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我點點頭,說:「百曉生,我想給你打聽一處地方,那便是連接天地的冥河盡頭在何處?」

問出這句話時,我的眼睛就直直的看著他。百曉生是個老江湖,眼睛表情沒有任何的變化。意味深長的笑了笑,說:「李道長,我還真知曉一點關於冥河的線索!不過,現在我們還有其他的事情要做!等解決了眼前的事情,我便把我知曉的事情,知無不言的告訴李道長!如何?」 月秀靈的速度明明很慢。月千歡眼睜睜看著,卻躲閃不開。

在藥師塔中**控的那種感覺再次出現了。一動不能動,只能看見月秀靈掐住了她的脖子。力道不斷收緊,呼吸一點點被肺里被擠壓出去。

窒息的感覺不好受。月千歡推算自己立馬躲進空間里,再出來救老爺子來得及嗎?

「噗呲!」

冷兵器插入身體中,鮮血噴濺了月千歡一臉。

月千歡透過月秀靈獃滯的臉,看見一個幾乎不可能出現在這兒的人。姬子黎!

「月秀靈,放開千歡。否則我殺了你!」冷漠拔出利劍,姬子黎劍抵在月秀靈脖子上。

他擔心急切,鋒利的劍身擦破了月秀靈的脖子。他絲毫沒有留情,憤怒瞪著月秀靈。「放開千歡!」

「姬子黎。」

月秀靈愣愣呢喃著。她扭過頭,任由冷劍抵在自己脖子上。月秀靈瞪大眼看著姬子黎,「你居然為了她要殺我?」

「月秀靈放開千歡,否則我這一劍立馬要了你的性命!」

「你居然為了她要殺我!」

月秀靈的嗓音突然高昂刺耳,她撕心裂肺的咆哮。「你為了這個賤人要殺我!姬子黎,難道你不知道我有多愛你嗎?」

「你一心都在這個賤人身上。這個賤人分明就是個狐狸精,你為什麼不喜歡我?明明我也愛你啊!」

情緒激動亢奮。月秀靈掐著月千歡的脖子越發緊了。

見此,姬子黎憤怒極了。他一劍刺向月秀靈脖子,月秀靈堪堪避開。甩手將月千歡丟出去,月秀靈目光發綠像是一頭瘋狂的野獸。

緊緊抓住姬子黎手中的利劍,月秀靈死死盯著姬子黎。「我讓你來跟我結盟。是讓你親眼瞧瞧,月千歡這個賤人,這個狐狸精我輕易就可以殺了她!」

「等我除掉她,你才會明白我有多麼愛你!我比她更適合你。太子殿下你乖乖的不要插手好嗎?」

「混賬!月秀靈你個瘋婆子。我姬子黎這輩子只愛千歡,你算什麼東西?」

姬子黎同時抬頭看向月千歡。他神色急切,大喊:「千歡你快帶著老爺子走!我拖住她,你們快走!」

「好。」

「噗——」

鮮血噴濺聲,止住了月千歡的腳步。

她瞳孔緊縮,愣愣看著月秀靈瘋狂的把手插進了姬子黎胸膛。獰笑著,如同妖魔喪心病狂。月秀靈殘忍的將姬子黎的心臟挖了出來!

月秀靈惡毒獰笑著,「你不愛我,那我只能殺了你!」

「姬子黎,你是我的。我絕不允許你愛上別的女人。尤其是月千歡那個賤人!」

姬子黎眼睛瞪的大大的。心臟被挖,姬子黎很快就會死去。可他臨死前還死死抱住月秀靈,急切的沖月千歡吶喊:「千歡你快走!你快走啊!」

「啊啊啊——」

憤怒凄厲的大叫。月秀靈惡狠狠將姬子黎一腳踹飛,她表情扭曲,尖銳刺耳的尖叫。「為什麼!為什麼你到現在都還念著他!」

「負心漢!狐狸精!我恨你們!我要殺了你們!殺了你們!」 「千歡快走!我拖住她,你快走!我為你死而無憾,只求你不要忘了我。」

「轟——」

姬子黎選擇了自爆。他要拉著月秀靈同歸於盡!只要月千歡沒事,他就滿足了。

倘若這樣,他用死來讓月千歡記住他。他姬子黎死而無憾!先愛上的先卑微,姬子黎沒有機會在月千歡面前表現他的卑微,那麼就用性命來證明!

