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

「噗!」

……

血腥的一幕驟然出現。

原本撲過來的這些護法們,竟然一致地身體分為兩截,鮮血瞬間將比賽台染紅。

可怕的是,竟然誰也沒有看清楚這血腥的一幕是如何產生的?

無論是觀眾席里的人,還是比賽台下的裁判,看到的只是結果!(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賽文的要求看起來很隨意,實際上很挑剔:「你帶我們去吃漁城特色菜,要去小街小巷,很古老的,街坊鄰居都愛去吃的但又不是很多外地人慕名而來的那種老店,你有熟悉的嗎?」

趙寶萱轉了轉眼珠子答道:「有。」

金陵劫:亂世佳人 除了玉廚館,漁城還真有一家老店能滿足賽文的所有要求。

舌尖上的這裡那裡紅遍全國之後,漁城的很多路邊小店宵夜攤成了網紅打卡店,在急功近利的心態驅使下,漁城冒出了更多的「正宗某店」、「百年老店」、「某記傳人店」等等,味道相似,讓不是吃貨的外地人真偽莫辨,而真正的吃貨若是沒時間尋訪老店,對漁城的印象也就大打折扣。

趙青山就算是難得的堅守自己家傳菜式的人,玉廚館的如一品質才得以慢慢在吃貨中傳出口碑。

不過她不願意帶人上自家飯館去吃飯,王翠郁只要見到趙寶萱身邊是個男的就要仔細盤問一番,像賽文這種自來熟的,她連玉廚館所在的復古街都不能帶他們去。

想了想,趙寶萱給司機指了自己小時候住的那條老巷:「去西道口,劉鐵哥河魚店。」

她愛吃魚,又不喜歡挑刺,只有劉鐵哥家的魚片合她的心意。

至於小菜么,只要鐵哥河魚店沒換老闆,劉家父子誰掌勺都一樣好吃。

就是店裡不知道裝了空調沒有,如果還是幾十年的吊扇,等下就不能點辣椒蒸黃骨魚了,水煮活魚也不能點,湯都是辣的。

點清淡的又不能代表漁城特色。

車子已經拐上了單行道,現在改地方好像太遲了。

賽文流口水:「聽名字就覺得很地道,這家店就是河魚很出名,是吧?他們都有什麼做法?」

趙寶萱如數家珍:「豉汁蒜蓉蒸魚嘴,魚蓉羹,水煮魚片,水煮活魚,清蒸河鮮,辣椒黃骨魚,啤酒魚,還有干燒鯽魚紅燒鯉魚,最厲害的是香煎魚腩,外焦里嫩還不帶碎的。」

她也說到流口水了。

雖說吃活魚講究一個鮮字,可是漁城人就愛吃有滋有味的。

賽文驚嘆:「這麼厲害!」

趙寶萱得意,有身為漁城人的自豪:「老闆手很巧,你能說出來的魚的做法,只要有菜譜,他就能給你做出來。」

劉家活魚店能開這麼久,才不是那些黑粉說的在調料里放什麼殼殼讓顧客回頭吃了又吃,人家掌勺的就是手藝好,還細心,街坊鄰居誰愛吃什麼口味的吃一次老闆就記住了,再來就按您喜歡的口味做,誰不喜歡這種被人敬為上賓的感覺啊?

她特別喜歡這種被尊重的感覺。

賽文意味深長:「寶萱,聽你這麼一說,我都想在漁城定居了。」

趙寶萱不傻,她沒忘記賽文剛見到她時的舉動,還有說她不遠嫁的話。

對剛認識幾個小時的人來說,哪怕以後是同事,現在也是交淺言深啊!

她還沒自立呢,找對象的事,那是未來的事情。

還有,她不想找張師叔和張師叔的朋友圈,那跟活在親媽眼皮子底下沒兩樣。

歷史如果一開始不創建,就沒有以後。

於是,趙寶萱生硬的轉移了話題:「說也奇怪,漁城人說話快,喜歡吃香的喝辣的,偏偏生活節奏慢,你們在別的城市見過這種截然相反的樣子嗎?」

賽文想了想:「有,泰國就是。他們的飲食,哇,酸得讓人流淚,辣得又讓人冒火,可是他們永遠都是輕聲細語,吵架都像是在商量事情,真是嘆為觀止啊。」

張無為道:「能吃辣的,就一定會暴脾氣,你沒見到而已。」

賽文對張無為的套路太熟悉了,順勢問道:「寶萱,你會吃辣嗎?」

趙寶萱的笑容倏地收起,很想磨牙,忍住了:「不怎麼會!」

較大部分漁城人而言,她吃辣的程度和頻率的確算得上不怎麼會。

賽文挑眉,跟張無為對視了一眼,果然很辣喲!

到了劉鐵哥活魚店,是老劉掌柜的在守店,看見趙寶萱那是真心真意的高興啊,老趙家的飯店開大了,趙家閨女還帶人上他這兒來撐場子,絕對是自己人吶!

