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因為是最後一件事,所以天元集中全部的注意力,仔細聽著哥哥的話

「該」

「理頭髮了」

天漠的聲音飄蕩在空中,身體化成無數的粉塵,「呼呼呼呼」扑打著天元的臉龐。

天元看著飄散在空中的分散,露出了久違的微笑,一如第一次見哥哥那時候那樣,燦爛,釋懷。

「哥,你也是。」

「天元!」這時候,身後突然傳來一陣熟悉的聲音,天元回頭看去。

只見是子車治。

「你是怎麼也」

天元正有疑問,看向石玹零。

石玹零沖他點頭,示意說「我讓他進來的」

子車治飛奔來到天元跟前「出事了,李日天他失蹤了」

天元沒太關心,隨口說了下「他都多大人了,你們還害怕他被狼叼走了不成」

子車治緩過一口氣,再繼續說道

「沒那麼簡單,我們猜測他可能去找王虎了了」

「王虎是?」

「你還記得今早遇到的那行人么,中間不是有一個黑冬瓜大漢,王虎。 寡妃待嫁:媚後戲冷皇 王守仁的二兒子」

天元這才有點印象印象,點了點頭。

子車治見天元想起來后,便繼續說道「他們不是中間還圍了黑轎子么,我聽說李日天的妹妹就在裡面。」

「難道?」

子車治點了點頭「是的,被王虎那個王八*強搶過去的」子車治頓了頓,「我們估摸著李日天大概率一個人去闖王守仁大本營,王家寨了。王守仁是什麼人啊,北省最大的地頭蛇,靈帝級別的靈師,據說和靈國第一將軍韓元風關係匪淺。你說,李日天他一個人去不就是送命么」

「他失蹤多久了」天元問到。

「大概一個時辰了,估計現在都快到了」

「那我們趕緊出發吧」天元和子車治正要走,突然就聽天崩地裂一聲,震得天元耳朵直翁,只見此時,天元和子車治的腳前裂出一道巨大的裂縫,把眼前的路給阻斷了。

「石佬,你什麼意思!」天元轉過頭看向石玹零。

「我不同意你們過去。」石玹零頓了頓「除非你們能打得過我」

「這是何必呢?」天元表示不解。

就看石炫鈴插著手臂,一臉懶散看著天元和子車治「你們沒多久時間了」

看著時間一點一點流失,天元也顧不上思考石玹零這樣做的道理。

「上吧,少爺」

「二倍」

天元體內的烏小七就像一隻脫了韁的野馬拉著天元就沖著石玹零沖了過去。

幾乎是眨眼之間,天元石頭般大的拳頭便「呼哧」一聲,像是跨越了時間的間隔,到了石玹零的耳邊。而幾乎是同時子車治那上十把靈氣化形的光刃「歘」也緊跟著到了石玹零的眼前不足半米的地方。

「得手了吧,這樣看你能往哪躲」子車治暗自慶幸。

「太慢」

天元都還沒來及聽清石玹零的話,就感覺腹部一道重擊,緊跟著全身就像被電了一樣,從胳臂到腳尖全麻了,全身一瞬間就失去了戰鬥力,整個身體像被煮熟的蝦一樣蜷縮著,「咚」一聲,重重摔在地上。

