「我答應過你,這一半的神秘物質是你的了。」

江寂塵目光掃過,發現那神秘物質與神秘時空巨獸內丹的質材相似。

但一看上面,有一些斑點,顯然還蘊含有雜質,根本不能跟神秘時空巨獸的內丹相比,不在同一個等級。

不過,江寂塵不在意,神秘物質很珍貴、效果驚人逆天,他自然不會嫌多,要伸手接過。

「且慢,這神秘物質如此珍貴,我覺得給他十分之一已足夠!」

然而,就在這時候,之前反對過給江寂塵一半神秘物質的聖人導師子弟再次開口阻止。

而且,這次還直接發動了無形之力,要把江寂塵推開。

「不錯,這裡有二十人,按理應該平均分,我覺得十分之一還是太多了,二十分之一應該比較適合。」

又一名聖人子弟走出,開口說道。

他們眼中閃動異光,有嘲諷和耐人尋味的笑意。 ?♂,

無論誰都可以看得出,江寂塵現在一身重傷,非常虛弱,已不堪不一擊。

而這些天劍書院子弟,正是看出江寂塵重傷,已無力反抗,所以,他們才敢站出來反對。

且很多人甚至動了另外的心思。

他們都知道,江寂塵身上有游龍聖劍、還有諸多奇異寶物。

此時,正是最好殺掉江寂塵、奪取聖劍寶物的最好時機!

江寂塵又豈會不知這些人的心思?

便是駱雪、清雅都看出了這些人不懷好意。

她們幾乎沒有任何猶豫,衝出來,站在江寂塵身邊,要保護他。

施小雨,此時竟然也走到了江寂塵身邊,不與書院子弟一起。

這倒讓江寂塵有些訝異!

素洛,自然一直都是在江寂塵這邊的。

歐陽雪開口喝斥道:「你們要幹什麼?剛才是江寂塵救了你們的性命,你們就這樣對他?」

然而,一名聖人導師的子弟冷冷一笑道:「江寂塵,他是眾世家、宗門之敵,通輯懸賞上的犯人,我們天劍書院的學生,自該以斬惡除奸為己任!」

「對,如此惡魔之人,當該斬殺,若不然,留在世上,必會為禍人間!」

亦有書院學生說得大義凜然。

他們不僅先是要減扣江寂塵的神秘物質,接著就打出正義的旗織,要殺江寂塵、奪聖劍寶物。

此時,在對方無形力量下,江寂塵沒有運力相抗,踉蹌地退了數米遠,看起來有些狼狽。

一眾書院的子弟大笑!

有人取笑開口:「傳言不是說江寂塵一戰驚天下么?現在怎麼連風吹一下就要倒下了?」

亦有人戲說道:「剛才他說已斬了六道界的那幾頭生靈,我看這傢伙吹牛也能吹上天了!」

還有人故作嘆氣地道:「不過,他的生命力倒是挺頑強,跟小強似的,受了這麼重的傷,竟然還沒有死掉!」

「哈哈……」

最後,一眾書院的學生都大笑起來。,

他們此刻舒暢、痛快,以前被凌塵壓制、羞辱的抑鬱之氣一掃而空。

且眼前之人是名動天下的江寂塵,如此取笑、羞辱對方,他們覺得很過癮、很爽。

他們有一種揚眉吐氣的感覺,想不到有一天可以如此欺凌江寂塵。

在看到江寂塵被無形之力推開、打了個踉蹌那一刻,他們覺得江寂塵已重傷至無一絲戰力。

書院聖人導師的那幾個子弟並非是無腦之人。

他們剛才的言語、還有那一把無形之力,都是在試探江寂塵。

先是言語上,他們看到江寂塵在被削減神秘物質之下,竟然也沒反駁,有一種默認的態度。

而且,一把無形之力,就可以把他推開。

還有眾人的集體取笑、戲言、諷刺,對方似乎都無力反抗。

種種跡象表現,他真的已無戰力,不是在裝!

那麼……他們真的可以動手,殺江寂塵、奪聖劍寶物。

歐陽雪臉上一片冰冷地道:「你們無恥,江寂塵剛才救過我等,我絕不會讓你們傷害他的!」

於是,她與方雲依也站到了江寂塵這邊來。

這倒是有些出乎江寂塵的意料,歐陽雪也就罷了,想不到這個方雲依也會站在他這一邊。

「嘿嘿,歐陽雪小姐,你們為何非要護著那個小白臉呢,聽說你們都同是來自那偏僻的天珠小國,莫非你們以前有一腿?」

一名書院子弟猥瑣開口取笑道。

「嗯,不止如此哦,那個駱雪和方雲依,據說以前還是江寂塵的未婚妻,不過,最後她們又上門退婚了,現在怎麼又倒貼上去,真是好賤啊!」

又有一名書院子弟無情的開口說道。

此言一出,讓駱雪和方雲依臉色驀然一片慘白。

江寂塵也終於皺眉。

這些人果然無恥、陰狠、沒有人性到極點。

自己剛剛才為他們擋住六界道的那一群生靈,讓他們離開。

現在才轉身出來,立馬就翻臉不認人,還要殺他取寶。

而且,還拿他的舊事來指責駱雪和方雲依。

雖然被上門退婚是很不光彩的事,但這些事都是她們身後的家族操作,她們根本沒有話語權。

所以,真要追究起來,也怪她們不得。

何況,江寂塵早不把這些事放在心上,但這些人偏偏非要提出來。

還拿來指責駱雪和方雲依,這樣就太過了,已越過了江寂塵的心理底線。

當然,江寂塵心裡還有些許安慰,至少這幾個同來自天珠國的故人,最後時刻都沒有拋棄他。

素洛站在一邊看著,此時也不由得開口道:「寂塵哥哥,你們人族怎麼盡出無恥之徒啊?」

立刻,江寂塵心中那點安慰煙消雲散,滿腦門冒起黑線。

什麼你們人族?說得自己跟這些人有很深關係一樣。

素洛,你不說話又沒人會當你是啞巴!

江寂塵無語、抓狂!

不過,素洛之言倒也沒有說錯,只是落在這些書院子弟耳中,那便是不好聽了。

讓他們臉色難看、心中驚怒!

有一名書院學生看到素洛是一名修為很弱的女修羅,此時冷笑著說道:「江寂塵竟然還與女修羅勾搭一起,背叛人族,當該死千遍也不足抵其罪。」

這話就說得有些重了,便是歐陽雪、清雅等人聽了臉色都一變。

背叛人族?

那將是整個人間界的敵人!

「也別跟他那麼多的廢話,先將他擒下再說,拘其魂,到時再交給執法會處理!」

一名煉器系聖人導師子弟開口道。

剛才,一直都是他在主導此事,此時他看火候已到,可以出手了。

江寂塵一直都沒有開口,看著他們的表演。

而歐陽雪等人慾開口喝斥,江寂塵卻終於開口道:「這麼說來,你們現在想殺了我?」

沒有辯解,江寂塵只淡淡地問了這麼一句話。

「如你這等惡人,自當該殺!」

一名書院學生開口冷笑道。

「如此便好!」

江寂塵身形挺拔,向前踏出一步,驀然間便已出現在那名剛剛說話的學生身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