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

陳語晗的話語中隱含的意思就是,人家高藝凡都有贏車告白的計劃,為什麼你李唯贏了豪車,卻不送來與自己告白?

李唯實在覺得尷尬,但是沒辦法,老爹似乎已經認定了這個妞,自己若不努力追求,他就拿咳嗽要挾……

造孽啊!

這樣想著,李唯硬著頭皮尬聊起來:

「沒錯,我是奉爹之命在追你,但像你這種氣質高貴的大美女,拿俗氣的跑車去追你,未免拉低了你的品位吧。」

「可在音樂會上,我也沒見你給我彈支曲子啊。」

陳語晗長長舒了口氣,終於說出心中壓抑已久的話。

李唯盡全力胡扯:

「那是你媽和高藝凡都在,我要是給你彈支曲子,那還不得當場打起來啊,高藝凡人高馬大的,到時候挨揍的不還是我?正是考慮到這一點,我才想去學武的嘛,這樣以後才不怕高藝凡。」

李唯把話說的很直白,這反倒惹得陳語晗咯咯直笑。

這還是李唯第一次聽到陳語晗的笑聲。

講良心話,還蠻好聽的。

「你又在謙虛了,別以為我什麼都不知道,你當時打籃球在顧超頭頂上扣籃,把那麼壯的表姐夫都撞飛了,你說你打不過高藝凡……真當女人都是白痴嗎?」

「好吧,我只是開個玩笑,話說你表姐夫家的武館到底在哪啊,要麼你告訴我他們家武館名字,我導航過去。」

「不必了,我帶你去吧,否則表姐夫肯定狠狠宰你一把。」

「好,那我先開車去你家。」

「你那檯面包車還是別開出來了,我直接去你家接你。」

「額……」

.

半個小時后。

陳語晗的紅色保時捷Boxter咆哮聲歇,停在了李唯租房的樓下,這一次,陳語晗竟下車主動來到了李唯門外。

李唯正好也換好衣服,準備出門。

二人撞了個滿懷。

「這麼快就到了?」

「怎麼,我這麼大老遠跑來,不讓我進去喝杯水嗎?」

李唯頓時懵逼了。

這陳語晗平時高冷的一逼,又怎麼會對自己住的鳥窩感興趣,難道今天吃錯藥了嗎?

問題是,房間里亂的一塌糊塗,尤其是沙發上還有江楚楚昨晚穿過的睡衣,衛生間的洗衣機里,還有江楚楚忘帶的內衣……

只得推辭道:

「下一次吧,下一次我把家裡收拾乾乾淨淨的,專門請你來喝茶,讓你喝個飽。」

陳語晗悠悠白了李唯一眼,也不再糾纏,便與李唯一起上車,往江南市東邊開去。

……

二人在郊區一條直道的盡頭停下車來。

一座如民國老式學校樣的建築群矗立在前方。

大門的門匾上寫著四個遒勁的黑色刀刻大字:

[崔氏武館]。

古樸,精緻,這是李唯對崔氏武館的第一印象。

根據陳語晗在路上的介紹,崔氏武館雖然規模不大,但在江南市的幾十家武館中,算是比較良心的一家,在社會上風評很好。

李唯用手機查到的資料顯示,雖然崔氏武館收費並不便宜,館內也只有館主崔瀚成一名武者,但是武館的基礎教學水平極高,崔瀚成在教學方面有自己的獨到之處,每年吸引大量愛武之人前來學習,甚至和武警方面都有教學合作。

但是崔氏武館嚴格控制人數,對入館學員的天賦有著一定的要求,每年招收新學員不超過100人,管內學員時刻保持在1000人左右,這樣也使得每一名學員,每周都能得到館主的親自指導。

也就是說,崔氏武館不是光花錢就能進的,還得要身體條件跟得上才行,甚至館主崔瀚成自己挑選兒媳婦,也要看對方的武學天賦,而張酩艾就是憑藉不俗的體格素質,成為了崔家的準兒媳。

「張酩艾會功夫?」

李唯微微一驚。

「反正比表姐夫肯定厲害的多。」

聽到陳語晗如此回答,李唯突然覺得後背涼颼颼的。

想起在這段時日里,自己與張酩艾處處針鋒相對,這妹子當時要真是動手,自己豈不是要撲街……

好在現在自己有了陳真的武學水平,李唯心裡才平靜了許多。

.