勉強睜開眼睛,卻發現石玹零早已不在眼前。此時的他早已到了子車治跟前,雙手插著被了過去,一隻大腳橫在子車治面前不到一厘米的地方。

這一腳掀起的腳風把子車治的頭髮吹得七零八落,像是秋天的雜草。

儘管石玹零整個樣子顯得輕鬆和隨意,像是小孩子鬧得玩一樣,但是天元和子車治心裡知道,要不是石玹零及時停住了教,子車治的頭早已就被踢飛了。

子車治被眼前嚇得話都說不出來,這巨大的實力差距嚇得他渾身動彈不得。

「放棄了么」

就聽見石玹零對著身後的天元嘲笑道。

天元捂著胸口,忍著劇痛,奮力站了起來,咬著牙,「我還沒倒下呢」

雖然之前在和韓元山對決時,單單隻把體內的烏小七黑石加速到三倍,天元就都感覺身體吃不消了,就感覺渾身的血管和肌肉隨時都會這高速的黑石給劃開。

但是現在,天元心裡清楚,眼前這個人,哪怕是四五倍加速。在它面前也毫無意義。

「放手一搏吧,十倍」

石玹零就看見眼前劃過一道光,一陣狂風貼著大地,眨眼到了下巴。接著就是「磅!」一聲雷鳴巨響,瞬時刺破了整個空間。

而此時,就在王守仁的寨子宅邸,燈火通明,只見王虎一人,一臉淫笑地仰著頭,大搖大擺走了進來。只見周圍的人彎著腰,直喊道「二少爺好,二少爺好」

王虎仰著頭,誰也不搭理徑直就往自己的卧房走去。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得意忘性,沒看路,「咚」一聲撞到一個魁梧的黑影上,結果撞得是一個人仰馬翻,大概是根本沒料到有人敢他的路。

「你活膩了吧」王虎正要揪著眼前這個人就是一頓狂揍。知道看到眼前的這個人的臉,突然就認慫了。

「哥,你怎麼在這」

原來此刻站在王虎跟前的,黑面俊朗,濃眉大眼,身材魁梧地男人,正是他的大哥王龍,也是被譽為北省第一的渡靈師,相傳他經常常能不與人謀面,便能索人性命。

「我今晚可能要出一趟遠門,剛跟父親告了別,路徑此處。」王龍看了看王虎滿臉的淫蕩樣子,大概就知道什麼回事了。「別總做些人怨天怒的事情。」

王虎連連點頭,「大哥說的是說的是,明天一清早,就帶手下去給南部村子發些救濟糧。」

王龍都懶得搭理到他,擺了擺手就走了。因為他知道他這弟弟成天只會嘴上跑火車。兩個月之前就是這樣跟自己講的。正因為如此。王龍從小就看不起他這弟弟,啥能耐沒有,整天油腔滑調,做些偷雞摸狗,男奸女盜的事情。然而不巧卻又深得父親喜歡。

王虎一臉媚態,送走王龍后,才鬆了口氣,又開始哼起了小曲。

「小美人,我來了」

然而王虎恐怕做夢也沒想到,就在住宅深處的夜色里,一雙沾滿血光的眼睛正在牢牢盯著他,

「王龍也走了,王虎,看來老天都想收拾你了」

只見夜幕之下,一道寒光在匕首上劃過。 皇甫瑾瑜重新坐下,「行,反正呢,我也不是那種不講道理的人,你要是不想讓我親自去打聽,那也行,你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或者你覺得當真可以瞞得住我?」

君離知道,這麼大的事情,想要瞞住皇甫瑾瑜,的確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而且看著皇甫瑾瑜現在這個樣子,如果自己真的不說的話,恐怕她確實會親自去打聽,既然怎麼都得知道,還不如讓她少折騰一下,「好了,我不瞞著你了,我給你說。」

「行,那你說吧!」

「我給你說可以,但是你必須跟我保證你聽到之後一定要管好自己的情緒,不能激動,更不可以衝動行事,什麼事情都要聽我的。」

皇甫瑾瑜聽到有些疑惑,「這得是什麼事情呀?讓你看起來這麼緊張?」

「你先別管什麼事情,你就說你能不能答應我?」

皇甫瑾瑜點頭,「行,我答應你。」

君離嘆了一口氣,然後才說,「好了,我告訴你,我剛才得到消息說。」君離話說到這裡還是有些猶豫。

皇甫瑾瑜就有點著急了,「到底是什麼事情?你能不能說明白?別這麼吞吞吐吐的!」

「昨天晚上七哥,留在了秦容那裡。」

皇甫瑾瑜聽到這裡的時候,眉毛馬上就要皺成一團了,「不是,你這話什麼意思?什麼叫翊哥哥昨晚留在了秦容那裡?」

君離知道皇甫瑾瑜其實肯定是聽明白了自己的意思的,只不過是心裡沒有那麼容易接受罷了,「就是你理解的那個意思。」

皇甫瑾瑜還是有些難以相信,「你這是從哪聽來的消息?準不準確呀?」

「宮裡剛剛傳出來的,據說現在整個後宮都已經傳遍了,想必應該不是謠傳。」

「但是那怎麼會這樣呀? 會計十年 前幾日不是還好好的?翊哥哥不是已經答應了姝寧姐姐,不會再寵幸其他的妃子,這才幾日的時間,怎麼就突然之間發生了變化?」

君離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我現在也是很疑惑呀,我感覺應該是發生了什麼,我們不知道的事情,要不然的話以我對七哥的了解,應該不會這樣。」