千歡你看見了嗎?我真的,真的很愛你!比你想象中的還要愛,比墨九卿也絲毫不差。

緊緊抱住月秀靈,自爆的那一刻。姬子黎是面帶微笑的。或許他已經愛的入魔了,但他不在乎。

武師自爆,強大的力量波動,滾滾狼煙直接將懸崖上炸出一個大洞。

月家老爺子就綁在懸崖邊上。見地面巨大的裂縫蔓延向懸崖邊上。月千歡顧不得多想姬子黎,立馬轉身衝過去去救月家老爺子!

「咻咻咻——啪!」

捆綁的繩子斷掉了。月家老爺子連著斷壁一起摔下懸崖。見此,月千歡急忙大喊:「妖藤!」

「咻咻!」妖藤衝出去,險而又險的抓住了月家老爺子。

見此鬆口氣,月千歡喉嚨乾涸發痛。月秀靈掐著她的脖子,清楚一圈的青紫印子。她不知道月秀靈怎麼會突然間擁有如此詭異的力量,但這件事一定不簡單!

轉變是從到了大昊皇都才發生的。難道是月秀靈在上將軍府中得到了什麼?

危險突然從後背殺來!

月千歡瞳孔驟然緊縮。她掐訣讓妖藤深深扎入地面,緩緩的將月家老爺子平安拉上來。轉身,月千歡一劍霹向月秀靈。

「咔擦——」

一道屏障,擋住了幽光月。月秀靈渾身是血,她的眼睛如野獸惡狠狠盯著月千歡。

怨恨,妒忌,不甘,憤怒,怨毒。種種負面情緒揉搓在一起,月秀靈嗓音惡毒憤怒。「月千歡,憑什麼?」

「憑什麼姬子黎死都要保護你?你這個狐狸精,賤人!到底使用了什麼鬼把戲,迷惑了姬子黎。」

「……」

「哈哈哈,你不說也沒關係。現在都不重要了,反正姬子黎都死了。我可以重新再找一個人。」

看來姬子黎的自爆除了讓月秀靈受傷,並沒有卵用。

月秀靈接著說:「今天你註定了死在這裡!而我,我會前往二星朱雀大陸。在那裡,我會成為天下第一人!這可比什麼滄淵狗屁煉藥師第一厲害多了!」

「就憑你?能去朱雀。」

「月千歡你竟敢看不起我!哼,你是不肯相信吧?我可是得了大人物的垂青。將來我的成就不可限量,定將成為人中龍鳳。而你!只可惜你看不見了,因為你得死在這兒!」

「月秀靈不要廢話,殺了她!趁墨九卿找過來之前,立馬殺了她!」月秀靈心底的聲音在警告她。

聞言,月秀靈五指成爪沖向月千歡。

她說:「好,我現在就殺了她!然後咱們離開滄淵,一起去朱雀!」

月秀靈可以預見自己將來的成就,無限美好的輝煌。所以姬子黎的死,也不是那麼讓她傷心了。

現在,只要殺了月千歡。一切都結束了! 我知道百曉生的想法,他故意這麼說,是怕我到時候過河拆橋。他知道我的本事,想要解決他,可謂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他留著冥河盡頭的秘密,肯定是用來保命!同時,他也怕我到時候會食言,不會讓他豢養厲鬼。所以,他是想留著最後的把柄,到時候用來威脅我。

現在時機不成熟,我也無法讓他現在就說出來。不過,只要他知道冥河的線索,那子龍就有救了。

腹黑王爺傾城妃 而且,我從來就沒想過會過河拆橋。到時候我相信只要給了他四隻能豢養的厲鬼,我也可以得到冥河的消息。

想到此處,我才笑著點了點頭,同時伸出了手,笑道:「百曉生,希望我們能合作愉快!」

百曉生也是笑了笑,握著我的手,回應道:「李道長放心,我這人不貪心,只拿該拿的。而且,我自然知道李道長的事情,也不敢招惹您這尊大佛。所以,一定會合作愉快!」

和這些人打交道,的確很費心費神。但也是沒有辦法之事,這就是江湖,不管是社會上的江湖,還是道門上的江湖,都是身不由己!

商量好了之後,我們就準備動手了!但百曉生讓我不要著急,找了一套夜行衣給我穿著。而後,又背上了一個乾坤袋,這才領著我出門!

