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晚上我們玩農民伯伯插秧的遊戲,保證你們叫聲很大!」江帆望著梁艷、趙冰倩、李寒煙三人壞笑道。

三人臉羞紅瞪著江帆道:「江帆,你真是壞死了!我們要替病人看病了,你趕緊回符皇府吧!」

江帆迅速地在三人臉上親了一下,轉身就出了醫生辦公室,對著站在門口的納甲土屍揮手道:「傻蛋,我們回符皇府!」

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回家了,如今的符皇府已經不是以前那麼冷清了,以前幾天都沒有用親戚朋友前來符皇府,如今符皇府門前經常有人出入。

親戚朋友往往是這樣的,當你富貴的時候,總是會來巴結你,當時落難的時候,總是會遠離你。因為江帆有出息了,又開醫院,又開商行,許多親戚朋友都來結交江承志。

前來的那些親戚朋友無非是和江承志套個近乎,他們都是有目的的,要麼向江承志借錢,要麼求江承志優惠賣給那些新奇產品。

又不好得罪他們,只能每天陪著笑臉接待那些前來拜訪的親戚和朋友,就連八竿子打不到一塊的親戚也來認親了,因此江承志疲於應付這些親戚和朋友。

江帆到了大廳,江承志正和幾位親戚朋友聊天呢,當然看到了江帆,江承志激動地站了起來,「帆兒,你回來了!」江承志急忙到了江帆身邊,拉著江帆望著。

那幾名親戚朋友看到了江帆,立即圍了上來,「哦,江帆,你回來了!我們正談論你呢,你是我們江家族最有出息的人,我們都為感到驕傲呢!」那邪親戚和朋友立即吹捧著江帆,只要是好聽的話,都說出來了。