皇甫瑾瑜認真的想了想,「不行,到底是怎麼回事?我一定得弄明白,咱們兩個也別在這胡猜了,猜來猜去的,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要我說還是趕緊現在進宮一趟,看看看到底怎麼回事吧?」

君離有些無奈的看了看皇甫瑾瑜,他就知道這件事情,如果被皇甫瑾瑜知道了的話,皇甫瑾瑜肯定是不會袖手旁觀的,「你就別去了,你現在身子不方便,萬一待會再聽到了點什麼,再生起氣來。」

「不行,我怎麼能不去呢?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而且事關姝寧姐姐。」

「瑾瑜!你不要忘了。剛才你答應過我,可是什麼事情都要聽我的?」小作文小說

「是我是答應你了,我什麼事情都可以聽你的,但這件事情不行!」

君離有點著急,「你看啊,一會兒我進宮,有什麼事情我了解了之後回來馬上告訴你,再說了,有什麼事情我問七哥就行了,你去了也沒多大用處不是。」

皇甫瑾瑜搖了搖頭,「話可不能這樣說,我知道你們兄弟二人有什麼事情說起來肯定是更加方便的,但是你不要忘了這件事情可是不僅關係到翊哥哥,還有姝寧姐姐呢,你說現在就連咱們聽到這個消息都那麼驚訝,那麼覺得不可思議,那這會姝寧姐姐心裡邊那得多難過呀,如果在姝寧姐姐這麼難過的時候,我都不能去陪陪她的話,那你說以後我該如何面對姝寧姐姐?」

「這。。」君離確實覺得皇甫瑾瑜這話說的挺有道理的。

「還有呀,君離,我可要提醒你,咱們兩個現在這樣,姝寧姐姐可也是幫了忙的,再說了,那姝寧姐姐平日里對你我也是情深義重的,難道如今她有難你讓我置之不理嘛?」

君離覺得皇甫瑾瑜說的也是,「那行,你讓我答應允許你進宮倒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也必須答應我,進了宮之後,不管聽到什麼消息,也不管聽到的消息有多麼令人生氣,你都一定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緒,千萬不可以生氣,更不可以動手。」

君離能夠讓步,皇甫瑾瑜已經是很開心的了,「好,我答應你,不過你放心好了,有姝寧姐姐在,若是我真的衝動的話,她也會攔著的不是。」

君離想了想倒也是,南姝寧從前的時候雖然任性了些,但是在正事上面那可是從來都不會馬虎的,而且南姝寧對於皇甫瑾瑜細心,也是不比自己差幾分的,「那好,既然這樣的話,那事不宜遲,咱們趕緊進宮吧!」

凌白昨天晚上從南姝寧那裡回來之後,自己一個人喝了很久的悶酒,所以一直到了太陽升起來很高的時候這才醒來,凌白剛剛走出房門的時候,就發現龍青正守在自己的門外,「公子。」

凌白點了點頭,「讓你做的事情都怎麼樣了?」

「公子放心,消息都已經散出去了,也吩咐過了,我們走了之後,有什麼事情讓他們都聽從姝寧公主的安排。」

凌白點頭,「好,等到事情安排妥當之後,我們這兩日就準備啟程吧。」

「是,公子。」

龍青說完這些的時候,還一直站在原地,臉色看起來有些凝重,像是欲言又止的樣子,凌白看了看龍青,「還有什麼其他的事情嗎?」

「公子。。」

凌白淡淡的看了龍青一眼,「有什麼事情就直說,你知道我向來不喜歡你們吞吞吐吐的。」

「公子,宮裡剛剛傳過來消息,說是出事了。」

凌白聽到這裡的時候,眉頭皺了起來,「出事了,什麼意思?」

「探子來報,說是皇上,昨天晚上留在了貴妃娘娘的宮裡,若是按照以往來說,皇上留在其她的嬪妃宮裡,本來也不是多大的事情,但是關鍵是皇上曾經答應過姝寧公主,不會再寵幸其他女子。」 就在王虎剛從外邁進卧房那一刻,一個黑影「歘」地一聲從屋子旁草叢裡鑽了出來,一把匕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就架在王虎的脖子上,另一隻手緊跟著反手就把屋門給帶上了,把王虎關在了屋內。

