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什麼嗯啊?」

江楚楚小臉委屈:

「你不是……不想承認了吧?」

「承認什麼啊?」

「昨晚的事你都不記得了?」

「記得什麼啊!」

江楚楚臉色驀的平靜:

「你緊張什麼,我又不要你負責任,雖然我喝醉了,但我也是自願的。」

「噗……」

李唯仔細回想最近發生的事情。

好像從音樂會上給江楚楚即興彈了首曲子之後,這妹子好像就不怎麼懟自己了,看自己的眼神時不時還有些迷離。

「會不會從那時就……」

望著江楚楚較小身材上掛著兩個堅挺的大白兔,李唯眼中再次浮現出一個帶著綠帽的身影,這次身影完全清晰了,就是那個誰……

名字就不提了。

特么這傢伙也是活該,女朋友夜不歸宿連個關心的電話都沒有,活該被綠!

但是,既然這個事情發生了,以後這個小圈子可就狗血了,自己還有追求陳語晗的小任務,這下又推了她的閨蜜江楚楚……

這尼瑪!

為了確認江楚楚到底是早已喜歡自己,還是一時興起,抑或是為了感激昨晚救她的事,李唯突然認真問道:

「你是不是喜歡我?」

江楚楚拿被子靜靜蓋住胸前,雙眼警惕的望著李唯的眼睛:

「那你有沒有喜歡過我?」

李唯不知該如何回答。

在今晚之前,李唯甚至根本沒有多看江楚楚一眼,當然昨晚面對江楚楚反覆搞事,自己的確是有石更的經歷,但是那種情況下石更也是情有可原,不石更肯定屬於男科問題。

李唯對江楚楚的感覺,只能說比現實又複雜的陳語晗,比毒舌又小氣的張酩艾,還是要好上一些的。

但這裡面根本不存在喜歡或愛。

此刻面對江楚楚的反問,面對江楚楚失身之後滿含期待的反問,李唯若是直接說不喜歡,感覺實在太傷人了。

便拿手比劃了一下,委婉應道:

「有一點點吧。」

「那就夠了呀。」

江楚楚說完,興奮的眼淚婆娑,任由胸前被子滑落,光著身子緊緊抱住了李唯。

知道此時,李唯這才完全確定下來,這妹子根本不是一時興起,而是真正愛上了自己……

造孽啊!

這樣下去自己豈不是要成渣男了?

等等,自己是不是已經是渣男了?

渣男就渣男吧。

為了避免事情走向不可控制的深淵,李唯縱使下身硬成了鐵棒,也沒再繼續錯下去,及時控制住了慾望。

心中也暗暗下定了決心。

起床之後,他親自給江楚楚準備了點早餐,煎雞蛋,磨豆漿,又下樓在附近買些不錯的點心,湊出一頓還算豐盛的早餐。

江楚楚穿戴整齊,端坐在李唯家凌亂的飯桌前,一臉幸福的品嘗著對她來說實際上很廉價的食物,一邊開心吃著,一邊還問道:

「我以後還可以來這裡嗎?」

總裁強寵失憶甜妻 李唯笑著回答:

「可以啊。」

但是他明白,江楚楚很快就找不到這裡了,甚至很快就會忘記昨晚發生的一切,只有美好的回憶,卻記不清具體的人物。

.

早餐過後,李唯帶江楚楚去公園散了散步,之後便開車將江楚楚送回了家。

下車之前,李唯心中百感交集,甚至想到了一絲與江楚楚正式交往的可能性,但最終還是取出了[記憶消除器]。

「我送你一樣東西。」

「真的嗎?」

暖暖 白光一閃。

啪。

江楚楚瞳孔瞬間擴散,頓時失去了從昨晚到現在這段時間內,自己對李唯的印象,望著眼前的李唯,江楚楚疑惑問道:

「李……李唯?」

「嗯。」

「你怎麼在這裡?」

「我在路上看到你一個人走著,就順道載了你一程。」

「哦,謝謝,走,去我家坐坐。」

「不了,我還要去醫院。」

「哦,代我向伯父問好。」

「嗯。」

但實際上,江楚楚從未見過李唯老爸。

為了避免作用失效,李唯很快離開了。

望著後視鏡里,一臉茫然、惆悵的江楚楚,望著那孤零零的較小身軀,李唯頓時覺得自己……

可能是真的有點渣了。

但也沒辦法,這是李唯當前最好的處理方式了。

自己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

李唯如今手握一千多萬,不花也是糟蹋錢。

於是在請來了一些在治療癌症方面的中醫專家,在給老爸會診之後,開了一些能延緩癌細胞擴散的調理性藥物;再請一些國內頂尖的理療專家,定期給老爸做些針灸治療。

除此之外,李唯又找了些家裡的親戚什麼的,來幫老媽一起照看老爸,偶爾還一起帶爸爸在市內的風景區散散心,或是幫老爸完成一些年輕時的的願望之類……

李唯一把給了老媽三百萬用於完成以上事項。

這反倒讓老媽有些擔心起來:

「唯唯啊,你跟媽媽說,你到底哪來的這麼多錢,莫不是做什麼違法的事情吧?」

「放心吧媽媽,我賺的每一分錢都是合法的。」

這時老爸幫腔了:

「我聽老陳說了,我們兒子啊鋼琴彈的好,車也開的好,上次在夏鳴山什麼賽車拿了冠軍,直接贏了一千萬,區區三百萬算得了什麼,以後我兒子還會賺更多的錢!」

「什麼都瞞不過老爸。」

「爸爸以前啊,只聽說你上大學的時候經常翹課,我還以為你是去玩遊戲搞對象了,沒想到你是在學鋼琴和賽車,不愧是我的好兒子,后發先至,響噹噹的天才!」

「老爸你說的我都快臉紅了。」

李唯的確是該臉紅。

但不是自豪的臉紅,而是尷尬的臉紅,因為他上大學經常翹課,並沒有學鋼琴或是賽車,的確是玩遊戲去了……

這時老爸話鋒一轉:

「對了,你和陳家姑娘相處的怎麼樣啊?」

「暫時沒有太大的進展,但是老爸你放心,我現在有錢了,以後會更有錢,什麼姑娘找不到,也不是非要陳語晗不可。」

「混賬,你說的是什麼話!」

「我……」

「人家老陳從來都沒嫌棄過你,你倒開始嫌棄人家姑娘了?你再有錢,能找到老陳家知根知底、清清白白的姑娘嗎?你看看人家姑娘那長相,那身材,那氣質涵養,你再照照鏡子看看你自己,你還有什麼不滿意的?你想把我氣死嗎?咳咳……」

李唯一臉黑線,趕緊應道:

「好好好,您別咳,我盡量就是了。」

……

離開醫院,回到租屋中。

李唯腦海中盤旋著陳語晗和江楚楚兩個身影。

陳語晗要比江楚楚更漂亮,更高雅,氣質也好更好一些,但同時也更加冰冷,更加複雜,更加現實,對李唯模稜兩可,對高藝凡反倒有更多的期待,但對高藝凡的這種期待,到底是真愛,還只是追求門當戶對,李唯也無法判斷。

李唯對陳語晗大概只是這種感覺:嗯,這樣的長相,這樣的身材,這樣的家庭背景,如果娶回來一定很有面子。

加上老爸的強行要求,自己只能去嘗試著追求,但具體對陳語晗有沒有動心,李唯可以很負責任的說,完全沒有。

愛情兜兜轉 至於江楚楚,經過昨晚的事情,李唯已經確定這個妹子已經愛上自己了,甚至不惜主動獻身,雖然李唯全程睡著,但在夢中差不多也爽了一下……

李唯對江楚楚,以前根本沒在意,但經過昨晚的事情,突然感覺這個妹子的確有其可愛之處,生於富貴之家卻絲毫沒有矯揉造作或是如陳語晗、張酩艾那樣的現實,一副敢愛敢恨的樣子。

「媽蛋,我特么到底在想什麼呢?」

一想到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李唯便覺自己太過飄飄然,大丈夫當開天闢地,豈能糾結於兒女情長?

……

李唯現在最關心的問題是——

武者到底是怎樣的存在?

自己的實力定位又是什麼?

————————————

預告:第0043章,崔氏武館

PS:提示一句,李唯只是消除了江楚楚昨夜在一起的回憶,江楚楚之前的回憶還在,因此她對李唯的愛還是不變的……兩人之後還會有故事,至於江楚楚是不是女主,我還沒確定下來。 在與嚴謹山的一戰中,李唯雖然很輕鬆一拳擊敗對方,但多少也有些偷襲的成分,關於陳真的功夫在武者中大概能達到什麼層次,李唯還沒有確切的認知。

詢問主神,主神對錶示現實世界的武道一概不知。

至於地攤雜誌上的小道消息,雖然分析的頭頭是道,但看起來又過於神乎其技,根本不足為信。

實際上,這種事情光憑報刊雜誌或是八卦傳說,根本無法一窺真正的武者世界,若想系統的了解武道,就必須加入一家武館,成為正式學員,才有機會接觸到武道真理。

想到這裡,李唯忽然有了目標。

於是撥通了陳語晗的電話。

「能告訴我一下崔曉雄家的武館位置嗎?」

「你做什麼?」

「我想去學武。」

「你……想去學武?」

「是啊。」

「你這身板去學武?」

「是啊。」

「表姐夫家的武館收費並不便宜,好像要十幾萬一年……」

「你忘了我前段時間剛贏了一千萬嗎?我爸的病暫時還花不了那麼多錢。」

夜未央 「你——」

陳語晗一時語塞,對三日前的那件事仍耿耿於懷。

李唯似乎也聽出了這一點。

「這件事你可別怪我,就算我最後不超過高藝凡,韓冷也會超過他的,說到底高藝凡的賽車水平,還沒高到能拿出來贏車泡妞的水平,你等他下次再表白吧。」

卻不想陳語晗話鋒一轉:

「我怎麼記得不光是高藝凡一個人在追求我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