「小萱哪,快進去坐,涼快涼快,我們家裝了空調。」

趙寶萱在心裡謝天謝地,嘴巴很乖巧:「劉爹爹,我給你幫忙。」

街坊老店,用的是自家的房子,紅案就在門口。

她小時候來劉家飯店蹭飯吃,都是在門口幫忙擇蔥剝蒜什麼的。

張無為正好還要跟賽文商量事情,兩個人就進屋去說話,由著趙寶萱點菜。

劉家幫工請的是自家親戚,端了茶水送進去,出來稀罕得什麼似的:「姨爹姨爹,那兩個人講外國話。」

老劉掌柜的一邊剖魚一邊問:「小萱吶,這是你對象啊?那個外國人是你對象的老闆啊?」

趙寶萱笑笑,她這個年紀這個話題是街坊必備,早就預料到了:「外國人是我同事,另外那個是我老闆。」

「那你找對象了沒得?」

「還沒。」

「小翠青山沒催你喲?」

「催了,沒用唦,哪個看得上我喲。」

「你有老闆娘了嗎?」

「不曉得。」

「問下唦,男娃兒長這麼漂亮,歲數大一點沒關係。」

「那是我叔叔。」

「啥?青山哪裡跑出來個弟弟?你爺爺在外面搞的?」

老街坊了,百無禁忌。

趙寶萱假裝沒聽見,簡單解釋了一下來龍去脈。

老劉掌柜的搖頭:「八竿子打不著十杆子撈回來的親戚,不認也可以。你外公我曉得,人好,就是死腦筋,只看輩分不看歲數。」

「劉爹爹,有個叔叔照顧我,上班輕鬆唦。」

「那也不是喊叔叔,是喊舅舅!」

「啊?」

「你外公的侄子,不就是小翠的表弟喲,你還不是要喊表舅喲!哎,獨生子女最可憐了,沒得兄弟姐妹,親戚怎麼喊都繞不清了。」

結果,一頓飯吃好,張無為去買單,老劉掌柜的笑呵呵的:「表舅啊,今天的菜味道還好吧?小萱點的,她說都是你愛吃的,她從小就是我們這條街上最懂事的娃,會讀書,脾氣好,每次等到大人吃完了才端碗,不曉得幾多乖巧。你們要是有時間就到我這裡來吃飯,點三個菜送一個,表舅慢走啊,常來!」 西門爭「享受」了近一個多小時后,最後終於歸西了。

東方修哲一臉傲然地立於比賽台上,面對著一地的血腥,他的嘴角竟然還帶著若有若無的笑。

這第一局的比賽帶來的震撼實在是太強烈了,以至於后兩局的比賽,「天慶帝國」直接棄權。

東方修哲回到休息區,與幾位小夥伴打了聲招呼后,便是率先回到了住處。

觀眾席中,葉風雪望著東方修哲離去的背影,久久沒有將視線移開。

在她身旁的葉秋寒不禁嘆了一口氣:「雪兒,剛剛的比賽你也看到了,他與你並不是一個世界里的人!」

葉秋寒原以為看過了那麼血腥的戰鬥后,自己的孫女會有所醒悟,可是結果總是出人意料的。

葉風雪手掌揪著衣襟,剛剛結束的那場比賽,確實刺激到了她的神經,不過她卻如此說道:「他一定是為了我,一定是為了我才特意向那個傢伙報復的!」

葉秋寒一拍額頭,他萬萬沒有想到從小到大從來沒有談過戀愛的孫女,這一次竟然如此固執。

無論他說些什麼,葉秋雪都不會改變表白的初衷。

其實連葉秋雪自己都不知道什麼是「喜歡」,什麼是「愛」,她只是知道東方修哲是第一個走進她心裡的人,是第一個在她腦海里不斷閃現的人,更是第一個她急切想要了解的人……

※※※※※※※※※※※※※※

回到住處的東方修哲,可能是因為比賽未能讓他盡興的緣故,他把「全息頭盔」拿了出來,靈魂進入到了「虛擬亞次方」中。

房間外面被他布置了結界,又有鳳王鷹與古盟在。倒是不用擔心會被什麼打擾。

當「武行」這個稱號再次出現在「虛擬亞次方」時,掀起了不小的波瀾。

可是有很多人一直在找尋著「武行」,不僅是要與他對戰,還有一部分人是想向他請教煉器方面的問題。

雖然東方修哲接觸「虛擬亞次方」的時間並不長,但是毫不誇張地說。「武行」兩個字,已經成為了裡面的名人,甚至有好幾個來自其他區域的人,都想見識一下他的風采。

東方修哲瘋狂地選擇著對戰選手,通過一場場戰鬥,排解著過勝的鬥志。

隨著一場場戰鬥的華麗獲勝。「武行」之名也變得越來越響。

東方修哲的等級在不斷提升,獲得的許可權逐漸增加,甚至就連「次方點」都在以驚人的速度增長著。

為了能夠與相對厲害一點的對手對戰,東方修哲利用開啟的許可權,加入了一個名為「殘酷輪番戰」的名目。

在「殘酷輪番戰」里,比賽獲勝不但可以得到可觀的次方點。更是可以獲得數倍的經驗值,但如果輸掉了比賽,相應得也會扣掉次方點和經驗值。

敢於在這裡比賽的人,都是老手,並且都有著獨特的殺手鐧。

這種武台,對於東方修哲來說,簡直就是如魚得水。

他展露出來的強悍。就像是巨大的龍捲風,洗劫了所有與他戰鬥過的對手。

三百七十五場比賽,東方修哲無一例外地,全都以壓倒性的勢力獲勝。

「叮!」

這個時候,傳來了系統提示音,預示著他的等級又提升了一級。

如今他的等級,已經達到了57級,能夠在短短几日的工夫,連升到這個層次,他無疑又一次打破了記錄。

原本還打算繼續找人戰鬥的東方修哲。突然被新開啟的許可權所吸引。

怔怔地盯著許可權說明,東方修哲不禁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看錯了:「竟然擁有實物交易的許可權,而且可以掛線出售物品,這……這不是虛擬空間么,怎麼會……」

他百思不得其解。以前不是沒有消費過次方點,不過所購買的東西都是關於知識、功法這類虛擬可以承載的商品。

「這是真的還是假的,不會是哪裡出錯了吧?」

帶著好奇與不解,他決定嘗試一下這種許可權。

在購物名單上,他很快便找到了自己感興趣的物品。

「玉龍石,就它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