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嘎嘎,小子你居然會我們天命神宮的虛無血咒,不錯啊,不過可惜了,你我實力相差太大,你的精血就算全部消耗完,都不可能逃掉的。」

鬼毒滿臉的挪揄,聲音雖然不大,但是卻直接傳到了方言耳中。方言心神巨震,這個傢伙好厲害的本事,在高速飛竄途中聲音居然傳遞到幾千丈之外。

「好厲害的傢伙,給我加速!」

方言爆喝一聲,心臟中的精血再次瘋狂的消耗著,速度再次暴漲。

鬼毒臉色一變,眼看方言加速離開,他也只能咬咬牙加速。雖然暫時不能追上方言,但是卻能一直遠遠的吊著,方言怎麼都逃不掉。

眼看自己的精血消耗過半,方言的腦子都有些發矇了。

「不能再逃了,不然必死無疑,根本逃不掉。」

方言心中盤算一陣,毫不猶豫再空中變身帝王真身。

「嗡」!

一股詭異的力量從帝王扳指之中竄出,詭異的和萬古帝國聯繫到一起。所以萬古帝國子民心中再次聽到了方言的聲音:「所有人,借朕力量!」

萬古帝國千億子民紛紛跪伏在地,任由一股詭異的波動抽取他們的力量,根本不去反抗,能幫到方言,每個人都是非常自豪的。

「咦」!

在萬古帝國都城附近某個礦洞之內的丁滄海忽然輕咦一聲,眼中閃閃發光。

「好小子,哈哈哈,厲害。」丁滄海眼神複雜的大笑著。

……

帝王扳指吸取夠了龐大的力量,還在空中飛竄的方言就散發著駭人的氣息,瞬間變成一個十丈大小的帝王。

看著方言忽然變身,身著九龍袍頭戴紫金冠,身形更是高達十丈,氣息威嚴無比的停下,鬼毒都是倒吸一口涼氣。

「這是何等秘術?」

鬼毒震驚的呢喃,整個人好像傻了一般,在距離方言千丈遠的高空停了下來。

這一幕超出一般人的想象,就算是見多識廣的鬼毒都被震驚了,幸好周圍沒有其他人,不然誰都要震驚。

「敢要朕的命?那朕就先殺了你。」

方言威嚴的一瞪眼,手指猛然戳出,一股可怕的天地靈力瘋狂的聚集,天地之間忽然形成一道千丈大小的手指,直接朝鬼毒殺去。

鬼毒臉色一變,但還是不屑的道:「秘術再強大也不可能太逆天,你我實力相差太多,你根本不是本座的對手。」

說著,鬼毒直接冷笑著出拳,一拳打出天崩地裂,一道千丈拳影也駭然轟出。

「轟隆隆」!

可怕的震蕩在高空產生,震蕩之力擴散開來,所過之處高山的山頭都被削飛。

但是戰鬥的結果卻讓方言大吃一驚,這帝王真身全力一擊,居然根本不是鬼毒的對手,直接被那道拳影輕輕鬆鬆的轟碎。

鬼毒見到這一幕,本能的鬆了一口氣,大笑著道:「好小子,差點被你嚇壞,這秘術確實強大,你若交出來,本座流你一個全屍如何?」

「滾」!

方言爆喝一聲,再次朝鬼毒撲去,集中全力朝他轟出拳影。

「轟隆隆」!

可怕的拳風在天地之間翻滾著,一連串的殘影在方言面前凝結,瞬間轟向鬼毒。

鬼毒不屑的一笑,只是輕輕地一指點出。

「砰」!

所有拳影轟然破碎,方言也被打飛出去,帝王真身首次受傷,居然右拳都被崩壞了。 「哈哈哈,也不過如此,差距太大了。」

鬼毒不屑的冷笑著,看向方言的目光就好像看一隻待宰殺的羔羊,沒有絲毫的憐憫。

方言心中咯噔一下,雖然萬古帝國力量無窮無盡,但是方言身體能承受的力量有限,所以他現在還不是鬼毒的對手。簡而言之,就是方言的實力太差了。

「難道就要死在這裡?我不甘啊!」

方言心中爆喝一聲,深吸一口氣,帝王真身的右拳再次修復完整,接著方言再次撲了過去。

「轟」!