「王虎,你好日子到頭了」

王虎被這眼前突然而來地偷襲嚇得可不輕,

瞥頭看見竟是那平日對自己點頭哈腰的奴才狗,「李日天,你小子」

話還沒說完,李日天的刀就已經「歘」抹向了自己的脖子。

只聽「鐺」一聲,原來是從屋外透過窗戶飛進來一塊飛石,正好就打在了李日天刺向王虎喉嚨的刀上,這力度之猛,李日天沒握住,刀一下便被彈開了,「哐當哐當」再地上彈了好幾下,幾乎是同時,從屋外衝進來好幾十號人,一下子就把李日天從王虎身邊給架開了。

這時候,一個為首的白面魁梧大漢忙上前去,扶著王虎,

「二少爺,您受驚了,在下魏盧來遲了」王虎過了好半天才緩過神,

「魏首領,你救了我一命,之後我會在父親跟前好好說這個事的」

魏盧連忙單膝跪下,扣手過頭頂,說道「小的不敢貪功,是大少爺,吩咐我在此守候。他說路經此處時,察覺到您屋子後面的草叢有一股異常的靈力波動,提醒小的們今天晚上可能會出事,要我們各位小心」

「大哥?」王虎嘴角咧了咧「這傢伙竟然還會救我,我還以為他一直盼著我出事呢」

別的不說,王虎轉過身,看著眼前被四個大漢扯著胳臂壓著跪在地上的李日天。一時間,怒氣就上來了。

沖著李日天的臉,猛地就是一腳,正中鼻翼,直接便把李日天的鼻樑給踹斷了,一股鑽心地疼痛直接刺向了心頭,滾燙的鮮血直接被從鼻子裡面噴出來。

「你膽子好肥啊!還想要我的命」王虎還不解氣,說完便又是「哐」地一腳,而且一腳比一腳重,踹向李日天的腦門。差一點便把李日天踢得失去意識。

鮮血順著李日天的額頭流了下來,布滿了整張臉。

即使踢了兩腳,王虎依然不能解氣,氣得直跺腳。

「小子,我一定要讓為你的行為付出代價的,我要你知道,不是什麼事情都能做」

「要殺要剮隨你便,我既然敢來這裡,早就什麼都不怕了」李日天抬起頭,滿眼充滿殺意看著王虎。

「哦?」王虎蹲下來看著李日天,挑了一下李日天的下巴「小子,有種哦」

對著手下招手。

「把李初霜帶上來」

李日天突然就感覺后脊一道寒意,意識到大事不妙,連忙大喊道「你要幹嘛,是男人就沖我來」可不論李日天怎麼掙扎,還是被王虎的手下給牢牢按在身下。

李初霜,可是遠近聞名的大美女,不僅臉生的精緻,一雙炯炯的大眼睛和那濃密的睫毛,讓那雙眼睛顯得通透,有神,好似本身便具備了無窮的情感,再配合上他那張櫻桃般的粉嫩小嘴,泛著微微的唇光,每次一張一合都能揪起男人們的心臟,讓人看了流連忘返,和一般美女不同,他不單單臉長得精美好看,整個身體更是生得前凸后翹,尤其是他那雙腿更是像在牛奶裡面泡過一樣乳白,潤滑,細嫩,而且生得又長又直。單單這雙腿往往都能被一群男人們聊上數個月。誰能娶到她,可都是遠近最為關注的話題。她就這樣,被幾個大漢推推搡搡帶了過來。當她看到被壓在地上滿臉是血的哥哥時。

一下子甩開身邊的大漢,「哥!」撲了過來,來在李日天面前。

「哥」李初霜看著哥這樣子,心裡特別不好受。「你為什麼這麼傻」一邊說著一邊邦李日天擦乾眼睛上沾染血跡

「你平時不是最膽小么?時不時還會嚇得尿褲子。平日都是我照顧你,你做你自己,慫一點,不好么,這個時候,你充什麼英雄啊」李初霜儘力忍住不讓淚水流出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