江帆對這些早就司空見慣了,他此刻只想快點打發他們走,從懷裡掏出幾瓶香水和香皂,「難得碰到諸位,這幾瓶香水和香皂就送給你們做見面禮吧!」江帆微笑道。

那幾名親戚和朋友都急忙伸手要江帆手裡的香水和香皂,他們拿到香水和香皂之後,一個個眉開眼笑,就像拿到寶一樣。

「呵呵,我好不容易回來一趟,還有很多話要和父母聊呢,你們是不是…」江帆望著眾人微笑道,他在驅趕這些人走呢。

「哦,那我們就不打擾你們父子聊天了,我們回去了!」那些親戚朋友十分識趣,一個個喜悅地走了。

江帆對著納甲土屍道:「傻蛋,去通知門口的守衛,今天謝絕見客!」江帆不想有人來打擾自己和父母敘舊。

「是的,主人!」納甲土屍下去了。

「父親,您和母親最近還好吧?」江帆拉著江承志胳膊微笑道。

江承志十分高興,連忙點頭笑道:「呵呵,我和你母親都很好呢!」隨即對著身邊僕人道:「快去通知三夫人和無雙,就說江帆回來了!」

片刻之後,江帆的母親梅映雪來了,看到母親江帆急忙迎上去,「母親!」江帆拉著梅映雪的胳膊,眼中含著淚,他突然想起了人界那個早已淡化的母親了。

「帆兒,你終於回來了!你最近還好吧?」三夫人梅映雪打量著江帆,臉上帶著笑容。

「母親,我很好呢!」江帆微笑點頭道。

「你呀,怎麼這麼久才回來一趟,無雙可想你呢!」三夫人梅映雪瞪看江帆一眼道。

「娘,我,我可沒有想他!」司馬無雙嬌羞道,其實她每天都在想著江帆呢,只是要照顧這個家,有時候還要去醫院幫忙。

三夫人梅映雪笑了,「無雙,害什麼羞呀!自己的男人,想就想了唄!晚上你們可以好好地聚一下了!」三夫人梅映雪笑道。

「娘!瞧您說的!」司馬無雙嬌羞地望著江帆道。

「好了,我不說了,江帆難得回來,我們今天好好地慶祝一下,我去吩咐廚房多搞幾個菜!」三夫人梅映雪朝著大廳門口走去。

「娘,我也跟著您一起去!」司馬無雙急忙拉著三夫人梅映雪的胳膊道。

「無雙,你就不要去了,陪陪江帆吧。」三夫人梅映雪微笑擺手道。

司馬無雙點頭道:「好吧!」她就坐在江帆旁邊。

江承志望著江帆,「帆兒,據我所知辰州符咒學院還沒有放假呢,你為何回家了呢?」江承志驚訝地望著江帆道。

「父親,這次回來是有重要事情要辦,另外你們這幾天最好搬到辰州城暫避一下。」江帆望著江承志皺眉道。

他擔心大風國、盛家、大甫國會對符皇府下手,因此讓想把父母搬遷到辰州的青龍總部去,這樣才安全。

江承志露出驚訝之色,「呃,帆兒,發生什麼事了?我和你母親為何要搬到辰州城去呢?」江承志驚訝道。

「因為塔州城要發生大事,您和母親在符皇府不安全,所以你們去辰州城青龍總部,那裡很安全。」江帆一臉嚴肅道。

江承志吃了一驚,「呃,塔州城要發生什麼重大事情?」江承志吃驚地望著江帆道。

江帆站了起來,走到江承志身邊,對著他耳邊悄聲地嘀咕著,江承志的臉色變了,「呃,帆兒,你可要小心謹慎啊!他們三方可都不好惹啊!」江承志皺眉道。

江帆點了點頭,「父親,您放心吧,我自有辦法對付他們,只是你們在這裡,我有點擔心,如果你們到了辰州城去了,我就可以放開手腳做事了。」江帆望著江承志微笑道。

江承志點了點頭,最近他也疲於應付那些親朋好友了,他正想著出去躲避一下才好呢,這次機會來了,微笑點頭道:「好,你就放開手腳去做吧,我和你母親明天一早就去辰州城!」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江帆點了點頭,「好的,明天我讓傻蛋護送你們去辰州城青龍總部。」江帆喜悅點頭道,只要父母不在塔州城了,他就沒有後顧之憂了,這樣才可以放開手腳去做,萬一有什麼事情,也不會連累父母了。

半個小時后,三夫人梅映雪令人端來酒菜,「帆兒,你好久沒有在家裡吃飯了,今天我們一家就好好地在一起吃飯。」三夫人梅映雪微笑道。

江帆微笑點頭道:「是啊,母親,我真的很久沒有陪你們吃飯了!也很久沒有陪父親喝酒了!」

司馬無雙急忙拿起酒壺,給江承志和江帆滿上酒,江帆端起酒杯,對著父親江承志微笑道:「父親,孩兒敬您一杯!」

江承志端起酒杯,滿臉笑容,「帆兒,今天我很高興,以前我總為你的事情愁眉苦臉,受人嘲笑,現在你有出息了,我揚眉吐氣了!」江承志笑道。

江帆以前白痴了十五年,每天只是獃獃地望著天空,嘴裡留著口水,所有人都知道他是白痴,傻子。沒想到江帆在十五歲的時候,突然被雷電擊中之後,他就變得聰明了,而且越來越厲害。

江帆笑了,「父親,我們符皇府以後會改成符神府的,您以後是江家族最偉大的父親,母親也是最偉大的母親!」江帆笑道。

「好,難得帆兒這麼有志氣,這杯酒我喝了!」江承志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一家人在一起喝酒氣氛很融洽,江承志十分高興,他喝了很多酒,半個小時之後,他滿臉通紅,說話都打結了。