陳語晗領著李唯進入武館。

先是找到了表姐張酩艾和姐夫崔曉雄。

二人一聽到李唯要學功夫,頓時笑開了花。

「你要學功夫?哈哈哈哈!」

因為讓二人一直恨的牙痒痒的事情就是——

李唯不管幹什麼都是吊打眾人的存在,現在李唯想來報名學武,那就證明一點,李唯至少在武道方面還只是個萌新,就算張酩艾自己都有信心吊打李唯。

這樣想著,張酩艾掐腰擺起了老資格。

即便是一身寬鬆的灰色武道衫,也掩蓋不了張酩艾凹凸有致的姣好身材,連一旁身材並不差的陳語晗都被比了下去。

「想學功夫,得先過我這一關。」

「張姐也是這裡的學員?」

李唯明知故問。

陳語晗大概早已預見到這一幕,才親自帶李唯過來。

「表姐你就通融一下嘛。」

張酩艾根本不吃這一套,語重心長道:

「語晗你也知道,我是武館資質最差的學員,只是靠關係進來學點皮毛而已,平時對付流氓還可以,面對真正的練家子根本就不堪一擊,如果李大車神連我都打不過,那還不如趁早回家吧。」

「可是表姐你要搞清楚啊,以前打籃球的時候,他可是在顧超頭上扣過籃,而且還把表姐夫撞飛了的,你確定你要和李唯打嗎?」

「顧超根本就是圈外人,你表姐夫又太過貪吃,這身材也是廢了,他們倆加一起,還不如我一隻手。」

這時廣場上聚集了很多學員,穿著統一的灰色武道衫,見李唯二人彷彿是張師姐的朋友,都好奇的圍了過來。

甚至有人鬨笑道:

「想進門必須過張師姐這一關,這是慣例。」

李唯有些犯難了。

這裡畢竟是張酩艾的主場。

如果當眾吊打了她,無論是張酩艾還是崔曉雄面子都掛不住了,到時候想叫館主幫忙,恐怕就有些困難了;如果放水讓張酩艾贏,自己肯定被視為天賦不足,恐怕連見館主的機會都沒有。

唯一辦法,就是避而不戰!

「我有聽說表姐是習武天才,你想讓我出醜,我不會上當的,我還是找崔館主摸摸骨把把脈吧。」

圍觀弟子頓時有些失望:

「切,膽小鬼。」

張酩艾卻繼續激將道:

「就你這樣還想追語晗?我知道,籃球,鋼琴,賽車,這些都是你的特長,都是優勢項目,算不得什麼勇氣,只有武道才是顯示你氣魄的時候,真正的勇士敢於在心愛之人亮劍,即便當眾出醜,也絕不退縮,這就是真正的武道精神。」

李唯欲哭無淚,只得繼續推脫:

「原來表姐的特長是口才,但我真不想和表姐打,語晗和表姐夫都在場,這裡還有這麼多師兄看著在,那場面我無法想象……」

張酩艾掐腰冷哼:

「大丈夫不拘小節,我都不怕你啪什麼?」

娶一送一:神秘老公惹不起 圍觀弟子跟著附和:

「就是就是!」

.

正在這時——

圍觀弟子中自動分開一條道路。

一個面露慈祥的中年男人負手走了過來。

「館主。」

————————————————

預告:第0044章,少兒不宜的畫面 小龍女聽到響聲,趕緊問道:

「過兒,是你嗎?」

李唯本想應答,並掀開小龍女的面紗,但是仔細一想,整部《神鵰俠侶》不就靠[龍騎之事]推動了劇情嗎?

自己若是答應,這還是《神鵰俠侶》嗎?

《倚天屠龍記》李唯根本不喜歡,所以才胡亂的改編,但是《神鵰俠侶》可是李唯的最愛之一啊!

矢志不渝的凄美愛情豈不是要毀於己手?

不能夠啊!

騎龍這個劇情不能砍!

尹志平已然吊炸,誰還能擔當騎龍大任?

李唯掩面沉思。

看看後山戰場……

歐陽鋒已經騎在了巨龍背上,提前當了龍騎士。

(由此可見,100積分的巨龍卓耿,雖然清小兵無敵,但遇到真正的高手,單挑起來還是不夠看,在偷襲歐陽鋒的狀況下,依然被歐陽鋒降服,五絕的實力可見一斑!)

整個山頭只剩下……

自己一個男人了。

李唯咬牙:

「我不入龍穴誰入龍穴?」

這樣想著,李唯輕輕推到了小龍女……

小龍女雖然氣質冰冷,但畢竟是個女人,經過起初的痛楚之後,漸漸變得絲般順滑起來,全身穴道被封,唯有一處「穴道」不停的活動著,這種感覺,其實和捆綁PLAY差別不大……

會讓人上癮的。







李唯感覺自己有些禽獸不如,但是為了劇情,為了藝術,為了金庸老爺子的名譽,他拼了!

月光皎潔。

李唯捧著同樣皎潔的小龍女的屁股啪啪苦幹著……

歐陽鋒在天上騎龍盤旋。

李唯則在地上騎龍衝擊。

這畫面太美……

一般人不敢看。

有個歌怎麼唱的來著?

大頭兒子小頭爸爸,一對好朋友,快樂父子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