又是輕輕鬆鬆的一拳,方言這回大半個身子都被轟碎,不過他卻依舊修復了。

鬼毒的眼睛越來越亮,方言的這個秘術他越看越喜歡,方言本來跟他相差幾萬倍的差距,但是藉助這個秘術居然能勉強不死,實在是厲害。

「小子,再給你一個機會,交出秘術,給你一個全屍。」

鬼毒滿臉希冀的說道。

他心神都顫抖了,如果把這個秘術奪到手的話,那麼他會強大到什麼地步?會不會連黑蠍神尊的面子都不用看了?

一想到這裡,鬼毒甚至不捨得殺方言了,恨不得把他活捉了來嚴刑拷打才好。

方言見到這一幕,冷笑著道:「鬼毒,別做夢了,抓到我再說。」

說著,方言毫不猶豫轉身就走,變身帝王真身之後,方言的速度居然比使用虛無血咒還要可怕,瞬間逃出很遠。

「哈哈哈,就你也想跑?」

鬼毒不屑的冷笑著,繼續追了上去,可是他越追臉色越難看,因為方言的速度居然一直在增加。

「不好,可不能讓這個小子逃了,不然很難和黑蠍神尊交代,而且這個秘術也要沒了。」

鬼毒暗罵一聲,拚命的加速,可是卻只能看到方言猶如一道閃電般加速消失。

「王八蛋,難道要逼我使用虛無血咒?」

鬼毒氣急敗壞的叫了一聲,這臉上也糾結了起來,如果使用虛無血咒的話,他可是會傷害很深的。

「不到萬不得已,絕對不用。」

鬼毒咬咬牙,再次追了上去。

遠處的方言心中一喜,如果這樣就能逃出去,那麼絕對是意外之喜了。兩人一路飛竄,居然橫跨了青雷閣的範圍,此時距離青雷閣的盆地只有幾千里了。

「快快快!只要逃進青雷閣,我就不信他敢追來!」

方言心中興奮的冷笑著。

……

青雷閣幾千裡外的一片深山,閻文煥和一群青袍人正在勘探一片山巒。

閻文煥皺著眉頭拱拱手道:「青雲長老,這蛇窟真的在暴動?」

閻文煥所問的是一個臉色發青的中年男子,此人氣息強大無比,赫然是一個至尊武神,就連閻文煥這等高傲的人都要畢恭畢敬的。

「當然在暴動,不然的話我有不會拉著大家過來了,這蛇窟距離我們青雷閣太近了,不能不防啊。」青雲長老皺著眉頭說道。

大家紛紛苦笑一聲,個個都打起精神來,這青雷閣外的蛇窟可是出了名的可怕,要不然也不會在青雷閣附近存在那麼久了。

「不好!」

青雲長老的臉色忽然大變,猛然看向遠方,遠方天空轟隆隆的殺來兩道身影。

「是方言?」閻文煥驚喜的一笑:「他居然被人追殺,哈哈哈,爽快了!」

「追殺他的人是天命神宮的鬼毒,這個傢伙居然在追殺方言,看來是被黑蠍神尊授意了。」青雲長老皺著眉頭呢喃。

閻文煥驚喜的一笑,興奮的道:「這傢伙倒霉了,最好鬼毒殺了他,哈哈哈。」

「很難。」青雲長老冷笑著道:「你看他們的速度,隔著那麼遠就逼近了,方言絕對有把握逃進青雷閣。到時候我們青雷閣的太上長老敢不救他嗎?別人會怎麼看我們青雷閣?」

閻文煥的臉色變得非常難看,氣急敗壞的道:「好不容易有個借刀殺人的機會,絕對不能錯過了,青雲長老能否把他攔截一下?只要攔住一下就成。」

「這……」青雲長老頓時糾結了。

「青雲長老可別猶豫了,方言天賦驚人,就是我們青雷閣的潛在敵人,你順手就能除去他,怎麼還猶豫呢?」

閻文煥氣急敗壞的道,他眼看方言越來越近,頓時就焦急的想自己出手了。

青雲長老一咬牙,毫不猶豫的點點頭,閻文煥的神色頓時變得猙獰無比,興奮期待的看著飛速接近的方言。

……

方言一路飛竄,他把握十足能竄入青雷閣之中,一想到青雷閣的人逼不得已救他,方言的嘴角就忍不住一笑。

可是他的臉色立馬就變了,因為一道百丈大小的拳影從地面朝他轟殺過來。

「誰?」

方言氣急敗壞的咆哮著,直接一拳轟了過去。

「轟」!