「帆,帆兒,今天,我,我很高興,來,我們爺倆再干一杯!」江承志搖搖晃晃地拿著酒杯望著江帆笑道。

「老爺,您別喝了,您喝醉了!」三夫人梅映雪急忙拉著江承志的胳膊道。

「沒事,我還能喝呢,今天我很高興,我還要喝,我要一醉方休!」江承志不顧梅映雪阻攔,拿起酒杯一飲而盡。

最後江承志喝醉了,他被梅映雪攙扶著回房睡覺去了,大廳之中只留下了江帆和司馬無雙兩人。江帆望著司馬無雙拉著她的小手笑道:「無雙,你真的不想我嗎?」

此時司馬無雙再也不顧及有人看到了,一下撲入江帆懷裡,緊緊地摟住江帆,「江帆,我每天都想你呢!」她揚起頭閉著眼睛。

此刻江帆還能說什麼呢,他立刻親了上去,司馬無雙身子立即顫抖起來,她反應十分激烈,積極地迎合著江帆的嘴唇,兩人就像吸鐵石一樣,緊緊地吸在一起。

兩人正在親熱的時候,突然大廳外面傳來腳步聲,江帆和司馬無雙立即停止親熱。江帆臉上露出不悅之色,這是誰呀,這關鍵時候出現。

只見納甲土屍出現大大廳門口,「主人,情報處有人求見!」納甲土屍望著江帆道,他看到司馬無雙臉通紅,就知道自己來的不是時候。

「情報處的人求見?」 不作不死 江帆驚訝道,隨即揮手道:「去把他叫進來!」

「是的,主人,小的這就帶他來。」納甲土屍急忙轉身就走。

片刻之後,納甲土屍帶來一名年齡二十多歲的男人,他見到江帆立即單腿跪下,「屬下參見處長!」那人急忙道。

「嗯,你有什麼情報急著要見我?」江帆滿臉不悅道。

「屬下剛剛得到密報,盛凌雲、宇文碧雲,杜蕾思三人秘密見面,她們就在悠悠酒樓密談呢,她們防守很嚴密,我們的人無法靠近,無法探知她們說什麼事情。」那人稟告道。

江帆皺起眉頭,「呃,她們三人見面了,那肯定是初步商談謀反的事情了,必須要知道她們說話的內容!」江帆皺眉道。

「她們防守太嚴密了,我們的人無法靠近啊!請處長大人定奪!」那人搖頭道,露出無奈之色。

江帆點了點頭,他知道一般人是無法靠近盛凌雲、宇文碧雲,杜蕾思三人的,看來只有自己和納甲土屍親自出手了。

「你前面帶路,我親自去看看。」江帆對著那人揮手道。

「是的,處長!」那人急忙走出大廳。

江帆對著司馬無雙道:「無雙,我出去有點事,你就在這裡等我吧,晚上的時候,寒煙、梁艷、冰倩她們幾個要來,你讓廚房多準備幾個菜。」

司馬無雙微笑點頭道:「好的,我馬上吩咐下去。」

江帆和納甲土屍隨著那名情報員離開了符皇府,穿過幾條大街后,那人在街邊拐角處停下了,手指著前面不遠地方道:「處長,那就是悠悠酒樓,盛凌雲、宇文碧雲,杜蕾思三人就在酒樓的三樓廂房之中。」