廟街的環境我並不熟悉,百曉生在前面帶路,但沒有走路的位置,而是繞到了背後的小道上。看他的意思,應該是要繞到陰陽當鋪後院的地方。

周圍這一排房子,就只有陰陽當鋪和棺材鋪是開著燈的。其他的人家戶,家家戶戶都是閉門關門!加上現在又是深夜,這兩間房屋顯得異常的特殊。

在快要接近那陰陽當鋪的時候,百曉生就讓我停了下來!我們兩人就蹲在牆角處的地方,隔著陰陽當鋪差不多有兩三米的距離。

我以為百曉生是在察看陰陽當鋪的情況,誰知,他卻是從乾坤袋裡掏出了一根魚竿。這魚竿是收縮的,差不多只有三十公分左右的長度。

等他全部把魚竿抽出來后,長度就差不多有一米五了。我看的好奇,就看到他又從乾坤袋裡拿出了一個袋子。

這袋子是黑色的,裡面不知道裝的是啥東西。等他打開之後,我就聞到了一股腐肉的味道,臭的只讓人反胃想吐。往裡一看,正好是一塊塊剁碎的肉塊。

但這剁碎的肉塊都已經腐爛了,奇臭無比,我捏著鼻子,問他:「百曉生,你到底要幹啥?」

百曉生笑了笑,說:「李道長,別著急,這玩意兒是腐爛的人肉!不過,要是沒有它,我們可進不了陰陽當鋪!」

百曉生也是個見過風浪的人,直接把那腐爛的人肉穿在了魚竿的鉤子上。穿好之後,百曉生貓腰走到了陰陽當鋪的圍牆外面,跟著往裡面拋魚竿。

那掛著人肉的鉤子從圍牆裡面飛了進去,也沒聽到落地的聲音。百曉生則是控制著漁輪,慢慢轉動往後拽魚線。

這魚線特別粗,應該是要釣比較重的東西。我看的很彆扭,就感覺是有人在沙漠里釣魚一樣,反正就是怪怪的。

我正看的無聊,突然間,那魚竿的魚線猛的一下就綳直了。特別是魚竿的頂端,更是彎成了一把弓一樣,只差快把魚竿給拉斷了。

而百曉生卻是暗暗笑了起來,一邊往後退,一邊轉動漁輪收線。他的速度非常快,但從那魚竿彎下去的弧度來看,魚鉤勾住的肯定是個大傢伙!

拉了差不多十來秒鐘的樣子,百曉生才猛的往後拉了一下。剎那間,我就看到一坨黑乎乎的東西從圍牆裡面飛了出來。

我還沒看清楚,百曉生就手腳麻利的沖了上來,快速的用腳踩住了這坨黑乎乎的東西。同時從乾坤袋裡拿出了一塊紅布,噸下去就往這黑乎乎的東西身上招呼!

在我走過去的時候,我才看清楚了。這被他釣出來的東西,正是一隻肥胖的黑鴉。此時百曉生已經用紅布蒙住了它的眼睛,奇怪的是,這黑鴉也不發出任何的叫聲。

哪怕嘴裡被魚鉤拉出了一條很大的口子,鮮血如注的從它嘴裡流了出來,它還是沒有發出任何一點兒叫聲。

等百曉生取出魚鉤后,我才問他:「這烏鴉是血瞳黑鴉吧?」

百曉生沒想到我能說出這玩意兒的身份,也是一臉震驚的看著我,「李道長果然厲害,連血瞳黑鴉也知道!沒錯,這陰陽當鋪總共有四隻血瞳黑鴉看守著。只要我們一進入後院,行蹤立馬就會暴露!而血瞳黑鴉是用人肉養的,喜歡人肉。只能用這樣的方式把它們釣出來,再用鮮血沁泡的白布蒙上他們的眼睛,這樣我們才可以放心的進入陰陽當鋪!」

我起初以為那紅布就是紅顏色的布,沒想到竟然是用鮮血沁泡而成的。不過,我更好奇的是,這百曉生好像對這陰陽當鋪無比的熟悉。

我趁著他還在穿人肉之時,就打笑著問了他一句,「百曉生,感覺你對陰陽當鋪是了如指掌吶?」

「李道長說笑了!」百曉生笑了笑,道:「他們看門的夥計,平日里沒什麼愛好,就喜歡喝酒找女人!想要打聽點什麼消息,自然也不是難事!」

百曉生回答的簡單,但我心裡卻是有一個大膽的猜想,這百曉生恐怕早就想打探陰陽當鋪的秘密了!不然的話,不會準備的如此充分!

陰陽當鋪無疑是廟街的堂口,主要維持鬼市在陽間的通道,也自然有不少的秘密。我記得很清楚,我第一次和子龍,還有葉洙晶來的時候,也進入過陰陽當鋪!