可怕的能量爆發,方言直接被打飛,那遠處本來想爆發虛無血咒的鬼毒興奮的一笑,飛速出現在方言面前,接著一腳踹出。

「轟」!

又是一陣可怕的震蕩,這一腳集合了鬼毒最強大的一擊,直接把方言的帝王真身踢爆。

「噗」!

方言一口鮮血噴出,直接猶如流星一般墜落地面,墜落之前他清清楚楚的看到,偷襲的人就是閻文煥一行人。

「王八蛋!」

方言破口大罵,這簡直是落井下石啊,把方言往死里逼,這個絕對是不死不休的仇恨。

方言心中暴怒異常,此時鬼毒卻驚喜的大笑著,直接朝方言撲去。

「想殺我?做夢!」

方言爆喝一聲,毫不猶豫再次發動虛無血咒,直接朝一片山頭竄去。現在的他想逃基本上不可能了,方言看準一個潮濕的山洞直接鑽了進去。

「不好,他進入了蛇窟!」

青雲長老皺著眉頭驚呼,眼中閃過一絲擔憂。

鬼毒眉頭一皺,也毫不猶豫的追了進去。

「王八蛋,這都能被他跑了,太滑溜了吧。」

閻文煥氣急敗壞的咆哮著,眼神非常的不甘心。

青雲長老冷笑一聲,殺氣騰騰的道:「不一定呢,蛇窟危險無比,他能活下來的幾率不高,而且我們還可以進去追殺。」

「對啊,剛才他看到我們了,必須滅口。」閻文煥興奮的歡呼。 「噗」!

一顆顆鮮血從方言口中吐血,在潮濕的蛇窟之內,方言一腳深一腳淺的逃竄著。現在他心臟的精血消耗大半,身體更是重傷了,他可是從未受過這等重傷。

身後傳來陣陣怪笑和腳步聲,方言一咬舌頭,劇烈的疼痛和滿嘴的血腥讓他強行清醒了不少。

「絕對不能死在這裡。」

方言咬牙切齒的低吼著,一路往蛇窟內飛竄。

這裡的蛇窟在一個個大山底,通道只怕有兩三個人高大,而且四通八達錯綜複雜,一般人進來絕對要迷路了。

「什麼蛇那麼大條,居然有這種龐大的蛇窟。」方言鬱悶的喃喃自語。

「小子還跑,哈哈哈!」

一聲怪笑,鬼毒的一道拳風遠遠的轟殺過來,方言臉色一變,拚命閃躲但還是被拳風轟中。

「噗」!

又是一口鮮血噴出,方言的五臟六腑都要破碎了,他的身體也搖搖欲墜了,不過他還是咬著牙往前飛竄。

「好小子,我就不信你能堅持多久。」

鬼毒咬牙切齒的聲音從身後傳來,讓方言臉色變得非常難看。

「嘶嘶嘶」!

一聲聲怪異的嘶吼,讓方言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他彷彿聞到了巨蛇那噁心的腥臭味。

「嘶」!

一聲嘶叫,當方言路過一處岔道的時候,一條比水桶還粗壯的紫色巨蛇突然竄了出來。

方言嚇了一跳,連忙一個加速,差之毫厘的躲了過去。

「轟」!

身後傳來一陣轟鳴之聲,那巨蛇顯然已經被鬼毒隨手擊殺了,面對如影隨形的鬼毒,方言簡直頭疼鬱悶。

「媽蛋,再這樣下去真的跑不掉了。」方言鬱悶的呢喃,不過一想到那條巨蛇,方言倒是眼睛一亮。

「好,借力打力,我就不信我會死在這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