悠悠酒樓在街頭的十字路口,地理位置很好,酒樓門口站著三十多名護衛,看樣子酒樓被她們包場了,不讓外人進入,因此情報處的人無法靠近酒樓。

江帆望著三樓的廂房,其他廂房是打開窗戶的,只有一間廂房的窗戶是緊閉的,看來盛凌雲、宇文碧雲,杜蕾思就在裡面。

「主人,小的去把那些人打暈吧?」納甲土屍悄聲道。

江帆擺手道:「不行,這樣就會驚動上面的人!」

「呃,主人,那我們該怎麼辦呢?」納甲土屍皺眉道。』

江帆略微思考片刻,他想到了策略,對著情報員道:「你帶著人在這裡監視酒樓,我和傻蛋去酒樓查探。」

「是的,處長,可是酒樓門前守衛森嚴呢!」那情報員皺眉道,他的意思江帆無法混進去呢。

「我自有辦法靠近廂房。」江帆微笑道,隨後對著納甲土屍招手納甲土屍立即耳朵貼近江帆,江帆對著納甲土屍耳邊悄聲嘀咕著,納甲土屍露出喜悅之色。

兩人迅速遁入地下,片刻之後,江帆和納甲土屍到了悠悠酒樓的廚房之中,這裡是酒樓廚房,裡面油煙瀰漫,大廚正忙著炒菜呢。

在廚房門口站著一名店夥計,他是送菜的,正在這裡等候呢。江帆和納甲土屍從店夥計背後冒出來,江帆伸手點了一下店夥計的肋下,那店夥計立即暈倒了。

兩人把店夥計拖入雜物間,江帆脫下店夥計的衣服換上,然後使出符咒易容術,裝扮成店夥計的模樣。

「傻蛋,你就在這裡看著這店夥計和監視廚房,我去廂房偷聽她們談話。」江帆對著納甲土屍悄聲道。

納甲土屍點頭道:「是的,主人。」

江帆悄悄地回到廚房門口,只見廚房門打開了,「熊旺火,你剛才去哪裡?樓上等著上菜呢!」一名大廚滿臉不悅道。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哦,我剛才上茅房去了,我馬上就送菜去!」江帆急忙接過托盤,端著菜朝著樓上走去。

江帆端著菜走到通過過道,來到樓梯口,那裡有六名守衛,他們看到了江帆手裡端著菜,沒有說話,直接放行。

樓梯上每隔三米一名守衛,防守十分嚴密,除了店夥計可以出入外,其他人是無法上到三樓的。

幾分鐘后就端著托盤到了三樓,樓梯口站著十名守衛,看到江帆立即問道:「小子,你是做什麼的?」

江帆微笑道:「我是送菜的。」

「哦,那進去吧!」其中一守衛對著江帆擺手道。

江帆端著托盤到了廂房門口,廂房門口站住裡面守衛,守衛推開門,江帆端著托盤進入廂房之中。

廂房裡坐著三人,她們看到店夥計端著菜進來了,馬上停止說話。盛凌雲望了江帆一眼,「你把菜放下,出去吧!」盛凌雲對著江帆擺手道。

江帆把菜擺放在桌上,望了盛凌雲一眼,沒有說話,隨即又瞟了宇文碧雲和杜蕾思一眼,端著托盤走出了廂房。

兩名守衛立即關上了廂房的門,江帆端著托盤從兩名守衛身邊路過的時候,從托盤地下伸出手點了兩名護衛肋下,兩名護衛立即獃滯在那裡。

江帆迅速耳朵貼著門偷聽裡面的談話,屋裡的盛凌雲說話了,「這次我們三方聯盟共謀大業,事成之後,我們三家平分天下,這點大家都沒有異議了,那我們明天就簽署聯合協議吧。」盛凌雲微笑道。

宇文碧雲和杜蕾思露出驚訝之色,「哦,我們可以看看協議的內容嗎?」文宇碧雲微笑道。

「這個沒問題,我已經準備好了,這是兩份協議,你們帶回去看吧,明天我們在這裡簽約,然後商議具體的日子起誓。」盛凌雲拿出塊玉石,遞給了文宇碧雲和杜蕾思。

文宇碧雲和杜蕾思接過玉石,隨著一道光一閃,兩人看到玉石上的內容,「呃,這可不是平分天下吧,雖然都是六座城,可是每座城的大小不一樣呢,這怎麼行呢!」文宇碧雲搖頭道。

「是啊,你們盛家得的地方也太大了吧,大元城是你們的,辰州城也是你們的,這些可是十分富裕地方,而我們只得到邊緣地方,這不公平!」杜蕾思搖頭道。

「呵呵,這次舉事如果成功,我盛家可是出力最大的,當然有優先選擇的權利!要知道我們盛家財富遍及天下,就算不用你們大風國和大甫國,我們盛家遲早都要吞併大元國的。」盛凌雲笑呵呵道。

「呃,這個協議我無法做主,我帶回去讓我哥哥看吧,如果他同意,那明天就簽約。」文宇碧雲滿臉不悅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