那會兒葉家還在,陰陽當鋪也是葉家的產業。可裡面並沒有什麼特殊的地方,和廟街其他的房屋構造差不多。

也是一樓接客,二樓則是休息以及接待重要客人的地方。可以說,只是一個很普通的樓房而已。

但百曉生說葉少卿被關在裡面,那就應該八九不離十。這樣也好,如果葉少卿沒出事,我剛好可以一舉兩得。

不但能救出葉少卿,自然還能抓住葉棠找到林依依。

在我沉思之時,百曉生已經把第二隻血瞳黑鴉給釣了出來。血瞳黑鴉這玩意兒,雖然只有養屍人能養出來,但以陰陽當鋪的地位和關係,想要找到幾隻血瞳黑鴉,也並非難事!

解決了兩隻,那就還剩下兩隻血瞳黑鴉。百曉生變動了方向和位置,來到了相反的方向。也用同樣的方法,把最後兩隻血瞳黑鴉給釣了出來。

處理好了這四隻血瞳黑鴉后,我們才從圍牆翻了進去。百曉生在前面帶路,他的身手很輕盈也很敏捷,很輕鬆的就跳了上去。

我沒有說話,一直在暗中打探他的虛實,想看看他的身手到底如何?

我們倆跳上圍牆之後,百曉生就指了指房頂的位置,小聲說:「李道長,我們上房頂!」

「嗯。」我點了點頭,百曉生就貓腰從圍牆的位置躥了過去。這圍牆很窄,他是墊著腳尖躥過去的,幾乎沒有弄出任何一聲兒聲響來。

我緊跟在他身後,我們兩人的速度很快,只能看到兩道黑影掠過。這陰陽當鋪因為是老房子,上面蓋的是瓦片,所以最中間的地方是供起來的。

這種房屋構造有一個缺點,那就是屋檐相對要低矮不少,離圍牆也只有一米多的高度,能夠輕易的跳上去。

百曉生很謹慎,先用手試了一下屋檐的結實程度。確定能承受我們的重量后,他才一步跳了上去,也是盡量保持著腳尖落地,避免弄出其他的動靜來。

跳上去之後,百曉生沒有立即動,等了差不多兩三秒鐘的樣子,這才繼續往房頂那拱起來的地方走了上去。

我跳上去的時候,發現這瓦片很結實,應該是剛換不久。也不擔心這些瓦片無法承受我的重量,快步的追了上去。

打探了一下地形,想要進入房間,必須從屋檐下面的窗戶翻進去。除此之外,別無他法。

這次是我先帶路,確定了窗戶的位置后,我才用雙腳勾在了屋檐下,跟著身體才慢慢的倒掛著吊了下去。

可誰知,我的身體剛倒掛在屋檐下,我就看到有五個人走了過來!我現在正倒掛在陰陽當鋪正大門的房樑上,雖然視線也是倒立的,可還是看的一清二楚。

正快速朝陰陽當鋪走過來的,的確是五個人,全都穿著奇怪的服裝!

起初我沒有認出來,而等他們走進后,我才徹底的認了出來,這五個人不是別人,正是石明聖涵身邊的那五個五行使者! 痛!痛徹心扉。奄奄一息垂死,身下蔓延開鮮血匯成血泊。

眼帘虛弱顫動著,心上一把劍寸寸攻破她最後的防禦。哪怕是神,被一劍穿心,也會死的……

墨九卿心臟傳來心悸般的痛苦。他眉頭緊皺,鳳眸越發狠厲暴虐。歡歡在哪兒?到底在哪兒!

他有極為不好的預感。時間一點一滴流逝,沒過去一分,墨九卿就心痛難忍。好像有千萬把刀子在切割他的心臟一樣。月千歡出事了!

拳頭緊握,煞氣翻滾。直接影響天地間風雲變色,一派世界毀滅的景象。

藥師城中,血流成河。

殘暴盯著堆積成山的屍體。墨九卿:「還沒有查出來?」

豪門通緝:逃婚少奶奶 賴上鬼魅冷殿下 「主人,還沒有。」

「廢物!一群廢物!本尊親自來,滾開。」

墨九卿抬眸。他的一雙眼睛變成詭異的血紅色,邊緣一圈金色。如妖似魔,詭異又美的妖異。

他的眼睛如同漩渦。所過之處,血霧噴濺。沒有人能承受得住墨九卿恐怖的力量!墨九卿此舉,無疑是在屠城。

「墨九卿住手!歡兒不會希望你這麼做的。」

「那麼先讓我找到她。讓她來阻止我。」墨九卿冷戾勾唇,無情殘忍的令人生懼。

月明堂這時候才真正體會到墨九卿的恐怖。沒有月千歡,他的本性就是一個殘忍的暴君!他是魔,萬魔至尊!世間萬物的生死,都在他一念之間。

「住手。」

Leave a Comment